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大商小漁娘
大商小漁娘 連載中

大商小漁娘

來源:google 作者:陸颻歌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陸遠山 陸颻歌

陸颻歌死了,一箭穿心偌大的陸家莊,被一把火給燒的精光,陸家的罪名是通匪神他媽的通匪,不就是因為小姑娘陸颻歌有個有錢且善名在外的爹據說,官府從陸家糧倉里往外運糧,數百架的牛車,不停歇地運了三天三夜,才堪堪運了不足半數彼時,陸颻歌在矮小的窩棚中醒來,怔怔發獃,不知今夕是何夕她是誰?誰又是她?算了,不想了,掙錢養家才是...展開

《大商小漁娘》章節試讀:

  陸家全家死的乾乾淨淨,清風寨被官府剿滅,餘孽四散。

  官府得了陸家積年的錢糧,千傾的田地,還得了朝廷的嘉獎。

  這事情,如果說一點古怪都沒有,那絕對說不過去。

  看來,她做得夢也不真的是夢。

  可能在箭羽飛來的那一刻,她就魂穿了吧!

  也許,穿得更早,在那少年彎弓射箭之前,她就從一個二十齣頭的成年人穿成了陸家,這個被人嬌寵長大的陸颻歌身上。

  「你家的田地大部分都被官府沒收了,你爹沒親兄弟,還有些祭田歸還了陸家族裡,被陸家族人給分了。聽……」陸全猶豫了一瞬,還是如實說的:「聽說新任的族長一家就得了五十多畝上好的水田,還有其他族老……」

  後面的話,陸全不好再說,小四還小,他不敢以自己的判斷去誤導一個還沒成人的孩童。

  「按道理,你該回族裡,或者就去找你舅母……可……可……」

  說到這裡,陸全結巴起來。

  他想說,你不能回去,你爹的罪名是通匪,你回去必定受牽連。

  族人雖然得了你家留下的田地,可他們也未必能善待你。

  還有你舅舅表哥都因為你爹娘而死,你舅母那裡未必能容你。

  可自己家這麼窮,他就算想養着陸颻歌,也怕自己能力有限,養不活這個嬌嬌滴滴的小姑娘。

  陸颻歌看着面前窘迫的漢子,他又急又慌,想說什麼,卻囫圇着說不出口。

  這人,受過陸家的恩惠,對她還算不錯。

  只是他到底願不願意收留自己,陸颻歌也沒把握。

  陸颻歌在心裏反覆掂量,她不是真正的孩子,所以她知道面前黑瘦漢子的未盡之意。

  不管是陸氏族裡,還是宋家舅母那裡,她都不適合去。

  可她一個孩子,無人照應,在這亂世怕是死得更快。

  陸颻歌試探地問道:「那我姨母呢?」

  她恍惚記得小姑娘是有一個嫁給亭長的姨母,很是寵愛她,

  就見陸全臉色一變,慌亂地擺手:「你姨母那裡更不行,她還在牢里,說是要到端午才能放出來。」

  「牢里?」

  陸颻歌只覺得荒唐可笑,她這個命,可真有些克親!

  前世被父母拋棄,福利院長大。

  穿了就穿了吧,爹娘哥哥死了,舅舅表哥死了,唯一的姨母還在牢里。

  「我姨母怎麼會在牢里?」陸颻歌忍不住好奇地問道:「難道也是因為我爹……」

  通匪?

  她記得那個大鬍子說的一句,我是你宋家大伯伯,和你大姨丈是結拜兄弟。

  能和土匪結拜,這不是通匪是什麼。

  「不,不是你爹。都是你那混蛋姨丈,陳石磙他心軟放了勞役逃跑不說,自己還跟着跑了,害得你姨母替他坐牢,如果不是你爹使錢……聽說原本端午就要放出來的,現在你爹出事,也不知道能不能出來。」

  陸全還想再說,見面前的孩童神情異樣,又訕訕地住嘴。

  他真是傻了,和一個孩子說這些做什麼。

  陸颻歌垂下眼帘,沒有繼續追問,以後總會知道的,現在她的頭有點疼,心裏有點亂。

  這開局,實在是不太理想。

  「這,這……這個給你。」

  陸颻歌沉思的時刻,陸全在屋角翻找,很快捧了個破舊的包裹出來,打斷了陸颻歌的思緒。

  「這是送你來的那位小公子留下來的。說他拿了你的瓔珞,算作救你一命的報酬,另給你些銀兩治病。」

  還有話不太吉利陸全沒好再說,那位小公子還說,如若小姑娘死了,這銀錢你家就留着,給她買個薄棺埋了,也不至於死無葬身之地。

  陸全將包裹小心放在桌子上,往陸颻歌面前推了推:「你,你收着吧。」

  小公子的話讓他覺得這銀子燙手,現在,他將銀子遞到了陸颻歌的面前,陸全一顆動蕩不安的心也總算安穩了下來。

  包裹打開,四十個精緻的小銀錠子,五兩一個,整整二兩百兩。

  陸颻歌拿起一枚銀錠子,細看。

  在銀錠子的底部,刻着個撰寫的周。

  周?

  周朝還是周姓?

  陸颻歌放下手中的銀子,看向面前一臉風霜憨厚的漢子,再看看這低矮憋狹的窩棚,良久才出聲:「這銀子你們留着,我不能要。」

  不是不要,是不能要。

  稚子抱金過市,不是福,是禍。

  陸全臉漲得通紅:「這是那位公子留着給你的葯錢。」

  其實,這幾日,陸颻歌吃的葯都是他家裡的錢。家裡好不容易攢的幾個錢,已經花的乾乾淨淨。

  「我病好了。」

  「大夫說了,你的傷口可不淺,就算好了也得注意調養。還有這熱會反覆的,還得吃幾天葯才能好。」

  陸颻歌沉默着沒有說話,她很想拿着這兩百兩找個安靜的地方度日。

  可她也知道,憑她現在的年紀和身份,只能找戶人家依靠,才是上策。

  陸全等了半日也不見陸颻歌說話,有些坐卧難安。一雙手在衣襟邊搓了又搓,才喃喃道:「孩子,你要是不嫌棄,就在家裡住下。我……我陸全發誓,有一口吃的,我兒女不吃,我也先給你吃。絕對,絕對不會讓你受半點的……」

  七尺高的漢子臉漲成紫色,後面的話實在沒臉說不下去了。

  他想說絕對不會委屈你,可家裡這麼窮,養活自己一家六口都難,姐兒在他家怎麼能不委屈?

  陸颻歌強撐起綿軟的身子,笑着看向陸全:「爹,我不是你家小四嗎?」

  被陸颻歌一聲爹叫的,陸全渾身一麻,整個人都傻楞在當場。

  陸颻歌看了一眼矮桌上的銀子:「這銀子我回頭讓娘收着,爹要用就問娘拿。」

  「哎,好,好……」

  陸全高興的已經不知道陸颻歌說的是什麼了,他猛地起身就要往外面沖,想和媳婦分享這個好消息。

  走到門口,陸全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漲紅着臉扭頭叮囑颻歌:「你,可別出去啊,外面臨著河水汽大,風也大,等你身子好了再出去。」

  見陸颻歌點了頭,他才放心地出了船艙,聲音洪亮地衝著媳婦喊道:「小青他娘,小四餓了,你葯熬好了沒有。」

  「馬上好,馬上好……」

  邱氏答應着,起身湊到陸全的身邊,壓低聲音問道:「說好了?」

  「嗯。」

  陸全輕應了一聲,看了一眼船艙,才繼續叮囑道:「等會你就別忙活了,多陪陪孩子,這孩子……這孩子也不易……」

  聲音里忍不住帶上了哽咽。

  陸大善莊主一家多好的人啊,現在只留下個姑娘。

  姑娘就姑娘,總比全家都沒了強。

  「哎……我知道,我知道,我熬好了粥就進去。」

  邱氏一邊說著一邊扭頭去看葯鍋,忍不住背着身子抹了一把淚。

  這孩子,這孩子……

  以後,就是她家的了小四了。

  真好!

《大商小漁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