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村花甜又撩:族長大人哪裡跑?
村花甜又撩:族長大人哪裡跑? 連載中

村花甜又撩:族長大人哪裡跑?

來源:google 作者:煙花易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燝 古代言情 夏夏

【穿越+種田+甜寵+雙潔】夏夏穿越了,剛穿過來唯一的獵戶爹就翹了辮子為了不受欺負,她暗搓搓的盯上了那個年輕的族長大人偷看他幫老奶奶種地偷看他教訓村裡二賴子偷看他洗澡……族長大人冷着臉,哪裡來的不知羞的小丫頭,眼珠子往哪看?該教訓!後來小丫頭不跟着他了,轉頭跟上了村長的兒子大牛族長大人咬牙切齒,將她堵在高粱地里,質問:跟着那頭牛做甚?小丫頭仰着長的越發嬌艷的臉蛋:「他長的壯,能讓我吃飽飯」族長大人臉色難看:「我現在就讓你吃個夠!」展開

《村花甜又撩:族長大人哪裡跑?》章節試讀:

夏夏回到家,田螺她沒再撿,雖然她喜歡吃田螺,但家裡也沒有材料做,水煮的還是不要吃了,倒是把那隻小螃蟹撿了回來。

小螃蟹的夾子還是很鋒利的,她用線纏起來,才給了小包子玩。

家裡便宜爹留下的衣服還在,她裁剪了,打算做一個小布包,這樣以後再拿東西也方便些。

「夏夏妹子?」門外有人喊她。

夏夏眼睛亮起來,是小跟班,肯定是來送吃的了。

「小和哥哥。」

果然,小和手裡提着好多東西站在門外,夏夏的眼睛都高興的眯起來。

小和看着這簡陋的家,啥也沒有,真是除了房子桌子就剩下人了,也不知道姐弟倆平時是怎麼過的。

「餓了吧,族長叫我送來的。」

小和將東西一樣一樣拿出來,有大餅,一袋麵粉,還有大米,一些點心和一碗還冒着熱氣的蘿蔔燉肉。

這,真正的扶貧啊!

小包子流着口水湊在邊上,夏夏咽了口唾沫,自從她穿過來,就沒吃過肉了,都快忘記肉是啥滋味了。

肚子「咕嚕」叫了一聲,她早就餓的不行了。

「夏夏妹子,小不點,趕緊吃!」

小和同情的看着這姐弟倆,真是可憐啊!

夏夏也顧不得尷尬了,拿了筷子,給小包子掰了一塊大餅,姐弟二人吃起來。

小和見二人雖然餓急了,但也沒有狼吞虎咽的,吃相也很有教養,看來他們父母教育的很不錯。

「小和哥哥,替我謝謝族長,以後有機會我會報答你們的。」夏夏吃了幾口感覺肚子好受了點,就抬頭認真的對小和說道。

小和見她一本正經的小臉,不禁笑起來,揉了揉她的頭髮,恩,軟軟的,手感特別好。

小丫頭也特別招人喜歡,還是個知恩圖報的。

「好啊!哥等你報答,哈哈,你們吃着,我還要給關阿婆修房子,先走了!有事就找小和哥哥。」

「小和哥哥再見!」姐弟倆同聲道。

這教養,還真的好,小和揮揮手,以後要多照顧照顧。

「哦,差點忘了,還有一罐藥膏,族長說你手受傷了。」小和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罐,「嚴不嚴重?」

「不嚴重,族長人真好。」

「哈哈,咱們族長對需要幫助的村民從不吝嗇,以後記得有事就去找我們。」

小和說完,又揉揉夏夏的頭,才走了。

恩,頭髮是真軟。

夏夏看着手上的藥膏,眼睛亮晶晶的,她不想當他要幫助的村民,她想當他媳婦兒。

到了晚上,小和又送來了兩斤大米。

「前晌時候族長在山上打了一頭虎,本來族長想分了虎肉給村民,但村長捨不得,就帶到城裡的酒樓賣掉了,加上虎皮賣的錢就買了一車大米,村民每家分了兩斤。」

那老虎是族長打的,可他自己啥也沒要,果然是個好領導,夏夏又高看他幾分。

此時村長家裡,吃完飯,南宮燝和村長商議完村裡的事情後,又特別囑咐了一句。

「外姓人只要落戶南宮一族的,都要按族人看待,不可分類。」

「族長指的是?」村長有些迷糊,村裡也有十幾家外姓人,大家都一樣,生活幾十年了,並沒有排斥。

「山腳下那一家怎麼回事?」

「哦,是獵戶一家啊!他是姓南宮啊,並不是外姓人。」

南宮燝眉頭一挑,是南宮族人?不是姓夏?

「那是十三年前搬來咱們村的,當時他們家那姑娘才兩歲,長的跟個小仙童似的。」村長回憶着,對那家人印象深刻。

南宮燝點點頭,確實,現在也長的不錯。

「那家娘子似乎身體不好,看起來很虛弱,本來我是想在村裡給他劃片地,是他自己要求住山腳下的,這麼多年也從來不跟村人來往,古怪的很,他那戶籍我看過了,南宮蕭山,娘子叫啥我忘了,姑娘沒上戶籍,兒子也沒上,估計沒顧上。」

「南宮蕭山……」南宮燝默念了一遍,「可有說從哪裡搬來的?」

姑娘不上戶籍的人家不少,大都成親後直接上了夫家戶籍,兒子不上戶籍就奇怪了。

「說是以前在外族做鏢頭,後來身體傷了,才想着到村裡安家。平時去山裡狩獵,拿去換了錢給他娘子買葯,三年前他娘子生了個小子,身體就不行了,丟下倆孩子去了。」

「唉,那倆孩子從來也不來村裡,村裡人也都不怎麼認識他們,也就是我因為村裡的事去過幾次,倆孩子甚是膽小,這女人沒了後,整天搞得髒兮兮的,唉!可憐!」

南宮燝眉目沉靜,看不出在想什麼,村長猜不透他的意思,也不敢再多說。

「前些日子,那獵戶被老虎咬死了,你可知情?」

「啊?並,並不知。」村長嚅囁,「只聽村民說,那家姑娘去鎮上定了具棺材,我以為,是病逝的。」

村長不敢看南宮燝的眼睛,做村長的如此失職,族長肯定是生氣了。

關鍵那家姑娘誰也沒求助,都下葬了他才聽說。

本來想去看看的,這不是忙春種,給忘記了。

誰知道,他竟然是被老虎咬死的!難道是族長打的那隻老虎?

南宮燝想到那個小小的女孩,濃眉皺成了一道溝。

那麼小,那麼弱,是怎麼撐過來的?

此時,村長的女兒南宮燕端着水來到廳里。

對着那偉岸的身影,一臉羞怯的道:「族長,我熬了些甜湯,喝了潤潤喉吧?」

一股濃郁的脂粉味傳進鼻端,南宮燝眼神一冷,豁然起身。

對着村長道:「明日我去城裡一趟,村裡你盯着點。」

「是是!」

看着高大挺拔的身影毫不留情的轉身離去,南宮燕委屈的咬住嘴唇。

村長煩躁的道:「以後我和族長談事的時候,不要過來,族長對你沒意思,看不出來嗎?」

也不知道今晚族長是不是生氣了,唉,明日就去看看那姐弟倆吧!

南宮燕委屈的哭出來,捂着臉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