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風吹過灼思
風吹過灼思 連載中

風吹過灼思

來源:google 作者:妖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昭王 現代言情 顧傾顏

眾人皆知,相府嫡女顧傾顏就是一個傻子,因此當她被賜給人人懼怕的貌丑鬼王時,大家皆展開

《風吹過灼思》章節試讀:

齊國,丞相府。
「賤人,打死你!」
顧青雪鞭子抽在顧傾顏的身上,看着她疼得在地上扭曲嚎叫,她得意地笑。
周圍的看客們也跟着樂。
「青雪,這就是你今天給我們表演的節目啊,真是太好笑了。」
安樂郡主笑着道,「小傻子,學一聲狗叫,我讓我賢王哥哥看你一眼好不好啊?」
地上滾動的顧傾顏用盡了全力衝著人群狗叫了幾聲。
人群再一次爆發出了笑聲。
「小傻子不守婦道,馬上就要嫁夜叉王爺了,居然還惦記賢王,該死!」
安樂郡主冷笑着說。
「丟人現眼,賤人!」
顧青雪一鞭子接着一鞭子,忽然嚎叫的顧傾顏不叫了,丫鬟一查,回道,「大小姐,二小姐真……真的死了。」
顧青雪沒有解氣,甩了鞭子:「晦氣,拖走!」
兩個丫鬟上去拉死了的顧傾顏,嫌棄的根本不想碰到她。
二小姐出生時難產,腦子從小就不靈,小時候還能管,長大了因為喜歡賢王,天天追着賢王跑,丟盡了府里的臉。
今天丞相壽宴,她又跑前院撲賢王爺了,這才被大小姐拖回來打。
今天終於死了,往後再也沒有人出去丟丞相府的臉了。
就在丫鬟拖拽顧傾顏的手臂時,忽然一股反力傳過來,砰一聲被人扯倒在地,胳膊一推一扯瞬間脫臼,兩個丫鬟各自抱着胳膊在地上疼的打滾。
「啊,好疼!」
兩個丫鬟的驚叫,讓本來要離開的顧青雪和安樂郡主幾個人停下來,驚訝地看着地上滾着的丫鬟。
「吵什麼啊!」
顧青雪怒氣沖衝過來,剛站穩,眼前突然人影一晃,原本沒氣的顧傾顏重新站起來了,她驚了一下看着顧傾顏,罵道,「賤人可真命大,居然還沒有死。」
顧傾顏穿着一件破舊的粗麻布衣服,身上被鞭子抽打的血跡斑斑,面上五官雖清秀,可蓬頭垢麵皮膚粗黑,和顧青雪一對比猶如顧泥。
「嘿嘿!」
顧傾顏是傻子,一笑傻氣更重了,衝著顧青雪猛然衝過來,嘴裏喊道,「你是賤人,你全家都是賤人!」
鞭傷很疼,可比起被炸的血肉模糊還半死不死的疼好多了。
她是國光研究所高級醫師,今天和師父在研究特效藥時,研究所爆炸了。
本來以為死定了,沒想到居然又在這裡重獲新生。
既來之,安不安不知道,但虧是不能吃的!
顧青雪根本沒有料到,以往見她就發抖的顧傾顏居然衝撞她,她沒有防備,被顧傾顏推着蹬蹬瞪後退,她啊啊驚叫,隨即噗通一聲,倒進池塘里去了。
三月的水還很冷,顧青雪被冷水一沒,咕咚咕咚連嗆了五六口水,直往下沉。
「大家快來看啊,賤人脫衣服洗澡了。」
顧傾顏站在岸邊拍着手,枯草似的頭髮一顛一顛,裝傻難不倒她。
水不深,顧青雪嗆了七八口污水後站起來,水到她腰的位置,但是她下水的時候也不知為什麼,衣扣居然散了,現在出水後就剩下個肚兜,白花花的前胸後背,明晃晃地出現在所有人眼中。
那些來赴宴的公子、伺候人的小廝,頓時滋溜吸口水。
美人如雪,身材也不錯,**!
「姐姐啊,你的身材真棒!」
顧傾顏拍着手,她一喊,來的人更多來了,無數雙眼睛,火熱地盯着顧青雪。
顧青雪抹開了臉上泥水,這才明白顧傾顏喊什麼,她驚叫一聲環抱前胸再次蹲進水裡,只露出個髒兮兮的腦袋:「人都死了嗎?

快來救我!」
這個時候,顧青雪的丫鬟婆子才反應過來,紛紛撲進水裡,扶人的扶人、披衣服的披衣服。
沒了「風景」看,大家這才注意到傻子顧傾顏。
她不但沒有被打死,居然還把顧青雪推進了池塘。
眾人紛紛幸災樂禍地看着她,剛才沒死,現在肯定要死透了。
傻子就是傻子。
顧傾顏眼中閃過精光,但面上還是傻乎乎地拍着手,彷彿對她即將到來的危險一無所知:「姐姐,今天爹爹壽辰,你當眾洗澡羞羞臉。」
顧青雪本來就要氣炸了,落水出醜還被顧傾顏罵,她站在水裡就指着顧傾顏:「來人,把這個傻子摁水裡淹死!」
這個傻子,她今天一定要殺了她。
丫鬟小廝上來要去摁顧傾顏,大家紛紛避開,只想看戲可不想為了傻子出手。
傻子死定了!
卻不料顧傾顏衝著顧青雪吐了一口口水,拔腿就朝前院跑,一邊跑一邊喊:「救命啊,姐姐要打死我!」
她一口口水,正中顧青雪的臉上。
顧青雪驚叫一聲,眼睛一翻差點氣暈過去:「別、別讓她去前院,抓住她!」
後院都是年輕平輩,玩鬧的事不涉政治大事,可前院都是今日來恭賀壽宴的勛貴高官,要是讓傻子跑過去,衝撞了誰闖了禍,後果不堪設想。
丫頭婆子追着顧傾顏。
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天三頓要餓兩頓半,瘦成一把骨頭的顧傾顏,跑起來居然很快,像兔子一樣躥來躥去,丫頭婆子根本追不上。
顧傾顏一邊跑一邊喊:「救命啊,姐姐要打死我。」
顧傾顏往後看了一眼,小廝被她甩在了後面,她冷笑着衝出如意門,進了外院。
外院的花廳里,此刻座無虛席,畢竟今天是齊國丞相顧豐的壽辰,除了皇帝,滿朝文武都來了。
顧豐正笑盈盈坐上主位上,在右手邊坐着賢王、寧王,二位王爺二十齣頭,生得風流倜儻貴氣逼人,尤其是賢王蕭曄,更是儒雅俊朗芝蘭玉樹,是京中所有少女們的理想夫君,做不了正妃,哪怕做個側室也死而無憾。
而在高貴的賢王對面,情況卻截然相反,「鬼王」蕭炎戴着一個黑笠,黑幕垂下遮住面容,猶如黑面鬼煞,讓人望而生怯。
蕭炎封號昭王,沒有人見過他的容貌,相傳是因為容貌太過於醜陋像惡鬼一樣,為了不嚇到人,而不得已戴着黑幕。
由於這個原因,昭王也不得寵,皇帝甚至為了寵信顧豐而將傻子顧傾顏賜婚給他,一時間,兩個人的婚事成為了街頭巷尾的談資,畢竟,鬼王配傻子,想想就刺激。
宴會上,除了昭王周圍冰凍了三尺遠,其他人地方的氣氛都非常好,一個個都圍着賢王和顧豐恭維着。
就在這時,一聲驚叫傳進來:「救命啊,姐姐要打死我!」
所有人一愣,那道聲音隨着一道身影衝進來,龍捲風似的,一排人被撞的東倒西歪,杯子茶壺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黑影沒停,砰一下,將顧豐的撞了個後仰,連帶着杯子飛起來,濺了賢王一身茶水。
「丞相!」
「哎呦,王爺燙着您了嗎?」
本來氣氛和諧的宴會,一下子雞飛狗跳了。
所有人都朝那個罪魁禍首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