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掉馬後夫人每天都想離婚
掉馬後夫人每天都想離婚 連載中

掉馬後夫人每天都想離婚

來源:外網 作者:厲凉臻宋安之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厲凉臻宋安之

「擇日不如撞日,厲少,我們今天去離婚吧。」「厲少,我就是個渣女,你說,你看上我哪裡了,我改!」「厲少,你要顏有顏,有錢有錢,我這顆牛糞真配不上你。」……宋安之就想臨時拼個婚,好回去繼承億萬家產,誰知道瞎了眼蒙了心招惹了全庄城最惹不得的主兒。上天入地,寵她入骨。可問題是,她就想當個單身渣女。「請神容易送神難,想離婚?下輩子都不可能。」宋安之慘兮兮:「全球美女千千萬,厲少何必想不開非要在我這顆歪脖子樹上弔死?多虧。」「吃虧是福,我願意便宜你。」宋安之:「……」你大爺!展開

《掉馬後夫人每天都想離婚》章節試讀:

韓優和宋瑩怎麼也沒想到會丟人至此,韓優眼前一黑,整個人暈倒在旁邊的椅子上。
宋瑩不甘心,沒察覺到韓優暈倒了,衝過去要打宋安之。
下一秒就被宋寧遠拉住了,沉着臉色,「先跟你媽回去。」
「你別拽我!我今天就要宋安之這個賤人身敗名裂!」
「回去!」
「我就不!我要……」
啪!
宋寧遠一巴掌甩她臉上,低聲斥責。
宋瑩想說什麼,就聽見一陣鼓掌聲,接着是宋安之含笑的聲音,「宋先生終於做了件讓我媽高興的事情,暴打小三的女兒,也算是慰藉我媽的在天之靈了。不如,趁機給我懺悔吧。」
眾人盯着宋寧遠和被甩了耳光的宋瑩。
宋瑩臉上不僅火辣辣的疼,還有被羞辱的難堪,轉頭跑了。
宋寧遠想去追,可看見厲凉臻的瞬間還是把腳步停住了,硬着頭皮過去,站在宋安之母親的遺像前,裝模作樣地禱告。
韓優也只是暈了片刻,等她再睜眼,看見的就是宋寧遠衝著原配懺悔的畫面。
她氣得咬牙,眼神怨恨地盯着宋安之: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百日祭奠結束之後,幾十個保鏢護着厲凉臻簇,擁着他們離開了。
厲凉臻面色玄寒,沒有一個人敢過去打招呼。
直到上了車,宋安之才反應過來,這輛邁巴赫不是孫岩租來沖門面的,而是真真實實屬於厲凉臻的。
還是他最不起眼,最低調的車。
宋安之眨眨眼,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這種金字塔頂端的大佬,怎麼會同意孫岩的條件?」
「代娶,金字招牌的神醫牧寶替我哥治療眼睛。」厲凉臻淡漠開口,幽深的眸子直直盯着前面。
宋安之詫異,眼神別有深意地定格在他殘廢的腿上。
難道不是應該先治療自己的腿?
總不能是他知道了她神醫的身份,剛剛幫着她演出那麼一齣戲,就為了讓她有負罪感,主動給他治腿?
宋安之狐疑地迎上他俊美冷漠的臉,發現這男人好像覺得多看她一眼都是浪費。
宋安之鬆了口氣,又有點小小的叛逆。
她長得這麼美,這男人真不想多看看她?
終於,厲凉臻看她了!
宋安之的心裏得到大大的滿足。
男人說:「其實,你想要掌控宋氏,完全不需要跟我結婚。」
宋安之大喜:「沒錯!等我掌控宋氏,咱們就離婚。」
「但是,我哥的眼睛需要挺長遠時間的後續療養,婚姻算是我們合作的保障,我們各取所需。」
「不必!既然孫岩承諾你了,就算沒有婚姻做保障,相信牧寶也會遵守約定。」她眼睛亮閃閃地望着厲凉臻。
甚至都開始考慮要不要把厲家哥哥的手術提前。
可很遺憾,她前面的手術都訂好了時間,已經沒辦法改變了。
她撓撓頭:「厲凉臻,我跟你離婚真的是為你好,我這人脾氣不好,崇尚暴力,沒有素質,還一無是處。我媽生病的時候,我一天沒有過去盡孝,我還把小三從樓上推下去,活生生害死了她兒子。」
厲凉臻靜靜聽着她的光榮事迹,半點沒有嚇壞的樣子。
宋安之覺得無趣,自己也就不說了。
該死的孫岩,再見面一定要打爆他的狗頭,讓他給她招來這麻煩。
「我要回我媽的別墅。」宋安之失落地說。
「可以。」
宋安之挑釁:「你這算不算入贅?」
厲凉臻抿唇不語。
宋安之嘖嘖兩聲,厲家兩兄弟才是真愛啊,犧牲真大!
到了別墅,傭人不開門,說是不認識宋安之。
宋安之盯着全部換過的傭人,一腳就把門踹開了,還沒等她發飆,宋寧遠就氣沖沖從別墅衝出來。
「宋安之你個不孝女,你還有臉回來?」
「這是我媽留給我的別墅,我怎麼就沒臉回來了?」宋安之從角落裡撿起她之前的棒球杆,拿在手裡顛了顛,步步緊逼,「倒是你們,我看着噁心,馬上從這個家裡搬出去。」
宋寧遠氣得渾身發抖:「這裡是我家,誰給你的膽子敢把我轟走?」
他想動手,卻害怕宋安之手裡的棒球杆,最後忍下了。
宋安之可沒這麼好說話,看到宋瑩正躲在窗戶邊偷聽偷看,便走過去,然後一棒子打下去。
啊!!!
房間里傳來宋瑩尖叫的聲音。
宋寧遠暴跳如雷:「宋安之,你瘋了?你想殺人不成?你媽怎麼把你教成這副鬼樣子!」
砰!
又一聲巨響,宋安之手裡的棒球杆落在宋寧遠身後的玻璃上。
嘩啦嘩啦的散落了一地。
她眯緊陰鷙的眸子,一步一步走近宋寧遠,「提我媽,你不配。」
宋寧遠被宋安之的眼神嚇壞了,不自覺後退,「你、你想幹什麼?你還敢殺我?你不要以為你撿個殘廢老公給你撐腰,我就會怕你。」
「殘廢老公?」
冰冷的聲音從門外冷冷傳進來,宋寧遠嚇了一跳,驚恐地看過去,不知道厲凉臻在門口看了多久熱鬧了。
「厲二少,我、我剛剛隨口說說……」
「我可不是隨便聽聽。」厲凉臻一個眼色,保鏢已經動手把別墅的東西統統扔到門外了。
宋寧遠傻眼。
一直躲在客廳的韓優和宋瑩也忍不住衝出來:「不許碰我的東西!給我放回去!住手!」
「宋安之,你這個賤人!讓他們住手!」
厲凉臻皺眉。
「等等!」宋安之突然看見保鏢要搬着宋寧遠和韓優的結婚照扔出去,她嘴角勾着冷笑,緩緩走過去,「放到狗窩當屎盆。」
「宋安之,你別太過分!我是你爸!」宋寧遠被這麼羞辱,再也忍不住了,跳着腳怒吼。
「這就過分了?」宋安之瞧見保鏢手裡拎着的包包,眼底閃過一抹惡劣,走過去把裏面的衣服扯出來,當著韓優和宋瑩的面,斯拉斯拉扯破了,丟在地上踩了幾腳,解氣地拍拍手,「掃把拿來,掃出家門。」
宋瑩氣瘋了:「你這個小賤人!我跟你拼了!」
她衝過去,還沒有碰到宋安之,保鏢就把她推開了,她後退幾步,差點摔地上。
哇哇哭起來。
韓優氣得腦子發矇,眼前發黑。
今天可是她結婚的日子,婚禮沒有結成,還被丟出家門。
「宋安之,信不信我我打死你!」宋寧遠怒吼。
一直沒有說話的厲凉臻眸色一沉。

《掉馬後夫人每天都想離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