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修仙:開局吃個地靈丹
都市修仙:開局吃個地靈丹 連載中

都市修仙:開局吃個地靈丹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泡芙的南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雲傑 蘇倩兒 都市小說

【都市修仙+多CP+日更兩萬+精品保證】本來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晚自習放學後走在街上突然看到一個閃爍着灰色光芒的東西從天而降他還以為是隕石掉落,好奇下騎着車子去尋找結果發現是一枚泛着灰色光芒的丹藥散發著誘人的香味他撿起來之後就發現自己的命運就此改變化神期合歡宗蘇倩兒尋找丹藥,卻發現丹藥已經被主角吞服無奈之下只得指引主角修行,打算讓他修到築基境界然後雙休取得地靈仙丹的功效...展開

《都市修仙:開局吃個地靈丹》章節試讀:

葉雲傑的眼睛也看向蘇倩兒,四目相對,蘇倩兒眼中更多的是惱怒,葉雲傑眼中則是狡黠。

蘇倩兒想到自己的師父,為了能夠讓自己得到這枚仙丹,籌謀了一年,在龍虎山附近不斷摸索,才找到藏身之地。

後在龍虎山長老陌虛煉丹之時,使用神兵法門,引得地靈丹衝破丹爐。

師父去了陌虛追的那顆靈丹方向,而自己則追着這一枚靈丹來到這裡。

千辛萬苦,卻被眼前這個男人給吃了。

她如何不生氣!

想到這裡,蘇倩兒狠狠的瞪着葉雲傑,如果眼神能夠殺人,此時的葉雲傑已經成為了千瘡百孔。

葉雲傑正要詢問蘇倩兒一些事情,忽然只覺得自己小腹處一陣劇痛和火熱席捲而來。

他扶着桌子的手顫抖了起來,整個身體如同在桑拿房裡汗蒸一樣,只是片刻就渾身升起白色煙霧,身體蜷縮成一團。

蘇倩兒看着葉雲傑的樣子,頓時有些解氣。

「讓你吃,讓你吃!」

「這下好了,你一個凡人之軀,怎麼可能會承受住這麼大的藥力,沒有修鍊法門,只需一個時辰不到,就會七竅流血,繼而橫死當場!」

想到這裡,她收起長劍,走到葉雲傑面前,蹲下身,看着痛苦而渾身抽搐的葉雲傑,道:「快要死了,有什麼遺言,本姑娘說不定可以幫你喲。」

葉雲傑雙拳緊握,身上無一處不青筋暴起,他牙關緊咬,盡量不讓自己發出叫聲,但這疼痛如同針扎,如同車碾,如同抽骨扒筋般,怎麼可能忍受得住。

「啊~」

他張開嘴巴,似是把全部力氣耗光般,聲音如同撞鐘般響徹整棟樓。

頓時,整棟樓的居民被這一聲從夢中驚醒,脾氣暴躁者更是打開燈,開了門,準備找到噪音製造者。

蘇倩兒有些慌神,修行人士最大忌諱就是驚擾凡人生活,此時如果因為這個葉雲傑而暴露自己,那就麻煩大了。

但一走了之也不可能,蘇倩兒正要準備等葉雲傑死後吸收剩餘藥力,雖然比不上直接吞服,但也能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

當下,她顧不得其他,只得施展障眼法門,右手揮動,帶着葉雲傑御劍從窗戶飛向天際。

蘇倩兒看着跟隨自己而動的葉雲傑,恨聲道:「可惡!」

劍光遨遊在天際,只是片刻功夫就來到了一處荒郊野嶺,蘇倩兒直接將葉雲傑丟在地上,任由他在地上來回翻滾。

葉雲傑的喉間已經發不出聲音來,他無力的吶喊着,嘴巴張的很大,幾乎都要脫臼,他的手扒着地面,地上的土被他扒開,不一會就拔出一個大坑來。

葉雲傑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從來沒有過這種感受,原本以為自己能夠吃掉仙丹,讓自己能夠與凡人不同,卻沒有想到會承受非人的痛苦折磨。

蘇倩兒就站在一旁,看着她,心裏也有些許不忍,想要轉過身,不再看葉雲傑的時候,忽然她聽到了斷斷續續的聲音。

「救……救…..救…..救救…..救救我!」

這聲音嘶啞,無力,似是喉間努力發出,如果蘇倩兒不是修士,耳力比尋常人要靈敏許多,她也聽不清葉雲傑說的話。

「救你?」蘇倩兒皺眉看着可憐的葉雲傑,她一時竟不知該怎麼辦。

「救….救救…救救我….求…求求你…」

「求求你…」

聲音再次傳來,蘇倩兒嘆了一口氣,她已想通,原本葉雲傑也只是一介凡夫俗子,只是機緣巧合才遇到這件事,於他來說,本就是無妄之災。

想及此,她忽然想到了另外一個辦法。

「為何自己不教他修行法門,等他築基完成,自己可以使用雙修法門,采陽補陰,不也是一樣的效果,還不浪費靈丹的藥效!」

蘇倩兒此刻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天才,這麼聰明的辦法都能夠想的出來。

她提起裙擺,走到葉雲傑的身旁。

此時的葉雲傑已經雙眼無神,連眼珠都幾乎看不到,僅剩下最後一絲求生本能支撐着自己沒有暈厥過去。

蘇倩兒將葉雲傑用靈力托起,淡聲道:「我現在將我們宗派的修鍊法門教給你,你記好修鍊路線。」

說罷,蘇倩兒不管他是否聽到自己的話,雙手掐動法門,口中念誦修鍊法決,雙掌貼在葉雲傑的胸膛,將自己的靈力作為引導在葉雲傑的體內開始流淌。

地靈丹不愧是修真界第二的丹藥,它的藥力此刻在葉雲傑的體內就像是洪荒猛獸般橫衝直撞,葉雲傑體內的90%的脈絡都已經被摧毀殆盡,根本無法引導靈力流淌。

蘇倩兒好看的額頭也滲出汗來,她的秀眉蹙緊,好看的鼻子也皺了起來。

這也是蘇倩兒第一次施展引導,可以說是一個半吊子,她只能憑藉自己的修行經驗來加以修復和引導。

就這樣,太陽升起,兩人保持一個動作。

太陽落下,兩人還是保持一個動作。

唯一改變的就是葉雲傑原本通紅如岩漿顏色的皮膚現在已經恢復正常,他的面目也不再猙獰痛苦,反而一臉平靜和安詳。

一直到晚上一點多鐘,蘇倩兒才收回自己的手掌,長舒一口氣,正欲起身,忽然覺得天旋地轉,眼前一黑,軟倒在地上。

隨着蘇倩兒倒在地上,葉雲傑也像是失去了支撐,倒在了地上。

6月20日,晝。

陽光照耀着大地,三三兩兩的不知名鳥兒嘰嘰喳喳的叫着,在這綠油油的草地上躺着兩個人。

其中一人光着上身,他的眉毛動了動,發出一聲舒服的**。

睜開了眼睛,入眼就是一個可愛漂亮的美女就躺在自己的身邊。

這個人就是葉雲傑,他看到這個美女的時候,感覺就像是在做夢一樣,腦海中想起了昏迷前的情形。

這才想起,這個美女的名字叫做蘇倩兒。

他正想要起來,卻發現自己渾身沒有一絲力氣,渾身就像是散了架一樣,就像是被車反覆碾壓過一般,沒有一處不痛的。

嘶~

葉雲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聲音嘶啞渾濁且低沉,嘴唇乾裂,喉間發乾讓他無比難受。

葉雲傑的動靜吵醒了旁邊的蘇倩兒,蘇倩兒的睫毛動了動,好看的眼睛慢慢睜開,看到正在看自己的葉雲傑,她的眼睛先是閃過一絲茫然,接着她從地上直接坐起,警惕的看着葉雲傑。

葉雲傑一陣好笑,想着自己這副樣子怎麼可能會佔你的便宜,不禁莞爾。

蘇倩這才反應過來,嬌聲喝道:「你笑什麼?」

葉雲傑張了張嘴,但嗓子實在太干,終究沒有說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