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殿下請三思
殿下請三思 連載中

殿下請三思

來源:google 作者:芯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寒玉 現代言情 艾公公

雲寒玉怎麼也沒有料到,一劑退燒藥,竟然將她送到了一個歷史上不曾出現的王朝——東聖展開

《殿下請三思》章節試讀:

昏睡中,疲憊感減削的雲寒玉意識復蘇,一睜眼,發現自己置身在一片冰雪晶瑩的世界。
蒼了天了!
「這又是哪?
我這穿越的頻率是不是頻繁了點?」
雲寒玉扶額,這還能不能好了。
「嘿嘿,別擔心,這裡只是你的識海而已。」
一道慈祥且熟悉的低笑聲響起。
雲寒玉豁然轉頭,順着聲音看去,一身白衣錦袍無風自飄,看上去仙風道骨般的身影立於不遠處。
看不清面容,可這聲音太過熟悉,狐疑的朝身影走了過去。
待看到那張雖然比記憶中年輕不少,依然親切、祥和的面容時,瞳孔一縮,激動地喊道:「教授!」
「驚不驚喜?
意不意外?」
教授戲謔的笑道。
「您怎麼在這?
什麼識海?
您不會也...死了吧?」
雲寒玉垮了小臉,這哪裡是驚喜,這簡直是驚悚,一字一句地問出關鍵問題。
「真是個不孝丫頭,就不能說點兒好聽的,什麼死不死的?
枉我耗費精力送你過來!
是你自己使用催眠,領悟精神力,開啟識海,才能與我對話啊。」
雲寒玉有聽沒有懂,眨巴着眼睛,漸漸地,懵懂的表情被陰沉所替代,不可置信的字眼,從牙縫中擠了出來:「那不靠譜的退燒藥是您的傑作?」
想她雲寒玉,出身軍人世家。
精通七國語言的語言文學與心理學雙博士。
研究院最年輕的導師,還身兼D軍區的翻譯與心裏顧問,就這麼......被英年早逝了!
「嘿嘿。
丫頭別激動,多經歷些不同的人生才能增長不同閱歷不是嗎?」
教授笑眯眯地看着雲寒玉說道:「不過你這丫頭的天賦還真讓我意外,這麼快就能開啟識海,觸發我留下的第一道魂印。」
對着這個亦師亦父的老教授,雲寒玉也是生不出埋怨的。
琢磨着教授的話,瞬間喜從心生。
「那我這也經歷過了,您是不是可以帶我回去了?」
認識教授這麼久,竟不知他老人家還是個高科技大能級人物。
她覺得自己現在是不是在某個研究院精神科的睡眠艙里。
「不急,時候未到。
一切皆有緣法,你有你來此要了結的緣劫。」
雲寒玉抽動着嘴角:「您乾脆告訴我,您是送我來渡劫飛升成仙的算了。」
「呵呵,你要這麼理解也可以。」
「......」不是雲寒玉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就是快!
她就睡了一覺的功夫,整個世界竟就如此玄幻了!
突然想到了什麼,問:「教授你既然這麼厲害,那我爸他們您能找到嗎?」
教授慈愛的看着她說:「不用擔心,他們自有他們的緣法。」
雲寒玉喜:「他們果然還活着是不是?
在哪裡?」
教授笑:「呵呵,別問!」
雲寒玉垮:「......」 她現在又感覺很幻滅,無法將眼前這個一副老神棍架勢的人與自己那個持重、睿智的教授聯繫在一起。
沒理會雲寒玉目瞪口呆的小表情,教授開始嚴肅的說:「魂印觸發一次時間有限,長話短說,你現在所在名為月華界,屬東方青龍星域範圍內,你的緣與劫皆在此處。」
剛剛升起的希望小火苗,被教授一番話澆滅了。
具體坐標,任務都出來,想回去,看來是不可能了。
認命地問:「那我的緣劫是什麼?」
「別問!
天機不可泄,切記,若你了劫不成,你將陷入無盡輪迴,直至消失於世間。
能否結緣了劫,就看你自己了。」
「不是,教授,好歹給點提示,這範圍過大啊!」
「這個地坤戒你收好,它會對你有所幫助。
先去尋你的緣吧。
祝你好運!」
話落,教授的身影逐漸虛化。
「您在我腦中留了幾道魂印?
我下次要如何觸發聯繫您啊?」
「這個么......嘿嘿,別問!
自己領悟去吧,總想着開掛是沒有前途的。」
這次教授的身影真的消失了,只留最後一句「丫頭,再會!」
「......」 床塌上的雲寒玉,猛然睜開眼。
環視下四周,依舊是之前的寢殿。
「做夢?」
感覺手上異樣,伸出左手一看,一枚紫金材質,鸞鳳型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
不是夢!
那教授剛說的話是真的了?
不結緣了劫,她就要消失世間!
「話說,教授什麼時候這麼神了?」
搞得好像系統使者一樣,還給個這麼籠統的任務!
緣在哪?
劫又是什麼?
教授你就不能把話說清楚嗎?
這戒指看着除了漂亮沒什麼特別的啊?
能給自己什麼幫助?
劇情全靠猜,裝備全靠打,稍不留神泯然後宮是死,渡劫不成還是死,這心塞的穿越!
倏然,手指一陣寒意襲來,雲寒玉看見自戒指內飄出絲絲霧氣,而戒指本身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了紅色。
未及多想,屏風處就傳來鬼祟的響動。
一個小宮女的身影晃動到屏風後,探頭探腦。
雲寒玉不動聲色地閉眼裝睡。
小宮女來到床榻邊,躊躇了半天,似是下了多大的決心般,伸出有些顫抖的手,拿過一旁的軟枕,猛然地捂上雲寒玉的臉。
「三公主,您不要怪奴婢。」
口中發出細微且顫抖的碎碎念:「冤有頭債有主,您死......」 話未說完,只覺後頸劇痛,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裝睡的雲寒玉一手掀去軟枕,一手順勢一推,原本要壓向自己的人栽倒在床榻邊。
「你死我都不會死!」
雲寒玉慢條斯理的起身,看向倒地的小宮女,眼神里略帶着一絲無奈。
這誰這麼奇葩,派個這麼白痴的人來動手,一手刀都挨不過!
你下個毒都比這招好使吧。
雲寒玉低頭看見手指上的地坤戒,此時已經恢復正常。
看來這個戒指有預警的作用呢。
想了想,若是原主那弱不拉幾的樣子,再加上現在這虛弱的身體,這宮女還是很有可能得手的。
又或者她沒有這提醒,再換個厲害點的人,沒準兒真就交代在這了。
「殿下,您醒了?」
雲寒玉本還想再琢磨下這戒指還有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時,語文端着葯碗走了進來。
「殿,啊!
殿下,這是...?
您沒事吧?」
走到近前的語文看見倒地宮女嚇一跳,忙開口詢問。
雲寒玉搖了搖頭,問:「無事。
現在什麼時候了?」
「哦,未時剛過。」
語文回著話,目光仍未從那挺屍的宮女身上移開。
雲寒玉坐到桌前,給自己到了杯水,說:「還沒死,這人剛想殺我,讓我打暈了,你去找個結實點的繩子來,把她捆一邊兒去先。」
「哦,好的!」
應着聲,語文不疑有他,將手中藥碗放下轉身開始忙活。
語文是個行動能力很強的姑娘,找了條白綾似的條布,連綁帶拎,一套動作一氣呵成地將人扔到角落。
看得雲寒玉眼睛有些發直,心中點贊!
這姑娘......有前途。
語文見她這表情以為是被行刺嚇着了,擔憂着道:「殿下,您別怕。
您先將葯喝了吧,什麼都沒有身體要緊不是。」
呃...她沒怕啊。
不過話說回來,誰要殺她呢?
一會兒要好好審審那宮女。
直覺告訴雲寒玉應該不是賢妃,以她的段位,是不會派這麼個逗比過來搞笑的。
嗯,語文說的對。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就她現在這幅比肩唐僧的招禍體質,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她必須儘快恢復體力。
管它什麼緣與劫的,她要保證自己先不死於非命才是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