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大佬能聽見我心聲
大佬能聽見我心聲 連載中

大佬能聽見我心聲

來源:google 作者:顏清歡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穆玖琛 穿越重生 顏清歡

穿進自己磕錯CP的雙女主虐文,要崩了劇情讓女主和男二HE,顏清歡表示很可但不被氣運庇護的小可憐,不能直接插手原男女主的事情於是,抱大腿勢在必行!但是這個大腿怎麼這麼好看,垂涎嚶偶然聽見她心聲的氣運大佬穆玖琛:抱大腿?坐等展開

《大佬能聽見我心聲》章節試讀:

穆玖琛斂眉,正要開口讓護衛將她送回落雲閣去上藥,卻在她的眼裡看到了淺淡的委屈,壓抑而破碎。
他心神一顫,不自覺地將她今日的行為串了一遍。
雖然,仍有不像話的時刻,雖然,他一眼就能看出她必有所圖。
但他卻忍不住想再給她一次機會。
因為,他看到了一個最像顏叔的她,看到了一個最……脆弱的她。
「既然你想說個明白,那本王就帶你去個地方!」只願,他不會失望。
穆玖琛一說完話就奪了顏清歡的油紙傘,揪着她的領子,將人拎在手裡,足下輕點,運轉輕功飛身而起。
卻不是朝着月華苑裏面行去,是與之相反的方向。
顏清歡懵,朦朧的視線,也遮不了她與地面越來越遠的距離。
她腦子微微發暈,不知道是太高了,還是被風呼呼地刮的。
茫然地揉了下眼,偏頭望向拎着自己的人,冷峻的側臉,光潔的下巴,好看,但不想撩了。
她想跟他說明白的時候他不應,她現在傷口都流血了,他要跟她講明白?
還將她拎在半空中喂風,嗖嗖嗖的,速度那麼快,是想凍死她吧?!
他有毒吧!
狗男人有毒吧!
起飛到落地,不過一息兩息的時間。
穆玖琛將顏清歡放在祠堂的台階上,剛收回手,立馬得了對方一個滿含怨氣的眼神,臉頰微動,似要衝上來咬他一口。
從未有過的待遇,令他新奇地緊了下眉,可對方牙關輕顫、時不時嘶口冷氣的舉動讓他看不過眼。
「進去。」
進去?祠堂?
顏清歡腦子裡瞬間浮出了罰跪、抄經書、磕頭……種種惡行,腳下像是被釘住了,邁不上台階。
然下一瞬,她便巴不得自己是被釘住了,那樣就不用被人生拉硬扯地拽進祠堂里去。
「跪下!」
顏清歡抖了抖肩,垂眸望着自己面前的蒲團,臉上露出了一個「果然如此」的表情。
她很遲疑,究竟要不要跪,隨即就看到穆玖琛掀了一把袍子,先於她跪了下去,然後對她側了下臉,再次冷道:「跪下!」
顏清歡秒跪,大佬都跪了,她焉能不跪?
但是跪下要做什麼,她額頭還在流血……顏清歡猛地抬手摸上額頭,她被狗男人氣得都快忘了自己還在流血!
齜牙咧嘴之際,顏清歡驚訝地發現跪在自己右邊的大佬,正對着供桌磕了個頭。
直起身之後,冷冷地望了她一眼,然後起身,走近僅放着兩塊靈牌的供桌,不知從哪兒摸出一個小布包來。
穆玖琛將其翻了開來,顏清歡驚得下巴都要掉了,她居然從裏面看到了好些瓶瓶罐罐和包紮用的布條。
誰能告訴她,大佬在祠堂藏藥包是什麼癖好!
顏清歡惶恐地呵了下,這就是小白花系統說的能借她氣運的大佬,喜好簡直不要太特別。
更令顏清歡惶恐的是,喜好特別的大佬,手裡拿着兩個玉瓶和純白布條,正邁着大長腿,臉色陰沉地朝自己走來。
「嘶!」
是大佬撕裂布條的聲音,顏清歡沒忍住哆嗦了下,牙縫裡跟着「嘶」出了聲,彷彿被撕的是自己。
穆玖琛面無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半蹲下去,將其中一個瓷瓶放在蒲團上,又將餘下的白布放在自己膝蓋上,接着又在撕下的白布上,倒上清洗傷口的藥酒,不發一言地伸手湊近顏清歡。
顏清歡瞪了瞪桃花眼,屏息看着被穆玖琛捏在手裡的布條不緩不慢地靠近自己,直到冰涼中帶着點刺痛的感覺從額頭上傳來,她才明白對方在做什麼。
不久之前還對她喊打喊殺,要凍死她的人,居然在給她擦拭傷口,動作還算得上輕細。
她表示受寵若驚!
顏清歡沒忍住咽了下口水,趁着穆玖琛的視線集中在她額頭上,暗戳戳又仔細地打量着那張玉顏。
離她的距離好近,輪廓分明,肌理潤澤,皮膚緊緻,好想上手……
顏清歡驀地垂眸,掩住眸中的垂涎,因為她額頭上的小布條離開了,意味着大佬的視線也離開了。

《大佬能聽見我心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