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連載中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來源:google 作者:煌漢一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忠明 魏忠賢

明朝末年,內有天災流寇作亂,外有建奴肆掠朝堂黨爭不斷,國家財政混亂不堪崇禎皇帝用了十七年,輸光了北方的一切假死的魏忠賢,拯救忠臣良將,揮師北伐重塑大明漢家山河展開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章節試讀:

當他再次慢慢睜開了雙眼時,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卻動彈不了。想說話聲音也發不出來。只能轉動眼球,觀察着視線範圍內的一切。

見自己正身處一個裝飾豪華的中式古典風格的房間內。精美的實木古典雕花床,純正的真絲絲綢床簾。

意識里只感覺自己睡了很久很久,好像還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到了一位老神仙,跟自己說了些什麼。但是具體說的些什麼,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呃?不對啊。自己好像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現在又感覺自己沒死啊。難道是自己沒死透。不應該啊,就算是沒死透,現在我也應該是在病床上或者是在太平間啊。可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在這裡?

難道我是真的死了,這裡就是傳說中的天堂。沒想到真的有天堂啊!怪不得裝飾得如此奢華。

看來還是做好人好啊。死後還能上天堂,住這麼奢華的房子。

此時一個聲音傳來:「乾爹,您醒了。可睡好了?兒子這就去給您打水梳洗。」

哇啊,這天堂服務還真是周到啊。知道我生前沒有兒子,這不還給我配了個如此孝順的乾兒子。

好,這個我喜歡。不過要是換成一個漂亮的乾女兒,我就更喜歡了,哈哈……。

突然一股強烈的尿意襲來。就這麼一刺激,身體好像能動彈了。強憋着尿意,慢慢起身。一縷長發遮住了眼帘,頓時嚇了我一跳,我的頭髮怎麼長這麼長了。難道這就是返祖歸真。

還是趕緊下床找廁所吧。結果在房間里找了一圈,也沒有發現廁所在哪裡。

突然,發現牆角有一個壺狀的東西。看着有點像傳說中的夜壺?心想:「這天堂的配置還真夠復古的。管他的,就你了,先解決了再說。」

接下來就是男人習慣的動作。伸手一摸感覺不對啊。怎麼掏不到啊?東西呢?

低頭一看,靠!這上個天堂怎麼還把作案工具給我沒收了啊。這是什麼刑法?就算是調戲嫦娥也不帶這麼懲罰的吧。

心想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自己生前雖然有些放蕩不羈。但都是你情我願沒有用強啊,怎麼就被沒收作案工具了呢?又想不對,剛才那個自稱乾兒子的說話帶着公鴨嗓。一副古裝劇里的太監打扮。再看看自己,靠!難道是因為自己生前沒結婚,又沒有後代。就被罰上天庭來給玉皇大帝當太監了吧。

這還真是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啊。要不是因為生前工作壓力大,跑業務導致生活沒有規律。沒日沒夜的應酬和客戶接洽喝不完的酒局,又怎麼會落得個39歲的年紀就身患絕症,英年早逝呢。

哎,不想了。便找個凳子坐了下來,抬頭髮現正對着自己的是一面銅鏡。看着裏面的自己。

靠;這是誰?鏡子里出現的是一副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如此的蒼老。我怎麼變得這麼老了?

就在這時,鏡子里突然顯現出夢裡的那位老神仙。他說道:「記住,你只有20年的時間。」

我頓時愣在哪裡,只見他透過鏡子用拂塵往我頭上一敲。瞬間幾世的記憶猶如泄洪般流入了這具最初的軀體。

大腦如快進的電影劇情般閃過這幾世所經歷的記憶。

從魏忠賢被迫上吊自殺開始輪迴,第一世死於康熙朝的三藩之亂。第二世死於雍正朝抗爭。第三世死於乾隆朝文字獄。第四世死於太平天國運動。第五世死於民國軍閥混戰。第六世死於對越自衛反擊戰。第七世也就是剛死的這一世。

恍如隔世的我,一下經歷了我華夏300多年的血淚歷史。從最初只是想來享受一下九千歲的威風和榮華富貴。到現在自己卻背負三百多年我華夏悲慘的血淚歷史。理智告訴我,自己不是來享受榮華富貴的,而是要改變我華夏數百年的悲慘歷史。

現在已經是天啟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按照原有歷史,天啟皇帝在八月就會駕崩,十一月魏忠賢就會被迫上吊自殺。意思就是說我這個九千歲也就只能再當四個月。

前世沒有完成的事業,重來的這一世,我一定要改變。只要能讓天啟皇帝不死,不就可以繼續當我的九千歲了嗎?對就這麼干。

就在這時,剛才那個自稱乾兒子的太監端着一盆熱水進來了。看着我坐在銅鏡前,便放下盆說道:「讓乾爹久等了,兒子這就伺候您梳洗。」

這人名叫李朝欽,是魏忠賢的乾兒子,也是心腹。更是最後陪同魏忠賢一起上吊自殺的人。

沒想到的是崇禎皇帝逼死了魏忠賢,有李朝欽陪着。十七年後,崇禎皇帝被李自成逼得上吊自殺有王承恩陪着。這歷史還真是因果報應啊。

在明朝的司禮監太監,權利都很大,一般大太監都在宮裡收有很多名義上的乾兒子干孫子。以彌補作為閹人無後的心理補償。其實更多的是權利的依附利用而已,並無實質的親情可言。

李朝欽對魏忠賢可能是忠心耿耿,也可能是已經上了賊船下不來了而已。不管怎麼樣,目前最值得信任的就是他了。

李朝欽看我不說話,便說道:「如今皇爺病重。乾爹整日幫皇爺操勞國事,看這頭髮又是白了許多。兒子看着心疼啊。」

魏忠賢對李朝欽問道:「皇爺今日可曾好些了?」

李朝欽:「回乾爹話;今日皇爺的病情不太好,且好像越發嚴重了許多。兒子正想着要不要讓霍維華再進獻點仙藥給皇爺服用呢」。

魏忠賢:「仙藥?靈飲露?」

李朝欽:「對,就是叫靈飲露的仙藥。」

魏忠賢頓時恍然大悟,歷史上,天啟皇帝就是服用了一個叫做「靈飲露」的所謂仙藥之後,病情才加重不治身亡的。

魏忠賢:「趕緊幫咱家更衣。隨咱家去探望皇爺。」

李朝欽不敢怠慢,趕緊伺候魏忠賢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