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惡魔老公甜寵妻
惡魔老公甜寵妻 連載中

惡魔老公甜寵妻

來源:google 作者:鳳城雨沫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查清翰 高澤西

作為一個胸無大志的人,貝拉拉平生所願不過兩件事:小說成績足以糊口,以及和多年長跑的男友結婚生子,白頭偕老命運的軌跡本來平平穩穩,直到有一天,她順手救下了一個身份不明的人救回家,才發現自己招惹了麻煩受槍傷,反應驚人,這些都算了,最最重要的是,高澤西非但不感激身為救命恩人的她,還賴在她家不走了貝拉拉很生氣,但生性保守的弱點被人牢牢抓在手心,她只能屈從,天天企盼着東郭先生救下的狼能早日康復,早日離開好不容易把人盼走了,命運卻和她開了個玩笑長跑多年的男友,竟早已背叛了她而正在此時,高澤西公然開始追求她感情世界天翻地覆,未來之路撲朔迷離,貝拉拉看着來路,卻找不到歸途展開

《惡魔老公甜寵妻》章節試讀:

  夜色將近,天色慢慢變得陰沉,遠處的天邊,隱隱有雷光閃現。

  高澤西穿着一身西裝,跟着前方的一個矮個子男人走進了商場里。外面天色驟變,商場內卻依然是一派熱鬧景象。他生得器宇軒昂,不凡的外形惹來了不少人注目。高澤西暗暗皺了皺眉頭,眼看着那矮個子男人左拐右拐,即將消失在電梯里,他默不作聲地跟了上去,擠到了電梯前。剛才上電梯的,只有那一個人,看着數字停在了頂樓,他毫不猶豫地上了隔壁的電梯。

  根據他們得到的情報,今天這個男人,應該是要去郊區和人接頭的,但他一路跟到這裡,怎麼看都和情報不符。

  電梯很快到了頂樓,高澤西正準備下去,耳機里忽然傳來了小丁驚慌失措的聲音:「高隊,高隊,隊里出了內鬼,行動已暴露,速回,速回!」

  與此同時,伴隨着「叮!」的一聲響,電梯門應聲而開,高澤西抬起眼,剛才他一直跟着的那個矮個子男人,此刻正站在電梯外,而在他的身後,站了五六個黑衣男人,每個人手裡,都拿着一把槍。

  「沒想到你還真敢來。可惜啊可惜,既然你這麼願意為國捐軀,我怎麼能不成全你?」矮個子男人笑着退後了一步,身後幾把槍齊刷刷對準了高澤西。他眼神一凜,上前一腳踹開了擋在最前頭的一個人,包圍圈一旦破開,他立即朝着天台的邊緣跑過去。

  「給我殺了他!」

  身後是那矮個子男人的叫囂聲,高澤西頭也不回,徑直朝着這天台與隔壁寫字樓相通處跑過去。

  身後響起了槍聲,夾雜着緊追不捨的腳步聲,高澤西冷着臉踢開了追上來的兩個人,眼看着就要橫穿天台,耳邊忽然傳來破空一聲槍響。

  巨大的痛楚從腰間蔓延開來,高澤西身體晃了一晃,頭也不回地朝對面天台跳了下去。

  雨,慢慢落了下來。

  下了一夜的雨,第二天天色倒是轉晴了。貝拉拉跟男友查清翰約好了一起吃飯看電影的,她特意早早出了門,去商場閑逛了一圈,才慢慢往越好的飯店走。

  這是最近新開的一家日料店,貝拉拉種草很久,好不容易才磨得查清翰陪她來嘗嘗。

  畢業以後,查清翰考上了公務員,而她則簽了一個工作室,開始專職寫小說,說起來,兩人從高中戀愛至今,工作以後,反倒是相處得少了。

  因為難得,才顯得更為珍貴。

  門口的服務員熱情地幫她拉開了門,貝拉拉正要進去,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查清翰。

  貝拉拉笑着接起來,就聽電話里傳來查清翰的聲音,「拉拉,不好意思啊,今天晚上我要去陪領導吃飯,咱們改天再約啊……」

  貝拉拉剛想說什麼,電話里已經傳來了忙音。

  她跨進門的腳步一頓,看着服務員的笑容,實在不好意思退出去。

  「您好小姐,請問幾位?」

  唇角漫上一絲苦澀的笑容,貝拉拉禮貌地回答:「一位。」

  一個人吃飯和兩個人吃飯,心情自然大不相同,更何況,是在被放鴿子的情況下。

  點了一壺清酒,貝拉拉點了幾個網友推薦的菜,看着賣相極好的料理一道道被端了上來,奈何,心裏就是提不起勁。

  清酒入口清醇,她木着一張臉喝了一杯又一杯,一壺酒很快見了底,菜卻還有很多。

  上一次和查清翰一起吃飯是什麼時候?貝拉拉頭有點暈,連帶着記憶也不大好,怎麼想,都想不出個究竟。那時候查清翰剛考上公務員,他們倆都很開心,這工作穩定,安逸,對於他們這樣沒有太大野心的人來說,是極好的歸宿。可是她從來也沒想過,查清翰從此就開始了陪領導喝酒應酬的路。

  一個公務員,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應酬?

  貝拉拉有些疑惑,可從來也沒有說出口過,兩人畢竟談了這麼多年的戀愛,她不是什麼愛耍小性子的人,就連這次,也是難得地撒個嬌。沒想到,還是被放了鴿子。

  嘆了口氣,貝拉拉拿出錢包結了賬,信步走出了日料店。

  夜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降臨了,外面就是繁華的街道,放眼望去,路上都是成雙成對的人,不是情侶,就是閨蜜,她一個人走出來,恰好與正要進店的一對情侶打了個照面,女生笑着依偎在男生懷裡,有些刺眼。

  貝拉拉連忙別開了臉。

  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走過一條小巷子的時候,眼中一抹紅色一閃而過,貝拉拉停了下來看進去,那是一條普通的巷子,在這繁華的市中心顯得有些孤單,可裏面開着一朵紅花,映着外面的燈光,分外好看,是一朵月季。

  貝拉拉不自覺被吸引了目光,酒意未消,看着這一朵孤單開於荒僻之巷的月季,文藝青年的情懷一下子涌了上來。她走進巷子里,蹲下來細細地看,有微風拂過,花朵不勝嬌弱一般微微顫抖,但風過,花卻依然佇立原地。

  貝拉拉按了按額頭,自嘲一笑,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多愁傷感了?風將酒意吹散了一些,貝拉拉站起身,正打算走出巷子,外面忽然傳來幾聲雜亂的腳步聲。

  身子被人一帶,按在牆上,貝拉拉驚恐地睜大了眼,還來不及呼救,就聽男人聲音有點虛弱地低聲央求:「救我……」

  貝拉拉一愣,外面隨即傳來了幾聲咒罵聲。

  「媽的,真能跑,受了傷還能跑這麼一天一夜!」

  「一定要追上他,老子就不信弄不死他!」

  那幾人像是在外面逗留了一會,就聽着腳步聲越來越近,很快就要到這裡了。

  面前的男人痛苦地皺着眉,剛才他把貝拉拉按到了牆上,貝拉拉反射性地伸手,卻觸上了他腰間的粘膩。她沒有低頭看,也能想像出來那是什麼。幾乎沒有思考的餘地,她把那男人推開一些,迅速脫下自己的外套罩在他身上,傷口被完美隱藏,耳邊那腳步聲已經到了巷子口,貝拉拉雙手環住男人的脖子,將臉貼了過去。

  這場景,在巷子口的人看來,就是一對擁吻的男女。那幾人停頓片刻,迅速走了。

  直到確信腳步聲已經遠了,貝拉拉才鬆懈下來。竟然會這麼幫一個陌生人,還是在不確定他是好是壞的情況下……貝拉拉酒意徹底醒了,自己也覺得神奇。

  她呼出口氣,想要告訴那男人,已經安全了,肩膀處卻忽然一沉。

  那男人,靠着她的肩膀,暈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