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傅少的隱婚私妻
傅少的隱婚私妻 連載中

傅少的隱婚私妻

來源:google 作者:茄子豆角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臨琛 姜殊 現代言情

傅臨琛與姜殊的婚姻,不過就是一筆交易可即便如此,那一日,當男人毫不留戀的給女人展開

《傅少的隱婚私妻》章節試讀:

姜殊的心口襲來一陣密密麻麻的酸楚與疼痛。
她背過身,故作輕鬆的道:「有過的,我愛了他十多年,只是現在,他有了自己的生活。」
「有過?」
十多年這三個字,讓傅臨琛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衝動。
這些年,他盡職盡責的尊重她,愛護她,他壓根兒沒想到,她的心裏居然還藏着別人?
姜殊眨眨眼睛,接著說:「我愛過的那個人,被逼無奈和自己不喜歡的人結婚,不過現在,他真心愛的那個女孩回來了,離婚之後,他會變得很幸福的。」
傅臨琛聽得認真,被這種社會敗類氣笑了。
「這種拋棄自己妻子的人渣,根本不值得你喜歡,以後一定要擦亮眼睛看人,別被別人騙了。」
姜殊「嗯」了聲,淡淡的說:「好。」
就算是被騙了,又能怎麼樣呢?
她愛了十多年的男人,此刻就站在她的面前。
一切都沒有改變,她的感情隨着歲月的流逝,只增不減。
倘若是因為欺騙,他才離婚,她寧願當個傻瓜,自欺欺人一輩子。
她心甘情願,就當是他手段高明。
「臨琛,我對你的愛,你會明白嗎?
這十幾年裡,我心裏從未有過別人,只有你,一直是你。」
姜殊在心裏自言自語,緩緩閉上眼睛,任由指甲深深鉗進肉里。
傅臨琛背過身看窗外,雙手撐在窗台上。
他側過頭看姜殊,眉頭緊蹙。
「姜殊。」
他薄唇微抿,「那個人…」 「什麼?」
「沒事。」
傅臨琛收回視線,無奈的笑了笑。
想什麼呢?
他心裏,忽然有種莫名其妙的直覺,姜殊說的那個愛過的人,居然有那麼點像他。
不過,他很快想明白了。
根本不可能,姜殊來傅家到兩個人結婚,總共都只有六年,時間完全對不上。
絕對不會是他,肯定是別人。
傅臨琛接了個電話離開,很着急的樣子。
身體的疼痛襲來,她也不想過問是什麼事情,目送他出門後,回到房間休息,昏昏沉沉睡到下午,才睜開眼睛。
手機鈴聲在安靜的房間突兀響起。
「哪位?」
眼睛不舒服的緣故,姜殊沒看電話是誰打來的,帶着點剛睡醒的輕軟鼻音,溫柔的可以滴出水來。
「好些了嗎?」
傅臨琛不自覺放輕聲音問。
「好多了。」
「晚餐想吃什麼?
想在家吃,還是去外面?」
「你今天,不是很忙嗎?」
姜殊擔心打擾他工作。
「不忙,我今天早點回家陪你,更何況今天是我們的周年紀念日,早上的那束玫瑰花也是送給你的。
我是提了離婚,但是現在離婚證還沒拿到手,我們就還是合法夫妻,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
多麼完美的丈夫,永遠的清醒溫和,根本找不出他的半點不好。
他什麼都會。
唯一不會的,就是不會愛她。
她還在胡思亂想,傅臨琛繼續說:「身體不舒服,我們就在家吃,禮物我先讓張航送回來,看看喜不喜歡。」
「好!」
姜殊走神的回答,沉溺在他溫柔至極的嗓音里。
都要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了,居然還有心情慶祝周年紀念日,多好笑的事情啊。
起床後,姜殊換好衣服下樓,小心翼翼把垃圾桶里的驗孕單撿起來,藏在很隱蔽的位置。
就是這會兒的功夫,張航也來了。
他手裡抱着一個禮盒,雙手遞給姜殊:「少夫人,這是傅總送給您的,他還讓我跟您說,周年快樂。」
「好,辛苦你了。」
禮盒的外包裝上有牌子的標誌,是很久之前,她看上一款獨一無二的項鏈,特別喜歡,但好巧不巧的只有樣圖,需要定製。
當時傅臨琛說,他送給她,當周年禮物,想到這裡,姜殊笑着,滿是期待的打開。
本該躺在小盒子里,璀璨無比的項鏈沒有,取而代之的是,同一個品牌的手鐲,價格比那個項鏈昂貴兩倍不止。
平時,傅臨琛也會送金銀首飾給她,貴重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喜歡。
只要是姜殊說好看的,他都會毫不猶豫的買。
因為是合約的婚姻,她不好意思花他太多錢,也會準備回禮,這次的周年禮物,也在很早之前就準備好了。
就放在桌上,他回到家一眼能看見的地方。
離開之前,張航想起傅臨琛交代的事情:「少夫人,傅總說他今晚臨時有事,可能會晚點回來,讓您不必等了。」
姜殊迅速掩蓋眼底的失落,輕聲說:「好。」
張航驅車離開,她失魂落魄的回客廳。
渾身發軟,捂着臉背靠在白牆上,眼淚隨之從下顎滑落,砸在大理石地板上。
不是說好,會早點回家的嗎?
家?
她雙眸濕潤的看四周,牆壁上掛着兩個人的婚紗照。
要是一切可以挽回,以後的照片里,就會多出一個小孩子,她無力的笑了笑,更加痛苦。
情緒起伏太大,姜殊的身體明顯出現不適,跌跌撞撞跑去衛生間,吐的昏天暗地,腹部一陣痙攣。
她忍不住哭的更凶,肩膀直顫。
擔心外面的傭人聽見,她只能死死咬住紅唇,把嗚咽聲堵在喉間。
「怎麼辦啊,寶寶,媽媽該怎麼挽留爸爸呢?」
「爸爸不知道你的存在,媽媽也不敢說,爸爸的心裏有別的人,媽媽和你一樣捨不得爸爸,可是寶寶,我們真的不能為難爸爸。」
她很輕的撫摸腹部,顫着聲音說:「媽媽一定會把你照顧的很好,寶寶,你也要聽話,好不好?」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放在餐桌上的手機響了。
姜殊迅速調整好情緒,回房間接電話:「臨琛?」
「嗯,是我,那條項鏈,發生了點變故,我就換了個更好的,喜歡嗎?」
「沒關係,這個我也很喜歡。」
「我看你手上除了結婚戒指什麼都沒戴,這個鐲子很合適。」
安靜一會兒,傅臨琛才說:「我晚上還有事情,可能…」 打斷後半句話的,是個女人的聲音。
言姌嬌滴滴的聲音傳進聽筒:「臨琛,你在和誰打電話呢?
快點過來啊,我親手為你做的晚飯都快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