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窗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窗 連載中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窗

來源:外網 作者:顧北弦蘇?O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顧北弦蘇?O

隱婚三年,他突然提出離婚,蘇?O忍痛一笑,拿錢走人,從此踏上開掛之路,修寶,鑒寶,輕鬆玩轉古玩界。 離婚後的某霸總,看着電視里艷驚四座的前妻,悔不當初。 他化身妻奴,滿世界追着她跑,「老婆,心給你,命給你,回來吧。」 蘇?O紅唇微啟:「抱歉,忙得很,沒空!」 後來,她終於遇到年少時的救命恩人,大婚當日,噩耗傳來。 她拋下新郎,抱着前夫支離破碎的身體,痛不欲生。 直到他手拿鑽戒,單膝跪在她面前,「老婆,復婚吧!」展開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窗》章節試讀:

瘦高個咚的一聲摔到水泥地上,破布袋子似的身體抽搐了幾下,腳一蹬,眼睛閉上了,暗紅色的血從他頭下緩緩流出。

院子里的狗狂叫個不停。

光頭趁亂要逃,警察群起撲上去把他按到地上,奪下畫,銬上手銬。

蘇嫿雙手還扒在窗框上,直愣愣地看着開槍的顧北弦。

嫁給他三年,她不知道他還會開槍,且槍法打得這麼准。

剛才那千鈞一髮之際,槍開得快一點慢一點,偏一點斜一點,對她都是致命傷害。

顧北弦扔下槍,長腿一邁,闊步朝她走過去,把她從窗台上抱下來。

小心翼翼地幫她處理好脖子上的傷口。

他一把將她用力抱在懷裡,抱得很緊,微涼的指腹揉着她嚇得發白的小臉,溫聲問:「嚇壞了吧?」

蘇嫿懵懵地「嗯」了一聲。

剛才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還能死裡逃生。

心臟撲通撲通狂跳,耳朵嗡嗡作響,加了消音器的槍還是很響。

整個過程像演電影一樣,驚心動魄。n

她嚇出了一身冷汗。

那幅古畫被警方小心地收好,裝進保護袋裡,再放進保險箱。

蘇嫿機械地配合警方做完筆錄,上了顧北弦的車。

直到現在,腿還是軟的,頭是懵的。

夜色漆黑,鄉路狹窄。

司機發動車子,朝市區開去。

蘇嫿被顧北弦抱在懷裡。

他一遍遍地撫摸着她瘦瘦的脊背,安慰她:「沒事了,沒事了,別怕。」

他的懷抱很暖,蘇嫿本能地朝他懷裡拱了拱,心裏又酸又澀,還有點甜。

他對自己還是有夫妻情分的。

感受到她的回應,顧北弦把她抱得更緊,溫柔的聲音落到她耳畔,帶着點嗔怪:「出事時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岳母粗枝大葉的,昨天才察覺出不對勁,這才打電話告訴我。」

他喉嚨發澀,下頷埋到她的髮絲里,手抓着她的衣服,低聲說:「你要是出點事可怎麼辦?」

蘇嫿微怔。

這一刻,她覺得他是在意自己的,比自己想像得要在意。

她抬起手臂,緩緩抱緊他的腰,臉埋到他的頸窩裡。

他身上散發著可以依賴的香氣,那香氣讓她心安。

心裏有暖流涌動,她眼圈漸漸泛紅。

行至中途,顧北弦的手機響了。

他垂眸看了一眼,掛斷了。

蘇嫿直覺那是楚鎖鎖打來的。

沒過多久,坐在副駕上的助理手機也響了。

他接通後,說了兩句,把手機遞過來,說:「顧總,楚小姐的電話。」

顧北弦接過手機問:「有事?」

楚鎖鎖嬌滴滴的聲音透着焦急:「北弦哥,找到蘇嫿姐了嗎?」

「找到了。」

「她肯定嚇壞了吧?你好好陪陪她,這幾天不要來醫院陪我了。」

顧北弦淡淡「嗯」一聲。

離得近,蘇嫿聽得清清楚楚,溫熱的心涼下來。

沒離婚,他就還是她的丈夫,丈夫陪自己,居然要靠第三者施捨,這是怎樣一種屈辱啊。

她輕輕推開顧北弦的手臂,挪到座椅上坐下。

偏頭看向窗外,她對着車窗里自己的影子笑了笑,笑和唇都是涼的。

剛才的美好,都是錯覺。

是的,都是她的錯覺。

車子駛入市區。

蘇嫿對顧北弦說:「送我去我媽家吧,奶奶那邊你幫忙找個借口。」

顧北弦沉默一瞬,「好。」

回到家。

一進門,蘇佩蘭一把將蘇嫿抱進懷裡,哭着問:「閨女你沒事吧?」

「沒事。」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可嚇死媽了。都怪媽太粗心了,愣是沒聽出你讓我吃降糖葯的意思,隔了一天才回過悶來。多虧北弦帶人去找你,要不是他,你還不知會怎樣?媽就你這麼一個孩子,你要是出點事,媽可怎麼活?」平時風風火火的女人,此刻哭得稀里嘩啦。

蘇嫿抬手去給她擦眼淚,柔聲哄道:「別哭了媽,我這不是好好地回來了嗎?」

一周後,夜晚。

顧北弦參加商業應酬喝多了。

司機把他攙扶回家,安頓到沙發上躺好。

他起身要去拿毛巾,聽到顧北弦閉着眼睛含糊不清地喊:「蘇嫿,蘇嫿,給我倒杯水。」

司機猶豫兩秒,拿出手機給蘇嫿打電話,說:「少夫人,顧總喝多了,一直在喊你的名字。」

蘇嫿抿唇不語。

蘇佩蘭在旁邊聽到了,說:「你去照顧一下吧,沒辦離婚手續你們就還是夫妻,別鬧得太僵。」

蘇嫿「嗯」了一聲,對司機說:「我馬上過去。」

「謝謝少夫人。」司機掛了電話。

倒了杯水,喂顧北弦喝。

剛喝了一半,門鈴忽然響了。

司機把杯子放到茶几上,起身去開門。

看到外面站着的是一身白衣的楚鎖鎖,手裡拎着個果籃。

司機抱歉地說:「楚小姐,顧總喝多了,恐怕沒法招待你。」

楚鎖鎖莞爾,「那正好,我來照顧他。」

她閃身走進來,把果籃放到鞋柜上,對司機說:「你回去吧,北弦哥交給我就好了。」

司機一臉為難,「我剛給少夫人打過電話,她很快就過來了。」

楚鎖鎖微微一笑,「沒事,我和蘇嫿姐認識,她脾氣很好,不會介意的。」

司機遲疑片刻,「那好吧。」

他拿了車鑰匙離開。

繞過玄關,楚鎖鎖走到沙發上坐下,拿起茶杯,喂顧北弦喝水。

鼻尖嗅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顧北弦緩緩睜開眼睛。

看清是楚鎖鎖,他眼裡閃過一絲微詫,扶着沙發坐起來,問:「你怎麼來了?」

楚鎖鎖撲閃着睫毛,嬌媚地笑,「太想你了,就忍不住來了,你不會怪我吧,北弦哥?」

顧北弦眉心微微一蹙,「我喝多了,沒法招呼你,回去吧。」

楚鎖鎖一愣,眼圈紅了,委屈地說:「北弦哥,你還是沒真正原諒我。我都說了,三年前那個分手信息,是我媽拿我手機發的。她把我弄到國外,找人二十四小時看着,不讓我跟你聯繫。你知道這三年,我過得有多痛苦嗎?每天想你想得發瘋,卻不能見,硬生生被折磨成了重度抑鬱症……」

她捂着臉痛哭起來。

「我已經原諒你了,真的。」顧北弦眼裡帶着點躁意,聲音卻溫:「別哭了。」

楚鎖鎖淚眼汪汪地看着他,楚楚可憐,似嗔似怨,「那你還趕我走?」看書溂

「我還沒離婚,深更半夜的,你在這裡不合適。」他用手使勁掐着腿,試圖用疼痛喚回清醒。

楚鎖鎖捕捉到了這個細節,慢慢朝他靠過去,柔軟的手臂藤蔓一樣往他肩膀上攀,兩腮含春地凝視着他,聲音很柔:「我不介意。」

顧北弦一側身,避開,「我介意。」

楚鎖鎖眼裡閃過一絲失望,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過了好一會才收回。

兩人忽然就沒話說了。

黑壓壓的沉默,把整個房間塞得滿滿的。

楚鎖鎖受不了這沉默,抬頭環視一圈,最後落到牆上的畫上,沒話找話,「這幅墨竹圖是鄭板橋的真跡嗎?」

「不是,是蘇嫿臨摹的。」

「是嗎?畫得可真好,我還以為是真跡呢。」楚鎖鎖幽幽地說:「沒想到蘇嫿姐這麼優秀。」

顧北弦漆黑的眸子溫柔起來,「的確,她很優秀。」

「北弦哥更優秀,在我眼裡,你永遠是最優秀的男人。」楚鎖鎖兩眼發光地盯着他,眼裡的崇拜呼之欲出。

顧北弦濃睫微垂,眼底染了層薄霜。

在蘇嫿心裏,最優秀的男人肯定是她的阿堯哥。

突然,楚鎖鎖聽到門外傳來極輕的腳步聲,想到司機對她說的,蘇嫿快來了。

眼珠一轉,計上心頭。

她站起來就去挽顧北弦的手臂,聲音嬌嬈惹火:「北弦哥,我扶你去沖個澡吧,沖完澡等你睡着,我就走。」

「不用。」顧北弦抬手去推她。

「沒事,我又不是外人。」

「真不用,你走吧!」他語氣開始煩躁。

聽到門上傳來開鎖的聲音,楚鎖鎖心一橫,「哎喲」一聲,假裝跌倒摔到他身上,雙手順勢摟住他的腰,嘴就往他的嘴上湊。

顧北弦握着她的脖子,想把她的頭挪開。

奈何楚鎖鎖像蛇一樣緊緊纏在他身上,他喝得太多,肌肉無力,一時竟沒推開。

蘇嫿一進屋,就看到楚鎖鎖和顧北弦親親熱熱地摟在一起,親吻!

那雙曾溫柔地撫摸過她腰肢的手,正親密地握着楚鎖鎖的脖子!

蘇嫿如遭雷擊,半截身子都涼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艷了世界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