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歌落浮華
歌落浮華 連載中

歌落浮華

來源:google 作者:宋兆歌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宋兆歌 宋桃

懸崖上,她滿面決絕,如果天真只能被消遣,誰還敢再赴火一遍獄中,蕭默言背對她問,「可會悔?」她聽見自己說,不悔他以為她心中只有仇恨,也知她是帶着仇恨嫁給自己他運籌帷幄,最終卻敗給了她,犯了誅心之罪離開建安發配邊疆他怨她不顧自己,也不曾想着他們的孩子,他本想帶着她一同墜落地獄,最終卻還是輸給她當聽到她前往西域一心求死時,他突然悔悟,即便是恨也要她活着燕南飛說,曾經想要這江山是母后強加給我,...展開

《歌落浮華》章節試讀:

  夜幕降至。

  漆黑的夜空只有一彎冷月高懸余頂,荒蕪人煙的沙漠中偶爾傳來狼的吼叫聲與絲絲冷風。而在這風沙肆虐的沙漠地帶,阿巴達部落靜靜的駐在沙漠深處。

  最近西域與南朝的戰事將歇,雖然南朝戰事慘敗但西域也並沒有撈到好處。如若往常來到阿巴達,即使是夜晚也會異常豪華人聲鼎沸,而今日卻不知為何街道連只老鼠都見不到。

  阿巴達這座城池裏面的建築不像南朝,這裡的城樓更像是用黃土建成,層層疊疊的遮掩着望不到深處。

  若說街道上異常冷清,可右將軍府上卻是異常的喧囂,而這喧囂聲卻與這座沉睡的古城格格不入。

  只見右將軍府上一片燈火通明,周圍傳來慘叫聲,廝殺聲,彷彿人間煉獄。

  「阿爹!」這時,一身穿樓蘭服的少女雙眼猩紅的望向廝殺的中圍處。

  一中年漢子渾身浴血,眼若銅鈴,此時的他滿眼戾氣彷彿陰間前來索命的厲鬼。他並沒有理這位少女,而是揮手斬下一人的頭顱乾淨利落。

  「兆歌,快帶桃兒走!快走!」中年漢子說道,可這一分神的功夫背後就被人砍了一刀,深可見骨。

  「將軍!」身邊的部下瞬間移到宋雲鐘的身邊。

  宋兆歌同樣雙眼猩紅,臉上已經看不清楚模樣,分不清是敵人的鮮血還是身上受的傷。他嘴唇蠕動,最終只能緊咬着牙,對身在重圍中的父親深深的鞠上一躬,轉身拉着神情獃滯的宋桃從府上的另一道快速逃去。

  他知道,如今他和妹妹留下來也只是送死,而阿爹是想宋家最後兩個血脈活下去,他不能讓阿爹白白犧牲!

  身後跟隨的幾個隨從已經將追兵殺盡,卻並沒有活着出來。他們是右將軍府上誓死追隨的士兵,是效忠阿巴達部落第一勇士的。

  宋兆歌雙眼酸澀,心中甚至還在自嘲的想大王的疑心並沒有錯,這些士兵是效忠宋府的,可大王萬萬不該就因為他的疑心受了奸賊的挑唆而向效忠大王的右將軍府趕盡殺絕!

  兄妹二人穿過一旁的土路,土路窄小,右側便是萬丈深淵。但這裡是穿過整個城池的外面抵達城門口最隱秘也是最快的唯一近路。

  這個路口只有宋家兄妹二人知曉,但也不盡然。宋桃心中隱約不安,記得這條路她也曾與三王爺說過。

  可三王爺會是參加這場屠殺中的一人嗎?她不願相信!

  兄妹二人跑了半個時辰左右,宋兆歌身上的血越流越多,宋桃不禁擔心自家哥哥能否活着跑到城門口。

  彷彿上天都不想讓宋桃如意,就在她心中松下一口氣的時候,就聽見身後傳來重重的腳步聲,聞聲望去王室的追兵已經快速追來。

  宋兆歌見眼前的情勢便知已是山窮水盡,他能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這個妹子。

  他握刀迅速的將眼前幾人斬殺馬下,宋兆歌用刀是在整個西域都打響了名頭的,第一勇士的稱號自然不是虛名。

  一時間周圍的士兵都止住了步子,這裡崇拜力量,他們只會屈服在力量之下。宋兆歌就是算準了這點,他強忍着疼痛將宋桃抱入懷中策馬向沙漠中圍跑去。

  那裡是最危險的,同樣也是最安全的。

  身後傳來主帥的怒罵聲,與追兵的馬蹄聲。宋桃的心隨着越來越近的馬蹄聲一蹦一蹦的跳着,彷彿要衝出胸口。黑夜裡的沙漠異常寒冷,冷風吹在臉上被刮的生疼,嘴裏滿是土腥味兒。

  「妹子,你一會往沙漠的正中間跑,越往裡越好知道嗎?我已經給默言放了信號,到時他自會接應你!」宋兆歌語氣發沉,而擁着她的力道卻愈發的送。

  宋桃有些發慌,語氣微顫。「哥哥,宋兆歌你要做什麼?我和你說,你要是敢把我一個人扔到沙漠里,我不會放過你的。不,宋兆歌我永遠都不會理你的,我發誓!」說到最後,宋桃已經掩飾不住語氣里的那份顫抖。

  男人的哼笑聲在頭頂響起,「你怕個什麼,從小你便是與我搶東西!娘親的寵愛,爹爹的關注,還總是與我鬥嘴。你總是說,你的默言哥哥比我這個親大哥還要好,如今讓你去找他不是正合你意?」

  宋桃緊咬嘴唇,肩膀顫抖,努力的想回頭看下他的神色,卻怎麼也回不了身。

  「大哥不要丟下我,我再也不和你鬥嘴了,天底下除了爹爹娘親,大哥是我最重要的人,不要丟下我!」她乞求道。

  宋兆歌笑的越發得意,在這夜空中笑聲爽朗,彷彿依舊是那個在戰場上浴血殺敵也是那個與她躲在土樓里的大哥。

  「傻丫頭,難得能在我宋兆歌的有生之年看見你這丫頭這般女兒姿態,此生無憾啊!」話音一落,他最後用力的抱緊宋桃,「妹子,記住我的話去尋蕭默言,他自會保護好你的。」

  還未等宋桃說話,便整個人都被扔到馬下,在沙漠里滾了個圈才停下。隨風吹來宋兆歌的話語,「我的傻妹子,你放心,整個部落我騶馬是最好的,他們是追不上我的!」聲音依舊是那般得意。

  宋桃不知道,王室的追兵是否能追上哥哥。她只知道,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向沙漠中旬跑去,去尋找蕭默言,自己這條命是阿爹與哥哥兩個人的。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摔了多少跤。月上中旬,月懸余側。她走的筋疲力盡,身後遲遲沒有傳來追兵的聲音,她安了心。

  爬到高高的丘鼓上,她望着地下的土黃色的沙漠,與天際連成一線望不到盡頭。

  黑夜過後便會迎來黎明,宋桃雙眼昏沉。跑了一夜,除了嗓子乾渴外,精神也即將迎來奔潰。

  而這時,從遠方走來一堆人馬。數十個黑點越來越近,身下騎着在沙漠中遊行的駱駝,似乎是周圍的商號!

  宋桃心中有些欣喜,會是蕭默言嗎?

《歌落浮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