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滾回來,不要給校花當舔狗!
滾回來,不要給校花當舔狗! 連載中

滾回來,不要給校花當舔狗!

來源:google 作者:厲為銘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厲為銘 施逸 都市小說

「做什麼都好,就是不要做舔狗」這是榜一大哥進駐廢品界後給施逸的一句忠告穿越歸來,施逸重拾男人的尊嚴,觸發「瀟洒人生369」系統,開啟傳奇人生!他伸出大手,將舔狗們從自我感動中拽回來,他開啟幸運轉盤,獲得無盡財富和神通!什麼叫瀟洒哥?這就是瀟洒哥!展開

《滾回來,不要給校花當舔狗!》章節試讀:

姜凝靜遲疑了一會,猶猶豫豫地從一堆華貴的單品中挑選了一瓶指甲油。

這是店裡最便宜的產品,差不多200元。

「我看這個指甲油就很好了」姜凝靜小聲說著,她有些擔心施逸的錢包。

張思雅捂着嘴笑出聲來:

「施逸,你不會就給她買一瓶指甲油吧,買不起就買不起,非要進來裝有錢人,真是笑死我了」

光赫雖然沒有出聲,但眼中的嘲笑已經非常明顯。

施逸沒有理會他們,而是故作驚訝地對姜凝靜說道:

「幹嘛,有沒有搞錯,就選這麼一小瓶,讓隔壁老王看見了還以為我買不起呢!」

「就這麼一點點夠誰用啊」

「再來一罐,每樣來一罐!」

施逸將所有的櫃檯都指了一遍,姜凝靜小聲嘀咕:「施逸,要不然算了吧」

「沒關係,快去挑」

見他這樣固執,她只好乖乖地去挑選自己想要的化妝品。

不一會,一堆瓶瓶罐罐便擺在了施逸面前。

粉底液、防晒霜、面霜、精華…還有一些他從來沒見過的東西。

施逸掏出了手機,將短訊設置成為了語音播報的模式。

「這些總共多少錢」他喊來了店員結賬。

那個店員一件一件地掃描着,面前的數字在不斷累加着,很快便突破了一萬元大關。

張思雅雙臂抱在胸前,正等在看施逸的笑話。

這麼多錢,怕是把他花唄額度都花光了都付不起吧?看他以後還敢不敢裝大尾巴狼!

「先生,總共15500元」

「行,給我包起來吧」施逸淡定地掏出了手機,一通操作下來,便顯示了支付成功的頁面。

「您的尾號為8848的儲蓄卡支出人民幣15500.00元,活期餘額986958.00元,【健投銀行】」

一陣短訊語音播報的聲音從施逸的手機中傳了出來。

現場陷入一陣短暫的沉默。

張思雅瞪大了眼睛,她沒有聽錯吧?餘額九十多萬?施逸這個窮小子能有這麼多的存款?

縱使是光赫此時都有些吃驚,雖然他很有錢,但是,一個大學生能拿出這麼多現金的還是不多見,莫非這小子另有來頭?

「你怎麼會有這麼多錢」張思雅不信,剛才一定是她聽錯了。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施逸一邊說著,一邊接過包好的化妝品。

「這一定是假的,是你故意弄的假短訊」

「真的假的和你半毛錢關係嗎?你想要,讓這位大哥給你買去」

施逸有些不耐煩,這瘋女人就是見不得別人好,他拉着姜凝靜的手就準備走。

「麻煩你讓一下」他冷淡地對着光赫說著。

光赫嘴角扯了扯 ,還是讓出了路,他沉着臉,陰冷道:「年輕人不要太氣盛」

「不氣盛,那還叫年輕人嗎」

一句淡淡的聲音飄來,施逸他們已經遠在數十米之外。

「老公,別管他了,給我挑化妝品吧」張思雅再次撒嬌起來,她這次就是奔着專櫃來的。

光赫看着姜凝靜那曼妙的身姿,再看看張思雅,頓時覺得索然無味。

「算了吧,下次再給你買吧」

「可是…」張思雅話才說了半句,他便甩開了她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她氣得重重地跺了一下腳,連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眼中的嫉妒要噴出火來。

施逸和姜凝靜已經走到了樓下 ,兩人一左一右,頗有一對小情侶的樣子。

「你哪裡來的這麼多的錢?」姜凝靜有些不可思議。

「這個是不能說的秘密」

「那好吧,不過,還是要謝謝你送我這些」

姜凝靜笑顏如花,絲毫沒有將之前的尷尬記在心上。

施逸從包裝袋中翻了翻,拿走了一瓶卸妝水,這是他之前特意挑的。

「你拿這個做什麼?莫非你也化妝?」姜凝靜疑惑。

「這個,也是不能說的秘密」施逸一臉神秘。

「你怎麼這麼多的秘密」

「因為我本來就是一個神秘的人啊」

「切,我看你倒是一個不正經的人,你牽着我的手打算什麼鬆開」

施逸忽然反應過來,低頭看了看,自己竟然一直在牽着姜凝靜的左手!

「沒注意,沒注意」他急忙打着哈哈,想要糊弄過去。

姜凝靜似乎並沒有要責備他的意思,但心中對施逸越來越感到好奇。

出色的編程能力,不菲的存款,他究竟藏着多少不為人知的東西?

施逸好像一夜之間換了一個人一樣,完全不是以前認識的那個他。

可惜她並不知道,對一個人太過於好奇,往往就是淪陷的開始。

烏雲終於散去,陽光灑在了街道上,施逸去數碼城換了台新的電腦,便帶着姜凝靜回到了學校。

推開寢室的門,大家都在自己的位置上。

只不過,這一次emo的人換成了賈樂章了。

汪學真從直播事故找回了真正的自我,竟然罕見地看着起高等數學。

這讓常年徘徊在及格線的沈泰感到了一絲壓力。

賈樂章一言不發,但只有施逸知道發生了什麼。

「怎麼了,老賈,我看你一臉王八相,連LOL都不開了」施逸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哎,你說愛情是什麼?」賈樂章傷感起來。

「上次問我這問題的人吐了我一臉,我不是很想回答,你受情傷了?」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沈泰見他一臉頹喪的樣子笑道:

「你小子是不是被人拒絕了?我早就告訴你把你那挫逼髮型理一理,就是不聽我勸」

「算了,你們幾個單身狗又豈能知道我的感受」

「說點實在的,下周就要舉辦水槍節了,大家參加不」施逸問道。

「這哪能不去啊?我還想看泳裝美女呢」

汪學真聽到這個話題,扭頭就來湊熱鬧,連高等數學也不看了。

「是啊,按照慣例,學校啦啦隊的美女都會去捧場的」沈泰回憶着。

賈樂章一聽,眼中終於來了神采,肖貞就是啦啦隊的,那豈不是能看見女神了?

「我也去!」他開始踴躍起來。

施逸暗笑一聲,賈樂章這小子這麼積極。

不過他要是知道夢中女神是抱着釣凱子的心態去參加的,會不會心態炸裂。

「行!既然大家都決定去了,那各位的水槍和短褲都由我承包了!」施逸大氣道。

「靠,施老闆大氣!」

「老闆大氣」

「老闆喝水」

「…」

《滾回來,不要給校花當舔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