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都市榮耀神醫
都市榮耀神醫 連載中

都市榮耀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秦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欣 現代言情 秦炎

他本是生活卑微的上門女婿,打不敢還手,罵不敢還口,卻在意外車禍後在古玉中得到醫武傳承從此他是醫術界最年輕的神醫,是武道界最另類的天才,這一次他要撕裂規則和枷鎖,邀戰天下,打拚一世榮耀展開

《都市榮耀神醫》章節試讀:

「你給我閉嘴!」
柳輕柔直接怒吼了一聲,隨後抓住救命稻草一樣拉着秦炎的手:「小神醫,你既然能看出來,那你能治嗎?」
秦炎近距離審視對方,不得不說這個柳輕柔確實是個大美女,膚白貌美。
是那種不管男人還是女人,看了都會喜歡的模樣
秦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開口:「之前在醫院我只是暫時壓制住了蠱毒的發作,想要徹底消除的話,我還要再次施針!」
比起妻兒的懷疑,佛爺卻不敢怠慢,面色嚴肅道:「小兄弟,你想要些什麼?」
秦炎淡淡道:「給我準備一把刀,一盒銀針,一個酒精燈就行了!」
柳大佛揮了揮手,讓人立刻去準備。
十五分鐘後,需要的東西全部備齊。
「佛爺,還請您先把上衣脫了!」
秦炎在針盒取出銀針,一邊在酒精燈上消毒,一邊開口說道。
在柳大佛把上衣脫下的瞬間,秦炎就已經揮針扎在了他的身上。
腦海中一套全新的針法浮現。
《四象神針》
封穴!破煞!解毒!化蠱!
雖然是第一次用,可是秦炎的手法卻絲毫不慢。
手指翻飛中,已經有着十幾根銀針嗖嗖嗖落在了柳大佛的穴位中。
胸膛和雙臂的幾處大穴都被封鎖!
「啊……」
柳大佛悶哼一聲,隨即露出滿臉的痛苦。
「混蛋!」
一旁的兒子在第一時間就沖了上去,一把拉住秦炎的手喝道:「就知道你是個假的,說,你對我爸到底做了什麼?」
秦炎手中的針在此時停下,柳大佛的身體也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來,面色更是鐵青。
看起來十分嚇人。
佛爺的妻子也迫不及待的喊起來:「快點殺了這個小子,他要害佛爺……」
「給我閉嘴!」
好在柳輕柔上去阻止了這一切,推開自己的弟弟和後媽,對着秦炎喊道:「小神醫,您繼續,不用管他們。」
秦炎點了點頭,繼續施針。
「柳輕柔,你想害死你爸嗎?」
佛爺妻子氣憤不已:「這小子是不是你刻意找來的?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兒子也憤怒開口:「快到讓開,要是爸爸有什麼不測,你們誰都不想活。」
柳輕柔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着這對母子。
其實她不是完全信任秦炎,畢竟這也才是兩人第二次見面。
但是比起秦炎,她更加不相信這個後媽和弟弟。
嗖!嗖!嗖!
此時秦炎動作沒有停歇,捏起最後三根銀針,分別落在了曲池、合谷、內庭。
柳大佛的肉體上,清晰的可以看到一道黑線從小腹向著手臂蔓延。
接着他又拿出了一把小刀,毫不猶豫的割開了柳大佛的手掌。
鮮血溢出,觸目驚心。
「住手!給我住手」
佛爺妻子焦急的大吼一聲:「快點攔住他,這個混蛋會害死佛爺的!」
話音剛落,那流淌鮮血的傷口中竟然有着一條蠱蟲流出。
屋內的眾人動作停頓,止不住的倒吸一口涼氣。
吧唧!
秦炎直接上前一腳踩死蠱蟲,隨後迅速的拔下所有的銀針,還止住了對方手掌的鮮血。
佛爺慢慢的起身,整個人感覺到格外的輕鬆。
秦炎吐出一口長氣:「佛爺,這蠱解了,你們還欠我一句道歉!」
柳大佛自然清楚秦炎是什麼意思,他看向自己妻兒,用着不容置疑的語氣:「還不快點向小神醫請罪!」
「請罪?為什麼要請罪?」
要讓嬌生慣養的母子二人向一個毛頭小子道歉,他們實在做不到。
佛爺的兒子咬着牙齒倔強道:「我看這小子不過就是碰巧而已,大不了給他點錢就好了。」
「就是!」
佛爺的妻子也沒有想像中一個妻子該有的開心,反而憤怒不已:「他越是這樣,越讓我懷疑他是個騙子。」
「大家都看不出來的病,就他能看的出來?各大名醫都治不好的病,他卻能治!」
「我真的懷疑,這蠱不會就是他下的吧!」
她的兒子更是直接指着自己的姐姐吼道,「柳輕柔,是不是你勾結這小子給父親下的蠱?」
「啪——」
柳輕柔直接衝過去,一大耳光打在了對方的臉上。
「你們母子兩人還是真是會倒打一耙啊,我看沒安好心的是你們吧!」
「父親住院,大家都很緊張,可是你們卻連醫院都不去。」
「如今更是百般阻撓小神醫給父親醫治。」
說到一半,她又是一巴掌打在了自己弟弟的臉上,身上流露一股威嚴氣勢:
「而且,你算什麼東西?敢這麼和我說話?」
「這個家,什麼時候輪到你對我指手畫腳了?」
柳輕柔發怒時,身上有着她父親的影子在:「說,這一切是不是你們蓄意圖謀?」
看着女人威嚴的模樣,秦炎不僅微微一笑。
同樣都是生氣,女人和女人之間還是真是有差距的。
母子二人也是一驚,第一次感受到柳輕柔的強勢,只能捂着面孔退到一旁。
而柳大佛至始至終都在默默看着,沒有阻止也沒有說話。
雖然前前後後兩次讓自己妻兒道歉,可是秦炎卻能感受到對方根本就有意在包庇。
既然都這樣了你還能容忍,那我就再加一把火!
「佛爺,您的身體除了蠱毒之外,還有其他的病症。」
秦炎眼睛一眯:「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柳大佛開口:「小神醫儘管開口。」
秦炎吸了一口氣,說道:「您的身體早就已經透支了,平時夫妻生活應該不是很圓滿吧?」
柳大佛一臉震驚的看着秦炎,這麼私密的事情都能看的出來?
秦炎又看了一眼佛爺的妻子和兒子,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佛爺,按照時間來算的話,您的生育功能早在二十年前就不行了!」
「換句話來說,您的女兒可能是您的女兒,但是這個看起來十八九歲的兒子就不一定了!」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無聲!
佛爺的妻子更是嚇得魂飛魄散:「你——你胡說……」
她的話音落下,柳大佛霍然起身毫無徵兆的一腳把妻子踹飛:
「賤人,我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