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非完美拯救
非完美拯救 連載中

非完美拯救

來源:google 作者:夢的調色板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林簌 夢的調色板 遊戲動漫

高考結束了,嘗試把以前的胡思亂想寫成小說也是一種樂事呢正式簡介:我們都知道,細胞的集聚,會形成個體,而誕生的意志,是個體作為生命的證明我們也都知道,個體的集聚,能形成團體、社會那麼你說,也沒有一種可能,這些個體的集聚也和細胞的集聚一樣,有一種特殊的更高一級的生命意志誕生呢?一次醉酒後,經受了未知女性的影響,林簌不可思議的進入了世界的另一面,見到了這些奇特的,嗯——生物?這是一個穿插日常,設定奇奇怪怪的非完美拯救世界的故事展開

《非完美拯救》章節試讀:

「哦吼!這個耳機還可以直接用來聽歌的嗎」繼續研究着新出現的耳機的功能,林簌又發現了一個小驚喜——只要是她自己曾聽過的歌曲,這個耳機都可以從她記憶深處調取出來播放。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世界真的好沒意思啊。」或許是樂景襯哀情,在林簌聽到了家鄉的小曲後,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現在所身處的里世界,究竟是怎樣的荒涼。

沙地一望無垠,只在風沙中零星閃過幾頭群獸的身影。 沒有表世界林簌熟悉的城,可以交談的人,只有少女孤零零的凄清。

於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里世界裏就出現了這樣一幅畫面:一架科技感十足的黑色摩托靜靜地立於沙地,一位少女頹喪地倒在漆黑追獵者上,在她的眼裡,是一片同沙地一樣廣袤的死寂。

林簌初來乍到的熱情就好像是被《博人傳》上三層下三層嚴嚴實實地包裹,因為助燃劑的缺失而全然熄滅了。

不可否認,異世界、從未見過的奇特物種、打怪升級等詞句都是熱血的代名詞,但對於閑適慣了的現代青年男女來說,果然還是表世界的燈紅酒綠,電音party更被林簌所青睞

。 當然啦,穿越之旅有別於其他小說動漫中主角的境遇,也是讓少女在里世界中提不起勁兒的一個原因:一沒有主線、二沒有能交流的NPC,世界風景還只有一望無際的黃,這種不論多麼三流的編劇都會嗤之以鼻的異界設定怎麼可能讓人保持滿滿幹勁兒啊!

「嗚嗚嗚——快讓我回到表世界去啊。」林簌撒嬌般的捏起小拳頭,一下一下錘在車頭兩條光帶色彩已變得混亂的漆黑追獵者的車體上。(漆黑追獵者:#¥%@!!)

雖然漆黑追獵者對林簌的舉動是萬分不滿,但或許存在的神明卻不爭氣地被少女的撒嬌軟化了心。

在林簌的視線里,里世界忽然發生了劇變。

「咔——咔咔」

天空中,一道道裂痕突兀的出現並逐漸蔓延,在短短的幾秒鐘內,裂痕們就交錯穿插在一起繪出了蛛網般的碎面。(就是手機突然砸落在地上屏幕出現的不可逆破碎的樣子)

「欸!這個世界難道是突然要崩潰了嗎!」不明真相的林簌滿臉驚慌,怔怔地看着天空上的碎面,「我不會就這樣畫下生命圓滿的句號了吧!」

在少女的擔憂下,隨着一聲轟鳴,破碎的天空徹底爆裂,濺射出來的世界碎片紛紛湧向林簌的軀體。

不過,生命圓滿的句號可不是在這種境遇被畫下的,一陣劇痛在林簌的後背傳遞出來,一個奇特的紋路也出現在林簌的背部,並不斷散發著微光。

只是,這些現象都不曾被少女知曉,就在劇痛傳遞出來的那一刻,林簌便兩眼一黑,昏厥了過去……

「唔——暈乎乎的!」林簌從昏迷中醒來,視線也開始漸漸變得清明。

「欸,竟然真的回來了!」待意識徹底恢復,林簌打量四周,瞪大了雙眼。

在里世界的天空炸裂後,明亮的燈、潔白的牆、標準的旅店房間布局和狹窄的單人床又一次映入了林簌的眼帘。

只不過和先前不同的是,沙發上的未知女人已經消失,並且這一次,林簌自己的衣服有乖乖的套在了身上。

「兩個世界的時間流速有差異嗎。」床頭擺放的電子鐘上,3:43:57PM被林簌的餘光捕捉。

以電子鐘上的時刻顯示,她在里表世界間一來一回的旅途大概只有七個小時左右,但如果林簌沒記錯的話,她在里世界裏是度過了幾個晝夜的。

「不過也挺好,這樣剛好還能趕上今天打工的時間。」林簌飛快地翻身下床,找到自己昨晚兄弟相離的球鞋穿上,「蹬蹬蹬」地快步向賓館外跑去。

出了賓館外的大門,林簌擺着一張臭臉走上大街。

「什麼嗎!那個中二病女人!」林簌對着空氣揮拳,做着沒什麼用的發泄,「白白嫖我也就算了,竟然連賓館房費都要我自己出!」

沒錯,那個自稱從酒吧內「好心撿走」林簌的未知女人離開時竟然沒有付房費。

想到剛才支付寶支出的兩百多元,林簌的心就不住隱隱作痛。(不知名的奇怪女人:誰嫖你了啊,笨蛋!)

「嘖,這倒霉的事怎麼一件接一件啊。」

結束了對空氣發泄的林簌從褲袋中掏出手機,剛準備叫網約車離開,好巧不巧的,手機恰好沒電自動關機了。

「怎麼剛才付房錢的時候你不關機吶!」林簌一陣抓狂。 「難不成要我走路過去嗎?不是吧。」

林簌看了看四周,她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現在身處何地,也不知道自己該往哪個方向走才可以抵達自己打工的地方。

說起來,手機沒電自動關機真是對當代社會人士的致命打擊,畢竟,手機沒電基本就象徵了其主人身無分文,在科技發展如此迅速的現代社會裡,隨身攜帶現金的人都可以稱作大熊貓了。

至於你說為什麼不去借一個充電寶呢?我記得沒錯的話,借取充電寶好像需要手機掃碼吧。

「網約車叫不了,公交車也搭不上,我還不認識路。真是的,要是漆黑追獵者能出現就好了。」林簌知道自己是在做白日夢。

但出乎意料,林簌的白日夢竟然成真了。在她這身抱怨剛剛結束,一架帥氣十足並充滿了這個時代不該存在的科技感的摩托車憑空出現在了林簌身旁。

「!?」林簌先是大吃一驚,旋即用銳利的目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誰家的迅雷會去盜鈴啊!)掃視四周。

「呼——還好,附近沒有監控,也沒有路人發現漆黑追獵者的詭異之處。」

怕因為漆黑追獵者詭異出現被他人注意,而給自己帶來大麻煩的林簌嘆了一口氣。

「沒想到你還挺人性化。」轉回目光,林簌在漆黑追獵者的車頭座椅上,一頂設計獨特的摩托頭盔在熠熠生輝着黑色流光。(漆黑追獵者:規範行車,從你我做起)

「轟——」

熱血澎湃的轟鳴聲自街道響起,跟隨着漆黑追獵者自帶的導航,林簌揚長而去。

……

「到了。」

漆黑追獵者逐漸降速,最後停靠在路旁的車位里。

從漆黑追獵者上爬下來,林簌略帶複雜地用雙眼盯着路旁一間店鋪上那塊布滿了霓虹燈的大招牌——愚者酒吧——這間她打周末工的也是昨日醉倒的酒吧。

「我來上班了。」林簌推開店門,隨即,自店內一股膠着且壓抑的氣氛直直向她襲來,「這是,什麼個情況!」

只見在吧台的兩側,一大一小兩張極為相似的臉正惡狠狠地貼着對方,四目相對,電光在二者之間流淌。

看樣子是愚者酒吧的老闆姚旭和他兒子在進行爭執。

「林簌,你來的正好!」見林簌推開店門,姚旭眉間兀的起了一絲喜色,他大手一伸,不管不顧地將少女拽到了身前,「作為全酒吧唯一的文化人,你可得幫我好好評評理。」

「評理?我。我嗎?」林簌懵乎乎的。

「明明還有不到一周就要期末考試了,這臭小子今天非賴着不去學校晚自習,要和我一起去參加他堂哥的婚禮!」姚旭按着他兒子的頭對着林簌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起先我讓趙公子和有道幫我好好勸勸他,但沒想到這兩個傢伙根本靠不住。」姚旭露出一副揪心的表情,「一個說什麼上學不如開party,另一個說什麼順其自然無為為善。」

「所以呢?」林簌的目光跨過老闆姚旭,看向其身後皆是笑吟吟的調酒師軒轅有道和DJ趙小白,不住嘆了口氣。

「當然是和這臭小子說說現在晚自習的重要性啊。」見林簌心不在焉的樣子,姚旭有些着急了。

「嘖——」看着姚旭焦急的樣子,林簌隨意地拉過一張椅子坐下。

「老闆你知道嗎?」她用雙手支在吧台上托住自己的臉,大氣凜然地盯着姚旭,「如果家長們都覺得多出的幾小時學習時間比人情世故更有價值的話,也難怪現在的青少年寧願孝子般的和貓狗形影不離,也不願多和父母去交心談笑了。」

雖然沒直接回應,但林簌話里的意思還是非常的直白。

「欸!?」對此,姚旭眉毛一挑,他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盼來的救兵竟是敵軍的內奸。

「況且,」趁勢追擊,林簌把頭對向姚旭兒子,「小老闆,姐姐問你,要是你爸爸今天強行把你送去學校,在晚自習上你會做什麼?」

「畫畫,或者和同桌下一晚上的五子棋。」姚旭兒子說的斬釘截鐵,沒有絲毫猶豫。

「明白了吧。」林簌又將頭別向姚旭,送了他一個和軒轅有道及趙小白一般無二的笑容,「小孩子,可沒老闆想的那麼好對付哦!」

「好了,好了,」見店裡唯一的文化人都幫著兒子說話,姚旭無可奈何地輕輕拍了兒子一個巴掌,「算你臭小子好運。」

戰火平息,在小老闆的歡笑聲中,父子二人一併起身,向店外走去,「今天店裡的事情就拜託你們了。」 出店門的最後,姚旭對着眾人交代了一下。

待這對父子離去,林簌把身子轉向軒轅有道。

「真是可憐天下父母不近人情。」林簌接過軒轅有道遞過來的一杯幽藍之夜(以藍莓為基底的果汁,不用試圖去百度百科了,這是我瞎編的)「道兄,你能用你的大智慧為我解答一下為什麼現在的小朋友都卷的不成樣子嗎?」

「對此,你在心裏不是已經有答案了嗎」軒轅有道談談一笑,「卷和在一起的從來都不是孩子,不過是父母們略顯病態的希翼罷了。」

「是嗎?」林簌抿了一口幽藍之夜,隨後用手指沿着杯壁畫圓,她的嘴角一勾,其中有一抹惡毒吐露,「那麼道兄,你不妨再解答一下,為什麼昨天任由我被別人撿走了呢?」

為什麼自己會被陌生人撿走,這才是林簌和軒轅有道搭話的真實意圖。

不過讓林簌沒想到的是,軒轅有道在聽了自己的詰問後,臉上竟沒有絲毫尷尬愧疚,反而是浮現出了裹挾着淡淡輕視的憐憫。

「沒想到你的酒量是醉倒一天後都緩不過醉意的程度嗎?」

「什麼意思?」林簌沒能成功接受軒轅有道話語的含義。

「昨天把你拖去賓館並拭身洗衣的是趙公子哦。」軒轅有道右手拿着一支酒瓶,用瓶嘴指了一下酒吧舞台一角,正慵懶的趴在DJ打碟機上的趙小白。

「欸!?昨天把我塞到賓館裏的是趙公子嗎!」林簌有些驚訝地轉過身去,在目光末端的DJ打碟機上,而那邊,趙小白好像感知到了林簌的視線,她將頭微微抬起,獃獃地對着林簌豎了一個可愛的大拇指。

「那我今天早上的一切都是在做夢嗎?」知道這一事實的林簌回想起先前那奇怪的女人、課題中的群獸、荒涼無趣的異世界,她有些懷疑自己了。

不過,很快她就用力地搖了搖頭,「怎麼可能是在做夢啊」。 店門外,亮眼的漆黑追獵者真反射着陽光,在自己體內,也仍能感受到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正悄然蟄伏。 而且,那個未知女人既然能把自己送往裡世界,區區闖一個賓館房間,應該不難吧。

「不過,就算這樣,那些怪事也和我也沒什麼大關係了。」林簌在心裏安慰着自言自語。

畢竟,她已經從那個奇怪的世界裏出來了不是嗎?況且,就算今後還有機會,那個無聊的世界她也是大概率是不會再前往拜訪了。

「不過,從異世界獲得那份新手大禮包和特殊力量,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呢。」林簌美美地想到。

「漆黑追獵者都可以具現出來,其它的東西應該也都能具現或使用。」

「那這樣看來,或許我的日常生活仍和以前一樣平凡,但多多少少也應該會有一些改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