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郭醫生的小心肝,又來斬魔虐獸了
郭醫生的小心肝,又來斬魔虐獸了 連載中

郭醫生的小心肝,又來斬魔虐獸了

來源:google 作者:牙洞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媛/蘇菲 郭銘風

《郭醫生的小心肝,今日又出來虐魔獸了》異世醒來,許媛遇見了一位好看貼心的郭醫生他上了手術台能救人,進了教室能授課,外出能一招殺死強敵猛獸男主馬甲多多她也覺醒了異能,被「特殊人才」培訓基地錄取她食量驚人,體力驚人,勇氣驚人,追求郭醫生的過程中,臉皮厚的更是驚人從此,男主「內」,治病救人女主「外」,殺怪斬魔,救死扶傷唯有在郭醫生身邊,她才化身小白兔,投入他的懷裡,嚶嚶嚶的假哭,嘴上說著心裏怕怕,它們都欺負我,小胳膊舉高高的求抱抱扭臉她就朝魔獸吐着舌頭說:「本姑娘強大靠山再此,來啊來啊!哪個不服,再來戰啊!」展開

《郭醫生的小心肝,又來斬魔虐獸了》章節試讀:

也不知是接受了現實,還是平復了最初的驚嚇,許媛靜靜的躺着,漸漸又昏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是被窗外那震耳欲聾的轟隆隆聲音吵醒的,窗外那層毫無縫隙的金屬罩很是高科技,如曇花綻放般一層層打開,白色的光透進來,明亮耀眼。

「嗨!早上好啊!你感覺怎麼樣了啊?」一個胖乎乎的小護士端着托盤走進來,對着她甜甜一笑,拉起許媛的手,測血壓,摸心跳,扎針掛吊瓶……一氣呵成。

「早,剛剛那巨大的聲響,是怎麼回事?」許媛配合的坐在病床上一動不動,讓人家小護士捏捏摸摸扎一紮。

「不是吧?沒睡醒?你是割腕自殺,又不是跳崖摔壞腦子啦,怎麼問這種問題?」

小護士不解的扭頭再次看了看床頭上掛着的小本子,上面是這女孩的病歷。沒錯啊,是自殺割腕。

「嗯,我可能是睡懵了,沒事沒事。」

許媛趕緊說道,證明自己的腦子沒毛病,她可不想再被送到精神科診治。

「你這手腕已經沒有大礙了,應該明天就能出院了,好好休息吧,有事按鈴,我就來了。」小護士安撫的又沖許媛職業性的笑了笑,匆忙端着托盤走了。

坐着沒事,許媛努力的回憶自己之前腦子裡的東西,那些,應該是屬於原主蘇菲的記憶。原主,應該是割腕死了,被自己的靈魂頂替。

她一動不動的想了許久,直到有人進來,拔了她手背上的針頭,她才猛的手一抖,抬頭看去,竟是昨天的那位男醫生。

她看了看他胸前的牌子,郭銘風。

「郭醫生好。」

「嗯,你好。想什麼呢?那麼專註。」

「沒什麼,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嗯,一會兒**可能會過來問你一些關於你親人死亡的問題,畢竟,你是第一目擊人。你,可以么?」

郭銘風眼眸低垂,認真的端詳着女孩的表情。

只見她眼睛像葡萄一樣,又大又圓。睫毛彎彎的卷翹着,小巧的鼻,唇瓣此刻有些蒼白,但是小小的,很可愛。一張洋娃娃臉,除了有些憔悴,其他都很好。此刻,彎彎的眉,聽完他說的話後,緊緊皺了起來。

「我,,我好像是因為受了驚嚇,之前的事,細節有些記不清了……您是醫生,您覺得這正常嗎?」許媛試探性的看着這位醫生問道。

「有可能,你全都不記得了?」

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郭銘風語氣依舊平靜的給予她肯定的回答。

「嗯,腦子裡很亂。記不太清楚細節了。」

「沒關係,那你就那麼跟**說就是了,我會在病歷上寫明的。」

郭銘風知道,她也許就是特意迴避吧,不想說,也不想再提起。正常。這麼年輕的女孩,哪裡經歷過什麼生離死別。

只是不知道這少女之後該如何是好了。

——————

一晃三天,許媛都老實的待在病房。

期間,她假意無聊,問小護士要了報紙雜誌,看着上面那光怪陸離的字眼詞句,結合腦子裡的原主記憶,許媛吃驚的吞了吞口水,媽呀!她不光是魂穿了,竟然還穿到了一個局勢艱難又奇幻的世界裏。

怪不得外面會有那種會轟隆隆的金屬罩子。

原來這裡的天空不知從何時開始,一直都是亮的,每12個小時,防光罩「天幕」閉合一次,代表黑夜。因為如果人長時間的待在白光下,就會皮膚變異內臟萎縮,活活被光照死化水……

而這個城市,叫落城,失落的城市。也是人類的棲息地之一。白光籠罩下,出現了各種動物的變異,魔物凶獸橫行。每天,城市的角落裡,都會有殺人分屍的血腥事件發生。

「蘇菲,你辦下手續可以出院了哦!恭喜。」小胖護士丁丁再一次給她量了血壓和心跳。微笑的說道。

「哦,丁丁護士,那要怎麼辦手續?」許媛溫和的問道。

「郭醫生是你的主治醫生,你去找他簽個字,拿了東西,費用一結,就可以走人了。」

許媛一聽,就有些頭痛,「費用」兩個字,直壓的她喘不過氣……

原主好像沒啥錢的,她還是學生,剛剛高中畢業,一進家門,就意識渙散,看着她養父的屍體,衝進廚房拿刀割腕了。手機,也不知道扔在了哪裡。

醫院好像不給賒賬的吧~(⊙㉨⊙)

許媛穿着條紋病號服,拿着護士給她開的出院申請單,一步一步,磨磨蹭蹭的往醫生辦公室方向挪動。

站在門外,許媛正在想要怎麼說自己沒錢付醫療費時,門突然從裏面被拉開了,嚇了她一跳,抬頭一看,竟是郭醫生。

好聞的檸檬薄荷味竄入她鼻子里,離的這麼近,許媛有些不自在,趕緊退後一步站好。

郭銘風瞥了一眼她手裡拿着的單據。

「你找我?」

入耳充滿磁性的聲音,很淡然,聽起來挺安撫人心。

「是的。郭醫生,我好像可以出院了。」

許媛強裝鎮定的抬起頭,看着門邊的高大身影,輕輕說道。

「哦,好。先進來吧。」

郭銘風讓開了門,請女孩進來。

入眼是一間單人辦公室。一張木桌,一把靠椅,一台電腦,一個筆筒,一摞資料,一個立地木製掛衣桿,簡單整潔。

「郭醫生……我……」

許媛皺着眉,不知該怎麼啟口,告訴這位男醫生,自己沒錢繳費的問題。

「嗯?」

「我可能沒錢付醫療費……你,你能先幫我墊上么?」

許媛硬着頭皮說完,臉已經燙的能當鐵板烤肉吃了。她簡直不敢抬頭去看眼前的醫生聽完是什麼表情。

要是被拒絕,她簡直要無地自容了,但是事實是他拒絕才很符合常理。不是么。

「沒關係。別擔心。只要人沒事就行,錢的事……醫院正在招義工,管吃管住,也會付薪水,你考慮么?」

郭銘風卸下口罩,露出一張不輸小鮮肉的俊逸白皙臉龐。他靜靜的看着許媛,等待她的答覆。

「那當然很好。我願意是願意,可我不確定我能不能做好。」

蘇菲驚訝於這個郭醫生摘下口罩長的好帥。更驚訝的是,他不僅答應幫她墊付醫療費,還願意介紹她做義工。

「只是一些簡單的攙扶病人,整理鋪床,打掃病房,很簡單的。」

「哦,那就先謝謝郭醫生了!你真是個大好人!」

許媛接過郭醫生遞給她的簽過字的出院申請單,她真誠的彎腰鞠了個躬。

抬頭時可能速度太快太猛,許媛只覺得眼前一黑,就要倒地,幸虧郭銘風眼疾手快,穩穩接扶住了她的身體,半抱入懷,不知怎的,他的唇就那麼不經意沾到了女孩光潔的額頭。

「抱歉。」

「抱歉。」

兩人同時開口。

郭銘風立馬鬆開手,許媛趕緊站好,她不敢想剛剛額頭上蜻蜓點水的觸感是怎麼回事。兩生以來,頭一遭。

(≧㉨≦)

尷尬的氣息在兩人之間縈繞不去。

「郭頭兒,手術啦!在這兒墨跡的幹嘛呢!」門嘭的一聲被大力推開,破了一室的迤邐靜謐。

「哦~有漂亮妹子在啊~哈哈,抱歉抱歉,打擾你的好事了?這就是你那天帶回來的那個女孩吧!」

醫生張翔探頭望進來,狡黠的目光,在兩人身上逡巡片刻,嘴裏打着趣催促道:「等你做完這台手術,回來再跟妹子聊唄!

那病號可是被巨蟻啃掉了半隻右腳,咱們麻醉針劑短缺,他這傷不算重,就沒給他用,那人疼的昏了醒,醒了嚎,嚎完再昏,你趕緊過去拯救一下他吧!不然我真怕他把他自己給整嗝屁了!」

張翔說完,嘖嘖兩聲,外面有人呼叫,他率先離去。

「你先別走,在這兒等我三十分鐘左右。」想了一下,郭銘風簡單的吩咐完,看着洋娃娃般漂亮的女孩輕點了頭,才快速的開門大步離去。

許媛長呼一口氣,媽呀,剛剛到底經歷了什麼,真是好尷尬啊。

都怪對方卸了口罩,臉長的太好看了!如果他是個年過半百的禿頂一撮白毛的糟老頭,估計她就不會像現在這般在意了~只會覺得倒霉倒胃口吧。

哎!誰讓上輩子,她是個顏狗……(ー㉨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