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 連載中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

來源:外網 作者:大紅大紫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大紅大紫

國之重器,猛虎出籠!亦正亦邪的他註定有着無法平淡的命運!身負枷鎖執掌生殺命輪!他身立潮頭一生高唱大風!只裝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輝煌,彪悍鑄就,舞練長空!!!大紅大紫出品必屬精品,有多本完本經驗,請放心閱讀!!!分享書籍《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作者:大紅大紫展開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章節試讀:

陳六合沒問黃百萬是怎麼查到這麼多的,也沒問他是怎麼弄到這些照片的,雖然他知道過程一定很兇險,但很多事情,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翻看着手中一張張相片,陳六合嘴角的玩味笑容越來越濃。 周雲康,黑龍會副會長,黑龍會會長張永福的女婿,靠着張永福獨女這層關係,從一個地痞無賴的小混混搖身一變成了黑龍會的副會長,算得上是一個很成功的鳳凰男。 也就是他對秦若涵家裡的娛樂會所覬覦已久,也是他在對秦若涵步步緊逼,就憑這個人風流成性的品格,陳六合估計,這傢伙想強取豪奪的,估計不僅僅只是秦若涵名下的會所了,連秦若涵這個俏娘們,這禽-獸也絕不可能放過。 從某個方面講,這傢伙也算是個人才了。陳六合嘲弄了一聲。 黃百萬露着一口大黃牙笑:誰說不是呢。 把照片丟在桌上,陳六合沉凝了一會兒,又看了看安靜的手機,他失笑了一聲,暗自想到,今天就是第三天了,也就是周雲康給秦若涵下最後通牒的最後時間,按理說,秦若涵這娘們應該火急火燎才對,卻想不到今天是出奇的安靜,那娘們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打來。 難不成是對自己已經徹底絕望,斷了抓住自己這根救命稻草的念頭? 罷了,既然小妹對你動了惻隱之心,那我自然不會讓你重蹈小妹覆轍,想到這,陳六合把一疊照片揣進兜里,對黃百萬道:還能動不?能動的話就跟我出去辦點事? 六哥吩咐,就算是爬,我老黃也必須得跟着去。黃百萬抬起屁股站起身,牽動了傷口讓他齜牙咧嘴。 走吧,帶你去看場好戲,就是不知道這場戲,已經上演了沒有,在這場戲中,咱哥倆可是正兒八經的正派人物,今晚就去斗一斗大反派。陳六合推着破爛三輪車走出院子。 屁顛顛跟在後面的黃百萬說道:大反派的結局要麼就是不得好死,要麼就是被我們正派的王八之氣一震,就此折服。 陳六合穿着一身地攤裝,踩着一雙人字拖,賣力的蹬着踏板都掉了一隻的破三輪,車斗內坐着比乞丐順眼不了多少、還纏滿紗布的黃百萬。 他們穿行在繁花似錦的夜市中,那賣相真叫一個銷魂,所過之處無不讓人側目。 給秦若涵打了個電話,卻是關機狀態,這不由讓陳六合蹙了蹙眉頭,不出意外的話,秦若涵應該是遇到了麻煩,就是不知道他現在趕去,還來不來得及。 此時此刻,陳六合的心中倒是沒多少愧疚與負擔,秦若涵若是能撐到他出現,那便是秦若涵的運氣,如果撐不到那時,那陳六合也愛莫能助,甚至不會有丁點歉意,本就非親非故,他會盡一份綿薄之力,這已是心意。 沒有去秦若涵家裡,而是直奔秦若涵所開的會所。 對於這些基本情況,陳六合還是清楚一些的。 金玉滿堂娛樂會所坐落在杭城市一條還算繁華的街道,這家會所的規模不算很大,也不算太豪華,中等檔次,有五層,涵蓋了KTV、桑拿洗浴、養生美容,以及一些簡單的娛樂設施。 當陳六合與黃百萬來到這裡的時候,這門口的空地上已經停滿了車輛,大多都是中檔車,當然也有幾輛奔馳寶馬之類的,不過再好的車,就難見了。 這裡的生意不錯,這是陳六合的第一想法,打量了一眼會所,淡淡一笑,這會所雖然一般,但好歹也得頂個兩三千萬的資產,周雲康那混球想用兩百萬就佔為己有,難怪秦若涵死也不會同意。 站在會所前,黃百萬也是無比艷羨,他這輩子還沒進過這麼高檔的場合呢,要是能進去玩玩裏面的水靈妞,就是少活個三兩月,也是值得的。 六哥,那是周雲康的車。黃百萬指了指停在不遠處的一輛奔馳商務對陳六合說道。 確定?陳六合問道。 黃百萬肯定回答:我跟了他兩天,他的車我不會記錯,車牌號一個數字也不差。 陳六合笑了笑,帶着黃百萬向會所大搖大擺的走去。 這兩人的模樣怎麼看都不像是能進會所消費的主,一進大廳,自然就被安保人員盯上了,用滿是戒備的目光看着他們,好像生怕他們會在這裡伸手討錢或是在這裡偷雞摸狗。 這哥倆臉皮極厚的對這些目光旁若無睹,陳六合是壓根不在乎,黃百萬則是習慣成自然。 穿着人字拖的陳六合踢踏踢踏來到前台,對着那名還算養眼的制服美女直徑問道:我找你們老闆,她在哪? 制服美女雖然也是個以貌取人的俗人,但好歹還算有些職業道德,至少不會把狗眼看人低這幾個字寫在臉上,她有些詫異、但還算客氣的說道:你找我們秦總? 對,我找秦若涵。陳六合嘴角含笑的說道,懶散的笑容委實有些欠揍,頓了頓,陳六合繼續道:美女,如果你不想等下挨罵或者被開除的話,我勸你最好把秦若涵的位置在哪告訴我。 未了,陳六合還無比真誠的加了句:真的,我不騙你。 如果說陳六合這樣的人能跟他們那個高貴冷艷又多金的漂亮老闆有瓜葛,她們這些人是肯定不會相信的,所以對陳六合的話,她們也壓根沒太在意。 對不起,這位先生,我們秦總現在有事,不方便見客,不如這樣吧,如果你真的有急事找我們秦總,你可以撥打她的私人電話。前台美女說道,但眼中已經出現了些許不耐與嘲諷。 陳六合無奈的搖了搖頭:早打了,但是已經關機,你確定不告訴我她在哪? 對不起,先生,這個忙我幫不了你。前台美女滿心不屑,就這樣的癩蛤蟆也想見秦總?如果真放他上去了,恐怕自己才要被秦總開除吧。 陳六合點點頭,這時,那幾個早已經蠢蠢欲動的保安終於安奈不住走了過來,圍着陳六合與黃百萬道:小子,你們不會是想鬧事吧?最好把罩子放亮一點,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不消費的話就趕緊離開,不然別怪我們動手趕人了。 說話的是這個會所的保安隊長,一個看上去三十幾歲的中年男子。 我找秦若涵,她在哪?陳六合不溫不火的問道,臉上笑容依舊。 這裡不歡迎你,立刻給我滾出去,聽到沒?還想見我們秦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德行。 保安隊長及不客氣的說道,別說他不相信陳六合與秦總有什麼關係,就算真有關係,他也不可能放陳六合進去,秦總現在可是在跟黑龍會的周老大談正事呢,他現在可得為周老大把好關,只要攀上了周老大這層關係,那他以後還不是橫着走? 他心裏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幹着吃裡扒外的事情,說著話,就伸手對陳六合推搡過去,他漢子不小,曾經也當過幾年兵,看起來很紮實,很兇悍。 可還沒等他的手挨到陳六合,一旁的黃百萬就急眼了,一個及不雅觀的飛腿過去,正中對方的腰部,把對方踹得蹌踉。 六哥,你先走,我老黃斷後!黃百萬急喝一聲,也不管自己身上的傷口裂開滲血,朝着那保安隊長就撲了過去,他清楚的很,既然動手了,肯定不能善了,既然不能善了,那就只有硬着頭皮上。 草!給我打,打死這兩個癟三!保安隊長惱火的說道,他話音一落,那五六名原地待命的保安立即動手,能在這樣的場合當保安,誰沒有幾分膽子?說干那是真干。 唉,找死!陳六合搖頭輕笑,沒有動如脫兔的迅疾,也沒有王八之氣一震的霸道,他就那麼懶懶散散的向那幾名摩拳擦掌的保安走去。 腦袋微側,躲過一隻拳頭,陳六合準確無誤的捏住對方的手腕,輕輕一捏,對方就傳出殺豬般的嚎叫,腕骨直接被陳六合卸去。 同時,他抬起右腿,在另一名保安的胸前點了一下,不見如何用力,對方竟然直接栽倒在地,摔了個頭破血流。 他僅僅是手起手落五六下,那幾名保安就全部倒在地下呻 吟起來,竟是沒有一個人再能站起。 反觀陳六合,風輕雲淡,連呼吸都無比勻稱。 這些只是發生在半分鐘不到的時間內,看的那些過往的客人已經服務生瞠目結舌。 黃百萬和保安隊長依然扭打在一起,憑藉老黃牙的戰鬥力,自然不是保安隊長的對手,被壓在地下暴揍,但老黃牙貴在抗打,他瞅準時機,一口咬在對方的脖子上,疼得保安隊長慘叫不已。 黃百萬絕逼是那種打起架來不要命的主,伸手把腰後那把匕首掏了出來,直接就架在了對方的脖子上。 草你嗎的,再敢動一下,爺爺直接給你開喉放血!黃百萬兇狠道。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