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
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 連載中

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

來源:google 作者:獨上寒江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倩 現代言情 荊之洲

學校里人人都覺得學神荊之洲和不良少女夏倩不會有半點交集,但就是這樣的兩個人確因為在校園裡接吻被拍到傳遍校園貼吧網就在大家以為他們會一直走下去的時候,夏倩把人甩了展開

《高冷學神其實是個傻白甜》章節試讀:

夏倩把荊之洲的手機號碼輸入通訊錄中,這才發現學神是剛剛才下載的聊天軟件。

……

以前都不和別人聊天的嗎,人家都說仙女是喝露水長大的,夏倩覺得,荊之洲才是吧!妥妥的一個傻白甜仙女。

「學神,我是不是你第一個好友啊?」

荊之洲打字的手一頓,打錯字了,又重新刪掉,再打,:「是。我不怎麼玩手機。」

唯一啊,夏倩笑了,:「放心吧,學神,我盡量不打擾你學習。」 不過其他方面可能就……

聞言,荊之洲將夏倩的號碼輸入進去,說,:「沒事,是你可以。」

聲音尤其小,就像是根本沒有發出聲音一樣,夏倩也只看到他的嘴巴動了動。

回到家,父親和夏知星正在餐桌上吃飯,平時都直接走人的夏倩這一次坐下來了。

夏北方和夏知星都有點驚訝,尤其是夏知星,:「姐姐,不知道你今天會吃,阿姨沒做你的飯。」 別打擾我和爸爸聯絡感情。

沒做,一大桌子菜一樣倒是都沒夏倩喜歡吃的,:「怎麼,我現在想吃飯還沒得吃嗎?」

不就是不想跟我一起吃飯嗎,我今天就要在這膈應你們。

快要吃完時,夏倩拿出手機在餐桌底下偷偷按了幾個鍵,一分鐘後,電話鈴聲響起來了,一瞬間大家都看了過來。

夏倩放下筷子,笑着禮貌道,:「不介意我在這裡接個電話吧?」說著詢問的話,但絲毫沒有走動的意思。

「喂,之洲。」

對面停頓了一秒。

「之洲,在嗎」 夏倩壓低聲音,這句之洲就像情侶之間的愛稱。

對面沒有說話。

夏倩依舊笑着說,:「我有幾個數學題不懂,等會吃完飯可以幫幫我嗎?」

「好的,你真好,謝謝啊。嗯我先吃飯你也記得要吃,我等會再打給你。」

一通電話下來,對面的人一句話沒說,都被夏倩說完了。

掛斷電話便旁若無人的又吃起了飯,只是對面夏知星那要殺人的眼神令人毛骨悚然。

吃完最後一口,:「爸,我先回去請教一下同學問題。」

夏北方也聽到了剛剛的對話內容,本來想質問夏倩是不是在學校里談戀愛了,背着自己去搞什麼不三不四的東西,突然聽到說,是要去請教學習方面的東西,又生生吧話咽回去了。

這人是學習的料嗎?學了想必也是白學。

回到卧室,夏倩就心力交瘁的躺在床上,跟這些人打交道真的很累。

夏倩盯着天花板發獃,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半夜凌晨三點,夏倩被渴醒了,給自己倒了杯水後坐在沙發上。手機顯示有未讀消息。

荊之洲。

晚上九點: 我忙完了,你有什麼問題現在問我。

晚上十點: 沒收到嗎? 把題目發過來我看下。

晚上十一點: 一個未接來電

晚上十二點:看來你應該睡了,我不等你了。明天我幫你看看吧 晚安。

三條短訊,一個未接來電。

夏倩也想回個晚安,但現在是凌晨三點鐘,應該已經睡了吧!

夏倩仔仔細細的看了短訊裏面的每一個字後,把手機丟到一旁,喝了口水,:傻瓜,我怎麼可能這麼愛學習。

我不過是為了膈應他們而已,又不是真的想跟你學習。

不愧是傻白甜學神。

第二天,夏倩照例遲到了,只不過學神竟然比他來的更晚。

班長看着一晚上突然冒出黑眼圈的人說,:「說了叫你昨天早點睡,偏不睡,說有事,就拿着個手機不放。」

昨天……手機……所以荊之洲昨天是為了等自己的消息才那麼晚睡的嗎?

就因為自己說了句有題目不會,這人真是個傻子嗎!題目不會就不會一直熬夜等幹嘛!

夏倩問班長張臣附,「昨天他幾點睡的?」 張臣附像是找到了個宣洩口一樣,正想把前因後果都抖出來,被人按住了肩膀,「昨天是真的有事才忙到這麼晚的。」

說完還心虛的看了眼夏倩.。

兩人視線對上, 看到荊之洲的黑眼圈時,有點懊悔,自己幹嘛為了氣夏知星故意裝作和荊之洲關係很好還要請教問題。

夏知星是被氣到了,可是也連累了荊之洲。「以後我說什麼都不用管我,當我放屁就行。」

荊之洲沒說好也沒說不好,只強調說,「真不是因為你,你不用感到愧疚。」

……對方一直強調跟自己沒關係,要是自己還一直往自己身上攬,好像是顯得有點自作多情了!

兩人正對視時,門外有人大喊,「學神,校花找你。」

第一反應過來的是夏倩,這夏知星平常要找荊之洲的話哪一次不是大大咧咧的直接走進來。

這一次竟然在門口等,想必這一次跟荊之洲的聊天是想說關於自己的事吧。所以才不敢進來。

荊之洲向來不喜歡學習以外的事,正要拒絕,夏倩打斷了他,:「學神,就去聽聽她想說什麼吧!不讓她對你死心,我看你這整個高三年級都別好過。」

「不會你真的喜歡她,現在只是在玩欲擒故縱吧?」 夏倩拍了拍桌子。

荊之洲條件反射似的站起來,聲音都比平時大了一倍,:「當然沒有!」 意識到自己好像反應有點過於激烈,輕咳一聲,:「我去看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荊之洲一走,班長便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大笑起來,「我沒想到學神怎麼還有這麼傻白甜的一面啊,被你一激,我看着臉都紅了。」

夏倩也笑了,是啊我們的純情傻白甜學神,看起來高冷實則都是假象。

教室外,荊之洲又恢復了往日漠然的眼神,看着面前這位糾纏自己的女生,實在是開心不起來,:「有事?」

夏知星雙手緊緊拽着衣角,憑什麼?對着自己就無話可說,對着夏倩那個不要臉的還專門打電話輔導她的功課。

那個傻逼天天就知道睡覺,成績那麼差,有什麼資格讓學神教她功課。自己哪裡不如她了,學習比她好,學校票選的校花也是自己。學神怎麼會看不上自己,一定是夏倩使了什麼不入流的手段。

「我來是為了告訴你一件事,其實我和夏倩是姐妹。」

「我爸我媽是從小就定親的,大學異地戀的時候夏倩媽媽給我爸下了葯才有的她,後來我爸知道了,把她趕走了。我媽也原諒他了。」

「但是沒想到我媽懷孕的時候她媽帶着2歲的她又回來了。她媽媽為了讓她留在我家,自殺了。」

「所以她是個私生女」

荊之洲皺了皺眉,不是很想再聽她說下去。「抱歉,這是你們的家事。」 無論真假,作為有血緣關係的妹妹,也不該在外人面前,揭露家人的傷疤。

除非家庭關係一點也不融洽,那夏倩又是如何在這樣的家庭里生活的呢,想到這,荊之洲心有點絞痛,要是自己早點出現就好了。

在她更小的時候出現,那樣自己就能保護她了。

夏知星拉住荊之洲不讓他走,被甩開,:「荊之洲,你不想知道我姐為什麼突然接近你嗎?你們原來根本不熟不是嗎?」

聽到這,荊之洲才回過神來盯着夏知星,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冷酷的看一個人。

「她知道我喜歡你,從小到大我喜歡的她都想要搶走,爸爸是這樣,你也是。」

「我和你表白那天她看到了,你可以去問。」

荊之洲根本沒管他,只是從教室門口走回座位上的一小段路程走的實在有點虛。

課桌邊,夏倩和班長正在打鬧,兩人笑嘻嘻的。見荊之洲臉色發黑的走過來,才停下來,:「學神你怎麼了?夏知星跟你說了什麼?」

荊之洲看着一臉漫不經心的夏倩,所以這就是你想跟我坐的原因嗎?為了氣你妹妹。

就我還傻乎乎的以為你是為了學習,真心想幫你提高成績,但你至少尋我開心。

荊之洲實在生氣,但又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生氣。他們兩個人也就是同桌而已。

只好安靜的做習題,對荊倩的所作所為當做沒發生。

這幾天,荊之洲一直躲着自己,也不怪自己發覺,實在是對方表現太過明顯了吧。

上課別說說話了,看都不會看自己一眼。偶爾視線交匯,也立馬轉開。

藉著想問他問題的由頭想跟他說句話,還直接叫前桌班長來給自己解答,反正就是把不和夏倩說話這一個理念貫徹到底。

……這怎麼有點像鬧脾氣的小老婆啊。但不得不說,這樣帶有反差感的學神還挺惹人喜歡的嘛,感覺傻乎乎的。

這幾天兩人之間的關係就像冷戰的情侶,荊之洲不說話了,夏倩也不再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