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黑心團寵帶着物資重生了
黑心團寵帶着物資重生了 連載中

黑心團寵帶着物資重生了

來源:google 作者:仙人板不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予夢 現代言情 藺野

前世,家人冷漠無情,獨寵虛情假意的假妹妹,令姜予夢眾叛親離,死得凄慘重來一次,她發誓不再對他們心軟,卻發現他們一個接一個重生,還個個都對她心懷愧疚姜予夢面甜心黑:是放下仇恨,還是坑他們一把呢?成功坑得他們一臉血,姜予夢毫不留情拆穿他們:「各位傻居居,拜拜勒!」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雲彩沒有帶走,精分的腿部掛件卻帶了一個姜予夢:你給老子爬開!精分掛件:不!人家不!展開

《黑心團寵帶着物資重生了》章節試讀:

十九歲時,她被姜達誠找到,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了自己的年齡被改大了兩歲,這其中包含的意思令她不寒而慄。

未成年的她,經歷了很多成年人都沒有經歷過的磨難。

她的內心震驚茫然,亦有隱隱歡喜,她卑微而天真的幻想着:她前半生沒人愛,是因為他們不是她的親人,以後她有真正的親人了,是不是就有人愛了?

現實給了她當頭一棒,姜家沒有人歡迎她,他們只是因為姜予夢母親的遺言才找回她。

她可真羨慕姜羽幻啊,所有人都喜歡她寵愛她。

她不奢望家人們像對待姜羽幻那麼對她,她只期待他們稍微對她關心一點就好。

她在期盼中失望,失望中絕望,最終不再對他們抱有希望,可末世來了。

姜予夢覺醒了水木兩系異能,這兩系被稱為聖系,而且她隨手買的玉佩竟然還是個空間。

就這樣,她就從沒人注意的小可憐,變成了無數人目光的交匯處,她有了同伴朋友,甚至親人也不再忽視她,她以為自己不會再孤獨了。

哪知姜羽幻覺醒了精神異能,還奪走她的異能和空間,讓所有人都認為她的異能和空間是從姜羽幻那裡搶的。

她被人人喊打,趕出安全區。

沒有異能,又被趕出安全區,她在末世中寸步難行。

幸運的是,瀕死之際的她被另一個安全區的人救了。

她雖痛苦絕望,但最終還是撐了過來,就像堅韌的野草,煙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一次意外,姜羽幻發現她沒死。

姜羽幻知道她心軟感性,便以姜家眾人的安危為誘餌設下陷阱,引她前去救人。

她去了,卻再也沒能出來。

她死在了那個暗無天日的地下車庫裡,被姜羽幻用空間投放的喪屍啃得乾乾淨淨。

這些都是姜予夢將死之前,姜羽幻得意洋洋告訴她的。

也正是姜羽幻這些話,才讓姜予夢拼湊出了自己慘淡的一生。

想到這裡,姜予夢又回憶起姜羽幻最後對她說的那些話。

她當時痛得太厲害,聽得有些模糊。

只依稀聽到什麼「小說」「女主」「獻出」「弱肉強食」之類的話。

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這個世界只是一本小說?

不會吧,如果是小說,那作者是跟她有仇嗎,把她寫的這麼慘?

姜予夢頭痛欲裂,腳步虛浮地走了幾步,重重摔在路邊,失去意識。

天空中,烏雲像被什麼追趕着一樣,快速聚集,很快就將整片天空籠罩,濃雲如墨相互擠壓,黑沉得像要從天上墜下來,看起來陰沉壓抑令人膽顫。

「轟隆——」

烏雲翻滾中,雷聲震耳欲聾閃電劃破天際,路人正驚異不定,狂風和暴雨猛然而至。

沒過多久,姜家的車載着姜羽幻和姜達誠姜知睿父子從姜予夢旁邊經過。

「噼里啪啦」的雨砸在姜予夢身上,像是要把她砸醒,可她始終一動不動。

又過了一會兒,一輛轎車經過姜予夢,駛出去三四米後突然停下。

司機撐着傘跑到姜予夢身邊一看,揚聲道:

「少爺,是個瘦巴巴的女孩兒,有可能是餓暈的!」

車窗被搖下,一張矜貴出塵的俊顏露出來,青年眸色清泠不染一物,定定地看了姜予夢兩秒,冷漠道:

「真慘,把她丟進後備箱吧。」

司機一噎,左右為難:「……」

這女孩雖然瘦,但她不矮啊!

看出司機的意思,青年不悅地抿了抿唇,「不準讓她碰到我。」

說完,不再看姜予夢。

只是司機把姜予夢抱進車裡,他的目光就開始不受控制了,總是落到姜予夢身上。

果然很瘦。

皮膚真白,不會有白化病吧?

頭髮很黑很柔順。

臉還挺好……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青年表情一僵,受驚野貓似的移開視線。

——

姜予夢醒來,身上還穿着濕衣服,房間潔白一片,還有濃濃的消毒水味道,她有點懵。

她在醫院?

可身下大床柔軟寬闊,房裡傢具簡約大氣,怎麼看都不像醫院。

看來她是被人救了。

感受到身體里那幾股熟悉的異樣能量,姜予夢也不慌了。

是異能和空間。

現在她才明白,姜羽幻根本無法切斷她和空間的聯繫,只是用精神系異能將她和空間的聯繫屏蔽了。

萬萬沒想到,離末世到來還有大半年,她卻提前擁有了異能和空間。

姜予夢都忍不住吐槽:「看來這個作者還沒有缺德到底。」

剛說完,又回憶自己上輩子的結局,以及姜羽幻說的那些話。

無聲沉默了片刻,表情微沉眼眸泛涼,自嘲一聲:

「原來是我不該聖母,那這一次我就吸取教訓,當個自私鬼吧,呵……」

敲門聲響起。

姜予夢下樓去見救她的人

從二樓走到一樓,姜予夢只看到了黑白灰三個顏色。

她在心裏默默得出結論:救她的人有強迫症和潔癖。

樓下大廳,容顏出塵脫俗的青年像個老幹部一樣,表情嚴肅冷凝,身上沒有一絲褶皺,連背都是挺直的。

他聽到姜予夢的腳步聲,微微抬頭。

姜予夢和他四目相對。

青年表情平靜,眸色清冷,彷彿雪山之巔沒有感情卻看透人心的仙人,很是唬人。

經歷了上輩子那些事的姜予夢卻絲毫不迴避。

她的內心敞亮,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兩人就這樣看着,誰也沒有收回視線。

「咕~咕~」姜予夢肚子叫了,很響亮。

剛剛還淡之若素的姜予夢,尷尬了。

「我很久沒吃飯了。」

青年掃了一眼姜予夢空蕩蕩的衣服,瞭然點頭:「看得出來。」

想了想,大方道:「那你就吃了飯再離開。」

然後吩咐人帶姜予夢去餐廳,自己繼續抱着書,挺直着背看。

姜予夢:這孩子真……有個性。

由於末世食物短缺,姜予夢已經太久沒有吃到這麼豐盛美味的食物,一時間吃得有點久有點多。

等她終於放下筷子,青年不知什麼時候坐在了她對面,正盯着她看,淺色眼眸中神色稍顯複雜。

姜予夢默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打了個飽嗝:「嗝~~~」

青年眼中的複雜瞬間消失,只剩下嫌棄。

姜予夢:……一時忘乎所以,丟臉了。

沉默片刻,姜予夢試探着開口:「那個你好,我叫姜予夢,多謝你的招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