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韓教授,甜糯嬌妻懷裡寵
韓教授,甜糯嬌妻懷裡寵 連載中

韓教授,甜糯嬌妻懷裡寵

來源:google 作者:呱呱王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允慈 現代言情 韓俊霖

簡介:高糖小甜文,1v1雙潔,大叔寵嬌妻,校園,高冷醫學教授X機智搞笑富家女小片段:王允慈在廚房撲街,摔倒時手撐地板,手腕脫臼大眼睛含着淚水,「我不去醫院」「可以,直接來我辦公室」「數到三,你才可以開始治療啊」「好,我答應你,一!」骨頭完美歸位「你這個騙子,嗚嗚嗚你沒有數到三啊」「我心裏數了你聽聽」說罷,把小嬌妻往懷裡一鑽展開

《韓教授,甜糯嬌妻懷裡寵》章節試讀:

韓教授又帶王允慈拍了片子,手腕已經治療好了。

一路上,王允慈一直哭哭啼啼的。

和她相處的這一年,他真的從來沒見過她哭得這麼厲害。她的痛感太敏感了。

如果真讓她嘗試10級生小孩的痛楚,韓教授連想像都無法想。

「小朋友,不吃飯沒力氣哭哦。」韓教授摸了摸她的頭。

「有沒有想吃的?」

「泰式,你們剛才說的那家泰式餐廳,好吃嗎?」王允慈如同一隻兔子,紅腫的眼睛抽泣問道。

「原來你有在聽我們說話,哈哈哈,好好。大叔帶你去吃。」韓教授心裏偷樂着。

「只能點清淡一些的。」韓教授拿着餐單晃了晃。

「嗯。」

最後,點了青檸香蝦,還有蔬果炒飯,果汁。

一頓飽餐後。

韓教授就送王允慈回家休息了。

可能早上太折騰了。王允慈很快就熟睡過去了。

韓教授輕輕地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

「真不讓人省心的小傢伙。」韓教授心疼的看着熟睡的王允慈。

韓教授吩咐傅姨今晚煮些肉粥給韓夫人。

他又趕着回去出門診了。

韓教授本來今晚要在辦公室處理點事再回來的。

但心裏總是放心不下小朋友,下午看完最後一個病人。他就往家裏面趕。

看到又瘦又小的王允慈在餐桌上大口大口的吃着粥。

韓教授嘴角起了一弧度。

「韓先生,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傅姨問道。

「嗯。」

「允慈,手還痛嗎?」韓教授眼眸里全是疼愛。

「還有一點。但基本不痛。」王允慈勾唇。

「你的手這段時間都不能碰水。待會我幫你洗漱。」韓教授一邊吃着晚餐一邊雲淡風輕說道。

「傅姨幫我就行。」王允慈嘟囔着,差點把嘴裏的粥都噴出來了。

「你等一下就上樓去,傅姨吃了飯就先回去吧。」

韓府坐落在市中心某一富人別墅區,三層的獨棟別墅,安保是否嚴格,周圍的鄰居不是高官就是有名望的人,有時候在小區里散步,看到明星也是常有的事。

別墅寧靜,外面裝修是現代化的裝修,小區里樹木蔥鬱,鳥語花香,別墅里的裝修確實富麗堂皇,但自從搬進來後,王雲慈和韓教授一直都是分開房間的。

他們做了一年有名無實的夫妻。

「我幫你洗頭吧,你這天流的汗也不少。」韓教授一邊把她頭上發圈順勢拉了下來。

王允慈本不情願,但她拗不過韓教授。

她躺在浴缸里,仰起頭,頭髮散落在浴缸外面。

「真舒服啊。」王允慈閉着眼睛。

韓教授這三十多年,也是真的第一次給女孩子洗頭髮。

茉莉味道的洗髮水沁人心脾。

韓教授還貼心地給她按摩了頭皮。

「真正的韓氏按摩,這位小姐,覺得滿意的話,待會給個五星好評哦。」韓教授調侃道。

「噗嗤。」王允慈被他這麼一說,笑出聲來。

「小朋友,你今天一整天都哭哭啼啼的,這回終於笑了。」

洗完頭,韓教授幫王允慈用保鮮膜把左手包的嚴嚴緊緊的。

王允慈找來運動內I衣,睡衣。堅持自己洗澡。

洗漱後,他們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

「叩叩叩……」韓教授拍了拍王允慈的房門。

「我來幫你把繃帶綁緊一點。」王允慈一開門,看到手裡拿着醫用繃帶的韓教授。

說時快那時遲,她馬上關上門。

他強壯有力的雙手一擋。

「聽話!」韓教授帶着命令的語氣。

這會,王允慈安靜了不少。

她知道她無理取鬧肯定沒用。

韓教授讓繃帶綁緊肯定就要綁緊,他是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

坐在床邊,乖乖地把左手伸出來,這次她很配合,沒有哭鬧,很快就把繃帶綁緊了。

因為手腕的紅腫已經消退了不少,這時候及時綁緊很有必要的。

折騰了一整天。

王允慈很快就進入夢鄉了。

翌日清晨。

王允慈一大早就被一通電話吵醒。

「允慈,你手沒事吧。我昨晚才從導師那裡知道你手脫臼了。我發短訊你都沒有回我,我很擔心!」電話那頭傳來火急火燎的話,是徐佳,王允慈的好朋友。

她們倆從高中就是好朋友,還一起約定以後讀相同的大學,徐佳成績好,考上了臨床專業,以後出來就是醫生,王允慈就是檢驗專業。

他們倆還有一個好朋友,護理專業的陳小容,大一的時候軍訓就認識了。

不過這幾天她家裡有事,嚮導師請假一個星期回家了。

王允慈已經和韓教授結婚的事,她沒有跟徐佳和陳小容說,因為當初她和韓教授約定了,等王允慈畢業了就把婚離了。

她心想反正也就走個流程的事,就沒必要跟她們說了。

「我沒事,昨天早上就把手接好了。哭鼻子jpg」王允慈在他們仨的微信群發了過去。

「驚恐jpg」陳小容發了一個表情過去。

他們聊了一會,知道王允慈手沒事了,這才放下心來。

「今天我有個考核,本來打算昨天臨急抱佛腳的,說不定還能過,沒想到手傷着了,哭鼻子jpg」王允慈在群里發到。

「沒事了,大不了補考。」徐佳安慰道。

「我上韓教授的課,那才叫屍橫片野,整本書都沒有劃重點的。」徐佳發道。

「那挺好的。」陳小容接着。

「韓教授說了,病人是不會按照書本病的,所有的知識點都是重點。」徐佳又發了個苦澀的表情。

「果然,勸人學醫,天打雷劈。不說了,我要去考試,上天保佑我過過年。」王允慈發了個雙手合十的表情。

進去了課室,一抬頭髮現是韓教授在監考。

原來導師臨時拉肚子,在辦公室找到了沒課的韓教授。

想到昨天,韓教授抱着王允慈的場景。

她的臉刷的一下,全紅了。

「集中注意力!」王允慈用力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考試結束了,伴隨着下課的鈴響。

韓教授雖然和他名義上的妻子同一間醫學院,但是專業不同,幾乎從不交集。

同學們都把試卷交上去了。

韓教授拿起王允慈的試卷。扶了扶眼鏡,眉頭一皺。

隨眼望去,能及格,幾乎不可能。

「晚上,我回去給你補下課。」韓教授給王允慈發了微信。

「不關你事。」

「你不能畢業,你不能和我離婚哦,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大笑jpg」

「哭jpg」她回過去一個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