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斗羅之覺醒
斗羅之覺醒 連載中

斗羅之覺醒

來源:google 作者:魃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馬妍妍 高文

在那一場舉世矚目的神戰之後,第一代史萊克七怪全部成神,武魂殿覆滅,史萊克學院也順利地成為了大陸第一學院,時間來到一千年以後,兩大帝國內部暗流涌動,邪魂師也讓各大勢力無比頭疼,誰可以在這個多變的時代把握住機會,實現自己的理想展開

《斗羅之覺醒》章節試讀:

高文每天都很忙,今天自然也不例外,早上,高文被李爺爺敲門的聲音所喚醒,稍微洗漱了一下,便出發前往他工作的地點,卡羅大酒店,高文的工作內容有很多,比如打掃、洗碗、端盤子,只要有需要他的地方,高文就會到那裡去。高文憑藉著踏實的工作態度,很受酒店管理層的喜歡。

高文的工作很忙,工作的時間很少有機會可以休息,其實高文覺得這樣挺好的,畢竟可以少很多事端,其實酒店裏面童工的關係很差,也不知道是誰教的,幾乎所有人都在刻意針對對方,而高文就是被針對最多的人,他們的針對方法很簡單,也讓人很討厭,那就是孤立以及惡作劇。

起初高文被搞的很難受,但還是堅持了下來,畢竟沒錢比這更難受。

酒店的工作結束之之後,高文一般會直接去夜校,夜校都是私立的,好在學費也不是太貴,高文也只能咬咬牙堅持下來,高文學長的內容主要是斗羅大陸的文字,其實夜校地建立與魂師學院離不開關係,一般來說,夜校的老師都來自於**部門的退休人員,斗羅大陸的**一般來說是由魂師來擔任比較重要的職位,而普通人只能作為最普通的**職員過活,而退休之後一般會通過辦夜校來增加收入。

結束了每天的學習後,高文一般會通過垃圾場離開南城區回到北城區,回到家後,高文一般會隨便吃點晚飯後,就開始每天的修鍊,也只有夜校沒開的時候,高文才回去聽歌休息一下,毫無波瀾的生活是最能消磨人的鬥志的,但是由於張三每隔一段時間總回去高文所在的酒店,所以高文始終沒有忘記過去,但是隨着年齡的增長,高文也越發覺得他的復仇不可能了起來,每當夜深人靜,高文總會感慨頗多,他已經十二歲了,可是到現在還沒有十級,他的武魂效果也有了上限,每天糧食產出也只夠十多人的消耗,到底如何是好?

南城區北邊的一棟公寓的二層,壽老頭,壽榮突然忘了他把自己的煙斗放在了哪裡,翻箱倒櫃地找了半天,可是依舊沒有找到,本來以為是搞丟了,當他有點絕望地坐在地上時,突然想到他的煙斗一直裝在口袋裏面,壽榮看着手裏面的煙斗感慨萬千,他也老了啊!也是,有的時候,和高文聊着天,他總會忘記剛才他說了什麼。人老了,幹什麼事都不行了。

壽榮有點落寞的坐在地上,旁邊散落着很多東西,有他用過的笛子,壞了的煙斗,還有他的家譜。摸着由羊皮紙製成的封面,壽榮感慨萬千,他們也曾經是個輝煌的家族。可是如今卻要消逝在歷史的長河中了嗎?或許這就是他們的命運吧?他曾經遇到過很多和他一樣的人,他們過的比他慘的多,一個時代就在他們這一代徹底落幕了。

北城區,黑幫頭子展翼看着眼前的魂師問道:「需要多少人?」

這個魂師顯然不喜歡被人問問題,有點不耐煩的說道:「你說呢!」

展翼試探似的問道:「全部?」

那個魂師聽的有點不耐煩了,一巴掌把桌子拍碎,怒氣沖沖地說道:「當然。」

「那麼資金該怎麼辦?」展翼問道。

魂師看着眼前展翼說道:「你們來管。」

「可是。」展翼還想辯解,可是魂師並不給他繼續說的機會,直接離開了。

展翼看着眼前破碎的桌子,他就彷彿看到了他們接下來的結局,一地雞毛。

魂師帶給展翼的消息不多,就是說極北之地開始出現雪怪,由於雪怪的時不時的干擾,諾斯城與外界的交流出現了阻礙,於是諾斯城黑幫就被派出去清除雪怪,很簡單的邏輯。

但是其中卻充滿了霸道,不容黑幫有任何反抗的權利,雖然雪怪不是魂獸,但是雪怪的殺傷力幾乎一個普通的器魂師相當。好在雪怪大多數時候是單獨行動,至少不會是有去無回,但也差不多了,只要受到比較重的傷,那麼就約等於死亡。

展翼扶着頭看向窗外,有點艱難地站起來,是時候去通知他們了。

諾斯城,唐門,辦公處,唐門門主,唐成,看着手下提交上來的報告,緩緩看着眼前的新成員說道:「李揚,我知道你對這件事很關心,但是你首先要做的事是將你的修為提升上來,雪怪的事會有人來管理的。」

李揚點了點頭,心滿意足地離開了,不愧是唐門,對於這種事了解的十分清楚,他們肯定會派人去的。

辦公處,唐成看向旁邊的秘書說道:「隨便派幾個魂師裝個樣子,一定要讓李揚看見,最近快到宗門新秀大賽了,一定要讓他專心於自己的修鍊。」

秘書說道:「遵命。」

諾斯城市**,魂師馬萊正給他的上司,諾斯城教育管理司司長,王楷子爵。

「子爵大人,人已經通知到了。」

馬萊子爵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很好,最近剛好是全大陸魂師大賽,不要讓這些事干擾到參賽人員,就一些雪怪而已,普通人就夠了。」

馬萊微微躬身,說道:「謹遵您的命令。」

六年了,夜校也換了一個又一個,學的也從文字變成了歷史,如今歷史也學完了,也要看下一步要學什麼了。走在南城區的街道上,高文也是感慨,已經六年了可是他還沒有十級,只不過也快了。

但是,高文從來都沒有想過他會遇到這樣的事,他們竟然要去剷除雪怪,可是他們當中甚至連個有用的器武魂都沒有,武器該怎麼辦。但是展翼並沒有多說,只是簡單通知了高文幾句,便急匆匆地離開了,聽到這番消息,高文有點絕望,本來以為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但是有的時候命運總喜歡和他開玩笑。

武魂覺醒的時候,有張三,快十級的時候,卻要去面對雪怪,他該怎麼辦?

高文有點茫然地現在大廳**,原本熱鬧的大廳此刻聽到這個消息後也安靜了下來,雖然黑幫與北城區的居民關係不太好,但是總歸還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關係,特別是高文也要去的消息讓人有點遭不住,畢竟高文產出的麥子對於北城區的人來說是難得的美味。

見狀,李老走過來,安慰道:「高文,不要太擔心,我們對於雪怪的處理還是很有經驗的。」

高文可以明顯聽出來這是李老在安慰他,但是也很清楚地知道,既然很有經驗也就不至於這麼安靜了,但好歹是來安慰他的,於是回應道:「知道了,李老,我只是有點不習慣而已,天色也晚了,我先回去了。」

說完後,高文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李老看着遠去的高文並沒有多說,他知道多說無益,這種時候還是只能看高文本身能不能釋然吧。

但是雖然高文離開了,狗蛋卻走了過來問道:「李老,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李老搖了搖頭,說道:「他作為黑幫的成員,只有一種選擇,那就是去,因為黑幫背後的魂師不會讓他不參加的,畢竟萬一失敗了,那些魂師大人們可就要親自去了,而讓他們動是要付出代價的,如果高文選擇離開,那就沒有什麼事,可是你覺得他有離開這裡的資本嗎?但是如果不離開,要不拿錢,要不就沒命。」

狗蛋聽到這番回答後有點傻眼了,這麼狠嗎?於是喃喃自語道:「這就是魂師嗎?」

李老點了點頭,看着狗蛋說道:「魂師就是這樣的存在,特別是宗門和家族當中的那群魂師,他們就沒有把我們當人。」

高文家,高文看着窗台上盛放着的茉莉花,淡淡地說道:「看來我也要開始籌備接下來的計划了。」

他可不想就這樣碌碌無為地度過一生,就算他只是一個很普通的普通人,他也不願意被魂師這樣欺負。

《斗羅之覺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