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都市交鋒/都市交鋒
都市交鋒/都市交鋒 連載中

都市交鋒/都市交鋒

來源:google 作者:一大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通 現代言情 鄭飛燕

且看一個小人物成就霸業,走向人生巔峰的傳奇故事展開

《都市交鋒/都市交鋒》章節試讀:

「周通,把我辦公室的垃圾倒了,順便把地拖一下!」

鄭飛燕看着眼前高大帥氣的周通,頤指氣使的使喚道。

「縣長,辦公室有保潔阿姨。」周通抗議道。

「我讓你做就做,領導的話你當耳邊風是嗎,還想不想幹了?」

「我……我……」周通差點就想說我就不想幹了,最終還是理智戰勝怒火,生生把這口氣咽下了。

這年頭,找個好工作難呀。

而且他這個編製,還是他千辛萬苦才考上的,周通無論如何也捨不得辭掉。

不捨得辭職,那咋辦?認慫唄,誰讓自己當初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了這個女魔頭呢?

提起鄭飛燕,那可是臨城市有名的一朵花,年輕貌美,體態婀娜。

這樣一個妖嬈嫵媚、富貴逼人的極品美女,剛上任雲山縣黨委副書記、縣長,就成了縣**所有男人的夢中女神。

周通也曾對她懷有不切實際的想法,但那時候周通剛被鄭飛燕調到一個又臟又累的崗位,心中有些不爽,就發了一句牢騷,說,她長得就是小三兒的樣兒。

好巧不巧,這句話被正好經過的鄭飛燕聽到了,從那天以後,周通就成了**辦的一頭驢,臟活累活全由他一個人包了圓。

周通拿着垃圾桶去倒了垃圾,回來後又在鄭飛燕那『虎視眈眈』的眼神監督下,不情不願的把她辦公室的地板拖了兩遍。

一天的時間,被鄭飛燕這麼折騰幾下就過去了。

傍晚,周通踩着時間點下班,從辦公室出來,他陰鬱的心情總算是好了許多。

以前鄭飛燕還沒來的時候,小日子那叫一個滋潤,自打鄭飛燕來了之後,是要多苦逼有多苦逼。

收拾了下心情,周通提起精神,趕緊到附近的花店買了一束鮮花,準備給自己的女朋友曉靜一個驚喜。

曉靜是縣醫院的護士,多才多藝,人長得又漂亮,周通很是喜歡。

今天是曉靜的生日,周通原本打算約她一起吃飯的。

但曉靜卻說要和家裡人一起過,周通尋思着兩人都快談婚論嫁了,怎麼說也得陪她過這個生日。

所以買好花屁顛屁顛的就來到了曉靜家。

站在曉靜家門前,周通整理了一下妝容,隨後敲響了房門。

出來開門的正是曉靜,周通滿臉笑容地遞上鮮花。

「曉靜,生日快樂!」

然而曉靜並沒有接過鮮花,反而神色驚訝地看着他:「周通,不是讓你別來了嗎?」

周通臉上笑意僵住,馬上解釋道:「這不是你生日嗎,我想給你個驚喜,吶,這束花就是送你的!」

「我不要。」曉靜不悅道:「你快點回去吧,我們生日也快過好了。」

「誰啊?」

忽然,曉靜的母親胡村蓮的聲音在裏面響起來。

因為客廳是有玄關的,周通看不到裏面,他忙說道:「阿姨,我是周通啊。我是來給曉靜過生日的。」

胡村蓮停頓了一會兒,直接說道:「生日已經過完了,周通你回去吧。」

聽到胡村蓮這話,周通終於察覺到了不對。

以前周通來曉靜家裡,曉靜的母親都很熱情,然而,最近這段時間,曉靜的母親對他的態度就一次比一次冷淡了。

周通感覺得出來這其中的變化,但他想,越是這樣,自己越不能就這麼走了。

「曉靜,讓我進去一下吧,我說幾句話就走。」

說完,他堅持着擠入了客廳,曉靜想攔也攔不住,然而等周通進了客廳,眼前的一切,卻讓他愣住了。

客廳里,除了曉靜的母親之外,還坐着另一個青年男子。

周通看着這人,再看看桌子上已經吃了一半的蛋糕,轉身看向身後的曉靜道:「這就是你讓我別來的原因?」

曉靜神情依舊冷淡,並沒有回答他的意思。

反倒是胡村蓮從椅子中站了起來,望向周通道:「既然你來了,也好,咱們索性就把話說明白吧。我和曉靜都認為,你們兩個不太合適。」

「為什麼?」周通不敢置信:「曉靜,我是真心對你好的,而且我發誓,至多再等兩年,我一定會給你幸福的!」

「不用了。」曉靜看着他,冷冷地拒絕道:「周通,這位是劉縣長的公子,他現在就可以給我幸福,用不着等兩年後!」

像是為了證明曉靜的話,青年男子站了起來,高傲的俯視着他。

周通瞬間就明白了,說到底還是因為他們看不上自己這個小職員了。

劉縣長全名劉克明,是雲山縣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位高權重,而且據說和縣委書記走的很近。

沉默了片刻,周通面色平靜的望向曉靜:「既然這樣,我成全你,我們分手!但我希望你記住,總有一天,我會站的比他高,比所有人都高!」

丟下這句話,他轉身退了出去。

周通是真的愛過曉靜,但從她說出那句話開始,二人就註定不可能了!

分手的陣痛總是無法避免,即使第二天周通去上班,依然是心神不寧。

再一次被鄭飛燕折磨到下班,周通正準備去找個地方喝酒消愁,鄭飛燕突然又找來。

「周通,去給我開車,去今生緣!」

一把車鑰匙丟在他眼前,周通無奈只能跟上。

今生緣是個吃飯的地方,環境不錯,菜的味道也很好,周通以前來過幾次,所以輕車熟路的就載着鄭飛燕來到了這裡。

鄭飛燕明顯也是熟客,在大廳里要了個位置,點上幾個小菜和一瓶白酒就獨自喝了起來。

這讓一旁的周通再一次恨得牙痒痒,這女人,不讓他坐下來一起吃也就算了,還不讓他走!

這是什麼意思?想餓死他?

周通心情本來就不好,這會正要發飆,卻發現鄭飛燕神色憂鬱,一口氣就幹了一杯白酒。

他突然想起,鄭飛燕最近正因為招商引資的事頭疼,難怪一個人來喝悶酒。

招商引資是每個地方**都頭疼的問題,鄭飛燕尤其如此。

雲山縣地處要道,交通便利,但經濟發展一直跟不上來,市裡為之調換了好幾任領導,鄭飛燕就是在這種背景下,被調上來的。

也因此,鄭飛燕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活該你頭疼!』周通看着鄭飛燕吃癟,心裏莫名的暗爽,發飆的事情忘在了腦後,轉而到一旁找服務員要了點吃的。

然而周通只離開了一小會兒,就聽到了鄭飛燕的一聲尖叫。

「別碰我,給我滾!」

《都市交鋒/都市交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