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乾月傳
乾月傳 連載中

乾月傳

來源:google 作者:沫小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邵月 阿乾

(雙潔+慢熱+微甜+不虐)一朝穿越,身在山洞?家徒四壁、一窮二白?哼,怕什麼?這樣才更具有挑戰性!一段時日後,「乾哥,走,我們去買大房子」展開

《乾月傳》章節試讀:

金幻月也是個爽快人,當即和邵月定下年初二就讓他們來家裡玩。

「好,好」邵月連連應下,她怕再不應下,恐怕金姐姐現在就不讓他們回家了。

從鎮子上回來,他們買了很多過年用的吃食以及物品。歸置整理一番,不知不覺已夜深。

第二天,邵月早早就起床,洗漱過後開始貼窗花和對聯,阿乾也很早就起來一起忙活了。

經過一番打理,原本就不髒的小家更加溫馨和整潔了。

這些天,自從邵月來到之後,家裡一天天開始變得越來越好,日子越來越有盼頭。

阿乾看在眼裡,念在心裏。有阿月在真好!

日子蒸蒸日上,阿乾幹活比以往更起勁了。看家裡暫時沒什麼需要他做的,就拿上工具牽着馬,上山砍柴了。

回來的路上遇到同樣砍柴回家的鐘伯,阿乾貼心的把柴給他送回家,同時還把自己砍的柴分給村裡一些年邁行動不便的老人。

山村雖然小,但民風淳樸。老人們紛紛拿自家腌制或者晒乾的野菜回禮,阿乾不好太過拒絕,回來的時候帶了一些回家。

邵月看過和阿乾一塊拿回屋裡,「不如我們用這些菜乾包些大包子再分給他們吃吧?」

「如此甚好。」阿乾也正想着怎麼還回去呢。都是些腿腳不便的老人,能多幫襯些便多幫襯些,他小的時候要不是這些人隔三差五的給他送些吃的,他哪能好好的活到現在?

說做就做,行動派的兩人調餡的調餡,和面的和面,一切準備工作就緒,只待面發好了就可以上鍋蒸了。

傍晚的時候,香噴噴、熱騰騰的大包子就出鍋了。兩人一起去村裡送的包子,除了鍾伯,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見邵月,只誇她長得好,小小年紀能幹又漂亮。眾人還熱情的挽留他們兩人留下一起吃飯,但被兩人婉言謝絕了。

一句句質樸的誇讚,讓人聽了樂在心裏。

阿乾一副與有榮焉,他們家阿月本來就很好!

回來的時候,兩人一路慢悠悠的並乘一騎,冷風呼呼的在耳邊吹着,但他們心裏卻覺得暖融融的。冰冷的冬夜雖然很冷,但也不能夠抹滅掉人們發自內心的溫暖。

到的家來,鍋里的稀飯也熬好了,邵月拿香油拌了點鹹菜,鍋里捂着幾個熱氣騰騰的大包子,兩人一人捧着一個吃的香噴噴的,再喝口稀飯,那簡直美味到家了。

大年三十這天。

一大早,村莊里就響起了哐哐噹噹,在案板剁肉餡的聲音。聲音傳的遠遠的,每家每戶串聯在一起,成為冬日裏最溫暖動聽的音樂!

山野村莊到處被年味包裹,每家每戶都貼上了喜慶的紅對聯。

街上,一群孩子凍得鼻涕都出來了,只用袖子那麼隨便一抹就繼續歡樂的捂着耳朵放鞭炮。

小村莊里到處洋溢着節日的喜慶。

阿乾和邵月也是一大早就忙個不停,兩人分工合作,很快就調好了餡料。香噴噴的味道飄蕩在空氣中,讓人食慾大增。

邵月擅長一次擀兩個餃子皮,而且薄薄的又很圓。而阿乾是第一次包餃子,姿勢生疏,速度慢的不行。很快餃子皮就堆滿案板,於是邵月又趕緊着手包餃子。

她包的餃子很好看,圓圓潤潤的很飽滿,就像一個個元寶一樣。餃子一排排一行行,很是整齊的排列在案板上。

就在山下村裡響起鞭炮聲的同時,邵月也煮好了餃子。阿乾把前三碗恭敬的放到供桌上,又拜了拜,這是爺爺、父親、母親的牌位。

往年貢品都是饅頭代替,因為往年只有他一個人,而他又是個手笨的,根本不會包餃子。

眼下好了,一切都有邵月在,各種好吃的她都會做,簡直是信手拈來。

燃過一小掛鞭炮,新出鍋的餃子也端上了桌。咬上一口,是滿滿的肉香。

阿乾有十來年不曾吃過家裡包的餃子了,這是十多年後第一次覺得此處山洞有了家的感覺。

「真香!」嘴裏的餃子還沒咽下,阿乾就不住的誇讚邵月真是手藝好。

「好吃就多吃點,鍋里還有很多。」邵月特意多包了一些,她知道阿乾是個飯量大的,並且自己也很喜歡吃餃子。

「嗯,你也吃。」阿乾把桌子上的另一隻碗朝邵月面前推了推,「很好吃,快嘗嘗看。」

「好。」

雖然眼下日子還是有些清貧,但這個年兩人卻過得有滋有味很是愉快。

吃過餃子,他們去山洞外走了走消消食。回來後,阿乾以樹枝為劍,給邵月演練了一套漂亮的劍術。看過之後,邵月也想學,阿乾便手把手的仔細教她每招每式。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阿乾和邵月吃過餃子又舞起了劍。雖然昨天才學過,但邵月一招一式舞的還挺像那麼回事。連阿乾都不住連連點贊,最後她歸結是因為阿乾教的好。

第三天年初二便是和金幻月約定好的日子,他們帶着自己做的糕點去了鎮子上。

兩人先去了吳大娘家裡,見他們一家子正在忙着做燈籠。其實年前他們就開始陸陸續續的做了,而且邵月也在他們影響下買了一部分製作燈籠的材料。

「你這孩子,來就來吧,怎麼還帶上禮物了?破費了不是?」吳大娘見邵月將手裡捧着的兩個紙包放到桌子上並攤開,裏面竟然全是做工精緻的糕點。

「不破費,,不破費,這些全是自己做的。只是看着花樣好,也不知道你們吃不吃的慣。」邵月讓他們趕緊嘗嘗味道怎麼樣,好加以改進。

「一朵朵跟花兒似的,看着就好吃。」吳大娘喜歡的不得了,雖心有不舍,但還是捻了一個放進口中。入口綿軟易化,又帶有絲絲香甜。

「這也太好吃了吧!」吳大娘還沒開口,就聽到兒子吳阿勝由衷的嚷道。

就連一向不善言辭的吳啟山也是不住的點頭讚歎,「阿月就是心靈手巧。」

阿乾聽了也是樂在心裏。他們家阿月何止心靈手巧,簡直哪兒哪兒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