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我是被騙來,只想活下去!
大明:我是被騙來,只想活下去! 連載中

大明:我是被騙來,只想活下去!

來源:google 作者:小泊唐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元璋 李末白

玩具廠打工仔喜歡美女,野史,喜歡看直播,特別喜歡大唐的美女,也嚮往着有天能夠像網絡小說那樣穿越到大唐,坐擁無數美人,而這天如約而至,他被一名自稱靈魂穿越使者的人騙到了大明洪武年間,原本他想着穿越到唐朝富貴人家混吃等死,當個種馬什麼的!卻萬萬沒有想到睜開眼睛竟然在監牢中,最為恐怖的這還是大明洪武年間的監獄,對於大明歷史知之甚少的他的面對着如今這樣的局面,怎麼看都是死路一條,至於未來會怎樣呢?會鬧出一連串的笑話?還是到頭來人頭落地呢?亦或是富甲一方呢?還是封侯拜相?展開

《大明:我是被騙來,只想活下去!》章節試讀:

「北國風光……。」朱標聽了之後,喃喃自語道,他已經完全沉醉在這首詞的意境之中。

「好!」

「好!」

「好!絕妙啊!」朱標突然激動的連連稱讚道。

他轉過頭,一臉激動興奮的看向朱元璋,就跟發現了寶藏一樣,說道:

「父皇!這首詞起筆就不凡,意境開闊,氣魄非常宏大!天地茫茫,純然一色,包容一切!」

「『冰封』凝然安靜,『雪飄』舞姿輕盈,靜動相襯,靜穆之中又有飄舞的動態。真乃是妙筆生花啊!」

「還有,這七句,『惜秦皇漢武……只識彎弓射大雕,』以『惜』字總領七個句子,展開對歷代英雄人物的評論。」

「這七句如同翻閱一部千秋史冊,一個『惜』字,定下對歷代英雄人物的評論基調,飽含惋惜之情而又有批判。」

「至於這前元的成吉思汗,他用了『只識』二字,頗有幾分嘲諷之意。而這『彎弓射大雕』,則是非常傳神地表現了成吉思汗只恃武功而不知文治的形象。」

「最為點睛之筆,則是『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俱往矣』三字,言有盡而意無窮,指那些英雄人物都已經成為歷史,從而筆鋒一轉,引出全詞『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主題。」

「『今朝』不就是我們大明嗎!這正是歌頌父皇您這般風流人物,整首詞都充斥着對您的崇拜和敬仰,而您將會超越於歷史上的那些英雄人物,必將創造空前偉大的業績!」

「這乃是震撼千古的結語啊!妙啊!兒臣見過諂媚的人吹捧您,但是絕對沒有見過此等明快有力,揮灑自如,辭義暢達,一瀉千里的慷慨稱讚之詞,當真是雄闊豪放,氣勢磅礴!」

朱標懷着激動的心情一口氣抒發了自己心中的見解,他急忙跪了下來,說道:

”父皇,無論是答卷還是詩詞,都不足以證明李末白有謀逆之罪,兒臣也願意保舉李末白,此人頗有大才,萬萬不可殺之! ”

朱元璋聽聞心裏那當然是美滋滋的,他原本就是淮右的一窮苦百姓,從一介布衣到金陵坐擁天下的帝王,必然是有種捨我其誰的帝王風範,也必然有着帝王該有的那份傲氣。

他可以自己常常說自己是淮右布衣,但絕對不會允許他人這麼說!

如今聽見這麼波瀾壯闊的稱讚自己,他也是第一次,這無疑讓他的心中也飄飄然了。

試問,有誰不喜歡聽一些讚美之詞?

如果有的話,那只是沒有找對方法而已。

就比如現在這樣的,讚美者本人不在場,皆是通過他人嘴裏說出來,這無疑更加顯得真實可信,也讓他的心中對這個李末白有一種莫名的好感和好奇。

不過,就算是飄飄然,他的心裏依然跟個明鏡似得,事情也大概知道個一二了,無非就是有人想借題發揮耍耍官威而已。

再說了,這個李萬三他是知道的,他可比沈萬三聰明多了,至少這個李萬三主動捐款修繕城牆之後,並沒有任何急於邀功的表現。

而這個沈萬三出錢修繕城牆之後,竟然提出用錢犒勞三軍將士,這無疑是觸碰到了朱元璋的底線,一個商人竟然敢當著他的面,用錢財收買三軍將士,這跟謀反有何區別!

所以,朱元璋一怒之下欲要將沈萬三除之而後快,最終在馬皇后的勸說之下,才沒收了他的財產,將他流放到了雲南。

朱元璋聽到這些讚美之詞,他的心裏早就在放煙花慶祝了,只是表面裝作平靜無比的模樣,說道:

「你先起來,這件事咱心裏清楚的很。」他邊說著邊起身,將朱標扶了起來。

他看着同樣激動無比的樂韶鳳,臉上也露出了微笑,說道:

「老先生,你平日里主持國子學的各項事務也是辛苦了,你先下去吧,這件事情呢,咱自會處理。」

樂韶鳳自從念完這首詞之後,整個人看起來都感覺精神了許多,就連頭都快昂到了天上。

為啥呢?

因為這李末白是他的學生,雖然他自己可能懂音律多一點,但是他的學子能寫出這樣一首蓋世精品的千古佳詞,他當然也有一種自豪感了。

他心裏剛開始是擔心朱元璋不識貨,畢竟在他的骨子裡,朱元璋無論如何也擺脫不了農民的這個身份,他怕這個大老粗無法體會到這首詞的意境。

但是他看到太子在場時,心中就已經瞭然了,太子從小師從宋濂,自然是識貨之人,如今見到朱標的舉動,也就無疑證實了自己的所想。

「老臣告退。」

樂韶鳳硬氣的道了一聲後,便邁着鏗鏘有力的步伐踏出了奉天殿。

反正他已經將實情說了出來,他朱元璋如果要殺貪官或者兇惡之徒,他舉雙手贊成。

若是無端斬殺文學大才,難道他就不怕天下的學子詬病么?

「這個老傢伙,就會自恃清高,你看看,咱還沒怎樣呢!他的鼻子都快要翹到天上去了。」朱元璋不滿的跟朱標抱怨道。

目光瞬間轉向了當值的太監,那名太監瞧見這突如其來要殺人的眼神,渾身一個哆嗦,跪了下來,全身顫抖的趴在地上,不敢抬頭。

朱元璋厲聲道:「去!去把刑部尚書秦中暠(hào)給咱叫來!」

那名太監聽見命令,惶恐的應了一聲,便慌忙飛一般的跑去執行命令……

「陛下。」

這時,羽林衛指揮使毛驤徑直來到大殿內。

作為朱元璋的親衛軍統領,後來的第一任錦衣衛指揮使,毛驤深得朱元璋的信任和重用。

往往是朱元璋的一個眼神或者一句隨意的話,他就能領會到他的內心深處,並且完美的完成了那些見不得光的任務。

往往是這樣自認為很聰明的人,其最終都沒有好下場。

他替朱元璋擦了屁股,惹得自己一身的屎臭味,就算是老朱不嫌他臭,那麼其他人難道沒有鼻子嗎?

當然,現在的他對於朱元璋來說,自然還是有大用處的。

「有屁快放!跟個老娘們紡線一樣,拖拖拉拉的!」

正愁着沒地方出氣的朱元璋自然是找到了很好的目標,對於這送上門的出氣筒,他剛好就湊合著用了。

別看毛驤平時處理事情兇狠毒辣,雷厲風行,但是在朱元璋的面前,就跟老鼠見到貓一樣,瞬間變成了軟骨頭,他立刻慌忙的說道:

「啟稟陛下,探馬來報,衛國公鄧愈,大都督府同知沐英,率師征討吐蕃。分兵三道,并力攻入蕃部川藏,覆滅其巢穴,窮兵追至昆崙山,斬獲萬計,掠得馬匹五千,牛羊十三萬頭。在征討過程中,留有兵戍守要害之地,不日即將班師回朝。」

毛驤是憋着一口氣直接說完,期間就沒有換過氣,這會正大口喘着粗氣呢。

朱元璋聽見捷報,再想到剛才的讚美之詞,心裏立馬激起了大好河山波瀾壯闊的景象,他彷彿看見了當年自己領着一群兄弟披甲殺敵的熱血場景。

不禁感到無比的自豪,意氣風發,忍不住美滋滋的笑了起來。

可卻忽然看見喘着粗氣的毛驤,美好的畫面瞬間就被這個傢伙給打破了,心裏又是憋了一股子氣。

「瞧瞧你這沒出息的樣子,咱那會打仗的時候,上陣殺敵都沒有喘口氣兒,你不過就是說了一句話,就把你給累的半死不活了?」

「如果下次再這般,咱讓你的腦袋躺在地上,跟咱慢慢地稟報。」

毛驤聞言立刻跪了下去,磕頭認罪道:「臣罪該萬死!」

其實毛驤也是冤的很,只能怪他來的不是時候,莫名其妙的被教訓了兩次,但是他的心裏並沒有任何的不滿,最為重要的是,他不敢!

「下去!」朱元璋喝道。

「對了,你去刑部大牢將李末白帶到咱的御書房。」朱元璋補充了一句。

對於朱元璋莫名其妙的生氣,毛驤似乎看透了一些什麼。

他認為朱元璋肯定又和太子殿下起了爭執,他不捨得將氣往自己兒子身上撒,便拿自己當這個出氣筒了。

對於這樣的情況,他唯一的辦法就是,認!

「臣遵旨。」毛驤領命離開,便風風火火的趕往刑部大牢。

《大明:我是被騙來,只想活下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