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瘋了吧?詭異哭着說他不好吃
瘋了吧?詭異哭着說他不好吃 連載中

瘋了吧?詭異哭着說他不好吃

來源:google 作者:生氣大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霉 都市小說 陳三斤

【熱血+搞笑+神經病男主+日更一萬!】詭異世界降臨,人類踏足,十不存一詭異課堂上詭老師:做題首先要想出題人的意圖...姜霉:他想我死詭老師:...詭異棋局旁鬼老頭:當今世上,無人能在棋盤上打敗我!姜霉默默掏出手機,打開了最高難度象棋五分鐘後鬼老頭:給您跪了!一個關於主角騷斷腿,屠神滅魔的故事,看完3章不笑你打我展開

《瘋了吧?詭異哭着說他不好吃》章節試讀:

晚飯時間,祓詭學院食堂。

下了課的學生衝進食堂,餓如瘋狗。

幾隻半米長的蟑螂正在翻垃圾桶,被嚇了一跳,委屈巴巴地往後廚躲,一路撞飛了好些人。

姜霉看了眼手裡的白米飯,又抬起死魚眼看着巨型蟑螂撲騰着的大長腿,咽了咽口水。

看起來好多肉啊。

聽說前些日子有人不小心打死了一隻,結果肚子里爬出來好些小蟑螂。

會是什麼味道呢?大概和魚子醬是一個味道吧?

不過我也沒吃過魚子醬,但一定是很好吃的。

上次吃肉還是一個月前張老師打死了一隻巨蚊,自己偷偷撿了條蚊子腿,那叫一個鮮啊,雞肉味,嘎嘣脆,聽說蛋白質含量是牛肉的六倍。

好想吃肉……

姜霉又看了眼菜盆里的紅燒雞塊,猶猶豫豫地說:「給我來一份這個。」

打飯大媽不屑的看了眼面前這個瘦弱的學生,伸着飯勺打了滿滿一勺肉塊。

姜霉看的滿眼放光。

然後就見大媽的手突然劇烈地抖動起來,宛如麒麟臂發作,抖到最後飯勺里只剩下可憐巴巴的兩塊雞骨頭。

「唉,年紀大了,手抖也是很正常的吧?」大媽說。

姜霉的臉當時就黑了,你這是手抖嗎?我做針線活兒的時候都沒你抖得頻率快好不好!

大媽臉上帶着勝利的笑容:「五塊,刷卡吧。」

姜霉:「我不要了。」

大媽:「???為啥???」

「我剛才頓悟了,決定信佛。」姜霉一臉不忍,「小雞多可愛,怎麼可以吃雞雞?」

大媽:……

看着碗里米飯上殘留的幾點雞湯,姜霉慈悲的眼淚從嘴角流了下來。

「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怎麼能光吃米飯呢?」大媽不死心,繼續勸說,「來點別的下飯唄?」

「你說的有道理。」姜霉深以為然,目光在一盤盤菜上依次掃過去。

大媽滿臉期待。

「來個饅頭,要左邊那個大一點的。」

大媽:……

神特么拿饅頭下飯的!!!

用校園卡刷完五毛錢,姜霉心滿意足地端着飯盤離開了。

又是沒讓萬惡的資本家剝削的一天,甚至還薅了羊毛,姜霉表示很開心。

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姜霉坐下一口饅頭一口米飯,時不時再挑出一粒沾了雞湯的米粒,細細咀嚼。

神仙日子。

「姜霉,你怎麼又吃這些啊?」一個小胖子走過來坐下,手裡的餐盤堆滿了菜,「我分你點唄?」

這是姜霉少有的幾個朋友之一,陳三斤,據說他剛出生的時候只有七斤,瘦的可憐,所以他媽就拼了命的喂,硬是喂成現在這樣不動如山動也如山的體格。

「沒事兒,你自己多吃點,別餓着了。」姜霉笑着搖了搖頭。

他雖然窮,一向對外人能有便宜就占,哪怕是化糞車從門口路過他都要嘗個鹹淡,但對為數不多的幾個朋友,卻總怕欠了恩情。

「唉,最近祓詭課程好累,我媽都說我瘦一圈了。」陳三斤嘆口氣,捏了捏自己的三層下巴,正要吃飯,卻猛地看見姜霉額頭一塊青紫,「你怎麼被人打了?」

姜霉:「因為我昨天吃了麻婆豆腐。」

陳三斤莫名其妙:「吃這個咋了?」

姜霉:「然後被麻婆老公追了三條街。」

陳三斤:∑(๑ºдº๑)!!

陳三斤有些臉紅:「怪不得沒見你談過女朋友,原來……你好這口……」

就在陳三斤對姜霉的xp竟然如此勁爆而震撼不已時,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陳三斤轉過頭去,一個巴掌猛地落在他的臉上。

這個巴掌來勢兇猛,帶起的掌風掀起陳三斤的衣服,宛若狂風襲來,獵獵作響。

然而陳三斤只是臉上的肥肉如風吹水面,盪起一陣漣漪,隱隱可見一股金光在他身上乍然浮現,這兇猛的一巴掌連他的頭都沒能打歪一下。

序列101:不動明王。

當處於靜止狀態下發動序列能力,將免疫一切負面攻擊,若進行移動,則序列效果消失。

應聘健身房沙袋可以獲得免試錄取的序列能力。

「死胖子,昨晚不是跟你說了給我當沙袋練手?誰讓你溜的?」一個黃毛大大咧咧坐下,身後跟着一個瘦猴,一個眼鏡男生。

黃毛左眼上有道猙獰的疤痕,眼球已消失不見,僅剩的右眼瞪着老大,又扇了陳三斤一巴掌。

陳三斤縮了縮腦袋,弱弱地問了句:「黃哥,沒吃飯嗎?」

黃毛:???

黃毛的臉當時就綠了,就你特么還敢嘲諷我沒吃飯沒勁兒是吧!

他猛地站起,再次揚起右手,緊握成拳,只見那隻拳頭膨脹起來,逐漸變紅,竟隱隱有幾道蒸汽盤旋其間。

序列426:赫拉克勒斯的右手。

屬於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的右手,類似於華夏的麒麟臂,因為長期擦槍製造脫氧核糖而變得極為粗壯有力。

「不是不是!」陳三斤連忙解釋,「我意思是,黃哥你要沒吃的話我請你吃飯……」

黃毛眼中狠厲一閃而過,卻又想到這傢伙雖然是個廢物,但不管怎麼打,除了自己的手疼點以外,也打不出個所以然,只得放下拳頭,說:「算你識相,今天就放你一馬。」

「讓我想想吃點啥……」黃毛一把搶過陳三斤的校園卡,眼神卻看向姜霉,「正好碰着個撿破爛的,要不就吃叫花**。」

「叫花子不會生氣嗎?」姜霉咬了口饅頭,頭也不抬,「沒想到你的xp這麼變態。」

說雞不說吧,文明你我他。

黃毛的臉瞬間拉了下來,下意識就抬起拳頭想招呼過去。

卻被身後一個瘦猴兒拉了下來。

「黃哥,不能打……」瘦猴兒小聲提醒。

黃毛瞬間想起學校的規定,咬了咬牙,只得恨恨的放下拳頭。

接着露出一絲輕蔑的笑,看向姜霉手裡的饅頭:「喲,這不是邛神嗎?幾天不見,這麼拉了?就吃這?」

姜霉嘆了口氣,放下手裡的饅頭,抬着死魚眼,一臉擺爛地看着黃毛。

「當年入學唯一的金色序列,怎麼現在天天撿破爛,連頓肉都吃不起啊?」黃毛把校園卡遞給瘦猴兒,「去買份涼皮,再帶個火鍋,讓咱大邛神聞聞肉味兒。」

幾人頓時笑起來,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當年祓詭學院第八屆學生序列測試,教導主任正在禁詭石邊唾沫橫飛:「他娘的,你們就是我帶過最差的一屆!」

此時禁詭石上卻猛地閃出金色的光。

只是金色光芒中不知為何,又隱隱夾雜着一層黑色的幽光。

全校師生都震驚的看向那個學生。

皮膚白的發青,穿着一身垃圾堆里掏出來的衣服,頭髮凌亂還翹起幾根呆毛,沒睡醒似的瞪着雙死魚眼,面無表情地杵在那兒。

就這種傢伙覺醒了前一百序列???

無數夾雜着羨慕嫉妒的目光向他投去。

然而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就在金光亮起的十秒後,一股濃郁的黑霧籠罩了整個祓詭學院。

緊接着,便爆發了內城有史以來唯二的SS級詭域來襲。

在那場詭域祓除戰中,校長,十七名教師,近半數學生,皆數死亡。

戰鬥結束後,姜霉消失了三天。

再回來時,所有人都得知了一個消息——姜霉的序列不見了。

淪為普通人的姜霉本應離開祓詭學院,但卻奇蹟般地留了下來。

並且祓詭學院校規多了第九條:任何人不得傷害姜霉引起負面情緒,違者廢除序列,開除學籍。

……

黃毛伸出食指,拉開左眼的下眼瞼,露出空洞的眼眶。

「姜霉,知道我這隻眼睛怎麼沒的嗎?」黃毛湊近了姜霉的臉,三目相對,「我真得好好感謝感謝你啊。」

「不搞基,謝謝。」姜霉仍是一張擺爛司馬臉,「另外提醒下你,眼屎該擦擦了。」

黃毛眼角青筋跳了跳。

陳三斤咽了口唾沫,小聲替姜霉辯解:「黃哥,那件事之後學院都說了……跟姜霉沒關係的啊……」

「喲,你倒是挺仗義。」黃毛怒從心頭起,但是又發作不得。

一個不能打,一個打不動。

媽的,憋屈。

「啊對了,聽說你爹死了?」黃毛咬着牙,語氣滿是惡意,「死了親爹是什麼感覺?」

然而話剛說出口他就後悔了——第九條校規說的傷害,包括語言么?

「感覺……就像是吃了頓紅燒肉吧。」姜霉的臉上卻沒有出現任何與生氣相關的表情。

他的嘴角輕輕上揚,連帶着那雙死魚眼也浮現了幾分神采。

他這是在笑么?

這個常年面癱的傢伙居然會笑!

關鍵是,為啥提起他死了親爹會笑啊!!!

帶孝子無疑。

不過他笑起來好像有點帥?

黃毛一臉懵逼,緊接着拍了拍自己的臉:呸呸呸,帥個毛。

瘦猴此時端着份火鍋回來了。

黃毛數次挑釁無果,心裏暗暗罵了句操,無奈的準備吃飯。

他夾起了一顆魚丸,正要往嘴裏放,突然感受到了一束目光。

彷彿來自地獄深淵的惡……餓鬼的目光。

他抬起頭,就看見姜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手裡的魚丸,嘴角流出一道口水,眼睛都快瞪出血絲了。

黃毛:???

這……這也能破防?

「啊,真香。」黃毛閉上眼,深吸一口氣。

雖然這種行為很像小孩子拿着顆糖果饞別人,幼稚得很,但能看見姜霉這副模樣,黃毛還是強忍着羞恥做了下去。

他夾着魚丸,刻意放慢了動作,感受着姜霉餓鬼般的目光,緩緩伸向嘴裏。

好想吃……

好多肉……

好想吃好想吃……

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

姜霉恍惚着,腦子裡只剩下了這三個字,只覺得快爆炸了。

頭頂的吊燈閃了閃。

熄滅。

黑暗中,一個聲音輕輕在姜霉耳邊響起。

「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