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無雙
嫡女無雙 連載中

嫡女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文小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朝歌 柳小娘 現代言情

剛穿越就被殺,作為月光女戰神的葉朝歌怎麼能忍,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虐死你個綠茶婊被少將軍休妻退婚?那就拐騙你去謀朝篡位做皇帝,因為本小姐想要母儀天下!展開

《嫡女無雙》章節試讀:

葉朝歌拉着陌殤迅速的向狩獵場的深處跑去:「向茂密的樹林跑,我們必須找一個藏身的地方,否則肯定會被他們射死的,跟我來。」

「劫法場的人,是你!」陌殤邊快速移動,邊看着她。

「是,所以你要活着,你還沒報答我的救命之恩呢。」

「這裡有一個山洞,跟我進來。」

葉朝歌靠在山洞的石頭上喘氣:「這身子實在是太弱了,跑了幾步就喘的不行。」

陌殤聽的一臉懵:「這身子?」

「哦,沒什麼,沒什麼,我們現在要找一些樹枝來,編成衣服穿在身上,才能躲開他們,然後做兩支箭防身。」

陌殤排兵打仗是一流的,但這做武器,編衣服,可聽都沒聽過。

葉朝歌看着他的樣子笑起來:「好啦,你去摘一些柔軟但是堅硬的樹枝過來,我去做衣服。」

時間不長,葉朝歌便將一身樹葉子套在了陌殤的身上,然後仔仔細細的欣賞了一番:「不錯,穿成這樣,誰都看不出我們是人了。」

然後用那匕首和樹枝,做了二十幾隻箭,之後帶着陌殤找了一棵樹,用匕首劃開樹榦,將裏面白色的樹漿塗在箭頭上:「這是天然的麻藥,只要射進人的身體,瞬間就能被麻痹。」

陌殤驚訝於葉朝歌的博學:「沒想到,你……居然懂這麼多。」

葉朝歌坐下來,將信遞給了陌殤:「母親和你姐姐給你的,本來今天想要給你送去,沒想到遇到了他們。」

陌殤顫抖着看完了信,眼淚滴落下來,葉朝歌看着他:「我知道,你的堅強都是裝出來的,想不想給你父親報仇?」

「報仇是我自己的事情,與你無關。」

「你一個人如何報仇?現如今你將軍府已經沒有人了,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壯大將軍府,首先要有錢,有人,才能查出來究竟是誰陷害了陌將軍。」

陌殤面無表情:「母親如今希望我平安……」

「平安?你只是強迫自己接受這種屈辱和平安吧?虎父無犬子,我根本就不相信你能放得下仇恨,不過我們如今的當務之急,便是讓皇上打消對你的疑心。」

「疑心,已經深入骨髓,如何消除?」

「只要你活着跟我出去,我便有辦法。」

話音剛落,便聽到外面的聲音:「有人追來了。」

「是野獸。」

二人出去便看見兩隻猛虎瞪着眼睛看着他們,葉朝歌瞬間就想起了武松,如果此時這哥們在,恐怕就沒自己什麼事了。

「你躲起來,我去想辦法。」陌殤說著已經奔着老虎過去了。

葉朝歌一把將他拉回來:「你想喂老虎啊?它可不會給你傳宗接代,你娘在信里說了,趕緊成親,趕緊給陌家傳宗接代。」

「如果我活着回去,便會依照聖旨,娶了葉家小姐。」

葉朝歌狠狠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真是又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

老虎的聲音越來越近,葉朝歌拉了拉陌殤的衣袖:「這裡好像是老虎洞!」

陌殤低下了頭,二人真是想把自己給掐死,去哪不好,偏偏找了一個老虎洞。

兩隻老虎走進洞里,瞬間一股血腥氣撲面而來,葉朝歌拿着箭,手起箭落,準確的刺在了老虎脖子上。

陌殤拿起箭,又是一下:「這東西體格比較大,一箭不足以讓它昏迷。」

「別殺我相公,我定會吃了你們的。」另外一隻老虎張開嘴盯着他們。

葉朝歌晃了晃腦袋,難道她能聽到老虎說話?還是幻覺。

「我肚子里還有小老虎,你們就殺了我相公,你們這群人類,死有餘辜!」

隨着老虎的嚎叫,葉朝歌確定自己絕對不是幻覺,難道自己穿越過來之後,技能升級了嗎?

猶豫之間,老虎將陌殤撲倒在地……

「我們沒有殺死你相公,它……只是被我們的箭迷暈了,沒死,你別傷害這個人,他是少將軍,你殺了他,你們也活不成。」

陌殤像看傻子一樣看着葉朝歌,老虎也看着她,慢慢的抬起了爪子:「你說的是真的?」

「是,你相公真的沒死。」

「你說他是少將軍?可是陌將軍?」

葉朝歌點點頭:「是,正是陌將軍。」

老虎聽完,居然跪在了陌殤的面前:「昔年,陌將軍救了我一命,今日怎麼都不會傷害少將軍的。」

陌殤完全愣住了,看着葉朝歌:「你,剛剛在跟它說話?」

葉朝歌笑了:「是啊,我從小就能聽懂動物說話的,是不是很神奇?放心吧,你相公很快就會醒來的,我們先走了。」

說完,葉朝歌拉起陌殤走出了老虎洞:「今日老虎放了你,都是你父親之前積的福德,等我們活着出去了,一定要好好的拜拜你父親。」

陌殤仍舊沉浸在剛剛葉朝歌跟老虎說話的場面里出不來。

兩個人不知道走了多久,陌殤看了看太陽:「太陽快下山了,看來我們今天走不出去了。」

葉朝歌摸了摸肚子:「這次的野外生存訓練,看來要延遲結束了,現在我們需要找點吃的。」

「我去打兔子。」

葉朝歌忽然想起來剛才跟老虎對話的情景,想着那可憐受傷的小兔子乞求自己不要吃它的時候,太殘忍了:「算了算了,還是我帶你去找好吃的。」

陌殤看着她走到竹林里,在地里挖了半天:「你是準備吃竹子根?」

「一看你就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少爺,這叫竹筍,很好吃的,等一下我再去給你采點野蘑菇,保證你沒吃過。」

陌殤看着她將竹筍和蘑菇放在火上烤,然後將咸鹽灑在上面:「你出門還帶咸鹽?」

「咸鹽是保證我們在野外生存的必需品,比如做飯,還有喝水,當你特別口渴的時候,一定要在水裡加上咸鹽,這樣喝起來才不會傷到肺部。」

陌殤接過她遞過來的炭烤竹筍,半信半疑的吃了一口,好像他從未吃過這樣的人間美味。

葉朝歌看着他如同孩童般燦爛的臉,瞬間感覺很幸福,這個男人經歷了人世間最大的痛苦,還能如此堅強,比現代那些啃老族真是強上千百倍。

「這裡有柴火燃燒的味道,他們一定在裏面,進去看看。」

二人聽到了追兵的聲音,陌殤看着她:「這裡只有一個出口,逃不掉的,我去引開他們,你一個人跑,聽到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