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案怪談錄
詭案怪談錄 連載中

詭案怪談錄

來源:google 作者:逸辰州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宋辰希 懸疑驚悚 逸辰州

離奇古怪的傳說、詭異懸疑的事件……那披着朦朧外衣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深夜的校園,為何會有白影晃動?窗外詭異的佝僂身影,是夢境還是現實?種種怪異的現象,到底是人為作祟,還是未知恐怖的支配本書由百章異聞怪談組合而來,讓你深夜停不下來!展開

《詭案怪談錄》章節試讀:

小時候總聽見大人說,小孩子不要到處亂跑,當心被壞人抓走,尤其到了晚上,要老老實實待在家裡,不然可能會被不認識的「人」給帶走……

對於這些到了夜間就有「怪物」出來作惡抓小孩的說法,鄉下的孩子應該聽得最多,尤其是住在深山老林里的人家。屋子本就坐落在山間,住在深山之中,一到了晚上,就更自然的蒙上了一層詭異的氣氛。

據說在鄉下的晚上,尤其到了深夜,晚上就會有「人」出來尋找自己的「有緣人 ",因此農村的晚上,都睡得特別早,基本上九點之後,家家戶戶就關燈了。

這個故事得追溯到宋辰希小時候,那時他才五歲,一家人還住在鄉下的村子裏,還沒搬去城裡。

那個時候,村子在白天可以看見許多人勞動的身影,無論是採茶還是種地,都是一番祥和的景象。只是,村子裏有一條規定,九點過後,任何人不允許再出門,除此之外,過了九點以後,不管是任何人敲門,也都不能開門。

因為村裡一直都流傳着一個關於詭婆的傳說。

關於詭婆的傳聞大大小小的說法有很多,但大致也差不多。傳說詭婆會在夜幕降臨之時,穿着一件破爛沾滿泥土的衣服,出現在人煙稀少的地方,然後四處溜達,而後會向著有人居住的地方走去。她會在晚上的時候,去敲住戶的家門,說自己是如何如何之慘,被家裡人給趕了出來,希望能收留一下。據說收留過她的人,第二天都被發現慘死自己家中。

還有一種說法是詭婆會去尋找落單的人,尤其是落單的孩子。她會用糖果之類的把落單的孩子騙走,從此孩子就像人間蒸發一樣,再也找不到;另一種說法是,詭婆把孩子騙走以後,會帶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直接生吃掉!

當然還有另外一種說法,就是當詭婆發現有落單的孩子的時候,就會拿出一個瓶子,再從瓶子里倒出一個圓形且類似巧克力丸一樣的東西,騙孩子吃下去,誰要是吃了詭婆給的這個東西,詭婆晚上就會找上門,把孩子帶走。

關於詭婆傳說的由來,還得從另一個故事說起。

據說當時在距離村子十公里之外,還有另外一個村子,但那個村子並不算太大,只有四戶人家。

眾所周知,一個家庭里最難處理的關係,莫過於婆媳關係了。其中有戶人家,婆媳關係是村裡出了名的惡劣,村裡各家都知道,那家的婆婆和媳婦經常吵架,簡直是水火不相容,整天開門閉門,幾乎都能聽見那家吵架的聲音。而那家的男人也屬於比較媽寶的那種,經常偏向自己的母親,冷落自己的女人。

終於,在一次吵架時,媳婦因為失手不小心推了一下婆婆,結果導致婆婆當場摔倒,後腦勺直接撞向了桌子,老人家又如何經得住如此一摔?經此一舉後,婆婆不幸當場去世。驚恐之中,女人竟然瞞着自家男人,把婆婆的屍體埋進了屋後面的一顆大樹下,當晚上男人回來後問其去向,女人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還是在吃晚餐時,男人發現屋後那棵樹下的泥土有被鬆動的痕迹,感覺甚是疑惑,於是逼迫女人說出了真相。

但是沒想到的是,男人選擇了幫自己妻子隱瞞,並沒有向**報案,兩小口就當做沒事發生一樣,和屋後樹下的屍體,繼續過着日子。

那天夜晚,村裡停電了。半夜,女人起來上廁所,農村的廁所都是和房子分開的,一般有二三十米遠,有些甚至更遠。這家人的廁所就在屋子後面,也就是埋屍體的那塊地方。

女人迷迷糊糊的走向屋後,準備上廁所,剛走到廁所時,她突然瞪大了眼睛。

她看見那棵樹下埋屍體的位置,竟然被挖了一個坑,而坑裏面的屍體,不見了!

女人驚慌失措,大叫了起來,驚醒了正在屋內熟睡中的丈夫!

丈夫聞聲而來,看到眼前的妻子,正蹲在地上瑟瑟發抖,眼神中滿是恐懼,問她怎麼了。

女人只顫顫巍巍的指着那棵樹下,說:「屍體,沒了……」

男人順着女人指的方向看過去,那棵樹並沒有異常,樹下掩埋屍體的坑洞也完完整整,並沒有女人所說的被挖空了,屍體不見了。

女人緩過神來,發現那裡的確安然無恙,難道剛才的那些只是幻覺?儘管如此,女人還是被嚇得不輕。

男人見此情況,把自己妻子帶回了屋內,安慰她好好休息,叫她不要想太多,說她肯定是因為精神壓力太大了,才導致這樣。

說完後,男人便躺下了,但是發生了這樣的事,女人哪裡還會睡得着。而且由於停電屋內沒有燈光,但她又太害怕,於是她又叫醒了自己的男人。

小兩口把家裡所有的蠟燭都點上了,桌子上,柜子上,甚至床頭邊,都點上了蠟燭。

女人後半夜輾轉難眠,一直沒有睡着,直到凌晨三點左右,才慢慢眯起了眼睛。

可是,當女人睡着過後,總感覺床邊站着人,當她恍惚之間睜開眼時,伴隨着蠟燭的火苗,她竟然發現死去的婆婆,就站在自己床邊,面目扭曲,慘白,正直勾勾地看着她。

女人精神崩潰了,雙手開始在空中胡亂的扑打,邊拍打邊說「不要找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放過我 "之類的話。

女人的動靜又驚醒了男人,還把男人嚇了一跳,他想把自己老婆制止住,卻發現怎麼拉都拉不住,怎麼叫也沒用。突然,慌張而又害怕的女人,在雙手撲騰之中,打翻了床邊的幾支蠟燭,頓時火光衝天。

女人衝下了床,在屋裡四處奔跑……

夜晚,一道火光從村子裏亮起,女人在火焰之中,發瘋的大叫,最終男人見拉不住,獨自一個人走出了着火的房子。

第二天,村裡的其他三戶人家,發現了被火焰燒光過後的這戶人家,村裡人發現了一具燒的發黑的屍體,還在那棵樹上,也發現了用自己衣服上吊的男人……

**很快就封鎖了這裡,對周圍的三戶人家進行走訪調查。

這場火燒光了房子,燒光了這家人的矛盾與爭吵,也燒走了他們的生命,但是有一點奇怪的是,這場火雖然將房子的一切都化為了灰燼,但周邊的一些建築甚至花草一點兒都沒有受到影響,也就是說,火勢只燒毀了房子,並沒有蔓延開來……

後來,那個村子裏剩下的三戶人家,也逐漸搬去了其他地方,其中有一戶,就搬到了宋辰希的那個村子。

而至於他們搬走的原因,就是因為,自從那件事過後,他們經常在晚上看到一個老婆婆在四處遊盪,那個老婆婆,就是死於那家婆媳爭吵後引發事故的那家人。起初有人說看到時沒人相信,後來村裡的孩子也說看到了一個可怕的老婆婆,都被嚇哭了,於是剩下的三戶人才選擇了搬家。

於是,見過的人們就稱她為,鬼婆,也叫詭婆!

在宋辰希所住的村子裏,有一對出名的調皮二人組,分別是楊二輝和周貴,年過三十,還沒對象。他們經常去田地里搗亂,從左到右村裡十戶人家,有八戶都被他倆偷過西瓜。

這天晚上,楊二輝和周貴在河邊游泳,楊二輝說:「你應該也聽過詭婆的事情吧?」

「嗨,那些,無非就是用來嚇唬小孩子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大人們就喜歡用這些故事去哄騙小孩子去睡覺。」周貴說。

楊二輝說:「聽了這麼久了,卻從來沒見過,要不待會,我們去那個村子看看?」

「你是說因為詭婆而被搬空的那家村子?」

「沒錯。」

周貴繼續說:「我是無所謂,看看就去看看,無非就是騙小孩子的事,怎麼可能真有鬼。」

楊二輝說:「行,那待會河邊洗完澡後,就騎上摩托車去看一看。」

「對了,稍微晚一點再去,那樣才刺激。」楊二輝補充道。

夜幕降臨之前,夕陽西下之時,楊二輝騎着一輛破舊的摩托車,搭乘周貴去十公里外的荒廢村子了,等他們到了的時候,天已經慢慢變黑了。

「前面就是之前那家村子了。」周貴說。

自從發生那起事故,人們搬走之後,這裡已經完全荒廢了,廢棄的房屋門前,已經雜草叢生。聽說這裡不久後就會被拆掉,不清楚是否真假。

「這裡也沒什麼,說了都是騙小孩子的把戲。」楊二輝和周貴四處走動觀望時,周貴無奈的說道。

兩個人走到了一處跟前,雖然時間過去了很久,但還是有很明顯的燃燒過後的痕迹,一棵大樹屹立在他們面前大概七八米處。

「這就是當初出事的那戶人家,現在啥都沒有了。」周貴說。

「回去吧,說了這裡什麼也沒有。」周貴轉身對身後的楊二輝說。

可是,周貴突然發現楊二輝有點不對勁,只見他雙眼恐懼的愣在原地,似乎看到了什麼東西。

「二輝!」周貴喊道。

「詭婆,我看到詭婆了。」楊二輝驚恐的說。

「開什麼玩笑,你說你看到詭婆了,在哪?」周貴說。

楊二輝抬起了自己顫抖的手,慢慢伸出食指朝着周貴的背後指去。

順着楊二輝所指的方向,周貴瞬間回頭,只見一張蒼老而又褶皺密布,慘白而又扭曲的臉,直接與周貴來了個對撞,周貴瞬間被嚇得跌倒在了地上。

周貴馬上起身,兩個人跌跌撞撞的朝摩托車那跑去,楊二輝最先跑到摩托車那,周貴還在後面奔跑着,在奔跑的同時,他轉頭看了一眼,發現詭婆也在朝着他們走過來。

楊二輝騎上摩托車,試着給摩托車打火,卻發現半天也發動不了,此時周貴跑了過來,詭婆也越來越近了,詭婆邊走動時,嘴裏還發出一種奇怪的聲音,就像是驅除惡魔時所念的咒語,總之就是聽不懂。

「轟~」

摩托車終於成功發動了,兩個人迅速離開了這個恐怖的地方。

周貴轉頭看去,發現詭婆還在繼續走着……

可是當晚楊二輝和周貴並沒有回到原來的村子,第二天,村子裏的人覺得今日格外安分,因為少了兩個搗亂人。

可是作為一個成年人,人們也只會覺得他們可能去別處玩了或者在哪個朋友家去了,不會想到有其他的結果。另外,村子裏的人其實還巴不得這兩個人今後還不要回來,免得又在村子裏搗亂。

結果,在第四天的時候,距離村子外二公里的河裡,幾個實水性的年輕人在游泳,還有幾個大媽在岸邊的泉眼洗衣服。其中一個年輕人在向自己的朋友展示仰泳,游着游着,遊了一段距離後,他突然感覺自己打到了一個什麼東西,翻身一看,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一具屍體!

那具屍體已經膨脹、發白,極其噁心,而那具屍體正是周貴。後來,在周貴屍體往上一點的位置,還發現了楊二輝的屍體,村裡人都知道他們兩個人經常騎着一輛摩托車四處遊盪,可謂是聲名遠揚,最後按照村民所說的,**確實還在河底還打撈出了一輛破舊的摩托車。

按照村裡人所說的,楊二輝和周貴這兩個人是實水性的,水性其實還不賴,可為什麼會溺水而亡呢?但是在他們身上又沒有發現其他致命的傷,因此也找不到其他線索,而且這件事不管怎麼看,都像是意外死亡事件。

於是,**給出的最後結果就是,兩人夜間行車發生意外,致使墜河溺亡。

後來關於楊二輝和周貴死亡的事情,村裡人都知道了,但這件事起初村裡人還在四處討論着,說年紀輕輕又走了發生意外什麼之類的話,但隨着着時間慢慢的流逝,這件事也在村裡慢慢進入了尾音,逐漸沒什麼人說了……

可是,關於詭婆的傳聞,卻還在繼續……

《詭案怪談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