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刀劍溯星
刀劍溯星 連載中

刀劍溯星

來源:google 作者:刀楓刻月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刀楓刻月 遊戲動漫 秦楓

我們中,有些人甘為平庸淪為淺薄,有人金玉其外,有人敗絮其中,可不經意間,每隔一段時間你總會發現一個如彩虹般絢爛的人短暫而又漫長的人生中,總有一件事,或者一個人,值得你拼盡所有,哪怕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秦楓的出現,也許就是蒼茫人海中,某些人內心的一個縮影大道在前三千問,世事在後九萬里何去何從君不知,靜待下文鬼神探------------------------------------------------------PS:【國術異能】、【修真朋克】、【玄幻異術】、【異世融合】、【科技修仙】……展開

《刀劍溯星》章節試讀:

所有看起來毫不費力的成功,背後都有着不為人知的努力。

對秦楓來說,眼前這擂台之爭,絕對屬於無妄之災。

要不是前不久,城門失火秦楓被殃及池魚,一出手就驚人的放倒了幾位教官,這會兒指不定貓在哪個角落看戲呢。

只可惜,當時圍觀的小夥伴烏壓壓的一群,視頻流出的速度,遠超乎他的想像。就現在,學宮官網的貼吧上,還留有着秦楓當日的風采。

然後,他就被莫名的冠上了,學宮十年來最強新生的標籤。

人怕出名豬怕壯,像種事,秦楓解釋多了,別人覺得你裝杯;不說上兩句,又覺得你孤傲。

秦楓當時便想,這說不說都有點毀人設,索性決定冷處理,也就懶得去解釋什麼。

樹欲止而風不停,燕京學宮是什麼地方,那是少年人意氣風發的棲居地,能進這般頂級學宮的人,又有幾個甘願人後,老子天下第一,誰也不服的氣勢比比皆是。

之後的事情就如大家所想,秦楓所過之處皆是叫囂、挑釁之人。

這要是換了別人,絕對不會忍氣吞聲,肯定抄傢伙就上,不莽的頭破血流,怎麼敢說自己是少年人。

打得過要打,打不過更要打。

可大家想不到的是,秦楓面對挑釁、流言蜚語直接選擇躺平,帶個耳機走在學宮內,既不回應也不反駁。

在他看來,這幫人真是閑的蛋疼,每天軍訓的那麼累,有那功夫看看書,吃吃飯,順便美美的睡一覺,它不香嗎?非要打生打死的爭個虛名有啥用,打贏了又如何,又沒什麼實質的好處,典型的出力不討好,傻子才幹呢。

照他這『不求上進』的想法來看,上學就是來學知識的,做人不能太高調,看開點洒脫些。沒看到,宿舍眾人摻和着他參加新生演武,他都是揮揮手,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

若不是,偶然間,聽到學宮的獎勵:演武前十名可免學費的消息……

「什麼,前十名學費全免。」

「哇靠,你們怎麼不早點跟我說這事。現在去報名還有機會不。」

「……」

聽到前十免學費,秦楓激動就跟打了雞血一般,當即施展絕學無影手,在報名截止前成功報名。

然而在舍友們不可思議的目光下,他淡然的說道:「免不免學費什麼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就喜歡挑戰自己。」說完還不忘,輕哼了一聲。

「你們這一個個的都是什麼眼神,我秦某人是那種見錢眼開的人嗎?

呵呵,笑話……」

這話不管其他人信不信,反正他自己是信了。

其實,學費也不算很貴,也就每年一萬龍幣的樣子,而且還是飽含吃住的那種。對於藍星頂級學府的燕京學宮來說,那一點連洒洒毛毛雨都算不上,隨便一個科研成果都是這個的數以千萬倍,但本真法不可輕傳,該收的學費也得象徵著收點。

一萬龍幣,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以龍國當今國情,人均月收入普遍在4000+的狀態,一個普通的三口之家一年收入少說也接近十萬,十分之一的積蓄供子女上學這真心不算貴。

不過這還得看對誰了,秦楓出生於單身家庭,父親是海員也算高薪職業,可經常不在家不說,電話也是偶爾回兩個。

說來也巧,高考結束後的這段時間,他是怎麼聯繫不上自己父親。眼瞅着繳費時日接近,看了眼僅存的餘款,無奈之下,他只能將自己的積蓄掏了出來,十二年來的獎學金外加暑假打工的錢,總算咬牙,含着淚把學費交了。

秦楓雖長相平平,但是戰績卓越,前四天的千人、百人混戰。就有無數隊伍向他伸出橄欖枝,可他一個都沒理會,進入戰場後,你就算死盯着他,他下一秒說消失就消失,跟開了隱身掛一樣,每次都是苟到比賽結束才現身。

難得有一次被人意外的揪了出來,見面連個招呼都沒打,二話不說拔腿就跑。因為找他事的人還真不少。然後就看到,好似領頭羊的他在前面奪路狂奔,身後呼啦啦的跟着一群人。

秦楓跑起來比豹子還快,耐力極佳,身法又如羚羊般靈動,那場混戰僅憑他一己之力,硬生生成了一場馬拉松賽式的躲貓貓,很多人都跑到體力不支,被人撿漏失去晉級資格。

有了那次比賽經驗後,秦楓就藏的更好了,即使有人看見也就當沒發現,在眾人眼中他都已經不算個人了,而是一頭牲口。

混戰,只看人數不看戰鬥過程,就這樣秦楓從始至終就沒跟人交過手,但他間接『打敗』的對手卻是最多的。

宋濂愣了一下,他沒想到秦楓竟然這麼簡單的就答應了。

擂台上,教官立即去問指導員的意見,因為這兩人所屬的擂台不同。

指導員與學宮溝通後,同意了。無論是學宮還是軍隊,都一直很鼓勵競爭和試煉,既然今天是新生軍訓最後一天,也是本屆演武最後一天,那麼,就用一場極具非議和矛盾的對決,來給所有新生助助興,想想也是很不錯的。

給出意見後,指導員第一時間安排了半步氣境的高手過去,一般的教官也就煉體八層——內壯境,面對兩個的實力都快達到煉體九層——神變境的年輕人,顯得就有些不夠看了。

兩人實力看着相差無幾,誰又說得准年輕人會不會上頭搏命,做好隨時準備出手制止。

「指導員同意打擂。」

得到指令後,秦楓並沒有用華麗的姿勢登台,而是踏着台階款步走去,每一步都踏得堅定無比。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宋濂雙手環胸眉毛一挑,盯着秦楓眼睛,打量着笑道:「這是你自己選的,到時候別怪我手下無情。」說著朝另一邊走去。

秦楓沒有搭話,他堅信反派死於話多,登上擂台,站定。

周圍忽然一靜,本該嘈雜的操場突然變得有序起來,隨着幾名教官的到來,學生們圍着擂台一圈圈地各自站定,目光紛紛投在擂台上。

其餘幾個擂台,本來打生打死的場面,現在也停了下來,主要是沒了觀眾的喝彩,他們打起來也不帶勁,只能恨恨地抬着頭看向七號擂台光幕。

秦楓站左邊,宋濂站右邊。

兩人相距不到7米遠,這個距離不遠不近,上手也就兩三步的事。

「你說他們倆會怎麼打?」剛啃完雞腿的胖子,不知從哪裡掏出一包薯條,吮着手指,望向光幕,有些激動地問。

「我又不是他們,哪裡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不過我看兩人實力差不多,都是快觸碰到九層神變境的人物,放在新生中已經是變態的存在,想必應該是一陣龍爭虎鬥吧。」

好基友並不嫌棄的伸手抓了幾根薯條,蘸着番茄醬談着自己的想法。

同時間,兩人都各自擺好自己的進攻姿態。

宋濂練的是家傳的飛星拳,脫胎於少林七星拳,在國術中屬於上乘拳法。該拳法短小精悍,靈活多變,出拳凌冽似流星趕月,經由宋家老祖改編後,繼七星拳的特點後,拳風剛柔並濟,遒勁雄壯,且有拳打卧牛之地的特點。

該怎麼出手好呢……秦楓突然問道:「張天南是你故意打傷的?」

「是,也不是,實戰對練,總有失手的時候。」宋濂嘴角勾起,陰蟄的笑道說:「都是大老爺么,別那麼小心眼,非要說那也是替你受過而已。」別說他這麼一笑邪魅的怪好看。

「你那是失手嗎。」當場就有同班同學主動接話。

場下多是看過剛才那場擂台賽,心裏多少都有些不忿,而張天南為人很友好與同班同學相處的很融洽,感情也很深。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剛才的比賽,是一邊倒的敗勢……在這情況下更別說用宋濂故意架住對方手臂不讓倒下,重拳不讓其開口認輸的惡劣行徑。

對於現場的各種議論,各種異樣的目光,宋濂不屑一顧,他知道剛才那一戰自己做的很過分,但他這麼做,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就是為了逼秦楓跟他對打。

現在秦楓終於換擂台應戰,達到初始目標就夠了。剩下就是將他打殘打廢,只要打贏了,一切都不是問題,因為只有弱者才會被同情,而強者將會得到勝利的讚美。

所以,俊朗的臉上露出餓狼般的神情,盯着秦楓,「不管怎麼樣,你終於肯和我打了,你將會成為我攀登高峰的……」

「啰里吧嗦的廢話太多,有什麼話等你贏了再說吧。」

秦楓揮手像是在驅趕耳旁煩人的蒼蠅一般,淡笑着打斷道。

「……」

忽然被懟,宋濂怒極反笑,「行啊,那就讓我見識一下,被大家公認的學宮十年最強新生,是有多厲害。」

說罷,宋濂沉肩墜肘,雙手一前一後虎口對外,蓄勢待發。

他看過秦楓與教官交手的視頻,對他的實力做過精準的分析,重技不重力,身法極其靈敏,這一戰他只需要拉扯着秦楓做出正面硬剛,直接用飛星拳中的炮錘硬橋硬馬的轟殺,就能必勝無疑。

他怕就怕在,秦楓藉著身法之敏避而不戰,游擊取巧。

「敢不敢,像個爺們一樣剛正面。」宋濂故意脫口,激將。

結果,秦楓眼前一亮,「好主意。」

說話間,他腳下一步踏出,整個人去勢如猛虎下山,隨着身形搖擺,左手豎掌在前好似刀鋒劈面,右手攥拳在腰間,腳下一刻不停,彷彿離弦之箭急速沖近。

行如直線,不偏不倚筆直的朝着宋濂而去。

擂台下,觀眾席上不少人因為秦楓的這一舉動而嘆息一聲,其中不少人都是以秦楓為假想大敵,暗自研究他實力的人不在少數。面對宋濂的飛星拳,身法與技巧絕對是制勝的關鍵,而他就這麼隨意的受了對方的激將法,選擇正面硬剛。

看着秦楓朝自己極猛的撲面而來,右手蓄勢待發的模樣,正中宋濂下懷。

所以,他笑了,笑容是無比的好看,這人看來也不怎麼樣,隨口一激就應了。

想罷,以同樣的姿勢朝他衝去。

兩人一身氣勢都攀到極致,同時右拳蓄勢做出準備對轟,這模樣彷彿兩頭爭雄的犀牛抵角而撞,不死不休。

在旁的教官,眉角一抽,背負的雙手不自覺的放在身體兩側,這一刻他也表現的不再從容,暗想現在的年輕人,都是怎麼莽的嘛?

眨眼間,兩人同時踏出第二步,身體離地而起,騰躍在空中同時揮出右拳。

正面,剛正面。

宋濂看着安心了,只要這傢伙選擇這樣打,那等待他的就只有躺下和敗北。

兩人的拳頭終於正面硬憾在一起。

「嘭。」一聲沉悶的聲響。

兩個新生中的變態,碰撞。

在場有人推着鼻樑上的鏡框,有人眯起眼睛,也有人瞪大着眼睛。

在相撞的零點一秒前,宋濂感覺自己的這戰贏得太輕鬆,只要拳到肯定穩操勝券,同級之下他是誰也不怕,這是他在家族中,一次又一次比試積累下的自信。

兩拳相對,緊密無縫。

「咔」,「咔嚓」,宋濂的右臂骨裂,小臂森然的白骨破膚而出,強烈的劇痛席捲全身,他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這下……完了。

這一刻宋濂還在半空中,雙目圓瞪,怎麼,怎麼會這樣!?不是說好正面硬剛我就會贏的嗎,他怎麼可能力量比我還大。

秦楓可不管他怎麼想,趁着對方恍惚之際,去勢不減腳踏中門,順勢曲肘在身前,身體好似靈猴縮身,下一刻便縱行如虎,左手探出快如閃電,拳發如雷,悶響一聲,便將宋濂打的倒飛出去數丈遠。

事實上,整個過程只在瞬息完成,骨裂的咔嚓聲還未落,一聲重鎚破鼓的悶響就傳了出來,恰是因為太快,很多人都只能看到了,秦楓一拳將對方打的倒飛出去的最後一幕。

在旁的高手教官,飛身抓住宋濂倒飛的身體,強大的巨力使得他落腳連點數下,最後不得已抱着他貼地倒滑數米遠,臉紅脖子粗的喘着粗氣,暗罵道:這是什麼怪力,隨後看了眼懷中的宋濂,也是暗自慶幸,沒太丟人。

「撲。」

觸地的摩擦,灰塵揚起。

這會現場眾人才終於看清楚,宋濂躺在教官懷裡彷彿襤褸的破袋子。

打量着宋濂飛出去的距離,以及地上倒滑出的腳印,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教官要是失手沒接住,那宋濂可就遠不是現在這幅樣子了,至少選墓地的日程得往上提一提。

當然,現在的他也好不到哪裡去,身軀躺在教官懷裡一動不能動,胸膛偶爾跳動,噴出一口鮮血,隨即口中鮮血好似不要命的往外涌,右臂像根麵條掛在身上,手骨刺破小臂的肌膚,露出令人心悸的森然之色,手肘之下血蟒竄動着流向地面……

這就是兩個變態新生之間的對撞。

結果,顯而易見。

眾人望着秦楓的眼神除了驚愕,還是驚愕,也許還有着教官同少女般幽怨的目光。

張天南懵了,他沒想到楓子,哦不,是楓哥,真的替他報仇了,速度之快前後也就三兩分鐘的事情;另一方面,他突然想起剛才楓哥說的那句話:「我遠比你們想像的還要強。」

其實,我們知道你很強,但真不知道你竟如此強。

四堂之一白虎堂,直屬燕京學宮。

一位身着玄色唐裝男子,腳踏千層布靴,頭髮如墨如漆,臉上精神奕奕,雙目深邃幽冥,給人一種沉穩如山十分可靠的感覺。他坐在上位雙手插在袖口中,跟着殿內執教老師一起,有滋有味的觀看着新生演武的情況。

別看此人,頭髮烏黑如墨,身體硬朗健碩,臉上也保養的好似四十歲的中年人,實則年齡早就八十開外,在他身上用駐顏有術一詞,都不一定說的清是怎麼回事,非要說那就是只有兩個字『武道』。

其中一名年輕的教師,看着秦楓出手的畫面,思索片刻說道:「過步箭穿,這……這是形意拳吧。」言語中帶着一絲不確定道。

有人點頭贊同,有人默不作聲,很顯然意見並不統一,所以紛紛轉眼投向主位,老院長不動聲色地,手指着一旁的女子,示意讓她來說。

女子身穿深藍色旗袍,一輪銀月從她高聳的胸口展開,直至修長豐腴的大腿,成**女的風韻和妖嬈盡顯無疑,精緻白皙的漂亮臉蛋上化着淡妝,氣質恬靜淡雅有一朵盛開的芙蓉。

緩緩起身,朝着眾人倩倩一笑,口吐幽蓮道:「院長有命,那我就獻醜一說,如若說錯了還望各位不吝賜教。」說著委婉,但音容間透着無比的自信。

「雞步,彈抖勁,過步箭穿,虎竄把,這是古武界中的《心意六合拳》。」

「李老師說是《形意拳》其實也有些道理,畢竟《形意拳》脫胎於《心意六合拳》,兩拳法講究的都是翻丹、展束利用脊椎的勁為主。心意拳側重蹲猴樁、套環雞步,身傾架子小展束極致,換步極快,出手狠厲更接近古代拳法,而形意拳重三體勢,架子舒緩,前三後七,更偏向於保全自身。

相比心意拳的古樸霸道狠厲,形意拳則顯得內斂許多。

也有人說龍峰先生是反清復明的豪俠,創作心意拳時多考慮了戰陣之法,槍兵並排一起無需考慮左右,所以縱勁極強,拳風霸道、狠毒;而形意拳則是行走江湖之用,周身考慮頗多,講究橫勁更多,出手陰狠、毒辣。

據我看,這少年人的《心意六合拳》,練得不少年頭了,都快到拳法大成的地步,不出意外的話,突破氣境也是十拿九穩的事。」

話落,朝着眾人斂衽,端起面前的茶水,悠悠的喝了起來,看到老院長不以為忤,反而頷首認可,眾人朝女子含笑點頭。

女子軟糯細語道:「那院長,我們是不是……」。

「不急,關注即可,一切等到他通過禁區試煉後再說。」

就這會功夫,秦楓已經氣定神閑,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來到宋濂身前蹲下身,看着躺在擔架上接受治療,眼光上下細細打量。身上好像沒什麼可以拿的,直到看見左腕上的超腦,眼睛再也轉不動了。

有點小餓~虧了虧了,早知道,就跟他賭點什麼了。想了想,這不還有他南哥嘛,我幫他報仇,回頭坑,哦不,讓他請我一學期的飯,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不是,你別……」這會兒,在校醫療隊的救治下,宋濂悠悠的轉醒過來,稍稍扭頭就看到秦楓那張牲畜無害的臉龐,目光死死的盯着他完好的左手,無法動彈的他滿眼驚懼,嘴角哆嗦的話都說不出來。

秦楓見狀知道對方誤會了,他輕輕一笑並不做解釋的起身,低着頭平淡笑道:「你不是說要見識一下嘛,現在見識到了?可怕嗎?」

在眾人的低笑聲中,宋濂試着掙扎,痛苦出聲。

「你看到了,實戰對練,總會有失手的時候……不過我聽說失敗是成功他媽,對吧?你就好好躺着成長吧。」

秦楓將他擂台上蓄意打傷張天南的解釋,還有之前的挑釁,全部原封不動的奉還。

「……」宋濂。

「大夥都是同屆學員,沒必要為了區區虛名,內耗的打生打死。我們向陽而生,前途似錦,我們的目標是星辰大海,咱們在座的每一個人,都是藍星的未來……為我們的夢想而努力,還有別小心眼啊,那樣太娘么兮兮了。」

都是為龍國崛起而讀書的人,秦楓前面的話是說給其他人聽的,而最後一句話則用了宋濂的原話。

說完,秦楓再次走向擂台,腳下不快,亦如最初那般步伐堅定。

有了之前的對壘,之後的比賽就顯得有些平淡了許多,偶有漣漪泛起也被秦楓很快平復,很輕鬆的就晉級了前十。

『一萬小錢錢到手。』秦楓又體驗了一波白嫖上學的快樂。

本來以為進前十就完事了,誰知道學宮十名之後還有額外獎勵,前五名擁有進入禁區的試煉名額。

就這?秦楓興趣缺缺的扭頭就走,但下面的話又讓他如同打了雞血一般跑了回來。

禁區獲得的資源,與學宮對半分;獎勵便攜式光腦終端,十五點學分……

禁區資源的事情,秦楓也是有所耳聞,聽說裏面的物資老值錢了,隨便一株上了年份的草藥都能賣上幾百上千的龍幣;便攜式光腦不清楚,但是按照N多年前的面世的超腦來看不會太便宜;

至於學分那可就更加寶貴了,通過學分兌換系統,可以獲得外界享受不到的待遇。

例如:禁區珍惜材料、獲得專業導師指點、歷練室的使用、合金武器、覆體鎧甲等等。1點學分等於3萬龍幣,官網就能兌換,放在黑市1:5都是常例,反正吧,誰換誰傻逼。

1點學分3~5萬龍幣,等於一個普通家庭的半年的產出,這也充分詮釋了什麼叫做知識就是力量,就是金錢。

想到這,秦楓又露出了憨厚的笑容,這買賣他做定了,誰來也擋不住,哪怕耶穌也不行,他說的。

秦楓再次站在擂台上,但之後的比賽是一場比一場兇險,饒是提起十二分精神的他,身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臉上也挨了兩拳,眉角細蛇流動,就這樣他還是受傷最輕的那個,其他人說多了都肉疼。

就這樣,秦楓憑藉自身強大的實力,打到了前五,然後死活不願意再打了。

倒不是他打不動,而是在他來看了,前五獎勵的差別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大,前三個獎勵沒變,也就後面住單身公寓和住別墅的差別,再就是禁區劃分優先挑選權等等。

大丈夫身與世,居不過八尺,食不過三餐,他就一個人,最多加上舍友住公寓和別墅沒太大差別,禁區分劃,嘿,進去還不是靠實力說話。

當然,這些都是他自己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