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傅少追妻太難了
傅少追妻太難了 連載中

傅少追妻太難了

來源:google 作者:永不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之恆 宋璇 現代言情

那一日,幡然醒悟的宋璇終於簽下了那紙離婚協議書她本以為自此之後她將會徹底遠離這展開

《傅少追妻太難了》章節試讀:

「宋學姐,大八卦。」
公司茶水間,新來的娛記小張湊到宋璇的耳邊,神秘兮兮道,「你知道那個鑽石王老五傅之恆吧?
他隱婚了!」
「咳咳,」正在喝水的宋璇被嗆的不輕。
小張見她這樣,趕忙遞給了她一張餐巾紙,不忘興奮道,「你也很意外對不對?
我跟你說啊,他不僅隱婚了,孩子都有了!」
宋璇接過紙巾給自己擦了擦,這才淡定了下來,「你怎麼知道?」
「我今天蹲點維多利亞大酒店的時候看到了,那女人就是早年跟他傳過緋聞的金家小姐金雅萱!
他們還牽着一個小男孩兒,我看的可仔細了,那小男孩兒跟傅之恆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小張「嘖嘖」道:「金雅萱這是要母憑子貴啊,豪門深似海,宋學姐,還好咱們都是普通人。」
說完八卦,小張感嘆了下,隨後接了杯咖啡就走了。
宋璇捏住茶杯的手緊了一緊,下午便跟主管請了假。
走出公司大門,外面一輛頂配版的瑪莎拉蒂停在了她面前,緊接着司機恭敬地給她拉開了車門,「太太,是要回家嗎?」
宋璇坐進車裡,「嗯,劉叔,之恆在家嗎?」
「這……傅總這會兒應該在沁園。」
沁園。
那是傅之恆給自己設計的婚房,可裏面住着的不是她這個傅太太,而是金雅萱。
「嗯,你讓他回趟家吧,就說我有事跟他說。」
宋璇看着車窗外的景色,若有所思道。
「這……」司機顯然有些為難。
所有人都知道,傅之恆不待見宋璇,如果不是因為宋璇生下了小小姐傅思竹,只怕傅家早就沒了宋璇的容身之地。
因為有女兒傍身,所以這幾年來,宋璇在傅家過的倒也算是相安無事。
可不巧的是,上個月,傅之恆的白月光金雅萱回來了,她還帶回來了一個跟傅之恆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小男孩,傅之恆做了DNA鑒定,確實是他的親骨肉。
這下,宋璇這個原本就不怎麼受待見的處境就更令人尷尬了。
她知道劉叔的為難,可倘若是她打電話過去,只怕傅之恆接都不會接。
宋璇溫柔一笑,好脾氣道:「你就跟他說,那份離婚協議書,我簽。」
「太太,您是要……」司機不可置信地透過後視鏡看了看宋璇。
只見她笑容恬淡,蔥白如雪的手指將耳邊的髮絲挽向了耳後,聲音溫柔,似是在說一件非常平常的事,「這個傅太太我其實也已經做膩了。」
司機劉叔張了張口,可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是真的不明白,太太這麼好的女人,傅總為什麼就不知道珍惜呢?
壹號公館,這裡是宋璇跟傅之恆的住處。
宋璇將那份離婚協議書重新打印好後,傅之恆就回來了。
看到她手上的東西,傅之恆挑了挑眉,往一旁的沙發上一坐,「你想清楚了?」
宋璇在他對面坐了下來,對上男人好看的眸子,他嘴唇微薄,鼻子挺的很好看,眉宇間更是透着英氣,這張臉無論看多少次都還是一樣的令她心動。
她不動聲色地移開目光,嘴角帶着溫柔的笑,將文件推到了他面前,「嗯,協議我增改了幾條,你看下,如果沒問題,我們今天就可以去民政局。」
傅之恆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畢竟在此之前,宋璇對離婚的態度很堅決,她雖然性格看起來溫柔恬靜,實則堅硬的很,決定的事情一般沒人能改變她。
所以當劉叔說她願意離婚的時候,傅之恆還驚訝了一下。
他一條一條地瀏覽着協議條款,改動的那幾條無非都是增大了對宋璇的經濟補償,傅之恆覺得都在可接受的範圍內,只不過宋璇一向視錢財為空物,這次突然計算的這樣清楚,也讓他有些驚訝。
直到他看到了增加的那一條,傅之恆臉色驟然黑了下去。
「你要帶走思思?」
他出口的語調並不怎麼好。
宋璇勾了勾耳邊的發,「思思是我的女兒,帶走她有什麼奇怪嗎?」
傅之恆冷笑一聲,「宋璇,思思也是我的女兒,她是傅家的孩子。」
「傅家現在有念念了,思思是我宋家的孩子,還是說,你覺得宋家會讓她受委屈?」
宋璇扯唇一笑,那笑竟讓傅之恆覺得有幾分嘲諷。
宋家雖然在商界實力不如傅家,但相比傅家旁支多,內鬥嚴重,宋家整個家族顯然要團結的多,更何況,宋璇是宋家所有小輩里唯一的女生,思竹又是個女娃,母女二人向來在宋家都是眾星捧月般的存在。
「你怎麼知道他叫念念?」
傅之恆眯了眯眼,抓住了問題的重點,看向她的眼神里染上了幾分厭惡跟警惕,「他所有的信息顯示的都是英文名stephen,念念是雅萱今早才給他改的中文名字,連爺爺都還不知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宋璇心下一驚,看着傅之恆的眼神閃躲了一下,她穩了穩心神:「我能怎麼知道的?
當然是你那位白月光硃砂痣今早告訴我的呀。」
她說的風淡雲輕,看不出一絲撒謊的痕迹,傅之恆盯了她幾秒後,放下了眼裡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