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荒血戟
大荒血戟 連載中

大荒血戟

來源:google 作者:折戟殺豬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折戟殺豬 蘇斬

少年蘇斬,離家八年,歸來之時竟恰逢家族危難之際,家人受辱,豈能忍之?膽辱我至親者,必殺之!游龍一擲乾坤破,血戟狂嘯斬蒼穹!展開

《大荒血戟》章節試讀:

呼延肇自知今日難逃一死,言語上不斷的挑釁着蘇斬。

「我兒師尊乃是蠻骨洞太上長老,半步神遊的強者,就憑你殺得了他嗎?」

蘇斬冷嗤一聲,獰笑道:

「我說過要滅你全族,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改變不了! 」

「來啊,你倒是動手啊!我兒到時定會要你整個蘇家給我陪葬的!」

呼延肇發出瘋魔般的笑聲,不停的叫囂着,他似乎已經看到了蘇家覆滅的場景。

就在這時,白沐王呼延璋突然上前了幾步。

蘇斬凝眉,疑惑問道:「你是要勸我饒他一命?」

呼延璋搖頭。

呼延肇與他勢同水火,他巴不得呼延肇早死,又怎麼會選擇救他。

撲通!

就在所有人好奇呼延璋壺裡賣的什麼葯時,呼延璋竟毫無徵兆的突然就跪在了蘇斬的面前。

嘩!

一時間,在場的所有人都懵了。

「這,這……」

驚駭之色,溢於言表。

這位大名鼎鼎,連當朝皇帝都要禮讓三分的白沐王,今日竟朝一年輕男子下跪!

他們都十分了解這位白沐王的秉性,就算蘇斬實力超群,但他也不會因此就行這種大禮!

難不成,蘇斬還有別的怎麼了不得的身份?

眾人面面相覷,心中各種猜測。

呼延璋恭敬一禮後,朗聲道:

「大乾國,白沐王,呼延璋見過鬼谷,血修羅!」

鬼谷?

血修羅?

眾人面面相覷,對於這兩個名字,他們很是陌生。

呼延淳看向白沐王的心腹薛鐵刀,希望能從他口中了解到些什麼。

「薛門主,你可知鬼谷是何方勢力?」

薛鐵刀搖頭。

「鬼谷」這名字,他也是第一次聽說。在此之前呼延璋也從來沒有和他提過。

這時,馬貂寺突然想到了什麼,瞳孔驟縮,激動得渾身顫慄,口中不停的吸着涼氣,儘可能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馬貂寺看着呼延淳,激動得聲音都在發抖,「殿下,您的機會來了!」

「嗯?」

「殿下,您若能與他交好,莫說是皇位,就算在整個五國亂地未來也必將有你一席之地!」

呼延淳驚駭,對馬貂寺的態度也變得敬重了幾分。

「馬老,您知道鬼谷?」

馬貂寺點頭。

「老奴侍奉先帝之時,無意中聽先帝提過。」

「鬼谷派乃是南荒洲,乃至是整個青蒼界最為神秘的門派,百年一代,一代兩人,無不是人中龍鳳的存在!

極少有人知道他們真正的名字!

只知一人擅殺,攻伐之術,舉世無雙,游龍一擲乾坤破,無人不避其鋒芒,世人稱其為血修羅!

而另一人擅守,奇門遁甲之術,冠絕天下,無人可破其陣,無人可傷其身,世人稱其為混元子!」

此時,膝骨崩碎,跪在地上的呼延肇眼睛瞪圓,難以置信的看着蘇斬,隨後竟噗嗤大笑了起來。

「血修羅,就他?」

「他要是血修羅,那我豈不是混元子!」

蘇斬橫眉怒目,抬手一揮,一股血煞之氣化做刀刃鑽入呼延肇的口中。

下一刻,呼延肇的表情變得猙獰了起來,碎肉交雜着鮮血從嘴角溢出。

呼延肇目瞪如牛,想要咒罵蘇斬卻只能勉強發出嗚吟聲。

眾人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呼延肇舌頭不僅被割了還被攪成了碎渣。

大廳頓時陷入了一片死寂當中。

蘇斬看向呼延璋,疑聲問道:

「你是如何認出我的?」

「修羅持戟,血戰蒼穹。」

呼延璋抬頭看着蘇斬,笑道。

這是歷代鬼谷血修羅殺出的赫赫威名,即使是在大乾國這種彈丸之地,自然也有人對鬼谷有所耳聞。

呼延璋擅於觀雲望氣。

初到青岩城時,他就發現血雲高懸在城主府上空,料定今日城主府將有血光之災。

之後見到蘇斬擊殺滄瀾王手下使出的血戟,於是就大膽猜測蘇斬就是這一代的血修羅!

從蘇斬的反應來看,毫無疑問,他猜對了。

「原來如此。」

蘇斬只是平淡的回了一句,目光又重新回到了呼延肇身上。

他的一雙眼,陰沉冷冽,如毒蛇之信,泛着瘮人的寒芒。

「我蘇斬保證,黃泉路上你不會孤單的!」

此時的呼延肇面色煞白,渾身都在顫抖,整個人如遭雷擊。

他口中不停嗚吟着什麼,同時不斷朝蘇斬磕頭,像是在乞求什麼。

呼延肇磕頭如搗蒜,以指為筆,以血為墨在地上寫着:

我願以死謝罪,只求你能饒我兒一命!

此時的呼延肇全然沒了一個藩王的風采。

狼狽不堪,與路邊乞丐並沒什麼兩樣。

讓人唏噓不已。

但蘇斬眼神如冰,眼中的殺意不減半分。

「今日,我若沒能趕回,我蘇家將無人倖免!你,滄瀾王,該殺!你全族,該滅!」

他揮戟斬出,隨着一道寒光閃過,呼延肇的人頭落地,滾燙的鮮血飈出數丈之遠。

看着眼前的一幕,所有人觸目驚心,肝膽狂跳。

難以置信,大乾國內權勢滔天的滄瀾王竟就這樣死了!

血腥,殘暴,狠辣,決絕……瞬間與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聯繫在了一起。

蘇斬一臉冷厲,眼中充斥着濃烈的煞氣,目光掃過在場眾人。

「藩王也好,皇室也罷,凡有敢欺我至親者,舉族皆滅!」

一字一句,如刮骨鋼刀深深扎入每一個的心臟,永世難忘!

全場,瞠目結舌,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被死亡陰霾籠罩,驚怵萬分。

蘇斬雙眼微眯,直視當朝四殿下呼延淳,「牧雲龍是皇室指派為城主的,所以今日之事,你皇室也脫不了干係!」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蘇斬身上,震撼而驚恐。

難不成他要殺了皇室成員泄憤?

大乾國境內,各地的城主,皆是由皇帝欽定。

身為城主的牧雲龍構陷蘇家,想要覆滅蘇家,如今蘇斬追責,皇室自然也難逃干係!

呼延淳感受到了蘇斬身上澎湃的殺意,絕望的必上了雙眼,用近乎懇求的語氣說道:

「我呼延淳願意用我一人的死,來平息閣下心中的怒意!」

「好!」

蘇斬冷冷低喝,抬手就準備將他掌斃。

就在這關鍵時刻,馬貂寺站了出來。

「蘇大人,手下留情!」

「哦,你也想死?」

蘇斬冷聲喝道。

馬貂寺的臉「唰」的一下就變白了,渾身顫慄,但還是直言道:

「蘇大人,牧雲龍的確是朝廷指派到青岩城擔任城主的,這一點不假。但他早已被滄瀾王收買,故而發生如此大事,朝廷並不知曉!」

「你的意思是此事與皇室無關?」

蘇斬眼神變得愈發的冰冷。

「這……」

馬貂寺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蘇斬沒有繼續理會馬貂寺,將目光轉向呼延淳,他的嘴角扯起了一抹狠色,冷冷低喝道:

「回去告訴呼延拓,三日之後,滄瀾王府要是還有人活着,那他這皇帝也就沒必要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