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巔峰狂婿/巔峰狂婿
巔峰狂婿/巔峰狂婿 連載中

巔峰狂婿/巔峰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斷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雲晴 都市小說 霍海

總罵霍海窩囊廢的丈母娘根本不知道,女婿帳戶有一千多億、論功夫天下無敵冷眼相待的老婆也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想撲倒甚至倒貼她不想要的老公嘲笑霍海的娘家人同樣不知道,他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來源於霍海霍海冷笑,你們永遠不知道我居然這麼牛X!展開

《巔峰狂婿/巔峰狂婿》章節試讀:

「小畜牲,你怎麼動打人?沛林,有沒有事……」楊柳將霍海連踢帶打地推到了一旁去,扶住了張沛林,無比心疼地道。好像張沛林才是她女婿。

「沒事沒事,其實他打不過我,我可是跆拳道黑帶,就是剛才沒防備」,張沛林兀自嘴硬,可臉痛得直抽抽,盯着轉身走掉的霍海直磨牙!

「沒事就好,別跟那個窩囊廢一般見識」,楊柳趕緊安撫張沛林。

一轉頭,看見雲晴正要往外走,楊柳一皺眉,「你幹什麼去?」

「去宗堂啊,今天是家族季度例會,我們都要參加的」,雲晴道。

「晴晴,我送你」,張沛林不顧臉上火燒一樣的疼,趕緊走過去道。

「不用了,你繼續跟我媽聊天吧」,雲晴愛理不理地道。

「不不不,我是來找你的」,張沛林連連擺手。

「有事?」雲晴站在那裡。

「晴晴,再過些日子,就是你們家族五年一次的嘉年華盛會吧?」張沛林道。

「嗯?怎麼了?」雲晴心頭一動。

「據說,嘉年華上,可是評選你們家族的形象代言人呢,如果真成為家族的形象代言人,以後家族會給予很多資源重點培養,甚至執掌某一項重要產業,是吧?」張沛林嘿嘿一笑。

「是。真難為你了,沒少下功夫」,雲晴點了點頭。

其實她也想成為家族形象代言人,並且也一直在努力。

她不是為了虛名,而是為了資源。有了家族資源,以後對自己的發展會更有利,也能幫家裡分憂。

可是雲家情況複雜,老爺子就重點偏愛那麼一兩個孫子孫女,她可能性不大。

一想到這裡,她就有些灰心。

「我幫你準備了一件禮物,到時候送你,你一定會在家族嘉年華盛會上大放異彩,甚至有可能成為家族的形象代言人」,張沛林眉飛色舞地道。

「不必了,我自己有準備」,雲晴頗有些心動,但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家族代言人,又豈是靠一兩件出彩的外在東西就能拿得下來的?

「什麼有準備?你準備什麼了?一天到晚就知道傻吃憨睡的,這可是人家沛林的一片心意」,楊柳一聽卻急了,趕緊在身後走過來,嘴裏狠狠地訓斥道。

「我開會來不及了,你們聊」,雲晴不予理會,往外就走。

「你車子昨天沒開回來,我送你吧」,霍海騎着電動車過來了。

「就你這破車,有資格載晴晴嗎?」張沛林滿臉的不屑,一想到那記大耳光就憤怒得不要不要的。

走到外面拍了拍自己的奧迪Q7,他高傲地揚起了頭,「晴晴,我送你」。

「你還想找揍是么?」霍海臉色冷了下來。

「瑪的,你是真想見識一下跆拳道的厲害么?」張沛林眼神兇狠地走了過來。

「啪」,反手又是一個耳光,張沛林根本就沒看到他伸手,結果自己就被打了,然後他把剛才那耳光剩下的半圈兒轉完了。

「霍海,別打人」,雲晴見事情不好,趕緊衝過來拉架。

楊柳扶着張沛林,氣急敗壞地指着霍海罵道,「你這個小畜牲,打人上癮了是不是?」

「他先惹我的」,霍海手一攤。

「沒事沒事,我抗擊打能力很強的」,張沛林趕緊站直身體,千萬不能讓雲晴看低。

「別跟這個窩囊廢一般見識了,進屋喝茶去」,楊柳扶着他道。

「不,阿姨,我是個男人,男人就得有血性,他這樣侮辱我,那就實在對不起了,我今天必須要教訓他一下」,張沛林堅定地搖頭,緩緩脫去了西裝。

「好啊,我等着你的教訓」,霍海笑了,坐在電動車上叼起枝煙來。

「張沛林,你打不過他的,趕緊走吧」,雲晴見張沛林居然來勁了,趕緊勸他。

她昨天可是親眼所見霍海有多能打,張沛林這樣的再來上三五個怕都沒用。

可這一句話卻把張沛林刺激到了,在要追求的女人面前這般丟份兒,那太特么寒磣了!

「打不過他?他剛才偷襲,根本沒有武德,我要讓他知道,什麼叫紳士比無賴更會戰鬥」,張沛林脫去了西裝,惡狠狠地盯着霍海。

「不錯,有血性,繼續」,霍海向他招手。

「媽,你攔着他們呀,還真要看他們打架呀」,雲晴又急又氣,向楊柳叫道。

「沛林,你是斯文人,別跟這種廢物較勁」,楊柳攔着張沛林。

可一把沒拽住,張沛林就已經衝出去了,上去就是一個惡狠狠的下劈腿。

可腿是上去了,卻根本沒劈下來。

一隻有力的大手凌空抓住了腳脖子,架住了他的腿,讓張沛林單腳站地,上下不得,來了個金雞獨立的尷尬姿式。

「表演結束了」,霍海伸了個懶腰站起來,從從容容地伸出手去,「噼哩啪啦」,又是三個陰陽大耳光。

打完一鬆手,張沛林一下坐在地上,臉上紅腫得跟個豬頭一樣,眼中又是驚懼又是恥辱。

「下次記住了,腿別抬太高,否則撕褲襠」,霍海哈哈一笑,重新坐回到電動車上。

張沛林低頭一看,可不是,西裝褲子太緊已經把襠都撕開了,露出了裏面花花綠綠的褲衩!

「晴晴,我載你,走嗎?」霍海轉頭望着雲晴道。

雲晴看了看時間,實在來不及了,就上了他的車子,向張沛林說了聲,「對不起」,車子一聳,向前衝去,她不得不再次抱住了霍海的腰。

這一幕落在張沛林眼裡,更是讓他抓狂。

「小子,有種你今天晚上去弘武道館找我,我會讓你懷疑人生」,張沛林爬起來怒吼道。

「行,等我吧」,風中飄來四個字,那都不是事兒。

「今天西裝礙事兒,我沒發揮好,要不然把他屎打出來」,張沛林臉皮委實夠厚,還在那裡跟楊柳硬充殼子。

「跟這種廢物一般見識不值得,再說,我馬上就要讓他跟晴晴離婚了,到時候他想賴在家裡都沒這個資格。」楊柳望着遠去的霍海電動車尾燈,眼神冷冷地道。

「讓他們離婚?什麼時候?」張沛林眼睛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