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人期大道
凡人期大道 連載中

凡人期大道

來源:google 作者:劍氣近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劍氣近 奇幻玄幻 秦蕭

原書名:我的丹田發了芽【凡人流】【心智流】【無系統】【種田】【不後宮】【殺伐果斷】一入仙門深似海,從此紅塵不歸客修道難,難於上青天​修仙界,千帆競渡,螻蟻只爭一線仙緣,一介凡人,唯有智取,敢為人先,敢虎口奪食,敢於螻蟻釁天,以平凡之資展露鴻鵠之志這是一部真正的凡人流小說,穿越修仙界的秦蕭,資質普通,相貌普通,背景普通,一如茫茫人海中的大部分普通人且看他如何憑藉一顆金色種子,從底層一步一步爬起,最終縱橫修仙界,傲笑九天十地又叫《亂入下界的仙草》《你們闖副本,我來提貨》《大難不死,還有下回》等展開

《凡人期大道》章節試讀:

寒冬臘月,大雪封山。

蒼元山下,一架老舊的傀儡機關鶴載着一名相貌普通的少年,沿着山下古道悠悠攀行。

傀儡機關鶴年久失修,機栝之間磨損較嚴重,一路行來吱呀吱呀響個不停,如同老牛拉破車一般,不堪重負。

四下里銀裝素裹,入目皆白,寒風如冷冽鋼刀,不時穿透傀儡鶴散發出的一層薄得如同宣紙般的防護罩,殘留的絲縷罡風打在身形單薄的少年身上,仍是讓他寒顫連連。

「這鬼天氣……」

少年兀自運轉淺薄修為苦苦支撐,但鍊氣一層的修為能起到的效果甚微,看到小拙峰門戶遙遙在望,少年才鬆了一口氣。

……

進入小拙峰,少年收了傀儡機關鶴,邁入雜役處。

早有一名青袍老者等候在此,見到少年,神色淡漠道:「你遲到了,讓老夫多等了你半炷香時間。」

少年神情一凜,但並未過多解釋,老者不喜狡辯,他不想觸對方霉頭。

將盛放採購物資的儲物袋放到桌上,又另取出一枚儲物袋,遞給老者,神色恭敬道:「錢長老,這是您老要的東西,費了一番波折,總算收集齊了。」

被稱為錢長老的老者神色稍有緩和,收了儲物袋,瞥了一眼少年,沉默片刻,道:「我在你身上設置的障眼法咒快要失效了,此法咒在同一人身上無法重複使用,若修為的問題再得不到解決,到時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一年後就是外門選拔,你應該清楚其中利害,先前憑你鍊氣三層的修為,還能對那張衍一行人略做震懾,如今修為跌落到低谷,只怕……」

後面的話錢長老沒有再說,但其中意味,卻不言而喻。

少年目光微沉,沒有言語。

錢長老顧自說道:「當年你祖父於我有相助之恩,臨終之際懇求我將你帶入仙門,如今承諾已經兌現,我倆兩不相欠,且又額外庇護你兩年,並為你謀得這採購的差事,免受雜役弟子一應勞苦,算得上仁至義盡。」

說著,錢長老取出一枚黑色令牌,甩給少年。

「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這是你想要的葯園看護一職,我與那慕老怪早年也算有些交情,他答應給你一個嘗試的機會,至於能不能留下,就看你自己了。不過,我可事先提醒你,那老怪為人苛刻,脾氣十分古怪,極難相處,你要有心理準備。」

少年接住令牌,精神頓時一振,心道,成了。他對着錢長老恭敬一拜,道:「錢長老大恩,弟子銘記在心,他日若有驅使,弟子定當全力以赴。」

錢長老不置可否,而是以審慎的目光盯着秦蕭,有些警告意味道:「雖然不知你此舉意欲何為,但我不得不提醒你,葯園是宗派重地,是對抗魔門的重要戰略資源,容不得任何差池,若出現損失,到時老夫也保不了你。」

「錢長老還請放心,弟子斷然不敢生事,只是想在藥理一道上尋求一些解決修為問題的辦法,絕無它念。」少年開口保證道。

「你知曉其中利害即可,好了,沒有其他事,就趕緊退下吧。」錢長老擺擺手道。

少年對着錢長老再次恭敬一拜,轉身離去。

錢長老望着少年離去的方向,嘆息一聲,「鍊氣三層跌落到鍊氣一層,白白浪費了老夫這兩年的資助,想來,張衍那幾人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咳咳……」

突然,一陣劇烈的咳嗽聲襲來,錢長老攤開手心,有殷紅血絲在內,他自嘲一笑,道:「連自身的問題都解決不了,還想着兼顧他人,可笑……」

收斂神態,錢長老望向山門外的方向,「如今西北罪洲的魔宗勢力大舉進攻玉瀾洲,越國周邊各國都已經相繼淪陷。我越國雖然藉助元燼山脈的天然屏障,僥倖躲過一劫,但失守是遲早的事。

另外,宗派僅有的三名結丹期太上長老,也在對抗魔門的戰事中隕落了兩位,僅存的一位也重傷閉關不出,宗派如今可以說是內憂外患,在這種情況下,很多知曉內幕的人都起了異心,也只有一眾弟子還被蒙在鼓裡,看來我也該早些做打算了……」

說著,錢長老又取出秦蕭那枚儲物袋,眼中露出掙扎之色,沉吟片刻,開口道:「即使這有違正道宗旨,也只能賭一把了……」

……

蒼元宗外宗共有五座雜役峰,分別是碭茫,鐵線,五嶺,青候,小拙,錢長老所管轄的只是其中一座小拙峰而已,整體實力在五峰當中墊底。

此刻,小拙峰上的一處石洞內,之前那個少年正手握令牌,神色凝重。

「在我穿越過來之前,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就已經報名參加了外門選拔,宗派有規定,一旦報名,中途不得退出,否則將受到嚴厲懲罰。因為採購一職,這幾年原主人與張衍等人積怨頗深,若讓他們知曉我修為大跌,只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少年再次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沉聲道:「成敗在此一舉了!若修為的問題再得不到解決,就只能想辦法離開這蒼元宗了……」

「穿越……呵呵……」少年搖頭苦笑道:「想不到這麼離奇的事竟然會發生在我身上……」

少年名叫秦蕭,並非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來自一個叫做地球的地方,前世的秦蕭是一名極限運動愛好者,在一次無保護攀岩活動中,不慎墜崖身亡。

結果意識出離本體,遁入無盡深淵,在黑暗世界中渾渾噩噩,不知飄蕩了多久,直到撞上一團金色光華,被其內的漩渦之力拉扯,不知帶向何處。

醒來就到了這個離奇的修仙世界,附身到了眼前這具年輕的身體上,成為了百萬穿越大軍中的一員。

這劇情秦蕭倒是熟,可接下來的劇情發展卻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開局可謂困難模式。

按照腦中的記憶,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是因修鍊走火入魔而亡,身亡前修為是鍊氣三層,在一眾雜役弟子中也算是實力出眾者,屬於衝擊外門弟子的有力競爭者,秦蕭本以為能撿個漏,結果現實啪啪打臉。

刻苦修行數日,修為不但不增,反而還嘩嘩往下掉,不到一個月的功夫,竟然跌回到了鍊氣一層,宛若散功一般。

妥妥的天地板!

好在跌到鍊氣一層似乎是有所觸底,停在了此處,沒有進一步惡化。

秦蕭萬幸。

真要恢復出廠設置,回爐重造,變成仙門中毫無還手之力的凡人,那他可真就欲哭無淚了。

因為一個採購的職位,這幾年,原主人可是樹敵不少,真要爆雷,那可是比死都要慘。

但只要底子在,修為總歸是能修回來的,大不了猥瑣發育就是了。

可當他激情滿滿地投入到修鍊當中,現實卻又給了他另一記響亮的耳光。

他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煉化靈氣。

也不能說完全不能煉化,總歸是有點成效,一成的靈氣也就能煉化個百分之一吧,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都自動散出體外了。

秦蕭當時就懵逼了。

這情形怎麼跟這個世界描述的篩子體質如此之像,難道說自己中招了,剛穿過來膝蓋就中了一箭?

這跟不能修鍊有毛區別。

不帶這麼玩的,會玩死人的,外面可是還有一群虎狼之徒正對着他虎視眈眈。

秦蕭明明記得原主人資質雖然不佳,但仍屬於尚可修鍊的那波人,這幾年在錢長老的資助下,進展還算順利,勉強踏入鍊氣三層。

可眼下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之前走火入魔把丹田燒壞了?

燒漏了?

兜不住氣?

要不要這麼倒霉。

按照這個世界的說法,丹田是修行之基,氣海命輪,不容有失,秦蕭趕緊內視自己的丹田,可當他看清丹田內的情況時,頓時感覺一陣天旋地轉,眼前止不住地發黑。

實錘了,篩子體質無疑。

眼前的丹田千瘡百孔,到處充滿着窟窿眼,可不就是一個大篩子,靈氣正順着這些窟窿眼不斷往外溢出。

這還怎麼玩,這跟直接弄死他有毛區別。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人說不走運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縫,放屁都崩腳後跟,還真是。

秦蕭心態當時就崩了。

其後數月,秦蕭嘗試了各種方法,但無一例外,都沒有任何成效,修為停在鍊氣一層雷打不動,看來,丹田的問題得不到解決,再努力都沒有用。

秦蕭也算是看透了這點,但丹田的傷勢豈是那麼容易醫治的,遍尋腦中記憶,在這個世界,丹田被毀都屬於絕症的行列,還沒聽說有哪個人丹田被毀後還能被醫治好,最起碼在這越國修仙界,還沒聽說過有此等奇人異葯。

秦蕭不得已向錢長老求助,但錢長老查看之後也是搖頭嘆息,聲稱愛莫能助,最後只能為他設下一道障眼法咒,略做遮掩。

不過,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掩耳盜鈴的手段罷了,在宗門待久了,終歸是會露餡的。

直到一個月之後,事情才出現轉機。

———————————————————

寫在開篇前的話:

十六年老書蟲,一時技癢而作,感覺胸中有些許雲氣不吐不快。

新書宗旨:傳統凡人流,想寫一個平凡人物,相貌普通,背景普通,資質普通,一如茫茫人海中大多數的普通人,從底層一步一步爬起。

金手指可以不強,但心智膽識要夠,修仙界千帆競渡,螻蟻爭一線仙緣,一介凡人,唯有智取,要敢為人先,敢拼虎口奪食,敢於螻蟻釁天,以平凡之資,展露鴻鵠之志。

這就是我要寫的故事,平凡中蘊有激情,平凡中帶着人情味,一個凡人的故事。

香茗茶點已備,掃榻相迎諸位道友來此論道。

若有紕漏之處,還望諸道友多擔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