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繁花似錦覓安寧
繁花似錦覓安寧 連載中

繁花似錦覓安寧

來源:google 作者:一罐精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廷安 陳璟韻

甜寵+現言+霸道總裁+破鏡重圓+嗯...在+一點點虐————————————那是一個清晨,撫寧一高的校門前,那個宛若驕陽般的女孩兒將一束光照進了他暗淡的人生,從此他着了魔似的追逐着那束光來到她的身邊,而五年後她卻在一個漆黑的夜晚將那束光殘忍的收走她走的洒脫決絕,走的乾淨利落,從始至終都未給他絲毫挽回的餘地!時光荏苒,七年後的地下停車場,她和別的男人攜手並足,遮着半張面孔的模樣和那個清晨里的他一般模糊不清陳璟韻只知道陸廷安恨了她七年,卻不知他愛了她十二年,那是他的整個青春————————————安水河畔楊柳依依,這蜿蜒千年不絕的潺潺流水,經時光的溫柔撫慰早已波瀾不顯闊別故地七年,眺望兩岸不再熟悉的繁華盛景,才教人恍覺一切都已時過境遷————————————憑藉尚且不錯的繪畫功底,陳寧於安陽一家遊戲公司謀了個原畫師助理的差事從昔日天真爛漫的嬌俏少女,到而今沉穩寡淡的落魄畫渣,是她足足適應了七年才完成的蛻變而睞着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體,攜帶着名為救贖的精神物質闖入她破敗的人生後,陳寧驀然發覺這輕舒漫舞的繾綣時光,正是她極盡渴求的安寧展開

《繁花似錦覓安寧》章節試讀:

「吳律師......」

面對不斷挑釁的兩女溫星寒已然面色不悅,正欲發作時手掌卻再次被輕捏了一下,他轉過頭正對上陳寧笑盈盈的眉眼。

「呵呵,吳律師見諒,無意冒犯貴兄長。」陳寧面上的笑意冷了幾分:「我這些年一直在Houston Methodist Hospital直屬的West laboratory做一些簡單的Research report......」

酒吧中,花瓶兒淡定自若的將自己的「科研經歷」,對着一眾精英律師侃侃而談,其中涉及到的各種醫學論典眾人可能不懂,但那些地名人名卻都實實在在的可以查證。

原本林妙妙兩女也同林戎他們一般,皆是不信溫星寒有一個所謂的未婚妻,畢竟他口號喊了多年,一直也不見那人本尊。來酒吧之前,溫星寒就說要帶着未婚妻不方便,她們還以為他要隨便找個人搪塞一番。

可如今陳寧的亮相卻給兩女造成了不小的衝擊,在她們看來這女人的樣貌到還在其次,關鍵是她身上那種淡泊清雅的韻味,卻不像一個路人甲能隨意充次的。更別提這女人此刻自報家門時的從容自信,沒點真章是刻不出這副模子的。

怎麼樣?這個調調兒像一個滿腹洋墨沒處泄的海龜了吧?陳寧口中綻着中英混雜語言,不時瞟一眼眾人,眸光掃過驚疑不定的兩女處不禁暗暗發笑。

這何止是像啊?這簡直一開口就是老海龜了,那撲面而來的咸腥味可比美好時光海苔地道多了!甚至那滿口的各種醫學名詞、和濃重標準的美式英語,讓包括溫星寒在內的眾人皆暗暗乍舌。

律師固然是見多識廣的精英階層,但醫學卻是最晦澀難懂的學科門類,隨便吐一些就會讓人不明覺厲。

「弟妹說的那家醫院我知道!它是坐落於德州醫療中心,號稱全美、也幾乎是全世界最頂尖的心肺外科醫院!」林戎絲毫不掩飾眼中的讚歎。「能在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搞科研,那是多少醫學者的夢啊?咱這檯面穩穩的上了!」

「呵呵,林師兄過譽了。」陳寧淡然一笑:「慚愧,適才說上不得檯面,卻是因為在下沒有上手術台懸壺濟世的天分

,也就只能跟着導師做一些流於表面、華而不實的粗淺雜記了。」

「阿寧也不要太過謙了,這醫者對疾病的診斷,也從來都離不開你們這些辛苦的幕後科研人員,懸壺濟世不是非得去手術台上。」果然江律師還是自己人的,他說著還瞟了瞟適才發難的兩女,這明裡暗裡的點撥,已然讓精神外科的妹妹有些掛不住了。

「哈哈!是啊是啊!這醫生和科研人員可都是懸壺濟世的功德!」李哥幫着吳律師打了個哈哈,轉過來讚許的說:「嘖!你們這個家庭將來可不得了了,丈夫是個年輕有為的精英律師,妻子則是海外歸來的優秀科學家!哎大家說這算不算是珠聯璧合、天造地設啊?」

「算!必須算!」眾人起鬨。

溫、陳二人做出一臉幸福的樣子陪着笑。

「來來來!」林戎起身吆喝:「原本該是為阿寧好好擺一桌接風洗塵,但阿寧近日來舟車勞頓不宜過度周折,雖然餐食簡陋,所幸恰逢良辰也有薄酒,那咱們就僅以此酒,先簡單慶賀弟妹載譽還鄉,大家說好不好啊?」

「謝過林師兄和眾位兄長了,」陳寧笑盈盈的舉杯起身,又歉意道:「師兄們見諒,星寒是開車過來的,今天這杯酒我先替他喝了,改日他若想暢飲我絕對不攔着!」

??反正您老就只來這一次是吧?溫星寒淡淡睨了眼陳寧。

最終這杯酒在眾人讚許的目光中灌進了花瓶兒,而這場小聚也進了正題。

他們說的都是一些律所的事情,陳寧聽不懂也搭不上言,就愉快的縮進角落玩手機了。

【哎怎麼樣怎麼樣?當擺件兒好玩嗎?】這是楊雪婷早先發的消息。

陳寧:【好玩個屁!姐姐現在是花瓶兒!/狗頭。】

楊雪婷:【??】

陳寧:【大意了,從幕後跳到台前了!】下附一張現場偷拍。

楊雪婷:【所以溫夫人走馬上任了?/狗頭。】

消息只閃了一瞬便撤回了。

陳寧:【??女人,我好像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翻白眼。】

楊雪婷:【/狗頭。不!女人,你什麼都沒有嗅到!那是你的錯覺!/狗頭×3】

楊雪婷:【所以老北鼻你現在在哪呢?/皺眉。】

想轉移話題?陳寧:【我現在在金河大廈六樓的酒吧!/Emm。】

我去!還真轉移成功了?楊雪婷舉着手機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然而讀完就明白了過來。

【金河??天!他沒跟我說是帶你去金河啊!】

又秒撤回。

【/打臉×3。傻叉!你等我回去的!】

陳寧憤憤的按滅了手機,她昨晚趕稿子到後半夜,今天早上頂着熊貓眼接了楊雪婷的電話,本來想罵她一頓發泄下起床氣,但楊雪婷跟她說溫星寒有事找她,還說:「你想不想讓溫星寒消氣啊?」

陳寧一聽這個當即就來了些精神,問:「當然想啦!他什麼事兒?」

結果楊雪婷支支吾吾說不出來,讓她去找溫星寒。

於是她就接了這麼個差事,溫星寒承諾只是去酒吧杵一會兒就好,他會找借口儘快抽身。

如今看來那借口無非就是:我愛人剛剛下飛機,我不能久留云云,至於他愛人為什麼不過去就很簡單了,一是聚會乃人家律所私事,貿然領個外人不好;二是夫人剛剛回國不大適應云云。這類借口隨便編。

只是原本很簡單的事情,如今已經生生的被她自作聰明的搞複雜了......

試想一下:她最初就是個擺件,後來她主動將自己升級成了花瓶兒,等來到兩軍陣前她才發現,這花瓶兒上了戰場還得先落個款兒!

這種限制級的劇本是不給錢就能演的嗎??

其實花某人本是好意,花某人以為憑藉著自己這點姿色,能幫溫星寒將桃花殺的狠一些,萬一那臭弟弟一開心就不再怪她了呢?

結果這下好了,如今任務應是超額完成了,不出意外明天臭弟弟的圈子就會傳開:溫大律師真有一個美好時光牌兒的海龜未婚妻的謠言。自此溫星寒少了煩惱,花某人搖身一變有了主兒。

這真是垂死病中驚坐起,小丑竟是我自己......

「來來來,哈哈,不知弟妹酒量如何?」

「好着呢!」

溫星寒愣了一下,那花瓶兒都沒給他阻止的機會,一把操起酒杯就灌了下去。那架勢怎麼還有些憤憤不平?還有,剛才那一到這就拿捏出的幾分清醴不凡的氣質,這麼一會兒就綳不住了??

其實陳寧倒也沒託大,就憑剛剛喝的藍帶Martell,沒有大幾輪是灌不倒她的。

時間慢慢的跑着,她偶爾跟着摻和幾句,不時抬眼掃視一遍四周,內心默默的算計着時間。

「溫律,好久不見。」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一道身影也隨着聲音走近。

「徐少,」溫星寒起身握住對方的手:「怎麼今日有空來六樓消遣?」

《繁花似錦覓安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