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都市逆天武醫
都市逆天武醫 連載中

都市逆天武醫

來源:google 作者:陳天南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秦蓉 陳天南

貧窮落魄的少年陳天南,偶然獲得家族傳承,逆天醫術、絕世功法、奇門異術一一精通,為守護至親,報血海深仇,一步步崛起展開

《都市逆天武醫》章節試讀:

烈日炎炎下,陳天南推着輪椅快步走着。
輪椅上坐着一名形容枯瘦,臉色蒼白如紙的姑娘。
是陳天南的妹妹陳雪,身患白血病,已經晚期。
「哥,我想吃雪糕。
」路過一家超市時,陳雪一臉喜悅,滿眼期待的的回頭看着陳天南,發白的舌頭舔了舔乾癟的嘴唇。
陳天南一聽急忙放慢腳步,摸了摸皺巴巴的口袋,臉上勉強擠出一絲苦澀笑容,「你忘了?醫生可是特地交待過的,你現在不能吃冷飲,對身體不好。

「小妹乖,很快就到,咱們馬上就能吃好吃的了。

陳天南一邊說著,連忙推着輪椅往前走。
不是他不買,而是沒錢。
今天是表哥林有龍結婚的日子,陳天南身上僅有五十塊,待會兒還得隨禮。
見陳雪依依不捨的看着堆滿雪糕的冰櫃,陳天南急忙安慰道:「表哥今天結婚訂的可是咱們蓉城最豪華的酒樓,裏面的菜可都是五星級廚師做的,老美味,可好吃了。

「待會兒你就敞開了吃,記得少喝飲料少喝水,一定要吃得飽飽的。

陳天南特地叮囑了一句。
「我還帶了兩個塑料袋,待會兒吃不完的咱們就趁機打包。

沒辦法,為了給妹妹陳雪治病,他已經竭盡所能,到處借錢,甚至欠下了一屁股的網貸和高利貸。
酒席事小,帶陳雪吃一頓好吃的才是重中之重。
小小的五十塊錢,已經足夠他們兄妹一個星期的生活費,以後他就真的身無分文,除了手上一枚生鏽戒指外一無所有。
戒指是爺爺臨終前給他的,特地囑咐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變賣。
看着手上銹跡斑斑的戒指,陳天南也知道其實就是個鐵圈圈而已,壓根不值錢。
「哥,這樣不太好吧,畢竟我們只是遠房親戚而已。

「就算窮,咱也要窮得有骨氣些。
」陳雪聽後嘟噥着嘴,有些難為情。
陳雪一臉心疼的看着哥哥陳天南,心裏愧疚不已,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生病,兄妹倆也不至於如此落魄。
她還不知道吃酒席只是陳天南的借口,因為沒錢交醫療費,他們是被趕出來的。
「遠房親戚也是親戚,你忘記當初咱爹是怎麼照顧他們的?如果不是爹借錢給林震天的話他會有今天?」
陳天南一副厚臉皮。
「待會兒你只管放開了吃,不說吃回本,起碼得把當年借他們錢的利息吃一點回來。

陳天南沒告訴陳雪,今天不僅是去隨禮,更是去要錢的。
八年前林家向陳家借了六萬塊,到現在還隻字不提。
陳家輝煌的時候,這些親戚一個比一個會巴結,遠的不能再遠的都厚着臉皮上門認親,對此陳家也是來者不拒,有求必應。
可惜好景不長,陳家很快就被蓉城一流家族趙家暗算凋亡,父母鬱鬱而終,只剩他們兄妹相依為命。
而那些所謂的親戚,一個個的翻臉比翻書還快。
陳雪生病以來,不僅從沒人來看望過她,自己每次去找他們要當初陳家借給他們的錢,一家家都跟打發要飯似的,有的甚至乾脆閉門不見,林家就是其中之一。
當年若是沒有陳家的幫助照拂,他們林家估計到現在也還只是個小作坊,林震天哪有如今幾千萬的身家。
而這一切的苦難,都拜仇敵趙家所賜。
「趙家,趙振龍,趙飛虎,是你們害得我家破人亡,害得我連妹妹的醫療費都交不起,我定要讓你們血債血償。

陳天南越想越恨,拳頭握得咔咔作響。
他現在只想着能把妹妹治好,自己再想方設法找趙家復仇!
很快,兩人便來到海天飯店。
只見門口人來人往,非富即貴,全是蓉城有頭有臉的人物。
林家一家子正在門口熱情的招呼着,姑父林震天嘴都快笑歪了。
陳天南怕給的份子錢少了被嫌棄,趁着人多的時候帶着陳雪從側門進去,然後找了個偏僻的角落坐下等着開席。
好不容易等到婚禮結束,菜剛一上桌陳天南便囫圇吞棗的吃起來,一邊吃一邊往陳雪面前的碟子里夾菜。
林家現在不愧是有錢人家,婚宴的標準很高,一桌菜起碼上萬,陳天南已經很久沒吃過飽飯,看到一桌子的山珍海味更是胃口大開食指大動。
「哥,你看,蓉姐姐也來了唉。

正當陳天南吃得起勁時,陳雪突然一臉激動的扯了扯他衣角。
只見一名身材高挑、容貌傾城的女人赫然出現在門口,剛一出現便立刻成為全場焦點。
女人名叫秦蓉,是三流家族秦家姑娘,更是蓉城出了名的第一美女。
說起來她應該是陳天南的未婚妻才對,因為爺爺輩的關係,之前兩家關係一直很好,兩位老人都是老古董,所以陳天南便和秦蓉訂了娃娃親。
可惜世事無常,陳家一夜之間敗落凋亡,只剩陳天南和妹妹陳雪相依為命,而秦家已經在短短几年成功躋身三流家族行列。
特別是秦蓉,從小天資聰穎,聽說在生意上很有天賦,如今是天美集團總裁,前途不可限量。
如今兩人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所謂的婚約也不過是一場笑話。
「哥,咱們要不要過去打聲招呼啊?」
「蓉姐姐以前對我很好的。

陳雪說著就要朝着秦蓉招手,陳天南見狀連忙一把拉住,一臉無奈的低聲道:「小雪,我們和她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陳天南不想被任何人發現,尤其是秦蓉,總覺得沒臉見她。
說起來秦蓉也還算可以,在妹妹陳雪生病後她是唯一來看望過的人,甚至還好心的問自己需不需要幫助,可惜被自己一口回絕了。
如今實在是走投無路,剛才來的時候陳天南還想着拉下臉去找她來着,看她如今跟眾星捧月似的,一出場連新娘的風頭都給蓋了過去,心裏又不覺打起了退堂鼓。
就算要找她幫忙也不是現在。
何況如果從林家要回當初借出去的六萬塊的話,也還能堅持一段時間。
「小妹,快吃,待會兒好吃的都被我吃完了哦。

眼看新人已經開始敬酒,陳雪卻沒什麼胃口,陳天南急忙催促。
雖然他們也的確是受到了邀請才來的,可畢竟份子錢太少,在這種場合還真拿不出手,還是早點吃完早些離開的好。
「林有龍,你們家還有那麼窮的親戚啊?」
可惜,好巧不巧的,還是被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