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都市逍遙醫仙
都市逍遙醫仙 連載中

都市逍遙醫仙

來源:google 作者:漸變的你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易安 武俠修真 陳鋒

母親身患重病,耗盡錢財,走投無路的他,獲得先祖傳承,搖身一變一身醫術無人能及!從此逍遙自在展開

《都市逍遙醫仙》章節試讀:

一群家屬在保鏢的簇擁下快步而來。

「我父親到底是怎麼了?為何好端端的就這樣了?」

其長子陳輔華焦急的詢問着張主任。

「陳老年紀大了,血液形成血栓,從而導致心梗。索性我救治的及時!不會有大礙的!」陳主任耐心的解釋着。

一臉驕傲的神情!

真有那麼幾分醫術高超的模樣!

這時,院長也帶着一群人匆匆趕來。

陳輔興讚許的對着陳主任點點頭,開口表揚。

「黃院長!你們醫院的陳主任很好!

很好啊!

醫術高超!應當重用!」

這下可真把陳主任美壞了!

陳輔興的一番美言!至少能讓他少奮鬥十多年!

「是,是。謹記陳書記的推薦。一定優待陳主任!」黃院長小心翼翼的回應着。

其實黃院長心裏刺撓的不行。

「靠!我怎麼就沒這運氣呢!要是我早點到!也能跟着沾點光!」

陳景瑜看着病床上臉色依舊蒼白的**,緊握着陳老正在輸液的手。

「為什麼我爺爺的臉色還是這麼蒼白呢?掛了這麼久的葯,怎麼不見好轉?」

陳景瑜一臉擔憂的詢問着。

「陳老送來的時候我已經最快時間給予治療了!只是當時有個毛頭小子在旁搗亂!說我診斷有誤!我多年的行醫經驗!還不比他豐富個幾百倍?他看一眼就知道病症!這不是扯淡嗎!還口出狂言!觀氣就能斷症!簡直不知所謂!」陳主任滿臉的憤怒的說著!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

陳景瑜神色逐漸陰沉!怒火中燒!

「那小子呢!要是耽誤了我爺爺的病情。看我不好好教訓他!」

「已經走了,大小姐。」管家劉喜道。

觀氣斷症?

此時在院長的帶領下,走進來一位老人。

「原來是曹先生!」

陳家眾人拱手相迎。

曹誠安是青海市頗具威望的老中醫,連龍都的達官貴人也經常找他看病。

「中醫的至高境界便是觀氣斷症!我十歲跟隨父親學習醫道!至今六十餘年!

才堪堪略懂何謂氣!還遠遠達不到觀氣斷症的境界!

如果隨便一個人都會的話!那我豈不是廢物了?我這六十年來!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哼!」

曹誠安一臉不屑的冷哼。

「曹老!是一個二十齣頭的小子!一定是哪裡恰巧聽來的!在這胡亂賣弄!」陳主任滿臉憤怒的說著。

曹誠安不可一世的笑了笑。

「那是自然!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以為懂得一點皮毛就能口出狂言!

不知天高地厚!」

原來如此!眾人聽完曹誠安的解釋,茅塞頓開。

「曹老所言極是!行醫靠的是什麼!」

是經驗!

我可是這方面的專家!

這麼明顯的病症!如果一一檢查的話,唯恐陳老多受不必要的病痛!」

陳主任如狗腿子一般的附和着。

陳輔華笑着搖搖頭。

「他還說了什麼嗎?」

「他還說了老爺不是心梗。是肺栓塞。」管家應聲道。

曹誠安看着病床上呼吸逐漸急促的陳老。

驚異不定。

上前把脈一探。

看着吊瓶上的藥名。

心中咯噔一下。

壞了!

急忙一把扯掉正在輸液的吊針!

陳家兄弟兩人一臉驚愕!

陳輔興一把拉過曹誠安!

「曹老!你這是?我父親現在情況還沒改善!全靠這吊瓶融化血栓了!為什麼突然拔掉吊瓶?你到底想幹什麼!」

「曹老此舉是為何啊!」陳輔興也是一臉的不解問道。

曹誠安一臉憤怒朝着驚愕的陳主任吼道!

「是肺栓塞!你一個西醫不好好檢查就給人妄斷病症!

經驗!你有個屁的經驗!

馬上都喘不上來氣了!還不檢查肺!

心梗!放你的屁!這哪裡像心梗了!」

曹誠安鬍子都快氣歪了!

說罷趕緊掏出身上隨身攜帶的針袋,準備進行治療。

「輔興啊,你家老爺子經過他這麼一折騰現在非常危險,連我也沒有把握一定能治的好!」

曹老擺好銀針無奈的的開口。

話音剛落,躺在病床上的陳老,突然呼吸更加急促!

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請曹老一定救我父親!」

看着情況緊急的父親,身居高位的陳家兄弟也沒有的往日的從容。

「王八蛋!你這庸醫!」

怒急的陳景瑜抓過陳主任一拳就打在他臉上!

陳景瑜從小喜歡習武,一身拳腳功夫不遜色於男人!

挨了一拳後的陳主任,臉腫的跟豬頭一般,剛準備逃向門外!

陳景瑜抬腿一擊重腳!直踢在他後腰上!

巨大的力道直接將其踹飛!連帶着病房的門也被陳主任砸開!

「噗通!」

陳主任狠狠的摔在地板上!

他一臉驚恐的爬起!恐懼填滿了內心!

連摔了個狗吃屎磕掉兩顆門牙也未察覺!

門口眾人一臉不解的看着他。

為何進去時候滿面春風。現在卻被人踹了個狗吃屎!

陳景瑜剛準備追出來!

「夠了!」其父陳輔華一聲呵斥!制止了她。

一臉不甘的看見父親!

「王八蛋!我爺爺要是有事!我饒不了你!」

陳景瑜指着陳主任怒罵。

這庸醫又在害人了?

感情這是把人治出個好歹了啊!

剛剛那個小神醫還好心提醒過了!

這吊毛還罵那個小神醫!哈哈哈,這下出事了吧!

真是庸醫害人啊!

眾人議論紛紛,朝着狼藉不堪的陳主任指指點點。

這是破什麼醫院!這樣黑心的醫生都能當主任!

這種庸醫還不開除!留着過年嗎!

這讓老百姓怎麼安心看病!

引起眾怒的陳主任被群眾圍了起來!

你一言我一句的攻擊着!

聽着閑言碎語。

黃院長開口怒罵。

「混蛋!你被開除了!如果陳老有事!我必追究你的責任!」

回頭望着怒氣難平的陳輔興,知道自己今天估計也沒好果子吃了!

「我他媽怎麼這麼倒霉唉,飛來橫禍啊!」

想着當初怎麼就瞎了眼給他提了主任呢!

心裏越想越氣!

陳主任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緊緊的抱着黃院長的大腿!

「院長啊!你不能這樣啊!這麼多年來!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黃院長提起另一隻腳狠狠的踹開陳主任!

「滾!滾!滾!

保安!保安!給我把這混蛋丟出去!」

隨着陳主任被保安架走,走道里又恢復了平靜。

看着病房裡情況不好的陳老,院長對着眾人詢問。

「剛剛你們說的小神醫是怎麼回事?」

一位好心的老太說道。

「這老人剛送來的時候,那位小神醫就說了這不是心梗!建議檢查一下胸CT。

只是醫生沒聽,就一口斷定是心梗。還直接給他用藥了!」

院長恍然大悟!

檢查都不檢查就直接用藥!

恨不得將始作俑者千刀萬剮!

另一位吃瓜群眾說道。

「他母親腦出血昏迷了很久,怎麼治都沒用!那位小神醫,隨便扎幾針他母親就醒了!」

病房內。

經過曹老施針治療。並沒見好轉之色。

曹老搖了搖頭,取下銀針。

「輔興,輔華啊!我無能為力!」

陳家兄弟聽到着這。

瞬間面無血色!

雙腿一軟!

直接跪在了病床前!

「爸!是兒子無能啊!」

看着呼吸逐漸艱難的父親,陳輔興心如刀絞!

「黃院長!我希望你給我一個交代!」

黃院長心裏暗暗叫苦!

「給你交代!我拿頭給你交代啊!我也被坑了啊!我怎麼交代!那我跟誰要代價去啊!」他心裏嘀咕着!

黃院長頂着壓力說道。

「那個年輕人說他能治!」

病房內焦急的眾人被一語點醒!

「哼!我都治不了!他能治?」曹誠安一臉不屑的開口。

陳輔興滿臉焦急的吼道!

「快!快去請這方面所有的專家!黃院長!立刻給我查!

不是說他母親之前住院!一定留有信息!」

陳輔華也急忙拉過女兒陳景瑜。

「快去!把這個小夥子請回來!

你爺爺的情況刻不容緩!

必要時!我允許你使用武力!」

接着對一眾保鏢喊着!

「你們全部跟着大小姐去!不惜一切代價!

一定要把人帶回來!」

拿到易安信息的陳景瑜帶着保鏢急忙出發了!

一下子擁擠的病房內,也空曠了許多……

許久未回的出租屋,髒亂不堪。

「媽,你坐着吧!我來收拾!」

看着母親大病初癒,還略顯蒼白的臉,易安心疼的說著。

「已經沒事啦,媽這種粗人,哪有那麼矯情!」

易慧蘭微笑着摸着易安的頭。

「媽對不起你!你受委屈了!」

看着一臉消瘦的易安,心疼的淚如雨下。

易安抱着她安慰着。

「媽,你別亂想!病好了就沒事!

你看!我現在也畢業了!馬上就去實習了!

你再也不用這麼累的賺錢了!

以後你就安心在家享清福吧!」

易安輕輕的拍着她的後背安慰着。

回想起幫助過自己的人!他的眼神透出一股堅定!

得到先祖的傳承,日後必定前途無限!

這輩子不但要好好報答他們!更是要帶着他們一起輝煌!

他心中暗暗發誓!

「若我未亡!必護佑你們一生一世!」

「叮咚~」

忽然間震動的手機鈴聲,將他的思緒打斷。

他接起電話。

「哪位?」

「你就是易安?」電話里傳來一陣女聲。

「是。」易安冷冷的回應着。

「青海人民醫院的老者!你診斷的肺栓塞!還有印象嗎?

你……能治嗎?」

女孩的聲音有點顫抖的詢問着。

「能治。但與我何干?

那時我便提醒了!就算不信我的話!掃個CT也能分辨的清病症!

既然否定於我!就不必再來問我!」

易安說罷,便掛斷電話。

從小到大!易安性格一向直來直往!

對他好的人!他會刻骨銘心的記着!

學醫之人!善行為先!

好言相勸過!

就夠了!

聽不聽是你的事!

難道他的醫術不值得尊重嗎?

提醒過你!你不信!病惡化了!再來找我?

真當我易安這麼廉價嗎!

他有自己的驕傲!

《都市逍遙醫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