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瘋狂的小崽崽
瘋狂的小崽崽 連載中

瘋狂的小崽崽

來源:google 作者:近水當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蕭陽 蔣希希 都市小說

兩口子忍痛拋下孩子,離家赴南方打工,兩年後,當他們再次回到家裡,卻發現自己家已經成了豪門......展開

《瘋狂的小崽崽》章節試讀:

「二百九,怎麼樣?你看廠長都親自來了,你連這點面子都不給?」

高大順面紅耳赤,本以為這事十拿九穩,沒想到廠長還是心疼了,一下子拿出來三百塊,對他來說也太多了,對於尋常家庭來說,這可是筆巨款了。

蕭長福搖了搖頭,在這一點上發揮了超強的韌性,任憑兩人變着法的還價,就是不肯退讓一步。

蕭陽也放心下來,老氣橫秋的拍了拍劉福玉的肩膀,「走吧,去看看豆腐,應該差不多了。」

劉福玉把蕭陽抱起來,兩人進去了伙房,把壓在上面的水盆一搬下來,那些人都靠了過來,紛紛變身成了好奇寶寶。

就連那個胖女人,也遠遠的踮着腳往裡瞅。

蕭陽站在凳子上,看的直想笑。

馬上就要揭開謎底了,要說不好奇,那絕對是假的。

眾人紛紛議論。

「你說能不能成啊?」

「能成才見鬼了,這小孩才幾歲啊?」

「那倒也是,不過我看壓的確實有點定型了啊。」

「能定型就一定是豆腐啊,鹵葯都下錯了,沒準出來就是塊磚頭!」

「哈哈哈……要是磚頭就拿起給廠長看看,沒準還能當新產品——白磚!」

「噓,廠長就在外頭呢……」

談論的聲音頓時小了許多,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即將揭開的豆腐上。

就當所有人滿懷期待的時候,人群人傳來了一道刺耳的聲音,「有什麼好看的,他就成不了!」

蕭陽皺了皺眉,看向人群外,那胖女人看似忙着,卻拎着一把菜刀,在那輕輕磕着菜板,根本沒在切菜。

相反,耳朵卻支棱的老高,像是一頭精靈豬。

蕭陽上輩子是開過豆腐屋的,八九十年代,估么着也是這幾年。

雖然乾的時間不長,但技術絕對是過硬的。

起碼比這屋裡所有人都強。

所以,他對自己的技術很有信心。

沒有理會那胖女人,對着劉福玉說了一聲,「揭開吧。」

劉福玉掀開了一簾紗布,裏面的豆腐巍然不動,看起來已經成型了,只是就目前來看,還分不清硬度如何。

若真的如同剛才眾人所說,豆腐硬的像磚頭一樣,他也算是失敗的。

「有戲?」人群中突然冒出一句。

胖女人轉過頭,拎着菜刀扒拉開了人群,擠到了最前邊。

「不可能,你們還真信他能把豆腐腦變成豆腐啊?」

眾人沉默了幾秒。

信不信的已經沒有意義了,東西就在眼前,掀開就能看見了,這個時候較勁還有什麼意思呢。

反倒是看他的眼神,透着些許古怪。

劉福玉手裡的動作沒停,慢慢的把最後一層紗布掀開了,成型的豆腐也呈現在眾人面前。

顫顫巍巍的,按一下,富有彈性。

眾人嘩然。

劉福玉的手都有些抖了。

還真成了?

「我就不信了!」胖女人拎着菜刀在角落切了一塊,取在掌心裏感受着傳來的溫度。

目瞪口呆!

「真……真的做成了!」

「好像跟咱們平時做的豆腐不太像啊!」人群中又有人好奇的說道。

蕭陽笑笑,這能一樣嘛,石膏點豆腐又稱南豆腐,比北方的滷水豆腐更加細膩軟嫩,口感也更好。

也就是這個年代通訊不發達,致使南北有很大的信息差。

再過幾年,交通便利了,南北豆腐的差別就會被更多人認知,只是北方人仍舊不太喜歡石膏豆腐,這其中不乏已經吃習慣的因素。

蕭陽站在凳子上,指揮着劉福玉取了一塊碟子過來。

切了一塊長條豆腐置於其中。

「有沒有松花蛋?」蕭陽問。

「有!」很快有人舉着一顆蛋送到他的面前。

蕭陽笑盈盈的接過來,遞給劉福玉,「切成十六瓣!」

「好嘞!」此時的劉福玉已經不再把他當成小孩子了。

小孩子可沒有把豆腐腦變成豆腐的本事,而且看這豆腐的細嫩程度,甚至比他們平時做的都要好上許多。

剛才那一瞬間,他都想跟蕭陽結拜了。

麻利的把松花蛋切了,圍着豆腐擺了一圈。

眾人的目光跟隨他的動作來回的遊走,充斥着難以置信,但是此時卻無人出聲,靜靜的看着這兩個傢伙到底在搞什麼名堂。

蕭陽看他擺盤擺的倒還挺美觀,指了指一側的佐料筐。

「小蔥,姜,蒜,辣椒油……」

隨着他的指示,劉福玉麻利的拿過來,把蔥姜蒜切成了末,又取了一隻碗,加入鹽,味精,醬油,香油和辣椒油,又加入了一點清水,攪勻之後倒在了豆腐上。

一道涼拌皮蛋豆腐就做成了。

再一次目瞪口呆。

倒不是因為這道菜多稀奇,只要有食材,他們都能做出來,只是他們這地方太小了,沒見過豆腐的這種做法。

胖女人大張着嘴巴,從一旁拿了一個勺子,把一勺豆腐送進了嘴,豆腐的滑嫩與調料的鮮香頓時充斥了口腔。

「這味道,這感覺……」

她瞬間被征服了,從調味到口感,都是她從沒有品嘗過的,入口即化,幾乎嘗不到豆腥味,皮蛋的香氣,和豆腐融合,簡直就是一道無與倫比的美食。

「好吃!」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胖女人高高的呼喊出聲。

好吃?

圍觀的都耐不住了,紛紛拿起勺子品嘗,陶醉的表情在眾人臉上蔓延。

有人不自覺的鼓起掌來。

緊接着,鼓掌的人越來越多,直到所有人都加入進來。

聽到動靜的高大順三人往屋裡看了一眼,詫異的走進來,打斷了他們鼓掌的聲音。

「你們在幹什麼,不用幹活嗎?」

人群一下子靜了下來,放下手裡的勺子,各自去忙了,唯有劉福玉,還端着剩下的半盤皮蛋豆腐,有些不知所措。

蕭陽信步走到門口,抬起頭看着他們問:「掰扯完了?」

「完了,讓你小子撿了個大便宜,三百塊,以後你家的菜園子可就是我們的了。」高大順笑笑,看向劉福玉手裡的盤子,「你做的那是什麼,給我拿過來。」

劉福玉顛顛的來到門口,把剩下的半盤菜遞了過去。

高大順目光一滯。

「皮蛋豆腐?」

看色澤,看調味,看擺盤。

一流水準。

他以前到京州市出差,偶然吃過一次,所以認識這道菜,作為一個廚子,自然會打聽打聽這道菜的用料和做法。

可當他知道需要的豆腐也有講究的時候,便沒有繼續考究,畢竟在北方,大多數人對石膏豆腐並不喜歡。

再者,石膏豆腐他也沒有研究。

可是,沒想到這樣一盤菜,竟然出現在自己的地盤。

而他,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夥計裡邊,還藏着這樣的高人。

高大順迫不及待的嘗了一口,雙瞳頓時一亮。

這味道,無論口感和調味,竟然比他在京州市吃到的還要更勝一籌。

廠長也湊上前來,對這道菜頗有興趣,接過勺子嘗了一口。

訝異問道:「這是……豆腐?」

他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他嘗到了豆腐腦的味道,只是入口比豆腐腦多了一點嚼勁,口感也更加具有立體感。

「沒錯,廠長,這道菜叫皮蛋豆腐,只有石膏豆腐才能做出這種味道。」

「哦?」廠長又吃了一口,慢慢品味。

蕭長福在一旁吧唧着嘴,偷偷吞着口水,他也想來一口,可又覺得太失禮了,只能像是一截乾枯的木頭一樣站在那,人家吃着他看着。

好在現在他也有了錢,整整三百塊,買幾個松花蛋,再買塊豆腐,也能湊合著整一盤嘗嘗了。

「嗯,味道不錯,這道菜可以上桌,以後招待客人,這道菜必須得有!」

高大順點了點頭,沖劉福玉問道:「這道菜哪來的?」

劉福玉低頭看了一眼蕭陽,拱了拱下巴。

「咋了?」高大順不解,「跟他有什麼關係?」

忽然間,高大順像是明白了點什麼,腦子如同被雷擊了一樣,劇烈的電流流過,讓他一瞬間都不能思考了。

只剩了一個難以置信的答案。

這皮蛋豆腐,是蕭陽做的?!

一個不到四歲的孩子?!

嗶了狗了!

這不是真的吧?

高大順感覺自己的脖子都變成了機械的,艱難的再次低下頭。

蕭陽笑眯眯的看着他,若無其事的問道:「怎麼樣?好吃嗎?」

高大順感覺身體都麻了。

好不好吃先放一邊,這豆腐是咋弄出來的啊!

他感覺自己額舌頭都不好使了,木木的,饒了半晌才蹲下來問:「豆腐……也是你搗鼓出來的?」

蕭陽點點頭,「這道菜算是送給你們的。」

「噗!」剛巧品味中的廠長直接噴了。

眼睛瞪的跟銅鈴一樣。

「這孩子,」廠長看向蕭長福,「你孫子啊?」

蕭長福也愣了,他比較慘,沒有雷擊的感覺,卻像是被人在後腦勺砸了一悶棍。

這一定是扯淡,一定是,自己孫子三歲多了,除了纏着他們種菜鬧騰一回,就再也沒幹過什麼,甚至連話說的都比較少。

要不是長喜上門討債,他都不知道這小子這麼有主意。

可是這豆腐又是怎麼回事?

沒人教過他啊,他是跟誰學的,怎麼還整出這麼一道菜?

「小朋友,這豆腐真是你做的?」

劉福玉在一旁插嘴,「廠長,高廚,我實話說了吧,其實都是我的錯,要不是這小孩……」

他把自己點錯豆腐的事跟兩人說了,說完還羞愧的低下了頭。

此時正激動的兩人哪裡有閑情聽他寫檢討書,給蕭陽放在小馬紮上,在他的一旁蹲了下來。

「我要說,我都是在收音機里聽來的,你們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