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從轉生成丘丘人薩滿開始
從轉生成丘丘人薩滿開始 連載中

從轉生成丘丘人薩滿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月渡九川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月渡九川 沈流雲 遊戲動漫

「娘的,這都是什麼垃圾聖遺物,居然一個雙暴都沒有!老哈你壞事做盡!」因為觸電慘遭轉生的沈流雲一睜眼,突然發現自己竟然成為了一個丘丘人薩滿!媽呀,這是糟了哪門子天譴了,自己居然成了這個鬼樣子!不管了,先填飽肚子再說!但隨着時間的推移,沈流雲發現,這個世界彷彿沒有看上去這麼簡單...展開

《從轉生成丘丘人薩滿開始》章節試讀:

琴有些傻眼了。

其實並不怪她有這樣的反應,主要是這件事實在有些駭人聽聞。

清泉鎮是蒙德在達達烏帕谷前的重要門戶,擁有着數量可觀的獵人,這些獵人雖然戰鬥力比西風騎士們稍遜一籌,但仍不可小覷。

況且,清泉鎮的杜拉夫是蒙德最好的獵人,戰鬥力幾乎與凱亞不分上下,身負「開茨萊茵」家族古老血統,隻身從達達烏帕谷全身而退的一大猛人。

有他坐鎮的清泉鎮附近竟然出現了魔物主動攻擊獵人的事情。

要知道,即便是魔物中智力最低的丘丘人都懂得趨利避害,避開清泉鎮的範圍。

更離譜的是,那三人遭受了魔物的襲擊,竟然沒有出現傷亡,魔物可不是人,依靠本能行動的它們可沒有什麼手下留情可言。

琴眉頭深深皺起,沉吟片刻問道:「清泉鎮那邊有沒有說襲擊獵人的是什麼魔物?」

如果是深淵教團的深淵法師的話,那這件事就大條了!

伍德沉默了一會,說道:「是丘丘人。」

「而且據其中一名獵人說,那伙丘丘人中有兩個丘丘人薩滿。」

丘丘人動的手?

風神護佑真變成風神忽悠了?!

丘丘人動手襲擊的事件怎麼可能沒有人出現傷亡?

對於丘丘人這種魔物,琴了解還算深入,並且在多年之前她就帶領着西風騎士團清剿過一次丘丘人部落,也就是那一次,可莉將望風山地用炸彈犁了個遍。

至於丘丘人團體中會出現兩個薩滿,那倒是有可能,畢竟它們的組織形式到現在仍然是個謎。

「還有什麼其他情況嗎?」

「有的。」,伍德點頭說道:「清泉鎮遇襲的獵人們當時正在運送貨物,遭遇襲擊後發現所有的貨物中缺少了一袋電氣水晶。」

「這本是城裡的工匠瓦格納的貨物,對於這次事情,他那個臭脾氣又犯了,還是杜拉夫親自出面勸說才勸好的。」

琴點了點頭,瓦格納那個臭脾氣蒙德城裡人盡皆知,他沒去清泉鎮大吵大鬧都算得上他心情不錯了。

「這件事就這樣吧,再讓安柏帶上兩個騎士去調查一下。」

「你把麗莎叫過來。」

伍德應聲退去,不多時,一個身穿深紫色長袍,頭戴紫色魔法帽的高個靚麗女人頗為慵懶的出現在琴的辦公室門口。

這就是西風騎士團的圖書館管理員,麗莎,擁有雷元素神之眼,魔法體系中的天才。

如果說整個蒙德誰對魔法這一項有研究的話,那也只能是她了。

「怎麼了,琴?」麗莎的聲音慢慢悠悠的傳來,整個人像是大夢初醒,渾身沒什麼力氣一般。

「你啊…」

琴再度無力的捂住自己的額頭,為什麼自己管轄下的蒙德城都是這麼些奇葩呢?!

「是不是又偷着睡懶覺了?」

「怎麼能這麼說呢?」

麗莎緩緩走到琴的辦公桌,自顧自的搬來一張椅子坐了上去,隨意掃了一眼桌子上的文件說道:「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這幾天風魔龍有些不對勁,有消息說,風龍廢墟附近出現了深淵教團的身影。」

深淵教團,被稱為提瓦特大陸上的異類,雖然人們稱他們為魔物,但在五百年前的坎瑞亞滅國大戰之前,他們都是坎瑞亞人,只是因為眾神的原因,他們才變成這如今這幅樣子。

現在的他們遵循深淵的力量,在大陸上各個國家搞破壞活動,妄圖顛覆整個七國,甚至是…弒神。

「深淵教團啊…」

麗莎慵懶的打了個哈欠,「又是那群煩人的傢伙,他們這是盯上特瓦林了?」

琴點了點頭,道:「是,而且不僅是這樣,據騎士團的偵查騎士們的消息,蒙德城附近的 魔物們行為似乎也開始詭異起來。」

「到時候,它們很可能會在深淵教團的操控下集體進攻蒙德城。」

「所以,加強蒙德城的防禦力量如今非常有必要。」

麗莎掃了一眼琴的臉,一副苦相的說道:「又要讓我去加強魔法陣啊。」

「琴,很消耗精力的好不好?」

麗莎曾在草神建立的國度須彌求學過,而後利用自己特殊的命之座以自己的時間為代價換得了一本妖異的魔法書,蒙德城的魔法陣就是自己利用這本魔法書上的知識,輔以各種珍惜材料構建而成的。

琴盯着麗莎,笑着說道:「麗莎,風魔龍特瓦林身為四風守護之一,強大的實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為了蒙德城的安全,你就辛苦一下吧。」

「可是…」

麗莎臉上明顯帶着不情願,畢竟魔法這種東西對於提瓦特大陸來說,比鍊金術難上不知道多少倍。

本來自己的時間已經不知道還剩多少了,再勞心費力的加強魔法陣,這跟透支生命沒什麼兩樣了。

當然,身為騎士團代理團長的琴同樣知道麗莎的這種情況,只不過眼下蒙德城的防守力量實在薄弱了些,才不得以來央求麗莎。

麗莎想了一會,最終嘆道:「好吧,看在風神巴巴托斯大人的份上,我就幫你這次忙。」

「不過,你想好該怎麼補償我了嗎?」

「事後放你五天假。」

「成交!」

得到了琴的承諾,麗莎哼着歌歡快的走出了辦公室大門。

假期啊,多麼令人愉悅的東西!

清泉鎮南部,丘丘人小部落

包裹着火焰的龍捲風瞬間將木屋點燃,連成了一片火海,而在木屋中睡覺的丘丘人們還未來得及反應,便瞬間被火焰吞噬。

「噶啊!」

「噶啊!」

接連不斷的慘叫聲在木屋中響起,其中身板最弱的丘丘人薩滿在接觸火焰的第一時間便被燒成了灰燼,消散在空氣中。

只有身材龐大,肌肉發達的丘丘人暴徒才硬頂火焰,從木屋中沖了出來。

而在木屋對面站崗的兩個射手丘丘人此時也反應了過來,怪叫一聲後連忙舉起手中的弓弩,凝聚箭矢向著沈流雲的方向射來。

「架盾!」

沈流雲一聲令下,三個木盾丘丘人立馬舉着手中的盾牌,站到了沈流雲與三個雷箭丘丘人面前。

嘭!

嘭!

兩道交擊聲過後,三個木盾丘丘人也只是身體晃動了一下,便牢牢地擋住了激射而來的箭矢,即使那冰箭丘丘人的冰元素箭矢也在木盾的抵擋下在空氣中化成了冰晶。

「你們三個,給我瞄準了對面那兩個射!」

三個雷箭丘丘人屬於半道出家,雙手拉弓都是哆哆嗦嗦的,但好在自身並不需要思考抵擋攻擊的問題,他們的射速便愈發快了起來。

不多時,隨着兩聲慘叫響起,這兩個射手丘丘人便消失在沈流雲一伙人的箭矢之下。

「吼!」

「吼!」

兩道怒吼從木屋前的空地上傳來,兩個身材龐大的丘丘人暴徒正怒視着山壁上的沈流雲一夥,雖然他有些不太理解,身為同種族的沈流云為什麼要主動攻擊他們。

但既然沈流雲打傷了自己,自己便一定要生撕了他們!

丘丘人暴徒狠狠地敲了兩下自己的胸膛,徑直向著沈流雲一夥奔來,他們那碩大的身軀,即便沒有攜帶任何武器,只是衝鋒便是一種強大的攻勢。

「手裡的箭不要留着,給我狠狠的射!」

三個雷箭丘丘人得到沈流雲的命令,也不管自己有沒有瞄準,瞄着奔襲而來的兩個大塊頭瘋狂地發射手裡的箭矢。

電氣水晶是一種極為特殊的晶體,不僅能夠儲存大量的雷元素能量,並且被觸碰到時還會主動釋放,給予觸摸之人一定的傷害。

想要獲取電氣水晶,只能使用鎬頭或者大劍之類的器具敲斷電氣水晶的根部才行。

兩個丘丘人暴徒身上頓時噼啪聲大作,密集的雷光在他們的體表閃爍縈繞着,不斷麻痹他們的肉體。

沈流雲眼見這兩個丘丘人暴徒並不能阻擋自己的攻勢,轉而將目光投向了部落中唯一剩下的丘丘人草薩滿。

此時這名丘丘人草薩滿正在不斷搖晃着自己手中的法杖,在自己身前生成了兩道荊棘屏障,他很想為其他丘丘人附加草元素,但兩個丘丘人暴徒已經跑得太遠,而其他丘丘人早已在空氣中化為了灰燼,留下了一地破損的面具。

沈流雲揮動手中法杖,利用雷元素在面前召喚出兩尊雷像,隨即面具上的淺綠色紋路亮起,絲絲微風重新開始匯聚在他的面前。

滋滋!

風元素的龍捲已經生成,雷像上的雷光瞬間附着並擴散其中,沈流雲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揮動法杖將龍捲拋向不遠處的草薩滿。

「Ya yika!」

被捲入龍捲的草薩滿大叫一聲,轉瞬間便被那密集的雷光電暈了過去,靜靜地躺在了遠處的草坪上。

而頂着箭雨不斷衝鋒的那兩名丘丘人暴徒,也終究敗在了電氣水晶那強大的麻痹作用下,龐大的身軀緩緩消散在空氣中,只留下了兩個沉重號角。

沈流雲藉助微風飄落到草薩滿的面前,伸出左手釋放出精神力,將其牢牢包裹住。

「使用統御!」

【恭喜宿主,成功統御丘丘人-草薩滿*1】

聽到系統的電子音提醒,沈流雲露出一絲得逞的微笑,這場戰鬥結束的很快,雖然小部落的實力確實比沈流雲一夥高出不少。

但架不住雙方存在着巨大的智力差距,更別說是沈流雲不要臉的動手偷襲了。

他看向地上昏睡的草薩滿輕聲道:「我還害怕剛才的那一把火把你燒死,沒想到你命還挺大,沒在屋子裡呼呼大睡。」

「我現在就需要你這樣的人才為這個部落的防禦力量出份力。」

「你們幾個,趕緊收拾一下戰場,準備重建部落了。」

就在眾多丘丘人撅着屁股撿木頭的時候,一個雷箭丘丘人緩緩走到沈流雲的面前,恭敬道:「偉大的薩滿大人。」

「我有一個問題想要詢問您。」

身為最早被統御的丘丘人,如今他的智力已經超出之前太多,思考的方式也發生了極大地變化。

沈流雲有些驚喜的看着眼前的這個丘丘人,「想問什麼,問吧。」

雷箭丘丘人的身體微微顫抖着,道:「薩滿大人,這些都是我們的同族,為什麼要對他們動手。」

聽到這個問題,沈流雲沒有第一時間回答他,而是問道:「你還記得你變成這副樣子之前的事嗎?」

雷箭丘丘人低着頭,「已經記不清了,但我還記得我之前並不是這個樣子。」

沈流雲淡然一笑,又問道:「那你覺得,我是個好人嗎?」

「好…人?」

雷箭丘丘人面向沈流雲,有些遲緩的重複了一遍,在他的腦海中,有些不能理解這兩個字的含義。

「既然你理解不了,那我便回答你問我的那個問題。」

「為什麼要攻擊我們的同族,因為我們要活下去,變得不再讓其他人隨意屠戮,變成我們應該有的模樣。」

「甚至是…拿回我們原有的東西。」

「我們曾經是人,但卻正遭受着眾神的詛咒,人們的敵視,世界的不認同。」

「我們從來都是屬於這片世界,我所做的,只是讓這個世界重新接納我們而已。」

眾神的詛咒已經把這個雷箭丘丘人的記憶腐蝕了,他低着腦袋,努力理解着沈流雲的話。

沈流雲靜靜地站在他的身旁,並不作態。

好人,他能算作是一個好人嗎?

如果說是前世,那自己勉強算得上是一個好人,但這裡是提瓦特大陸,眾神組建的世界,而自己身為一個魔物,一個已經被詛咒侵蝕的不成樣子的丘丘人,他的心態早已經發生了改變。

為什麼丘丘人就不能好好地活下去呢?

不僅要日夜忍受詛咒的侵蝕,還要遭受人們的屠戮,甚至最後還要被人提前殺死,連一個正常死亡都要算得上是奢望?!

這不公平!

他沈流雲重活這一世,他只想好好的活下去,這難道還有什麼錯嗎?

他再也不想想起面對雷澤這般神之眼擁有者時那種絕望感了,自己像是待宰的羔羊,被束縛着手腳等待着屠刀的落下。

只是因為向來便是如此,但熟視無睹的惡意才是最大的殘忍!

去他媽的好人!

這好人誰愛當誰當去!

沈流雲深吸了口氣,扭頭問道:「對了,你還記得你之前的名字嗎?」

這雷箭丘丘人明顯一愣,而後沮然的搖了搖頭。

沈流雲輕笑道:「那我便給你取一個名字吧。」

「從今天開始,你就叫雷耶爾吧。」

「…多謝薩滿大人賜名。」

「從今天開始,我便叫做…雷耶爾。」

兩天後,蒙德城西風騎士團偵察騎士安柏帶領兩個西風騎士來到沈流雲部落後,感覺三觀都有些震撼。

這厚實的荊棘木牆,這高聳的哨崗台,這用齊整石料建成的丘丘人木屋…不對,現在應該叫房屋了。

這也能叫做部落?

達達烏帕谷的丘丘人部落也不長這個樣子啊!

這特么不叫堡壘嗎?!

《從轉生成丘丘人薩滿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