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關於我被大佬帶飛這件事
關於我被大佬帶飛這件事 連載中

關於我被大佬帶飛這件事

來源:google 作者:Mr.瓜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厲文常 奇幻玄幻 楊武

「害,誰能想到重生得到的系統功能是放宅歌呢」楊武一臉惆悵的看着正前方的一群高手,手中長刀緩緩抽出「見識過會用鬥氣的魔法師么,看招,宅之呼吸一之型·利刃風暴!」手中長刀猛地斬出,一道碩大的魔法陣瞬間成型,元素匯聚,巨大的暴風龍捲卷雜着刀氣呼嘯而去,大地被犁出溝壑,這一擊,宛若天災!展開

《關於我被大佬帶飛這件事》章節試讀:

【支線任務觸發,抉擇;『是冷眼旁觀,明哲保身;還是像個傻子一樣堅守心中的正義,勇敢出手?』

任務獎勵一:扭頭就走,獲得儲存空間。

任務獎勵二:衝上去殺光他們,執行正義!開闢儲存空間。

失敗懲罰:無】

楊武沒有去查看系統發佈的任務,耳邊是女人和小孩的哀嚎,他突然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

他想起前世看過的一個視頻:當你看到不公、犯罪與別人的求助時,不要冷眼旁觀,因為風水輪流轉,指不定那天在那兒哭着哀求幫助的人就成了你自己!

快速撕下一節布料蒙住臉,他哆嗦着彎腰在地上撿起一柄不知道誰扔下的長刀。

【獲得buff,狂亂,全屬性上升10%,神經反應速度+10%】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的,那就蜷伏於牆角。但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熱情的人們,我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曼德拉

「住手!」

這一聲怒吼吸引了他們的注意,當他們看到楊武身上的青雲宗的衣服時都沒在意。

「裝什麼,排隊,我們爽完就輪到…」

其中一人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楊武輕點地面,速度猛然加快像游魚一樣沖了過來。

「草!」一行人晦氣的罵了一聲,鬆開女人,抓着自己的衣服迎戰。

楊武的身形急停在一人面前,雙手持刀大開大合,青色的鬥氣包裹刀身宛若光劍,滅神刀法初露崢嶸。

雖然只能勉強施展前三招,但依然很強勢。

長刀與長劍相撞,濺起點點火花。

幾個呼吸間,噹啷一聲,楊武挑飛對方的長劍,用刀背敲在他的腦袋上。

那人挨下這一擊翻着白眼直挺挺的栽在了地上。

其餘四人的刀劍也在此刻攻了過來,楊武深吸了口氣,破嵐·遊蹤!

腳步輕踏地面,他在地上像是滑一樣『遊動』着,遊蹤,遊蹤,如魚在水中游過,來去無蹤!

單手持刀,滅神刀三招刀法來回使用,叮叮噹噹,一陣脆響。

楊武的身上多出很多傷口,但也成功在四人的包圍中抽身!

四人驚駭,這是什麼動作!

楊武沒有停下,趁着他們驚訝的時候,一刀斬向一人。

對方舉刀抵擋,被劈的單膝跪地。

旁邊一人趁機攻來,楊武左手緊握,天青色的鬥氣包裹住拳頭揮出,呼嘯的風壓帶着一絲虎嘯聲砸在了他的胸口上,極詣虎嘯拳!

那人悶哼一聲吐血倒飛,楊武的臉色也是一白,這套拳法威力是強,但太耗費鬥氣了,而且就這一會兒功夫,他的鬥氣少了一半。

沒敢怠慢,他收回長刀的同時抬腿踢在跪在地上的那人面門。

盞茶功夫,解決三人!

楊武微微氣喘,心臟快速跳動如同水泵將炙熱的血液送往全身,他死死的盯着剩下的兩人。

「你給我等着,我們要告訴宗主!」

那兩人已然被嚇傻,同伴都不管了,扔下狠話連滾帶爬的跑了

楊武鬆了口氣,扔掉了手中遍布缺口隨時都可能斷掉的長刀。

他轉身看向地上不知何時抱住孩子的女人,她的衣服被扯爛,露出白花花的春光。

楊武偏過頭蹲下,脫掉被打暈的那幾個同門的衣服扔給了女人。

「換上青雲宗的衣服朝着山門跑,那裡有馬匹,而且沒有封鎖,帶上你弟弟快跑!」

女人拿起衣服沒有顧忌的現場更換。

「大恩大德無以為報,還請告訴我你的名字。」

她換好衣服抱住了弟弟,怔怔的看着蒙面的楊武。

「楊武。」

「趙殷,告辭!」

女人抱着弟弟跑了,楊武踢了在地上躺屍的三人幾腳,確定他們都還昏迷後鬆了口氣。

【支線任務抉擇已完成;任務評價:爛好人,優柔寡斷,但收尾完美,獎勵—開闢儲存空間已發放,請注意查收。】

系統的聲音響起,楊武這才有空查看之前的任務,他嘬着牙花子感覺有些牙疼。

這什麼鬼任務!

任務獎勵?哪呢兒,哪呢兒?

楊武在身上翻找着,沒有啊!

突然,他有了一個不好的猜想。

意識下沉來到文常老哥的『住所』,楊武嘴角微抽。

原本文常老哥是在他的意識空間,而意識空間則是一片混沌。

但此時的意識空間以文常老哥為中心,多了一個十幾平方的兩米多高的『小房間』

文常老哥一如既往地高冷,他抱胸眼神冰冷的看着楊武。

「遊蹤,不是那麼用的。」

楊武表情一垮,我知道老哥你用的話飄逸瀟洒,根本不會受傷。但是,但是我也很努力了好不好,你都沒教我,照着你的記憶練這麼幾天時間能用出來很不錯了好么!

「用的時候不要太刻意模仿我的動作,怎麼自然怎麼來。」

「啊?您,您是在指點我?」

楊武的目光逐漸獃滯,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厲文常冷哼一聲「我是怕我的仇人看到你把我的招式用的那麼廢,活活笑死。」

楊武:…

跑到廢墟角落裡拾起開戰前扔掉的鐵棍,心念一動,鐵棍消失,出現在了儲存空間—-厲文常的小房間。

等了半天,發現文常老哥沒踹自己後楊武鬆了口氣,他繼續在西嶽宗中遊盪。

屠殺還在繼續,慘叫聲,狂笑聲,整個西嶽宗一片狼藉。

楊武手裡握着路上撿的長刀,避開人群儘力的去救人。

可能這就是小宗門的悲哀吧,隨便被安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然後被滅宗。

他好像有些明白為什麼文常老哥記憶里有很多大能和天才,而青雲宗這種偏遠小宗門實力最高的宗主才三階實力了。

小宗門,包括中大型的宗門都是這樣,彼此征戰,掠奪其他宗門的功法和資源。

在這個過程中,一些功法慢慢斷了傳承,流落在外。

尤其這種小地方,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宗門毀滅前要麼轉移走要麼儘力毀掉不給敵人留。

而流落在外的功法被人學去修出鬥氣後去宗門拜師,直接就能成為外門弟子。

這個規定的由來,不是看他修出鬥氣有天賦,而是修出鬥氣必有功法…

想到這兒楊武有些膽寒,要是自己上次資源戰突破了一階還被發現了實力的話。

他打了個哆嗦,膽寒之餘還有些慶幸,還好當時沒突破。

一幫人在一個類似藏書閣的地方打鬥着,五顏六色的鬥氣閃爍,林楓手持長刀和一個不認識的大漢在死戰。

兩人身上都掛了彩,鬥氣的餘波將地面破壞的龜裂。

看情形,林楓略佔上風,而且青雲宗這邊高手明顯比西嶽宗的高手多,估計用不了多久西嶽宗宗主就會身隕。

那幫高手戰鬥的餘波能輕易的殺死實力較弱的青雲宗弟子,可他們還是膽大的圍在周圍,就等宗主分出勝負湧入藏書閣搶奪功法!

楊武嘆了口氣,用刀背敲暈一名青雲宗的弟子,對攤在地上發抖的西嶽宗小青年點點頭,扔下刀走了。

戰局已經逐漸明朗,底下弟子間的戰鬥已經快要結束,再出手的話有暴露的風險。

跑到沒人的小屋摘下蒙面的布料,楊武快速脫下身上破爛且沾上血跡的衣服。

從儲物空間拿出準備好的,忘記從那個倒霉蛋上扒下的衣服換上。

他目光閃動,一咬牙,舉起鐵棍照着自己左腳腳踝狠狠地敲下。

一聲悶響,楊武疼的冷汗直冒,緩過勁後將鐵棍收在腰間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