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頂級掠食者
頂級掠食者 連載中

頂級掠食者

來源:外網 作者:水千丞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水千丞 都市言情

真正的頂級掠食者,掠奪最好的生存資源,捕食最頂級的獵物 188男團第11本來啦~ 更五休二,周六日雙休,從來不坑~展開

《頂級掠食者》章節試讀:

沈岱汗都下來了。眼前的人忽遠忽近,又朦朧又清晰,他的大腦一陣陣地發木,突然就喪失了思考的能力,所有的情緒都在一瞬間消失了,他只覺得不真實,極度的不真實。
瞿末予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沈岱把手揣進了兜里,輕輕攥成拳,他沉澱了半晌,才開口道:「我們……我不知道是……您。」
「你不知道是我。」瞿末予重複了一遍,唇角微微勾起。
沈岱有種無地自容的窘迫,這話聽着確實挺玄乎,換他他也不太信。
「讓你失望了嗎?」
「沒有、沒有。」沈岱忙道。
「那麼,我們回歸一下正題吧。」瞿末予道,「婚後,你有什麼要求。」
沈岱慢慢換了一口氣:「您有什麼要求?」
「這是一次對我們雙方都有利的合作,我需要你在婚前簽一些協議,明確財產和各種權利的歸屬,婚後做一個正常的妻子就可以,保密,低調,忠誠,有邊界。」瞿末予說得快速且流暢,顯然這些話已經完全預備妥當,只等到這一刻平鋪直述出來。
沈岱點了點頭。
ps://m.vp.
「更具體的條款陳律師會與你溝通。」瞿末予看了一眼旁邊的法務。
陳律師微笑着點頭。
「好。」
「那麼,你的要求呢?我會為你提供與我的妻子匹配的生活條件,你不用感到難為情,這是你應得的體面。你也可以根據你的習慣,對你未來的住所進行適度的改造,剛才我提到的那些,有什麼想法嗎?」
沈岱發現瞿末予又快速地瞄了一下表。他失落地意識到,面對面坐在這裡並即將結為合法夫妻的兩個人,他的精神世界在為這突如其來的重磅消息地動山搖,整個人生也會就此發生無法預知的劇變,在這命運或將風起雲湧的前夕,壓抑的平靜是他面對未知的唯一防具。然而,對於瞿末予,這件事只值得午休之後、會議之前抽出來的短暫空檔,像一件日常工作般輕便快捷地處理掉。
婚姻大事不是「大事」,只是「對我們雙方都有利的合作」。
沈岱發熱的頭腦冷卻了下來,瞿末予說得對,這只是一場合作,他本來就是為了還債才答應和一個陌生人的婚約,只是在發現結婚對象居然是瞿末予之後便想入非非,是他帶入了不必要的情感。
沈岱抬起頭,第一次直視瞿末予,身為一個Oga,要與一個頂級Alpha做眼神的交匯,實在需要勇氣,就像一個小型食草動物要與大型食肉動物對視,哪怕對方完全沒有表現出攻擊的意圖。他問道:「瞿總,我之後要住哪裡?離公司遠嗎?」
瞿末予有些意外:「你還想繼續工作?」
「……不能繼續工作嗎。」沈岱遲疑起來,這份工作不僅僅是一份好的工作,也是他的理想,如果這就是代價,那真是太大了。
「當然可以,失去你這樣優秀的員工,是公司的損失。」
沈岱頓時鬆了口氣。
「沈工,法律和程序上的東西,你可以和陳律師詳談,有什麼疑問和訴求也儘管提出。我還有事,就先失陪了。」他說著站起身。
「好,瞿總您先忙。」沈岱也跟着站了起來。
瞿末予太高了,即便是在普遍高大的Alpha里也算高的,像一堵牆,在沈岱身上打下一片陰影,沈岱仰視着眼前的男人,從進屋至今都沒有消散的壓迫感更重了,明明他看起來彬彬有禮且平和。
現實生活中,Alpha雖然常見,但S級Alpha鳳毛麟角,S級Alpha的信息素壓制是極為可怕的,如同手持重械,可以從生理及心理雙層面擊潰一個人,甚至被法律明文禁止為人身傷害,他雖然沒見識過,但聽說過。用和緩的姿態面對他人,是瞿末予身為上位者的修養,這讓沈岱更生好感。
瞿末予信步離開,沈岱輕吁出一口氣。
陳律師客氣地說:「沈工,您請坐,我們還有許多細節需要談。」他邊說邊從公文包里拿出一疊厚厚的文件。
沈岱瞄了一眼:「這是婚前協議吧。」
「婚前協議是一個比較籠統的說法,這份合同不僅僅涵蓋資產,還有保密條例,名譽商譽,婚後的權利義務等等,當然,就像瞿總說的,這是我方的要求,您也可以提出您的要求,我來負責中間的溝通與協商。」
沈岱拿起那份合同,象徵性地翻了一下:「太厚了。」
「沒關係,您可以仔細閱讀,我會在這裡陪您,這是您的權利,但這份合同在簽署之前不可以帶出這個辦公室。」陳律師道,「當然,如果您不想看,我也可以簡單為您總結一下重點。」
「請說。」
「這份婚姻持續時間最長不超過五年,由瞿總決定結束時間。您要對這段婚姻完全保密,在婚姻存續期間及結束後,掌握到的任何有關瞿總和瞿家的秘密也要完全保密。在婚姻存續期間,您要盡到妻子的義務,像瞿總說的那樣,保密,低調,忠誠,有邊界,所謂的有邊界,是指您要儘可能服從瞿總的安排,但不可以干涉瞿總的私生活和公務。關於生活這部分,後續會由瞿總的管家與您對接。此外,您可能需要配合尤興海和瞿總辦理一些資源的轉讓,這段聯姻的最大目的,就是為了整合兩個公司的資源,您和尤興海的血緣紐帶是瞿總信任的基礎。瞿總的婚前財產和婚姻期間創造的婚內財產均與您無關,您也不可以擅自孕育瞿總的後代,但在婚姻結束之後,瞿總會給您額外的補償,只要您遵守協定,您會得到應有的自由與尊重,以及一筆可觀的贍養費。」
沈岱平靜地看着陳律師侃侃而談,專業度和邏輯無懈可擊,只覺得身體有點發冷。他不能算一個理想主義者,但也無法將婚姻當做一件完全功利的交易,沒錯,他的婚姻是一場交易,但他不認為婚姻應該如此,只是他沒有更好的選擇,可是無論是尤興海,還是瞿末予,還是眼前這個人,都認為這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沈岱打斷了他:「我都同意,就不耽誤您時間了,直接簽吧。」
陳律師帶着標誌化的笑容,絲毫不意外:「好的。」他將鋼筆遞給沈岱,「所有貼了便簽的地方都需要您簽名和按手印。」
沈岱埋頭簽了起來,他想着自己在簽自己的賣身契,如果不是不合時宜,他可能會想笑。
簽完以後,陳律師耐心謹慎地檢查了兩遍:「謝謝您的配合。」
「客氣了,那我回去了。」
「您就沒有什麼要求嗎?」陳律師換下了那種規整專業的口吻,帶點奉勸的意味,「瞿總說了,您可以要求更加體面的生活,提出一些合理的需求。」
「只要不欠人錢,我的生活就挺體面的,多謝了。」沈岱點頭致意,從容離開。
一回到實驗室,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頭正在忙的活兒,齊刷刷地看向沈岱。
沈岱笑了笑:「別八卦,沒什麼事兒。」
沈岱在這裡資格最老,實驗組剛成立的時候就被老師帶進來了,頗有威望,他不想說,也沒人敢跑他跟前八卦。這是沈岱最喜歡學術圈的一點,重資歷,重成績,相對不那麼重性別。
但是程子玫不一樣,倆人是同班同學,幾乎什麼都能聊,沈岱欠債的這件事除了他們的老師,也只有程子玫知道。
沈岱剛坐下,程子玫就一個椅子滑到他身邊,壓低聲音道:「什麼情況?」
沈岱看着她:「不是我不想告訴你,是我不知道怎麼說。」
「沒事兒,偉大的科研事業可以等等我。」程子玫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沈岱為難地說:「我簽了保密條例。」
「啥呀,這麼神秘。」程子玫瞪起眼睛,但她了解沈岱的性格,這人要是不想說,嘴是真撬不開,為自己的父親背黑鍋欠了一屁股債的事兒,還是他抗不住找自己幫忙的時候不得不說的。
沈岱苦笑一聲:「反正,算是個好事兒吧。」
「行吧,是好事兒就行。」程子玫笑嘻嘻地說,「苟富貴,互相旺啊。」
沈岱也笑了。
「對了,你去總部哪個部門啊,有沒有碰到太子?」
「沒有。」
「那可惜了。」
「可惜什麼。」
「你別裝,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哪次偶然碰到太子,你不是眼睛都看直了。」
沈岱雲淡風輕地說:「這不是很正常嗎,他那麼好看。」
「那倒是,有時候我就想,世界上真有那麼完美的男人嗎,得什麼樣的頂級Oga,才能配得上他啊。」
尤柏悅就配得上,沈岱心想。現在最讓他費解的,就是尤柏悅怎麼會被別人標記,在知道自己的聯姻對象是一個完美的S級Alpha之後,聽尤興海的口吻,不像是遭受了什麼暴力事件,而是「孩子不懂事家門不幸」事件,他都替尤柏悅可惜。
只是,對於他白拿一千萬還能和瞿末予結婚這件事,等於老天爺往他嘴裏塞中獎彩票,他卻感覺不到高興,因為無數前人的經驗告訴他,德不配位,必有災殃。

《頂級掠食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