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餓羊傳說
餓羊傳說 連載中

餓羊傳說

來源:google 作者:駟馬臭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許山雪 都市小說 魏旭

當血月降臨,兔子發出邀請函,所有玩家都將以命相搏,唯有最強之人方可抵達樹根,以萬界為養分,誕生出新的神明展開

《餓羊傳說》章節試讀:

魏旭笑道:「或許吧,希望你未來別有缺錢的一天。」他故意嗆了許山雪一句,他可不是一個好惹的人。

許山雪笑着說道:「我的確不會有那一天,我爸有錢!」

魏旭的臉擰成一團,像吃屎了一樣難受。

「你多重?」

「大叔肯定沒有女朋友吧?」

「當然沒有!」

「呵呵!」許山雪白了她一眼說道:「我就知道,大叔這種問女孩體重的男人怎麼可能有女朋友呢?這是女生的秘密,是不能問的。」

「你他……我可不是這個意思!」魏旭停下腳步,他看到遠方有一個在大街上晃蕩的人,看樣子不像是一個正常人,有點像嗑藥嗑大了的老毒蟲。

「那大叔是什麼意思?」許山雪撿起地上的石頭防身,她也感覺遠方的那個人有點不對勁。

「你成績這麼好,肯定知道一個人每天要吃多少東西吧?」

「哼,真是一個沒意思的大叔,居然想要考我,你這種好為人師的傢伙肯定沒多少朋友吧?」

魏旭拔出槍關閉保險,「不不不,我有很多朋友,因為我為人仗義,願意讓別人占點小便宜,丫頭片子。」

「欺負女孩會讓你感覺自我良好么?」許山雪冷笑道:「臭大叔!人每天攝入一千七百千卡的熱量就夠了,相當於五兩左右的米飯,半斤左右的肉食,一公斤左右的蔬菜和水果。現在我們情況特殊,少吃點也沒事。問這個到底幹嘛?」

「聰明的女孩。」魏旭轉頭看着她苦笑道:「我重一百三十七斤,如果我受傷治不好,你就帶着我的屍體躲到一個隱蔽的地方。現在天寒地凍,肉腐爛的很慢,我足夠你吃了。反之,我也會吃掉你。」

「這可真不是個什麼好主意,也就你這種臭大叔才能想出來。」許山雪取出望遠鏡看向街上的那個人說道:「是個男人,白人,身高一米八左右,身上大面積潰爛,肌肉全部萎縮,好像是個喪屍。」

「我有一個好計劃,你衝過去把它引過來,然後我一槍解決掉它。如何?」

許山雪抬起頭看着他,眼神不善,咬牙切齒,「你這種行為讓我想起了原始人。一個人負責引開捕食後的猛獸,其他人去搶走猛獸的食物。你猜猜那個負責吸引的人變成了什麼樣?」

魏旭單手支撐着下巴思考了半天說道:「我估計大部分是死了。」

「這種簡單的問題居然要思考那麼長時間,你以前成績肯定很差吧!」

魏旭無奈聳肩說道:「學習重要的不是名次,而是學歷!」

「我才不要做這種蠢事。」

魏旭笑道:「放心吧,我感覺這一次絕對不會失手。」

許山雪雙手叉腰罵道:「臭大叔,居然要讓我為了你那該死的感覺去玩命,我詛咒你單身一輩子。」

「你不會覺得就你這一身能活過一個月吧?」魏旭看着遠方那個喪屍笑道:「如果這裡有喪屍的話,那麼叢林里呢?萬一有野獸喪屍,你覺得我們從喪屍人的手中逃脫的概率大還是從喪屍虎手中逃脫的概率大?」

「我知道了,你可一定要打准一點!」

「放心啦!我的感覺從來沒錯過。」

許山雪跑向那個喪屍,在距離它三十米的時候撿起一顆小石頭全力砸向它,擊中頭顱,打掉了上半個腦袋。

破碎的喉嚨中發出一聲怪異而刺耳的嘶吼聲,喪屍轉頭沖向已經開始逃跑的許山雪,它的速度奇快無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追上了許山雪。

鋒利的白骨手指不斷在半空中亂劃,就在快要碰到少女的頭髮時,魏旭舉起槍打斷它的腿。

槍聲回蕩在漫天飛雪之間。

許山雪雙手跑到魏旭面前,雙手摁在膝蓋上不斷大喘氣,魏旭沒有搭理她走向還在掙扎着向前的喪屍。

「內臟都沒了,腦袋也沒了大半,眼睛,鼻子,耳朵都沒了,它是怎麼確定你我的位置的呢?」魏旭搬起石頭砸斷它的最後一條腿和兩條手臂,然後用尖銳的石頭劃開它破爛的衣服。

看到原本心臟的位置有一團黑色的粘稠液體不斷蠕動着,黑色液體所散發而出的觸手控制着喪屍的身體,魏旭後退三步砸碎黑色液體。

伴隨着黑色液體被雜碎,喪屍也慢慢停止了掙扎。

「這是個什麼玩意?」魏旭話音剛落,一支利箭扎在他腳下。

魏旭衝到許山雪面前抱起她就向小鎮中奔去,此間一直變化方向,可以打亂自己的逃跑路線,利箭不斷扎在他身後的地面上。

「有人在攻擊我們!」許山雪看到遠方有一個男人正不停張弓搭箭對他們進行射擊,衝到公寓後面時,魏旭伸出半個頭看向那個男人。

「哥們,你想和我們為敵么?」

男人立刻停下腳步躲到一塊大石頭後面,他大喊道:「抱歉,我真的很想要你手中的槍,哥們,咱們打個商量,你把槍扔過來,我就放過你們。」

「好呀,你過來拿吧!只要你過來我一定給你媽一槍。」魏旭咬牙握拳,無比憤怒的盯着那塊大石頭,他鬆開許山雪示意她進入房間中找武器。

「萬一房子里有喪屍怎麼辦?」許山雪輕輕捶了他一拳,「臭大叔,你怎麼總是讓我冒險?」

「丫頭片子,我開槍時就一直在注意周圍,根本沒有喪屍被槍聲吸引過來。進去吧,應該沒有,你穿那麼少很難在外面呆太久。」魏旭看到遠方有一個男人不斷向大石頭拋出正在燃燒的濕草,煙霧阻擋了他們的視線。

魏旭不由分說直接沖入房間內,向二樓奔去。

他一腳踹開門來到窗口,見到弓箭男已經跑遠了,距離已經超出了伯萊塔手槍的射程。

「該死的王八蛋,居然被盯上了,倒霉!」魏旭收起手槍轉頭環視房間,這是一個很普通的一室一廳的公寓房,地上全部都是塵埃。

許山雪已經冷的十分難受了,她打開衣櫃取出兩件厚衣服,抖掉上面的塵埃之後穿在了身上,「差點就被這鬼天氣送走了!」

她將剩下的衣服全部扔到壁爐中,然後取出一個防水打火機點燃,濃煙從屋頂的煙囪中飄向雪白的天空。

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這條黑色的煙柱,慢慢向這座小鎮靠近。

許山雪轉頭看着他問道:「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我覺得我們應該先搞清楚這裡發生了什麼,那個喪屍好像不是嚴格定義上的喪屍,而是一具被黑色液體控制的乾屍。我不想解決這裡的問題,可至少要搞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從而進行提防。」

許山雪點頭說道:「對,我覺得我們現在最應該擔心的是水,我看過很多野外生存節目中最優先擔心的就是水。」

魏旭猛地瞪大眼睛看着她:「你所說的野外生存經驗不會只是看視頻吧?」

許山雪笑着聳肩說道:「你以為呢?我的夏令營可是去度假,你見過哪個夏令營是考驗野外生存的?」

魏旭第一次感覺到了被算計是什麼感覺,還是被一個高中生算計了。

許山雪也不在乎他的心情,開始耍無賴,她攤開雙手笑道:「反正現在我們已經被人盯上了,你也看到了。合作能讓我們兩個人都活下來,如果沒了我。你必死無疑。我的記性很好,弓箭需要二十血月點,只有十三支箭,他們浪費了八支箭,還剩下五支箭。」

「這的確是一個很有用的信息。」魏旭轉頭看向窗外,地上還有五支箭,「但是箭矢製作不難,他們可能會使用削尖的木頭!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先搜索一下這座公寓吧,我們一起。」

二人搜索了一個小時,天也慢慢暗了下來。

這一小時讓他們收穫了不少東西,三個牛肉罐頭,十三根蠟燭,兩床乾淨的被子和大量衣服以及一個筆記本。

二人轉移到了一個封閉的小房間中,魏旭點燃蠟燭翻開筆記本,上面全部都是英文,他皺眉念道:「1894年四月十二號,一顆隕石落在了馬可夫的農場之中,大家都跑過去看了,是一塊很漂亮的彩色石頭,好幾個人從上面扣下來一塊帶回去了!」

魏旭翻頁繼續閱讀,「1894年四月十三號,**派遣的人明天就會來回收隕石,但是昨晚發生了失蹤案,偷拿隕石的人全部莫名消失了!」

「1894年四月十四號!天啊,那些偷隕石的傢伙都變成了怪物,它們在大街上肆意殺人,被那些該死黑液體碰到的人都變成了怪物。大地發出異樣的光彩,水變成了黑色。」

「1894年四月十五號!那些回收隕石的人全部變成了怪物,我好想逃,但是那些怪物白天也會在大街上活動,怎麼辦?我要死了么?」

「1894年四月十六號!我決定在今晚冒險一次,經過我這些天的觀察,在黎明之時,那些怪物會回到農場,它們會在晚上出來尋找生者,千萬不要關門。因為關門基本就是在告訴它們你在哪!希望這本筆記對日後來到這裡的人有用。」

魏旭合上筆記,吹滅蠟燭,在黑暗中鋪一層被子,蓋一層被子,然後抱住許山雪躲在了床下。在此之前,他打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