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鼎立萬古
鼎立萬古 連載中

鼎立萬古

來源:google 作者:芭芭拉小魔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穂禾 奇幻玄幻 芭芭拉小魔王

《傳統玄幻、無系統、無穿越、輕設定重故事》胸有蒼生鼎,懷藏護體衣,縱使不具任何靈力,也能笑傲修仙界!少年走上另類修仙路,解決一切問題的方式,就是挨打一步一個腳印,成就不朽仙身展開

《鼎立萬古》章節試讀:

修行門派,布置一個大凶風水的山門殿,是何用意?

回想起守山弟子先前說的話,雲穂禾暗暗琢磨。

「那人說,要先證明誠意,通過考驗之後,才有機會入門拜師。」

難道,建這麼一座山門殿,布置兇險風水,乃是為了考驗拜山求師者的心志?」

一定沒錯!

天青門還真是煞費苦心。

雲穂禾想通此節,便心安理得盤坐在地上,期待考驗開始。

心中不免惦記起,那個叫玉虹的奇怪少女。

她說過,只要報上她的名諱,保證能順利入門。

那倒也不必,依靠裙帶關係,算不得英雄。

要入門,就要名正言順,親自通過考驗,免得以後被人瞧不起。

話說回來,那少女小小年紀,就有這麼大的能耐。

一句話的份量,如此之重,令人驚嘆!

她究竟是什麼人?

默默想着,天已漸漸暗下來。殿中本就光線不足,這下更顯陰沉。

雲穂禾努力使心中平靜,不受外界干擾。

此地風水兇險,極易使人神識混亂,引發心悸。

進而,心脈崩裂,當場暴斃。

尤其對於普通人,更難以承受凶煞侵體,出事概率,簡直頂滿。

雲穂禾已然不能算普通人,他胸有爐鼎,躺棺百年,又深藏護體褻衣。

即便不懂施展術法,也不懼妖邪鬼怪。

修行幾百年的狐妖,修行近千年的蛇妖,都被吸干修為,一命嗚呼,就是最好的例證。

「這東西……」

雲穂禾聚精會神,感受那尊立在胸腔里的爐鼎。

爐鼎通體漆黑,內中有一縷微不足道的白煙,小心翼翼不停翻滾。

白煙,定然就是吸來的修為,居然只有這麼一丁點兒。

可見,要將整尊爐鼎填滿,何等艱巨!

爐鼎外側,兩個對稱位置,分開刻印有一個古字。

「蒼……生……」

雲穂禾在心底念出這兩個字。

這一刻,他明白過來,這尊爐鼎,便叫「蒼生鼎」。

「待得他日歸來,不敢有負蒼生……我的使命,萬千生靈的期盼,難道是有朝一日,能將這尊蒼生鼎填滿?」

果真如此,可就太難為人了。

但,與那生生世世所受的恩惠相較,實在不值一提!

雲穂禾不由得深吸一口氣:「盡人事,無愧於心,能與不能,且看天命。」

這時,角落一根柱子邊上,突然冒現出一個白色透明的人影。

那人影搖搖晃晃,朝着這邊飄來。

「鬼魂?」雲穂禾腦海中念頭一閃,豁然起身。

「你……你……」那鬼魂越飄越近,發出瘮人低吟。

雲穂禾渾然不懼,可以說,他也是死過一次的人。

如今孑然一身,了無牽掛,怕甚!

「你……你……」

雲穂禾冷聲道:「我什麼?」

鬼魂艱難把話說全:「你……你快逃!」

言罷,它全身迅速坍縮,眨眼間凝成一團,然後變小,最後結成一顆拇指大小的石頭。

叮!

那石頭掉落在地磚上,發出清脆聲響。

雲穂禾連忙上前,蹲下身子,仔細一瞧。

石頭通體晶瑩,稜角分明,似是一顆水晶。

難道說……雲穂禾猛地想起,之前在山門處,隱約聽到,守山弟子議論的一些話。

「是啊,幽魄都不夠用了……」

莫非這顆石頭,就是所謂的幽魄!

由鬼魂凝結而成,匪夷所思!

這裡為什麼會有鬼魂,鬼魂為什麼會在這裡凝成幽魄……最重要的是,它為什麼叫我快逃?

一時間,雲穂禾深深地感覺到,自己陷入了陰謀與危險之中。

急忙起身往殿門處奔去!

砰砰砰!

「開門!讓我出去!」

雲穂禾一邊猛敲殿門,一邊大聲呼叫。

無人應答!

殿門緊緊鎖住!

「快開門!放我出去!我不入門派了!不拜師了!」

仍是無人應答,一切彷彿早已計劃好。

原來,這才是山門殿布置兇險風水用意,把人弄死,凝成幽魄!

拜山求師者,都是自願上山,自願進入山門殿參加考驗。

出了事,只能怪自己沒本事,怪不到天青門頭上。

這算盤,打得真妙!

事已至此,雲穂禾不再寄希望於天青門的人會大發慈悲,放他出去。

唯有自救,才能保全性命。

退到大殿**,抬頭觀察樑上的奇怪的符咒,以及那些古董。

夜幕即將降臨,難以再看得清楚。

加上,雲穂禾對這些東西,實在一竅不通,以前只是偶爾聽神婆嘮叨過一星半點。

因為不喜歡神婆,所以那一星半點的嘮叨,也沒聽進多少。

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事非經過不知難!

雲穂禾極力冷靜下來,抓緊時間思索對策。

眼下暫時沒有性命之憂,只是沒法出去。

出去以後,若碰上天青門的人,倒也不怕,相信有蒼生鼎吸取對方修為,又有護身褻衣抵禦外勁,當無危險。

就擔心,被對方生擒活捉。

到時,三五個蠻力十足的大漢圍上來,真是插翅也難逃。

「唉!我不懼負傷身死,卻也沒能力對付別人,今後須得好好學些本事才行。」

沒有本事,不僅難以找到天源珠,只怕連好好活下去,都是奢求。

左思右想,雲穂禾想不出個所以然,無意間又瞥見地上那顆幽魄。

頓時,腦中靈光一閃!

「是了!我已成籠中之鳥,出去不得,但外面的人可以進來呀!」

殿內有幽魄,天青門的人總得進來取,一旦殿門打開,想辦法偷偷溜出去,不就行了?

打定主意,雲穂禾便琢磨着找地方藏身。

空曠的大殿,實在沒有稱得上隱蔽的角落,最後決定爬到樑上,躲在樑柱交接處。

靜靜等待,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破曉時分,黎明的微光透進來,外邊果然有了動靜!

「昨日那小子,倒還挺老實,只鬧了片刻,就安靜了。」

「小小年紀,能扛多久?一個時辰就夠他受了,進去看看!」

吱呀!

殿門被推開,兩個青衣加身的天青門弟子,跨入殿內。

雲穂禾偷偷瞄去一眼,不敢稍動。

須得等待一個好時機,否則前功盡棄,得不償失。

「咦?這麼快,就連屍身都化了?」

「不足為奇,一個小屁孩而已。瞧,地上那顆幽魄,定然就是他結出的。」

兩人上前,撿起幽魄。

「嘶……我還是覺得不對勁,你說就算他的屍身化了,衣物怎麼也沒留下?」

「嗯?聽你這麼一說,也覺得有點蹊蹺。」

說著,兩人下意識朝四周觀察,隨後,又仰頭往樑上看。

雲穂禾不由得心下一驚,正要挪藏好身子,匆忙之間,右手不經意碰到了一樣東西。

是一個擺在樑上的古董!

古董晃動,眼看就要跌落下去。

危急關頭,雲穂禾及時一把抓住那古董,沒有弄出任何聲響。

有驚無險,少年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氣。

便在這時,殿內煞氣突增,陰風大作!

濃重的凶煞氣息,一時間充滿每個角落,壓迫得人心顫肉跳!

「啊!這是!」

「風水有變動,我們快逃!」

兩個天青門弟子,駭然色變,慌慌張張轉身往門外奔去。

沒跑出幾步,一頭栽倒在地。

抽搐幾下,再也不動彈。

雲穂禾無比詫異,看着這一幕,弄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

隨後,那兩個天青門弟子的屍身,迅速化作一灘膿水,只剩乾癟的衣物。

兩縷白煙似的魂魄,緩緩冒出。

叮!叮!

結成兩顆幽魄,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