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縛愛成婚:前妻,超甜
縛愛成婚:前妻,超甜 連載中

縛愛成婚:前妻,超甜

來源:google 作者:甜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菀 現代言情 霍嶼深

《縛愛成婚:前妻,超甜》此書作為甜韌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說,情節曲折且豐富,題材相對新穎,跌宕起伏值得一看主要講的是:...展開

《縛愛成婚:前妻,超甜》章節試讀:

第10章姜菀緊張到了極點,雙手死死攥着衣角,手心都是汗。
「Lily小姐。」
霍嶼深停在她身後一步的位置,很禮貌地沒有再往前走,而是把口罩遞到姜菀身側。
「您的東西。」
「啊......謝謝。」
姜菀接過口罩,一口氣跑到實驗室里,把門關上,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氣。
實驗室里,李美希狠狠瞪了姜菀一眼。
「你趕着去投胎啊?
關門那麼大聲幹什麼,嚇得我眼線都塗歪了,煩死了!」
姜菀掀眸看她一眼,淡淡道:「實驗室不能帶任何化妝品進來,你不知道實驗室守則?」
「守則?
呵呵。」
李美希無所謂地笑笑,「制定守則的時候你沒有徵求過我的意見,我憑什麼要遵守?」
姜菀不和她廢話:「那你出去。」
「媽的你命令誰呢?」
李美希「啪」一聲把眼線筆拍桌子上,盛氣凌人地朝姜菀走過來。
姜菀輕輕揚了揚眉梢,絲毫不把她放在眼裡,利索地按下安保按鈕:「保安嗎?
李美希小姐不遵守實驗室守則,麻煩把她請出去。」
說完,一側身走進實驗室里,順手鎖上玻璃門,把李美希隔到門外。
李美希氣急敗壞,在外面又踢又打:「死丫頭,你以為你是誰?!
先搶我的位置,現在又卡我的項目書,你不就是怕我搶了你的風頭嗎?」
姜菀一派平靜,波瀾不驚地觀察細胞。
李美希站在原地,目光灼灼地看着姜菀,眼神漸漸變得陰狠。
她從抽屜中取出一片葯,悄悄扔進了姜菀的水杯里。
今天姜菀做的是細胞乾燥實驗,做完實驗後,必然會口渴。
她的眼裡閃過一絲狠辣,唇角銜着得意的笑。
......傍晚,周淼發來一個勝利的表情包。
「一切搞定!」
姜菀鬆了一口氣:「那就好,我還擔心會出什麼意外呢。」
「能出什麼意外?
我和你說,霍總真的是我見過最尊重人的老闆了,長得還那麼帥,脾氣又好,說話又溫柔。
天哪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男人,愛了愛了。」
姜菀:「???」
尊重人?
脾氣好?
溫柔?
姜菀:「出現幻覺是精神分裂症的特徵之一,可以去掛精神科。」
「我沒有出現幻覺!
我現在就在霍總的車上,你敢信嗎,我們吃完飯後,他還親自送我回來!」
什麼?
霍嶼深還要回來?!
與此同時,霍嶼深的電話打了過來。
「張嬸說你沒回家,在哪?」
姜菀:「學校。」
「好,去接你。」
「不,我自己......」緊接着,電話掛斷,根本不給姜菀拒絕的機會。
姜菀嘆口氣,走出細胞間,拿起水杯一飲而盡。
接着,飛快地往圖書館狂奔。
走到圖書館旁邊的樹林時,她忽然覺得身上越來越熱。
明明剛喝完一大杯水,現在卻口乾舌燥。
而且四肢漸漸酸軟無力。
這熟悉的感覺......她扶着牆,拚命喘氣。
「姜菀?
你怎麼了?」
一雙手搭在了姜菀的肩膀上,是校草駱昂迪。
「我,我有點熱......」駱昂迪關切地看着她:「可是你看起來不太好,是不是發燒了?」
駱昂迪伸出手,想要探探姜菀的額頭。
「別......」姜菀虛弱地躲開他的觸碰,「你別碰我,我現在不方便......」話一說出口,姜菀就被她甜軟粘稠的語調驚住了。
駱昂迪目光灼熱看着她。
身上好燙......姜菀的手開始不受控制地解上衣扣子。
「你這個反應,是不是,中什麼葯了?」
駱昂迪後知後覺。
「應該是,能不能......幫我,叫救護車......」姜菀吃力抬頭,懇求地抓住駱昂迪的胳膊。
從旁觀者的視角看,就像是姜菀主動靠在駱昂迪身上一樣。
同一時間,一輛**版勞斯萊斯停在了花壇旁。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開放。」
蔣秘書看着小樹林裏面的情侶,邊笑邊調侃。
霍嶼深冷漠地掀起眼皮,輕掃一眼後,厭惡地移開視線。
蔣秘書八卦之心作祟,不由多看了兩眼,突然,他震驚道:「霍總,那是女孩......是姜小姐?」
霍嶼深眉心一攏,銳利的視線掃過去,看到花壇深處年輕男女依偎的畫面。
男孩個子高挑,周身名牌,一看就知道家境極好。
女孩年輕漂亮,但是動作卻十分放蕩,主動了勾着男孩的胳膊,又把他推開。
這幅樣子,霍嶼深無比熟悉,那天晚上,她就是這般欲拒還迎!
那晚佯裝清高地罵他,今天就迫不及待地和富二代親熱。
霍嶼深眸色愈加深沉。
駱昂迪看着姜菀的剪水雙瞳,瞬間紅了臉,小聲說:「姜菀,說實話,我一直喜歡你,如果你同意的話,我願意幫你......」「我不同意!」
一道冷冽的男聲如平地驚雷。
駱昂迪和姜菀同時詫異地轉眸,只看到霍嶼深大步走過來。
長腿修長有力,西裝的一角被風吹起,整個人散發著不容人直視的威嚴和矜貴。
駱昂迪是公認的校草,自認玉樹臨風。
但是面對霍嶼深,他忽然覺得自慚形穢。
姜菀如遇神明,覺得自己終於得救了:「霍先生!」
「閉嘴!」
霍嶼深冷冷命令。
他看也不看姜菀,直接把她薅起來,扔到車子的后座。
車子一路疾馳。
到了霍宅,霍嶼深又揪着她的衣領,像是拖一口麻袋似的,把她拖進衛生間。
姜菀雙腿在地上摩擦,拖出兩道長長的血痕。
「這是,這是怎麼了?」
張嬸看着這副情景,心急如焚地跟進衛生間。
還好剛剛老夫人被下人推着散心去了,不然看到這幅樣子,肯定會被嚇到。
霍嶼深長眸森冷,大力擰開水龍頭,調到最大水流和最低溫度後,把花灑對準姜菀。
「咳,咳咳咳......」姜菀跪在冰冷的瓷磚上,刺骨的涼水從頭頂澆下,激得她睜不開眼睛,也無法正常呼吸。
煎熬了十幾分鐘後,她終於撐不住了。
「霍先生......停一下,求你了,停一下......」霍嶼深居高臨下地看着眼前單薄脆弱的小人,眼底翻騰着不明的情緒。
片刻後,他關掉水龍頭,大力掐住姜菀的下巴:「清醒了嗎?!」
姜菀強忍疼痛,吃力地點頭:「嗯,剛才......」她想說想「謝謝你」,卻被霍嶼深粗暴地打斷。
「不準再和別的男人勾搭!」
「我,我沒有......」霍嶼深眸色一深,更加用力。
他明明什麼都看到了,她竟然還嘴硬狡辯。
真是無可救藥!
他厭惡地甩手,姜菀一下子倒在了瓷磚上。

《縛愛成婚:前妻,超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