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和離後,跟着莽漢去逃荒種田
和離後,跟着莽漢去逃荒種田 連載中

和離後,跟着莽漢去逃荒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季水生 蘇青

女戰神重生拿到和離書,只想卸甲歸田找個老實漢子嫁了,生三個可愛寶寶,過男耕女織的小日子機緣巧合進了一隻逃荒隊伍,遇到一個文武全才的莽漢,跟着逃荒隊伍從春暖花開走到冰天雪地莽漢對她呵護備至,女戰神覺得嫁給莽漢也不錯,胳膊粗力氣大能開出萬畝良田,和他一起種田一起養崽崽過幸福的好日子可誰知莽漢是條龍?嫁雞隨雞,嫁給龍就得跟着飛!女戰神重披戰袍和莽漢一起馳騁沙場!皇帝的城牆厚?展開

《和離後,跟着莽漢去逃荒種田》章節試讀:

第四章 逃荒不過不管她經歷了什麼都不關自己的事,季水生默默拉起木板車,雖然車上多了一個大活人,但他還是絲毫不見吃力。
隊伍在山路上蜿蜒前行,一走就是幾個時辰,正晌午時太陽灼熱的蒸烤着大地,人和植物都被曬的無精打采,像是離了水的魚一樣乾渴難耐,今日熱的出奇,就連喘氣都像是要噴火了一般。
走的時間太久,又熱又累很多人都走不動了,陸續有人喊:水生,休息一下吧,走不動了。」
季水生也是滿頭汗水,他停下來往後看了一眼,因為要照顧女人孩子速度快不起來,儘管走了幾個時辰卻並沒有走出去太遠,還不到安全地方不能休息,大熱的天只要坐下就起不來。
大家再堅持一下,離開山區再找地方休息。」
季水生喊完話繼續往前走,他不停下來,後面的人也不敢停下來,只得跟着繼續往前走。
季小櫻背着一個小包袱熱的小臉通紅,累的氣喘吁吁,她緊跑兩步追上大哥好奇的問他:哥,義父說三天內地龍翻身是真的嗎?」
季水生只是點點頭沒說話,義父能文能武,知天文曉地理,他說會有地龍翻身就絕對不會錯。
可今天就是第三天啊,天這麼晴,也不像有地龍翻身啊?」
季小櫻自言自語的念叨,腳底板已經磨出大水泡了,可她不敢喊疼,怕大哥把車上的女人丟下去讓自己坐車就咬牙硬撐着。
三天前義父重病把大哥叫進屋單獨談了好久,大哥出來後雙眼赤紅,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拿着義父送他的烏金鞭去後山抽了一晚上山石,大有毀天滅地的架勢,把後山的石頭抽碎了一地!
從那天開始大哥就不愛說話了,前天安葬了義父,大哥把他自己關在屋裡手裡拿着一塊黑色的腰牌,不言不語不吃不喝,那眼神好怕人。
所以除了剛剛要救人的時候季小櫻沒聽大哥的話,剩下的時間她都是乖乖的。
咕咚。」
後面有人堅持不住摔倒了,整個隊伍都停了下來。
水生,實在走不動了,休息一會兒喝點水吃點東西吧!」坐在牛車上的秋老爺子開口了,他是桃花塢年紀最大的老者,在村裡很有威望,是最早一批住進桃花塢的人。
季水生的義父白九祥活着的時候和秋老爺子是忘年之交。
他開口了季水生只得停下來,抬起袖子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四下看了一圈,指着前方的平原地帶說道:到那再休息。」
現在還沒有離開山區,如果地龍翻身山腳下是最危險的,在平原相對就要安全的多。
還沒等走到了季水生指定的休息地帶,女人和孩子還有些體弱的老人再也支持不住坐到地上,**難耐的村民急忙拿出水囊喝水。
但是誰都不敢多喝,還不知道多久能走到有水的地方?
現在就把水喝光了,要是找不到水源不得渴死。
只是短暫的休息,也不能出去找吃的,大家就拿出從家裡帶的乾糧就着水吃起來。
季小櫻自己顧不上喝水,先去板車上扶起蘇青喂她水喝。
季水生看了妹妹一眼也沒阻止,剛才他抱着那女人的時候給她把過脈,內臟受損嚴重命不久矣,但他沒有對妹妹說,不想看到她難過。
季水生從車上拿起自己的水囊喝了口水在嘴裏含着,等口腔里都滋潤到了才慢慢的咽下去,只喝了一口就把蓋子蓋上。
拎着水囊坐到樹下,又想起義父臨終時說的那番話,他的眼中迸發出仇恨的怒火,用力握着拳頭才把那股要毀天滅地的恨意壓下去。
蘇青覺得自己像是被扔到沙漠中的魚,又熱又渴,渾身疼痛難忍。
感覺到有人把自己扶起來,蘇青職業的原因不許任何人靠近自己,被人靠近就意味着危險,她積蓄力量準備將對方擊斃,一滴清泉滴進她嘴裏。
蘇青感覺到那人沒有惡意,她在喂自己水喝?
她好像是怕嗆到自己喂的很小心,一滴滴的往她嘴上滴,蘇青只覺得水像是澆在了沙漠上一般根本就不解渴,她沒耐心等了,搶過水囊大口大口的喝起來。
哥,她醒了,能喝水了。」
耳邊響起一個開心的聲音,那聲音清脆悅耳很好聽,蘇青尋着聲音回頭,看見是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她正笑眼彎彎的看着自己,那雙眼睛純真乾淨沒有一絲貪念。
蘇青愣了一下,有多久沒有看到過這麼乾淨的眼神了?
是她救了自己嗎?
季水生聽到妹妹喊抬頭看了一眼,果然那個女人坐起來了,她那腫脹成一條縫的眼睛正朝自己看過來。
蘇青看到季水生頓時警惕起來,他留着絡腮鬍子看不清到底有多大年紀?
但是那雙眼睛卻引起蘇青的注意。
好重的戾氣,好強的恨意!
季水生並沒有過來看蘇青,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收回目光,單腿曲起手搭在膝蓋上,靠在樹上仰頭望着天空。
剛剛還晴空萬里艷陽高照的天上,不知道何時飄來了幾片烏雲?
他坐直了身體,眼神變得凝重起來。
地龍要翻身了嗎?
都別休息了,趕緊走。」
季水生站起來衝著還在休息的人群喊了聲,自己大步朝木板車走過去。
桃花塢一共有十九戶人家,一百多口人,其中老人孩子和婦女佔了三分之一,剛剛休息一下都沒緩過來呢就被催促着趕路,根本就做不到。
地龍要翻身了。」
見她們坐在地上不動,季水生皺眉吼了一聲,聽到地龍要翻身了,大夥都趕忙爬起來。
季水生走到木板車前看了眼蘇青,蘇青也看着他,兩人目光對在一起。
主人,怕怕。」
小七那萌萌的聲音在蘇青耳邊響起來,小傢伙怕這個滿身戾氣的男人。
蘇青沒有回應小七,一直看着季水生,這男人長得真高大,目測有一米九以上的身高,肩寬腰細,倒三角體型,露出的手臂孔武有力,是一個練家子。
季水生感覺到這女人在審視自己,腫脹成一條縫眼睛也看不出什麼神情,但是能感覺到她的冷靜和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和離後,跟着莽漢去逃荒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