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風流鬼門神醫
風流鬼門神醫 連載中

風流鬼門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會唱歌的皮卡丘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會唱歌的皮卡丘 林楓 都市小說

鬼門神醫林楓,奉師父之命下山保護未婚妻,自此開啟非凡人生,醫術救美,武道殺敵他的人生格言:忠言逆耳利於病,良藥苦口能要命展開

《風流鬼門神醫》章節試讀:

「你在胡說八道,就請你離開。」

江若曦徹底震怒了,她直接從車上下來,冷聲問道:「我和你有什麼關係?跟誰在一起又關你什麼事?」

「說話放尊重點。」

「我…」

看着面前這個土包子和他心儀的女神,張維漢根本不能接受,他本還怒氣沖沖的質問,現在見女神震怒,也失去了底氣。

「若曦,我錯了,剛才是我太激動了。」張維漢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示弱道:「只要你答應我,不再見他,我不介意好不好?」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江若曦卻不允許他觸碰自己,哪怕隔着衣服也不行,在接觸不到一秒的時候,就直接甩開了他的手。

林楓站在一旁看到此景,差點沒噴出來,真給男人丟臉。

「她是我老婆,你沒機會了。」

「你說什麼?」

張維漢本就覺得沒面子,江若曦他惹不起,難道還搞不定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不成?

他轉身看向林楓,咬牙切齒道:「快點滾,不然你會後悔癩蛤蟆吃天鵝肉的。」

「你說什麼?」林楓做出掏耳朵的手勢,問道。

「我說你快點…」

啪!

還沒等張維漢把話說完,臉上就狠狠的被抽了一巴掌,五根手印隨即呈現。

「不服氣嗎?」

啪!

林楓見他眼神還是很不尊重自己,抬手在另外一邊又落下巴掌,這次的聲音更加清脆。

「還是不服氣?」

「服,我服了。」見林楓還要動手,他嚇的趕緊認慫。

兩巴掌下去,表面看上去只是打腫,可只有張維漢自己清楚,他的後槽牙已經全被打掉,力道之准,讓他感到不得不嘴上說服。

「好了,鬧夠了沒有?」江若曦皺起眉頭,對他們兩個說道:「爺爺還在裏面等着。」

說完,她上了車,直接開進院里,張維漢眼睜睜的看着他們走進去,心生怨氣。

別墅區風景怡人,坐落在粵海市最好的位置,依山傍水,風水極佳。

江宅是中式建築,給人第一眼的感覺就是書香府邸的氣息,華而不奢。

林楓跟在江若曦後面走進別墅內,裏面全都是紅木傢具,古玩珍奇作為裝飾,檀香的味道充斥着滿屋。

「爺爺今早病發,粵海市最好的醫生鄭教授正在治療。」江若曦走在前面,邊走邊向林楓簡單介紹病情:「鄭教授說情況不容樂觀,如果一會你也是這個觀點,不要當著爺爺面前說,私下告訴我就好。」

江若曦從小父母在一次車禍中喪生,是爺爺將她撫養長大,爺孫倆感情極深,因她精明幹練,很小就有經商的頭腦,也成為江氏實業的繼承人。

也是因此,她遭到全家族的敵視,現在除了江若曦,所有江家的人全都期盼江老爺子撒手人寰,他們好聯合起來把江若曦弄走。

「鄭教授,我爺爺怎麼樣了?」推開門,她直奔爺爺床邊。

「呦!這不是江家大小姐嗎?人人都說你孝順,爺爺現在病危,你卻一大早不知所蹤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為難我們這些不受寵的卻在身邊伺候着。」

站在床邊的二嬸柳桂芝見她最討厭的人回來,立即搬弄是非道。

可江若曦並未理會她,反而來到床邊,緊緊握着爺爺的手,見他老人家雙眼緊閉,面色慘白,毫無血色,被病魔摧殘的骨瘦如柴,頓時眼淚順着臉頰滑落。

「江小姐,情況不太好,江老爺已經昏迷一個小時了。」

鄭福臣是粵海市第一醫院的副院長,也是醫科大學的名譽校長,他在腦外科是權威中的權威,可就是這樣,依然束手無策,只能盡量吊著江振山的一口氣罷了。

「林楓,快,看看爺爺。」江若曦擦乾眼淚,轉身讓林楓過來。

「鄭教授,這位是我爺爺故交的鬼門掌門吳道子的親傳弟子,據說醫術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哦?」

聽到江若曦的介紹,鄭福臣戴上眼鏡,仔細端詳被誇成神仙的人,頓時感到有些失望。

從外表上看,林楓只不過二十齣頭的年紀,農夫打扮,手裡還提着一個農民工都不用的蛇皮袋子,仔細聞,裏面還散發出酸臭的味道。

不過,鬼門鄭福臣還是有所耳聞,鬼門乃是鬼谷子所創,聚天下中醫之精華,融道教為一體,所有鬼門弟子須性格不羈,亦正亦邪才能發揮最大的醫術。

「不行。」這時,站在一旁的柳桂芝接受老公眼神提示,用身體擋在林楓面前,諷刺道:「哪來的土包子?」

「江家老爺子的病,也是你想看就看的?什麼人都能來江家騙錢嗎?」

「不然呢?不被我騙,被你騙?」

林楓雙手叉腰,笑着問道。

「哎呀,你知道在跟誰說話嗎?」柳桂芝一向霸道,她哪裡接受的了眼中的下等人這樣對她講話?

就在這時,江若曦走過來,說道:「是爺爺讓我把他請來的,你也要阻止嗎?」

「我呸!」

柳桂芝轉過身,搖頭晃腦的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個小賤人什麼心思,現在老爺子昏迷,你說什麼是什麼了。」

「我怎麼不知道是老爺子讓他來的?」

啪!

突然,林楓一巴掌將柳桂芝拍倒在地,用腳踩住她的臉。

「小爺我剛進來,你就巴拉巴拉的不停,說我也就算了,現在還凶我老婆,再不滾開,我就讓你說三天三夜,要不要試試?」

頓時,整個江家全都炸了鍋,沒人敢想,在江宅竟然有人敢打柳桂芝而且還打的這麼乾淨利索,毫不手軟。

尤其是一旁的二叔江文斌,雖然他老婆被打,可他卻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爽感。

「反了反了,這個狗東西敢打我?」柳桂芝邊哭邊罵,她還沒受過這樣的氣。

林楓並未理會她,反而腳踩着她的臉走了過去,旁若無物一樣的來到江老爺子床前,伸手把住他的脈門,閉上眼睛。

「來人,給把他拉出去,狠狠教訓一頓。」江文斌在老婆的謾罵聲中反應過來,對着門外保鏢喊道。

「二叔,你這樣會耽誤爺爺的病情,如果真出了什麼事,你能負責嗎?」

江若曦見保鏢推門進來,示意他們出去後,對着江文斌說道。

「難道你沒看到這小子打了你二嬸嗎?」

「我告訴你,若曦,現在你爺爺病危,家裡我說的算,我絕對不會同意這樣的野蠻人給父親治療。」

其實,江文斌並不是為老婆出頭,而是儘力阻止把老爺子治好罷了。

聽到他的無力辯解,江若曦冷冷一笑,說道:「**我是代理董事長,這棟別墅,我是所有人,不知道二叔覺得誰說的算呢?」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