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打臉後前夫狠追妻
打臉後前夫狠追妻 連載中

打臉後前夫狠追妻

來源:google 作者:周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墨已 現代言情 賀褚

執行任務歸來的宋墨已,發現弟弟被人陷害,不得已之下,她選擇算計婚姻來救弟弟聽說展開

《打臉後前夫狠追妻》章節試讀:

三樓。
整層樓都是賀褚的私人領地,是一眼望到頭的格局,超大的床上,男人滿面病弱蒼白,邪魅俊逸,稜角分明,卷翹濃密的睫毛在燈光下投下扇形的陰影。
原本閉着眼的賀褚緩緩睜眼,深邃雙眸里一片清明。
掐着時間上來的宋墨已敲門開門一氣呵成,男人身上的薄被在坐起的動作中滑落,八塊腹肌線條優美,根本看不出是才做過心臟手術的病人。
剛要開始表演,就聽見一道冰冷低沉又透着一絲虛弱的沙啞男聲傳來,「出去!」
宋墨已眼珠一轉,語氣輕緩試探:「宋雅心讓我照顧你的,我不能出去。」
賀褚諷笑,原本一點點不耐煩的表情直接變為厭惡,彷彿宋墨已提起了一個令他極其噁心的存在。
「宋雅心?」
「一顆心臟支付一百倍的價格都不夠,還想要賀家少夫人的位置,簡直貪得無厭。」
賀褚眸光逼仄,「你回去告訴她,讓她離賀家遠點,否則,別怪我不留情!」
宋墨已眯眼,強壓下的怒氣再次翻湧。
一百倍?
小軒的心臟只值一千萬?
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宋雅心也是好本事,哄住了白雪華,就相當於哄住了賀家全家人,賀褚就算權勢通天,怕是也被膈應的難受。
現在知道了賀褚對宋雅心的態度,一切就好辦了。
宋墨已過去一把握住男人的手腕,強行把脈。
這可能是宋軒的心臟。
還算平穩,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她了...... 聽見走廊上快步走進的高跟鞋聲,宋墨已仗着男人虛弱,扯着嗓子故意喊出聲。
見女人已經開始脫衣服,賀褚臉色秒變青白,不得不上肢撐起,剛要訓斥就彷彿受不住般開始咳嗽,發梢也跟着顫抖的身體慢慢擺動。
白雪華聽見女傭彙報宋墨已走上了三樓,就很不放心賀褚,卻不想上來就聽見門裡十分激烈的聲音,氣的背仰,轉了幾次門把手也使不上勁。
「管家!
管家!」
李叔趕緊上來:「太太,怎麼了?」
白雪華感覺一陣胸悶,冷汗直流,這個宋墨已果然是個禍害,不要臉!
「打......打開!」
李叔看一眼黑漆大門,滿臉為難:「夫人,這是大少爺的房間,是沒有備用鑰匙的。」
「那就給我砸開!」
聽見管家叫人開始撬門,宋墨已心中的倒計時也慢慢數到了零。
果然,外面白雪華的聲音突然歇了下來,隨即而來的是一道威嚴的蒼老聲音。
「怎麼回事?」
白雪華臉青紫交加,不知道老爺子怎麼在這個時候來了,後面還跟着棋友白老。
在賀家半輩子,老爺子的性格她十分了解,說一不二,對於男女之事十分死腦筋,現在正好撞見這個事情...... 本想糊弄過去,可見賀老爺子逐漸沉下的臉色,白雪華不得不如實相告。
賀老爺子聽聞後眼睛一眯,手裡的太極球轉了兩圈慢慢停下。
「宋家丫頭?」
白雪華眼睛一轉,立馬答應下來:「是雅心......」 剛要說那孩子三個字,就被突然的開門聲打斷,宋墨已披着賀褚的浴袍施施然走了出來,面若桃紅儀態萬千,發梢上的水滴順着一字鎖骨滑進衣服。
「阿姨,你喊我?」
白雪華勉強一笑:「是雅心的妹妹,叫宋墨已。」
賀老爺子瞥一眼宋墨已的臉,便不再多看,「好好照顧阿褚。」
算是默認宋墨已和賀褚的關係。
白雪華氣急,不敢和賀老爺子對剛,只能用眼神一個勁的瞪宋墨已。
賀老爺子和白老走了幾步,微微轉身加一句:「閑了來陪老爺子我坐坐。」
宋墨已無視旁邊恨不得殺人的眼神,若無其事般笑笑:「那是應該的。」
宋墨已目送老爺子走遠,便不再管臉色極差的白雪華,直接返回卧室關門。
賀褚在劇烈的咳嗽後脫力般靠在床頭,就算聽見外面的動靜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見宋墨已還敢進來,蒼白的臉上慢慢透出冷笑,彷彿在看一個髒東西。
「好算計。」
宋墨已笑着脫下浴袍,底下也只是一般的短袖短褲而已。
她慢慢靠進賀褚俯身挑眉,「怎麼能是算計呢?」
「反正都是逼你娶,誰逼不一樣嗎?」
他狠狠盯着她,眼神森冷陰沉,漸漸划過嗜血的暗光,一把捏住女人的下巴,用的力氣極大。
「想當賀家大少夫人?
你還不配。」
說完便甩開女人,懶得再多看一眼。
「好歹宋雅心還有個她弟弟的心臟,你憑什麼?」
宋墨已一怔,一直懷疑的事情被當事人親口承認,她險些控制不住突然變激烈的情緒。
但還不夠。
她要知道的不只是心臟的去處,還有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她派出去保護宋軒的人沒有一個發現有問題,宋軒就已經身亡。
是誰動的手,又是誰包庇了兇手。
看賀褚的態度,是不可能從他那裡知道答案了。
但賀褚絕對是其中最關鍵的人物之一。
所以她一定要留在賀家。
靠着賀老爺子她算是有了個虛的名分,但虛的到底是虛的。
賀老爺子和白雪華可不一樣,老爺子曾經是C國商界第一人,永遠是家族利益為先的。
他就算再傳統,也不會真的硬逼自己最得意的孫子娶妻,頂多是多養個外室而已。
只有搞定賀褚,才能真的在賀家待下去。
宋墨已幾秒鐘打定主意,直接掏出銀針,在賀褚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快速扎在他重要的幾個穴位上。
沒想到宋墨已敢來硬的,不能動的賀褚目眥欲裂。
「你想死?
!」

《打臉後前夫狠追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