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大夏鑄劍人
大夏鑄劍人 連載中

大夏鑄劍人

來源:google 作者:灬北門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嚴冬 江吟 都市小說

【神滅】送來災禍,卻也給予希望【新人類】出現,邪惡與戰爭蠢蠢欲動當人類開始走向進化,總有人想成為新世界的神明當鑄劍的人拿起了劍,諸神,便迎來了黃昏展開

《大夏鑄劍人》章節試讀:

嚴冬若無其事地走在村子裏,遠處,李陽幾人的身影依稀可見。

李陽幾人走得很快,很快就下了山。嚴冬遠遠地跟在他們身後。

下了山後,李陽幾人十分警覺,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在原地抽着煙左顧右盼起來。

還好嚴冬反應夠快,沒被李陽發現。

等了許久,見四周沒什麼異常,李陽這才帶着另外兩人上了一輛汽車,沿着公路朝着縣城地方向走了。嚴冬見狀,急忙跑到馬路旁攔了一輛回頭的的士。

「師傅,麻煩開快點去縣城,我趕時間。」

「喲,小夥子,這麼急啊。幾點要到啊?」

「您能開多快就開多快吧,等會兒我給你加200塊錢!」

「好嘞!」司機師傅瞬間化身為秋名山車神,油門猛地一踩,車子就飛了出去。

「小夥子,先說好了,咱這可不是貪你的錢。要不是看你很急,我是不會做這種危險的事滴!」

嚴冬:⊙_⊙

您看我信嗎?

雖然這個師傅是貪財了些,但技術還是可以的。嚴冬坐在車的后座上,看着最後只能淪落到在的士背後吃尾氣的李陽幾人,鬆了一口氣。

從村子到縣城的路只有這一條,因此嚴冬並沒有選擇跟在李陽等人的車後面,而是決定先去縣城守株待兔。

嚴冬見沒被發現,也就放鬆了下來。他躺在座椅上閉目養神,並沒有理會一直在bb的司機師傅。

而反觀李陽的車上,那名婀娜的女秘書玉蘭正在發著牢騷。

「那個老頭,真是氣死我了!」

「要不是老大你攔着我,我早就上去干他了!」

那玉蘭看着是亭亭玉立的,嘴裏說出的話倒是污穢不堪。

「那個老頭看起來不像是個鄉下人,太精明了。」

正在開車的趙偉看了眼後視鏡里玉蘭的身影,附和道。

「何止是精明啊……」

李陽坐在副駕駛座上,雙手按壓在太陽穴上。

「簡直算得上是可怕了!」

「有那麼可怕嗎,老大?」

玉蘭一雙玉手攀上了李陽的頸部,緩緩向上,幫李陽按起了摩。

「你們年輕,看不出來。」

「毫不誇張的說,我們出現在他面前的一瞬間,我們所有的意圖就已經被看破了。」

「啊?那我們怎麼辦?行動還繼續嗎?」

「問題不大。」

李陽拍了拍玉蘭的手,還趁機摸了一把。

「騙是騙不到了,只能直接動手了。」

「可是我們不知道那個地方在哪兒啊?」

「而且,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守在那裡。」

「無所謂了。」

李陽如毒蛇一般眯起了眼睛,彷彿在注視着什麼。

「這一趟也不算沒有收穫。」

「起碼,我們知道了,老頭和那個叫做雷潯的肯定和那個地方有關係。」

「接下來,就從他們下手就行了……」

……

看着李陽的車從自己眼前駛過,嚴冬啟動了租來的共享電動車跟了上去。

多虧了司機師傅高超的車技,嚴冬趕在李陽前面到了縣城。

對於縣城,嚴冬是再熟悉不過了。小時候有事沒事總喜歡到這邊來玩,有時是來幫師父買酒,有時是偷偷跑到網吧里打遊戲。

在村子上讀完了小學,嚴冬就在縣城裡的中學度過了一段平平無奇的中學時代。

跟着李陽的車七拐八拐,最終駛進了一家有些年頭的小區里。

嚴冬在小區門口把車給還了,步行着遠遠跟在李陽幾人的身後。

把車停在了車庫。李陽幾人下了車,走進了一家單元樓內。趙偉和玉蘭站在單元樓外把着風,李陽則是掏出了鑰匙徑直走向了一樓一側的住房。

防盜門被打開,趙偉和玉蘭又是觀望了許久,這才相繼走進門內。

過了一會兒,嚴冬才走過去。他繞着房子轉了一圈,觀察不到房內的任何動靜。嚴冬剛想離開,卻突然聽到玄關處傳來了些許聲音。

嚴冬急忙隱去身形,偷偷地注視着玄關處。

李陽從門內走出,面無表情地朝着小區外走去。

嚴冬看了眼玄關,又看了看漸行漸遠地李陽。他咬了咬牙,也顧不得剩下的兩人了,徑直跟着李陽走了出去。

跟着李陽走了很久,嚴冬猛地回過神來看了一眼四周。

此刻嚴冬所處的地方已經遠離了縣城中心,來到了老城區的一處廢棄廠房。

嚴冬心道不妙,就算他再自信,也反應過來上當了。

剛想轉身離去,嚴冬便感受到身後一道氣勁傳來。他轉身格擋,印入眼帘的,是一隻雪白的大長腿。

嚴冬可沒心情欣賞,那支7cm長的高跟鞋鞋跟,此時離他的左眼已不足3cm。

身上冷汗直冒,嚴冬連忙發力,推開了架在自己雙臂上的**。

「擋住了?」

不遠處,玉蘭有些驚訝地看着嚴冬。

嚴冬冷靜地觀察着四周。玉蘭擋在自己身前,趙偉的身影也出現在一旁。身後,來自李陽的掌聲傳來。

「**——」

「真不錯!小小年紀,就有如此身手。」

嚴冬微微側身,眼神在李陽和玉蘭之間不斷轉換。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誒,小兄弟火氣不要太大。我們呢,也就是想問你點消息。」

李陽負手而立,嘴角掛着淡淡的笑意。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小兄弟不要這麼早就拒絕,或許,我們可以做筆生意。」

「你也看到了,我們這裡有三個人,你是跑不掉的。」

看着如同笑面虎一般的李陽,嚴冬心生一記。

他裝作動搖的模樣,有些心虛的看着李陽。

「你想要知道些什麼?」

見狀,李陽心中一喜。本來他只是抱着一絲希望能從嚴冬這裡得到些信息,如今看來是賭對了。

「哈哈哈好!」

「果然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啊!」

「我想知道……」

「鑄劍基地的一些東西。」

「鑄劍基地?」

嚴冬眉頭輕皺,默不作聲。

看着嚴冬眸子里流露出的些許迷茫,李陽的臉一瞬間就耷拉下來了。他揮了揮手,玉蘭就逐漸向嚴冬靠近。

嚴冬雙手緩緩置於腰間。擁有能力的他有着絕對的自信,從未想過自己不能從李陽手裡逃脫。

寒光一閃,誅神短劍出鞘。嚴冬先發制人,手中的劍朝着玉蘭揮去。

玉蘭見狀也是掏出一把匕首,同嚴冬碰在了一起。

嚴冬眼中銀光閃爍,隨即輕吼一聲——

「點石成金·劍雨!」

玉蘭的頭頂上點點銀光聚集,一柄柄粗糙的劍浮現出來。

「新人類!」

玉蘭驚呼,連忙退身躲避。

劍雨落下,激起陣陣塵埃。

嚴冬見玉蘭退避,剛想跑路,就被李陽攔了下來。

「我真沒想到,你居然也是【新人類】。」

聞言,嚴冬心裏湧上一種不好的預感。

【點石成金·劍鎧】!

一層金屬鎧甲浮現在嚴冬身上。

「讓開!」

嚴冬揮舞着誅神短劍,朝着李陽衝去。

李陽看着越來越近的嚴冬,嘴角露出了嘲弄的笑容。

「可不是只有你是【新人類】啊!」

一道紅光閃過,嚴冬只感覺全身彷彿被開水燙過了一般,就被擊飛了出去。

嚴冬艱難地從地上爬起,「哇」的一聲吐出了口血來。

他看了看周圍,原本在自己身上的鎧甲已經破碎,化為被燒紅了的鐵片。而自己的身上,也被燙傷,隱隱還有肉香味傳來。

「自我介紹一下——【神靈】座下使徒之一,【熔岩】李陽!」

「我的能力怎麼樣,不錯吧?」

【神靈】?難道就是劉兵所說的神秘組織?

嚴冬惡狠狠地看着李陽,又凝聚出了一道劍雨。

「沒用的。」

李陽一揮手,落下的劍雨就被熔為了鐵水,落在地上發出陣陣焦炭味。

「你的能力不錯,就是運氣差了點。」

「正好,遇見了剋制你能力的我!」

李陽笑着走到嚴冬身邊,看了一眼嚴冬手中的電子手環。

「看來是個自由人啊……」

「怎麼樣?要不要考慮加入我們?」

「你做夢!」

「那就沒辦法了……」

李陽轉頭看着玉蘭和趙偉兩人。

「小趙,麻痹他。小蘭,給他處理一下燒傷。」

「可不能讓他就這麼死了。」

「沒問題老大!」

玉蘭走到嚴冬的身邊蹲下,雙手放在嚴冬燒傷的部位。

嚴冬想要反抗,卻突然發現自己完全動不了了。他的眼神逐漸迷離起來,就連感官都彷彿被關閉了。

「介紹一下,我是【神靈】座下神將之一,【冰女】玉蘭。」

「【神靈】座下神將,【毒蟲】趙偉。」

嚴冬儘力讓自己保持清醒,卻還是抵擋不住藥力的侵蝕。

誰也不會想到,在這個小小的縣城裡,會有三個【新人類】。

嚴冬在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剎那,心裏滿是對師父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