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黑夜見過他深情
黑夜見過他深情 連載中

黑夜見過他深情

來源:外網 作者:宋襄嚴厲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宋襄嚴厲寒 都市言情

宋襄做過最賤的事就是給嚴厲寒做了五年「私人秘書」。她把一切都送出去了,狗男人一句膩了,直接把她流放到了犄角旮旯。流放日子本來不好過,但大概是衰神走了。宋襄一到基層,瞬間是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一咬牙就跑上了人生巔峰。小鮮肉倒追,貴人送業績,沒見過面的親爹是快死的億萬富翁,點頭就有遺產繼承。人生就是這麼……起起伏伏起起起。嚴厲寒衰神實錘!酒會上嚴厲寒端着酒杯,眼神掃到多日不見的前秘書,冷...展開

《黑夜見過他深情》章節試讀:

天黑,嚴厲寒從辦公室出來,宋襄跟着起身,周圍一圈秘書眼觀鼻鼻觀心,多多少少露出點同情。
上了車,嚴厲寒閉着眼睛養神,忽然幽幽地道:「人事部說你前兩天去調過入職合同?」
宋襄心裏咯噔一下,臉上保持着冷靜,「忘記入職的準確時間了,想看看我什麼時候符合遷戶口的條件。」
嚴厲寒睜開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的側臉,「我還以為你是瞧不上嚴氏,準備跑呢。」
「您言重了,能做您的秘書,是我的運氣。」
宋襄壓着呼吸,語氣平穩地說著奉承的話,腦子裡卻一片漿糊。
嚴厲寒沒再往下說,她的心卻保持着高頻跳動。
她確實是打算辭職走人,嚴厲寒最近莫名地難伺候,她早點走人就早點有生路。
嚴厲寒妻子這個夢她五年前做過,早就已經醒了。
「嚴總,到了。」
宋襄腦子裡正亂,車已經在帝豪酒店前停下了。
酒店經理提前領着人在外面等候,點頭哈腰地問候嚴厲寒。
宋襄理了理思緒,跟在嚴厲寒身後,一路往上去了頂樓,透着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江上的夜景。
電梯一開,撲面而來的油膩香水味。
金髮碧眼的四十歲白人,襯衣領口還敞着,上來就打算抱住嚴厲寒。
嚴厲寒是不給任何人面子的,略一側身就避開了。
剛好,路易斯直接就撞到了旁邊的宋襄。
男人眼前一亮,一把抓住宋襄的手,「嚴,你身邊這位小姐真是美麗。」
話音剛落,手就順着宋襄的手臂往上摸去。
宋襄咬緊牙關,忍着心底那股噁心,沒有後退。
身後,嚴厲寒只是微微皺眉,隨後就彷彿沒有看到,丟下宋襄便往裡走。
路易斯見此,動作也就更加大膽,直接將宋襄攬進了懷裡。
宋襄臉上掛着笑,伺機掙脫,卻找不到間隙。
她幾次都看向嚴厲寒,男人卻神色淡淡的,偶爾紆尊降貴聽一兩句隨行高管的奉承話。
眾人落座,路易斯摟着宋襄坐到了嚴厲寒對面,試探地道:「嚴,你這位秘書小姐,多少錢能讓給我?」
氣氛略詭異,桌上高管都覷着嚴厲寒的表情,生怕惹毛了這位爺。
宋襄攥着椅子柄,背脊無意識地繃緊了。
「她?」嚴厲寒眼皮一挑,視線轉而饒有興味地看着宋襄,薄唇微掀:「在我身邊五年了,小錢大概動不了她的心。」
他話一出,眾人就都有了數。
哪個身居高位的男人能玩一個女人五年,肯定膩了。
耳邊一陣噁心的笑,放肆的調情話就都出來了。
宋襄深吸一口氣,和嚴厲寒毫無波瀾的眼眸四目相對,忍着路易斯貼到她耳邊的親吻。
她猛一側身,躲過了路易斯的親吻。
對面,嚴厲寒略一挑眉。
「路易斯先生,我敬你。」
宋襄臉上掛起笑容,將一杯紅酒遞到了路易斯唇邊,「謝您的喜歡。」
周遭一片起鬨聲。
路易斯喜不自勝,就着美人的手喝下一杯酒,「寶貝兒,你可真是小甜心。」
宋襄感受着對面灼熱的視線,她笑容更深,又倒了一杯酒,仍舊是遞到路易斯唇邊。
「您再喝一杯。」
周圍男人們起鬨,路易斯又精蟲上腦,當然會喝。
宋襄手一傾,一不小心就把半杯酒倒在了路易斯胸口。
「啊!對不起……對不起……」
她神色慌張,彷彿誤入陷阱的小白兔,一個勁兒地道歉。
路易斯卻絲毫不生氣,一把抓住她的手,「寶貝兒別怕,一件衣服而已,咱們去休息室換了就是了。」
宋襄本來是想讓他找點事做,沒想到這雜碎居然打算直接去休息室。
陪路易斯去休息室,跟和他去酒店開房有什麼區別。
她有點慌,下意識地看向對面。
「怎麼還要請示老闆嗎?」路易斯伸手摸了一把宋襄的下巴,眼神玩味地打量對面的嚴厲寒。
嚴厲寒靠在椅子上,姿態倨傲,眼神都沒給宋襄一個,俯身端起酒杯輕抿了一口。
「你弄髒了衣服,自然該你弄乾凈。」
他的聲音彷彿機械,一點猶豫都沒有。
宋襄差點咬碎一口牙齒。
她來不及多看嚴厲寒的表情,人已經被路易斯攬着腰從座位上帶了起來。
周圍都是男人,眼睛裏全是心照不宣的嘲弄,沒有一個人有幫她的意思。
宋襄心裏一片冰冷,身體根本不受控制地被帶着走。

《黑夜見過他深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