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赴蘭行
赴蘭行 連載中

赴蘭行

來源:google 作者:雪糕芥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傅恆宇 蘭傾城 古代言情

我穿越到一個架空朝代,把妥妥的女主搞成女配,相親相得京城媒婆都不搭理我,為了保住京城戶籍,我嫁給一個病秧子王爺傅恆宇誰知婚後進宮見太后之後,一切都變了我本以為沒有什麼比變成草包更悲的事,誰知竟出現了紫癜狂者……展開

《赴蘭行》章節試讀:

聽着安陽漸遠漸無的聲音,我悵然若失的側彎着身子躺着,不知道傅恆宇有沒有變成喪屍,畢竟這古代一沒高科技,二沒先進武器,怎麼可能還能活着!

想來這與我只做了幾日夫妻的人,也怕變成喪屍了,我不由得嘆氣,只希望我自己被喪屍咬了後能回到原來世界。

「別嘆氣,這些紫癜狂者除了力氣大,數目多,也沒什麼,你該看到了官兵的箭,那箭頭是被軟骨散浸泡,紫癜狂者一旦被染上,跑不了多遠!」

我心裏只感慨他無知。

「你別動!你兩個耳朵後是什麼東西,還發亮?」

我伸手一摸,像刺,便用指甲掐,竟扯出兩根長長的細銀針。

這正是傅恆宇給我看的細針一模一樣。

「你把針扔給我!」

我扔給他,心不解,為什麼傅恆宇要用針扎我!

聽鐵門被打開,謝風語蓬頭垢面,衣衫破爛,一身惡臭。

我連忙捂着鼻子:「我不是嫌棄你啊,是你待在這裡太久,身上發臭。」

他回答:「我知道!」

他輕車熟路地帶我走過一個個山洞,來到幽暗的甬道,忽然聽到腳步聲,我們立即躲起來。

「安陽是你一母同胞的妹妹,你怎能將她一人丟在荒山野嶺中,萬一她被紫癜狂者咬傷,你就內疚一輩子吧!」

我聽出說話的人是傅恆宇。

「你……你不配為兄,不配為東宮太子!」

太子不以為意:「我是太子,未來天下都是我的,她,若真為我而死,待我日後定為修廟供奉!」

傅恆宇鼓起拳頭,高高舉起,卻重重一拳砸到牆上:「若她真變成紫癜狂者,希望你日後遇到她時也別心軟,斬她頭顱,燒她屍骨!」

「誰在那兒!」

謝風語將我推了出去,傅恆宇一把將我護在身後,他長刀揮向石壁後的謝風語。

謝風語笑笑走出來:「是我!」

太子快步走到謝風語前:「別殺他,他是風雲谷葯老後人,眼下用人之際,他不能死!」

傅恆宇緊了緊握刀的手指,關節咯吱作響。

「安陽公主,剛剛從這裡出去,你們沒發現嗎?」

傅恆宇神情彷彿鬆了口氣道:「這裡布局猶如迷宮,她既然能順利進出,肯無事,太子殿下日後在生死關頭,務要以他人性命換自己苟活!」

太子李嘉司冷哼一聲,領着謝風語往前走!

「別怕,紫癜狂者進不來,暫時安全!」

我與他雙目相對,他讀出我的擔憂,安慰我。

清風從暗黑甬道跑來:「王爺,不好,這會有大批紫癜狂者蜂擁而來!」

「若是都聚集在這裡,便可一網打盡!」清風道邊說邊從石牆上掏出三塊磚頭,整個甬道瞬間出現一束光。

「吩咐下去,等紫癜狂者一到第一甬口,立即倒倒油、放火燒!」傅恆宇叮囑清風。

「不可!本殿下要將他們關起來,馴化之!」

傅恆宇打斷太子的話目光陰沉,面色冷峻,聲音充滿憤怒但又極力壓制:「你想要如何本王不攔你,但你若再要白白犧牲無辜性命來達成你的目的,本王不介意讓你這東宮太子異位!」

「哼!傅恆宇,你想殺了本殿下奪取東宮職位怕是已籌謀很久了吧!本殿下就告訴你,我是奉父皇旨意斬殺紫癜狂者,比起你死,更有說服力吧!」

這時又有一個侍衛來報:「太子殿下,王爺,這些紫癜狂者不動了,他們彷彿在祭拜!」我跟着傅恆宇通過一個個機關,來到頂台。

遠處一大批紫癜狂者跪地拜天,而後又起身,站在原地不動,像在等什麼指令。

傅恆宇突如其來的握住我的手,我被他冰涼氣息弄得有些發冷。

他用手遮擋我的眼睛,見太子和謝風語往這處望,他立即把我往他懷裡拉,將我的頭掩在他胸前。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這心思!」謝風咂舌,搖搖頭,對太子道:「我要洗澡、換乾淨衣服!」

太子沒搭理他。

清風請示:「王爺,這眼下他們不動,我們該如何是好!」

「放煙花爆竹,將京城方圓五十里內的紫癜狂者都引過來。」傅恆宇怔了怔道。

太子制止:「不可!你想讓我們與他們同歸於盡!哼!傅恆宇你真是鐵石心腸,蘭傾城可還在這兒,你就忍心她葬身火海!」

傅恆宇低頭望了我一眼:「若護住京城身後幾十萬百姓的性命,她也算死得其所!」

我掙脫傅恆宇的懷抱走到欄杆處,背對着他們道:「你放開我,這些紫癜狂者你們殺不死的,他們這個樣子像在等指令,說明有人在控制他們!」

傅恆宇走到我身邊,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讓我很疑惑,我臉上是不是有髒東西。

謝風語道:「那就只能跟他們耗着唄!我說王爺,你能不能別老占女孩子便宜。影響不好。」

傅恆宇冷聲略帶霸道:「自古無一人,摟妻子而被人稱影響不好!」

忽然,頂台四周傳來嗚咽聲。

「這聲音是……」傅恆宇聲音凝重。

太子:「他……他們搭成人梯爬上來了!」

嗅到活人氣味的喪屍,白瞳蓬髮,扭動身體,張牙舞爪的全都撲向我。

謝風語大喊:「王爺,快離開蘭傾城,所有的紫癜狂者都朝着她跑去。」

除了電視,我哪裡見過這陣勢,眼看着我要被喪屍咬住,傅恆宇攔腰砍斷喪屍。

他挽起我的腰騰空一躍,我體內熱血沸騰,喪屍立即停下攻擊人的姿勢,抬頭望我,一雙雙白瞳,臉上掛着血漬的,烏央央一片。

他們圍成圓形,我揪住傅恆宇的衣領落地,將他拽落地面!

「他們這是在認主!」謝風語驚訝道。

「你們不好好在山野待着,跑出來害人,掃盡我顏面!」

「俺們也不想,可那些官兵看見俺們都放箭,俺們氣不過,就追着他們,尋到你的氣息!」

我說:「還不快恢復原樣,嚇死我,你們都活不成!」

這烏央央的喪屍,瞬間恢復人樣!

我走到一個喪屍前,朝他頭一打,氣呼呼道:「忘了我走之前是怎麼叮囑你們的?」

他們齊聲道:「種南瓜,采地瓜,賣西瓜!」

「那還不快走!」說完,等看到喪屍們都消失無蹤影,我嘴裏念着三、二、一!

我看着他們都茫然的神情,突然被太子發問:「剛剛不是紫癜狂者紛蜂擁而上嗎?」

我記得好像也是,我點點頭!

謝風語道:「興許是你眼花了吧!」

「蘭傾城,你這個草包,終於讓本公主找到你了!」

太子走到安陽身邊,上下打量她:「安陽,你沒事吧?」

安陽冷笑:「脫你的福我一身金軟鎧甲,刀槍不入!又豈是幾個紫癜狂者能傷的!」

傅恆宇很奇怪的看着我:「你可還記得剛剛發生的事?」

我反問:「我應該記得什麼!王爺,你別老是用這種奇怪的眼神看我,我一沒被紫癜狂者咬傷,二沒胡思亂想,你這種眼神讓我感到恐怖……」

秋風吹到人身上愈發寒涼。

回京路上,安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一直圍着我轉,好像我是公主,她是僕人一樣,一會兒問我:「草包,餓不餓?渴不渴?」

我只覺得她腦子壞掉了。

太子似乎因為先前拋下安陽一人逃生,他有些畏懼安陽,安陽一到他身邊,他就立即來我身邊。

真是莫名其妙。

傅恆宇一路不跟我說話,搞得我像個怪物一樣。

回到王府,春花哭的不像樣,一勺一勺舀着西瓜吃!

見我回來,要對我抱抱舉高高。

「怎麼不進來?」傅恆宇打開房門,冷冰冰的對我說道。

「怕我?你……我不碰你,但你要進來和我同睡!」

「這麼愚蠢的問題,別再裝在心裏!」

我想,傅恆宇會讀心術真好。

我嘴角大大一笑。

「不可!我不會幫你!」

「我是讓幫我看一下,我是不是我娘親生的!」

傅恆宇板著臉:「後日你該回門,早些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