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封神:開局解救趙公明
封神:開局解救趙公明 連載中

封神:開局解救趙公明

來源:google 作者:齊流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紅纓 蘇鳴

什麼?竟然重活了,靈氣復蘇,域外妖魔入侵,上古神話再現!什麼?百年內解救三個封神人物,否則就會變成封神榜的養料!什麼?功德竟然以千萬為單位,蘇鳴絕望地看着個位數的功德!不慌,還好,起碼已經解救了趙公明!展開

《封神:開局解救趙公明》章節試讀:

楚紅纓是誰?這個話題很快便傳到了奶奶的耳朵里。中午飯沒吃完,媽媽的電話就來了,她也在好奇楚紅纓是誰?

吃罷午飯,蘇鳴陪着爺爺正在看電視。客廳的電話鈴聲再次響起,奶奶熟練地接過電話,然後朝着蘇鳴喊道:「小鳴,你爸爸的電話,找你有事兒,趕快來接一下。」

「嗯,我的天哪,不會又是問楚紅纓是誰吧?奶奶你接一下吧,你直接和他說。」蘇鳴不想接電話,老爹基本不主動聯繫自己,這次竟然聯繫了,沒想到這麼濃眉大眼的人,也這麼的八卦。

「我說啥呀?我咋說!我又不知道楚紅纓是誰,你也沒告訴我呀。」蘇奶奶答道。

「咋啦?老爸有啥指示。」蘇鳴來到電話旁,把電話免提打開,有氣無力的問道。

「測試的結果這幾天就要出來了,你報的是魔都大學吧?」蘇爸爸不放心的問道,自家兒子的倔強,他還是非常了解的。

「是啊,就是魔都大學,不是離你們近嘛。」蘇鳴回答道。

「這是第一次招生,所以門檻兒相當低,你的資質應該不算很差,而且文化課也算可以,有很大的概率會被魔都大學招生。等你的成績出來後,你就收拾收拾,先來魔都吧。」蘇爸爸說道,蘇鳴暗中撇了撇嘴,若非定海珠改善了下資質,這次招生還真夠嗆。前世自己選擇歷史系,老爹和爺爺相當有意見,後來有機會測試了資質,兩人便閉嘴了。雖然不知道分數如何,想來不會多高。不過定海珠功效逆天,蘇鳴這次測試還是壓着定海經不要發揮,否則指不定出來啥成績呢。

「老爸你看我已經要上魔都大學了,馬上要離開文縣了,能不能把爺爺奶奶,也搬到魔都去住呀。」蘇鳴忽然問道。

「唔,你要有本事說服老頑固,住到火星我都沒意見。」蘇爸爸說道,旁邊的蘇爺爺一聽,冷哼一聲,正要發火,卻被蘇奶奶推了一把。

「那完了,爺爺肯定不同意,老爸還得你用功啊,爺爺又拗不過你。」蘇鳴偷偷瞧了一眼氣呼呼的爺爺,暗自搖頭,他也心中清楚希望不大。老爹不知道做了多少工作,爺爺依然不願意離開這座小縣城。看來讓爺爺奶奶搬走,躲開一年後的災難,這個方法是破滅了。

「嗯,回頭我會和他說的。」蘇爸爸有些敷衍的說道,他遲疑了一下,放低聲音問道,「小鳴,楚紅纓是誰呀?聽說你們關係挺不錯,是不是談上女朋友了?她家世如何?報考的哪所大學?是不是靈武專業的?今天一直聽你媽媽在那念叨。」

「呵呵,那你問我媽去。」蘇鳴啪的一聲把電話掛斷了,濃眉大眼的傢伙,沒想到比女的還要八卦。

蘇奶奶和蘇爺爺哈哈大笑了起來,蘇鳴白了兩眼二老,嘟囔了聲無聊,然後就回屋了。

俗話說,冬練三九,夏練三伏。7月份的天氣,正是熱的時候。不過讓蘇爺爺沒有想到的是,自家孫子這麼的有韌性,外面驕陽似火,打不斷蘇鳴的激情,大太陽下蹲馬步練拳腳。老頭子自己都受不了這樣的艱苦,只能在屋檐下搖着扇子,看孫子揮汗如水,不停地端茶續水。

蘇鳴練的不只是蹲馬步和爺爺的那一套拳法,他把前世自己知道的那些鍛煉方法,一點點的展現了出來。蘇爺爺並沒有懷疑什麼,蘇鳴一句都是在書上看的,便解釋了一切。蘇爺爺的文化水平並不算很高,畢竟當時的環境下,哪有機會學習文化課程。但他卻堅信科學和文化,非常尊重有文化有知識的人,比如蘇奶奶以及自家的兒媳婦。這兩位知識分子一直都是蘇爺爺的驕傲。

七月的尾巴在蘇鳴的鍛煉中過去了,人們的傷痛也漸漸淡忘,滿目的瘡痍收拾停當,日子還要繼續,總不能永遠活在過去的陰影里。

第一屆靈武招生也落下了帷幕,錄取通知書陸陸續續地寄給了各位學子。蘇鳴也收到了自己的錄取通知書,果不其然他被魔都大學錄取了。資質測試的成績是多少分兒?至今他也不清楚。

李誕也收到了通知書,但他去的是西北的一所學校,而馬坤卻不幸落榜了。不過後來聽說馬坤報考的是本市的一所師範學院,而且學的還是歷史系,蘇鳴現在才知道,不出意外的話,馬坤竟然還是前世自己的大學同學。

在李誕的號召下,這頓飯還是吃上了。這天一共來了十幾位學生,李誕在馬坤也在,但並沒有校花楚紅纓的影子。大家也不以為意,本來就是料想中的事情,蘇鳴有些失落,又有一些慶幸。對於這個前世和自己有很多糾葛的女子,他的心情很複雜。

平時不喝酒的學子們,忍不住小酌幾杯,一點酒勾起了諸位的情感。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擔憂前途,有人懷念過往。

青春是詩,青春是歌,青春在每個人最難忘的角落。

今朝過後,分散南北,各奔東西。有些人還能有緣再見,有些人從此再難聯繫。多少年後回首,雖然還在一個世界,但已經不在了一個天地。

蘇鳴有些傷感,前世的自己痴迷於研究,這些高中同學啊,很快便在他的生活中消失了。仔細想來,似乎沒有幾個同學還能給自己留下什麼特別的印象。

這個時候手機還不是多麼的流行,所以大家基本上都沒有什麼手機號碼。各自在留言本上留下寄語和祝福,以及一些自己的家庭地址,十幾人的局便這樣散了。

回到家裡,蘇鳴本以為奶奶爺爺會訓自己,尤其是奶奶,是從來不提倡自己喝酒的。但是這次奶奶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在家裡整理着各種東西,以及幫他收拾行李。

明天蘇鳴就要離開文縣,離開爺爺奶奶,去往魔都這座大城市了。奶奶有些感傷,但更多的是不舍,是對自己孫子安全的擔憂。

即使再不舍,也終要分別。第二天一大早,蘇爺爺便開車載着蘇鳴前往火車站。火車票幾天前都已經買好,蘇鳴也不是第一次出遠門,所以爺爺奶奶並不十分擔心。文縣離魔都並不算很遠,大概七八個小時的火車車程。

坐在火車上,蘇鳴分外的懷念高鐵,時速能達200多公里每小時,火車不過幾十公里,而且還是一路晃蕩。

放好行李,戴上耳機,打開隨身聽,蘇鳴便眯着眼坐在座位上。從文縣到魔都中間要經過不少的城市,需要中途停站的地方,就有七八處之多。火車上看書容易暈車,蘇鳴可不想體驗那種感覺。

旁邊的幾位應該互相認識,幾人支起了桌子,磕起了花生瓜子兒,還玩起了鬥地主。蘇鳴戴上耳機,頓時嘈雜盡去,很快便沉浸在歌聲之中。

路途過半,鬥地主的幾位終於出站了。蘇鳴感到肚中有些飢餓,便打了些開水,泡了一桶泡麵,美美的吃了一頓。

很快,泡麵的香氣四溢了起來,和蘇鳴抱着同一個想法的乘客很多。火車上也沒有什麼可吃的,也就是泡麵香腸等等之類的。蘇鳴連忙吃完泡麵,再次打開了隨身聽,他忽然抽了抽鼻子,一股幽香撲鼻而來。

這絕對不是泡麵的香氣,他正疑惑香氣的來源,忽然有人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百靈鳥一樣悅耳的聲音傳來,「同學你好,能不能讓一下呀?裏面是我的座位。」

蘇鳴睜開眼,一片明媚,好一個絕色美人,尤其是肌膚如玉,白的驚心動魄。蘇鳴有些恍惚,這女人似曾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