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零開始行於萬界
從零開始行於萬界 連載中

從零開始行於萬界

來源:google 作者:銘天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銘 銘天涯

穿梭在所有目所能及之物上改變着新的世界法則在新的世界裏用各種形式幫助各樣的東西成為這個世界的氣運之子,從而獲得世界的力量收集着世界的碎片,構築着自己的家展開

《從零開始行於萬界》章節試讀:

這麼想着王銘伸手開始推門,剛開始推的時候又有種與推窗戶相同的疲倦感湧上腦海,但是這個門的後面明顯不一樣,不再是一片漆黑,而是有了一絲光芒,繼續推就持續有疲倦感湧入腦海。

王銘咬牙克服着湧入腦門的疲倦感,感覺身體的每個細胞都無比沉重,他拼着最後一絲清醒完全推開了這扇門。

可能這種湧入腦中的疲倦感過量了,也可能是因為終於打開了門。當門打開的一瞬間王銘便暈倒在了地上,暈倒前,他似乎看到了房間內有東西。

漆黑一片的世界裏,一個少年漂浮在房間里。

少年緩緩地睜開眼睛,隨即漆黑的世界閃起點點星光匯聚出了一副畫面。

「一本書?」

少年疑惑地捧起面前星光形成的書,翻開書頁,下意識的用手觸摸了一下就翻開了書頁。

突然強光閃爍,少年來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這個世界鳥語花香和之前的漆黑形成鮮明的對比,少年一臉震驚隨即想要去觸摸身邊的野草。

又是強光一閃,王銘從床上坐起,搖了搖頭從他那迷茫的眼神可以看出,剛剛的疲倦感還沒完全消失。

「剛剛那個是夢嗎?」

王銘疑惑地問了一句,像是感嘆又像是疑問的語氣讓人感覺到,他對剛才那個場景的印象深刻。

他朝外面看了看天色已經大黑,已經到晚上了,雖然說肚子餓得咕咕叫,但他還是非常好奇自己打開的門後面究竟有什麼。

他再次來到了腦海的房子里,這次直接出現在推開的門的門口。

門內是一個房間,房間內宛如星空一般,只有地板是白色的,在房間中懸浮着一個光球。

他走入房間就像踏入了星空一般,腳底的路面消失不見了。王銘感覺自己就像是漂浮在星空中,雖然說地板消失了,但是那個懸浮在地板上的光球還存在。

光球閃耀着耀眼的白光,讓人完全無法看清它究竟是什麼,王銘緩緩的控制着自己向光球飄去。

來到光球前,光球的光愈發的閃耀了,但是一點都不刺眼,反而給他一種柔和的感覺。

漂浮在光球前,王銘下意識伸出手去觸摸光芒的中心。當手沒入光芒的時候,一股柔和之感傳入手內,隨即光芒大盛像是綻放開了一樣。光芒籠罩了王銘,並沒有刺眼而是非常柔和的把王銘包裹起來。

王銘感受着柔和的光芒滿臉疑惑,突然光芒以王銘中心快速收縮,嚇得王銘趕緊閉上了眼。

沒過一會,王銘就感受到腦內又多了東西,通過意識去探查了一下,腦海里也出現了一個光球漂浮在那裡。當他用意識觸碰光球,光球突然消失,但是作為代替出現了一個面板。

「這是什麼玩意?」

王銘疑惑的看着面板,面板上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就只有幾個東西,儲藏室和合成製作室,好像還有別的東西,但是別的東西是一團亂碼。

意識去嘗試觸碰了一下面板上顯示的字,當觸碰到儲藏室時,他的面前便出現了一扇門,門的樣式和他房間里的門區別不大,王銘飄到門前伸出手摸了一下門,門的質感和他家門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打開門門內什麼都沒有,房間里的牆壁也是白茫茫的一片。

他走入房間,在剛踏入的時候感覺到這個房間與自己有一種若有若無的連接,就好像他可以控制房間內的布置一樣,

王銘想了一下儲藏室,既然叫儲藏室那應該有一個箱子吧。突然房間中憑空多出一個寶箱形狀的箱子。他伸手去打開箱子,裏面空空如也。箱子里宛如有一個黑洞一樣根本看不到底。

關上了箱子,王銘思考了一下:既然是儲物室那一定可以將東西放進去吧。

視線一轉,王銘回到了現實中,外面還是天黑,時間沒有任何變化。

王銘來到書桌前抓起桌上的筆,隨即意識一轉筆消失不見了,感受了一下腦海的儲藏室中似乎並沒有多出什麼東西,但筆好像轉化成了某種能量。

「這個能源是什麼東西?」

沒錯當筆被轉換成能量的時候,他的腦海里就突然出現了一個帶數值的條。王銘一臉疑惑,但還是沉入意識中,他記得在儲藏室旁邊還有一個合成製作室。

沉入意識後,他出現在的地方不是儲藏室,而是那個星空之中,同樣的步驟,他用意識觸碰了一下那個合成製作室,一個同樣的門出現在眼前,同樣的動作飄過去推開門。

門內沒什麼特殊的就只是比儲藏室多了一個圓柱體,圓柱體上面有一個光球。他嘗試用意識觸碰光球,這次這個光球沒有發出亮光,而是直接展示了一個面板。

「鉛筆一能量。」王銘看着面板上的字念了出來。

對其實吸收進這個地方,當變換為能量時製作合成室就可以複製一個出來。

他隨即視線一轉又來到現實,抓起橡皮想都不想直接儲存,然後立刻引動合成的功能合成的功能,十分特殊屬於是可以自由組合,只要能想到就可以隨便組合,然後在現實中王銘掏出了一個筆芯是橡皮的鉛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東西太低級,無論怎麼合成都是消耗一能量。

嘗試完合成之後,他將合成的產品再次轉化為能量,然後繼續潛入意識中。

接下來是王銘最好奇的那些亂碼,他將手觸碰亂碼,就出現了一個與前兩個截然不同的門,這個門呈現的形式是以亂碼的形式呈現,極其不穩定的鬼畜着。

看着這個鬼畜的門,王銘伸手想要觸碰,還沒接觸到門,意識就突然一陣刺痛,他瞬間遠離這個門。

王銘感覺這個門應該跟能量有什麼關係,因為在他想要觸碰這個門的時候能量跳動了一下,然後門出現了一個條,他可以將能量注入這個條可是看着自己那兩點的能量猶豫了,所以才會產生刺痛感。

回到現實世界裏,王銘開始沉思了起來。

「該怎麼獲得能量呢?」

很明顯靠着現在這個世界的東西,如果湊夠能量來開那道門的話幾乎不現實,突然之間想到了那天的夢,那次開門之後因為疲倦感而沉睡時做的夢。

夢中的自己通過翻開的書頁進入別的世界,雖然說無法接觸別的世界的東西,但是那種體驗無比的真實。

回到現實中,王銘來到書桌前看着擺在前面的的一本書,看着這本書讓他想起,這個時期的他非常嚮往太空,有着一個在太空遨遊的夢想,直到現在自己對於太空還是比較好奇。

「就這本吧。」

說著,他拿着本名為《星艦主宰》的書放到了桌面上,能看得出來這是一本太空題材的書。

隨着書頁的翻開王銘將手放在書頁上,瞬間王銘感受到了在手指接觸的地方連通着另外一個世界。

但似乎需要什麼東西當成媒介才能夠進入這個世界,想了想王銘將自己的一點能量注入進去,隨着能量的注入他感受到了自己可以通過意識進入了,沒有過多的猶豫立刻將意識投入其中。

要問為什麼這麼果斷?

因為他明顯感受到那一點能量維持的聯繫在以極其快的速度在消散。

隨着意識的投入,王銘又來到了那個星空前。

這次和往常不一樣,以前雖然說進來的是意識,但身體還是實體可以觸摸到,但是這次的身體卻是虛幻的。

這次進來面前直接就有一個門,門是打開的,但是門內黑漆漆的一片宛如黑洞一般。

「不知道門後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樣呢?」

帶着疑惑與期待,他走入了門中,踏入黑洞中時,一股吸力傳來,他瞬間往前了一段距離。

身後的門在他進入的一瞬間便消失了,但是在腦海中還是可以喚出那個門,嘗試了一下似乎需要能量激活才能開啟。

就在進來的一瞬間,有吸力將他拉入這個世界中,當他被吸入其中時看到的的是一片廢墟,在星空之中的廢墟。

當被吸入之後一股撕扯力突然襲來,那一點能量隨着撕扯力而被拽出體外,因為這一點能量為王銘爭取到了看一眼場景的時。

隨即。

「啊啊啊啊啊啊!」王銘痛苦地叫出了聲。

因為是意識體此時的面容已經有些扭曲看不出形狀了,但如果有形狀應該也是一臉痛苦。

撕扯力帶來的痛苦而暈過去時,王銘感受到自己似乎能附着在周圍的物體上。靈魂撕裂般的痛苦讓他無法睜開眼睛,憑藉著本能將自己的意識附着在了最接近自己的一個東西上。

之所以是本能的行為,是因為王銘感受到這個世界在排斥他這個外來者,能感受到似來到這個世界一定要一個載體,不然面對自己的只有一個下場,被世界意志撕裂!

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沒有選擇只能就近選擇一個接近自己的物體先附身再說,再拖一秒自己就要被世界意志撕裂了。

如果進來的是本體,世界意志的撕裂速度不可能這麼快,但是因為沒有能量所以開的門只能允許意識穿過。

地球歷3085年人類掌握了能隨意在太空遨遊的方法,也研究出了蟲洞摺疊空間的移動方法俗稱空間門,因為空間摺疊技術空間門的誕生人們不再將目光放在地球上而是更大的世界之中。

這一年裡無數的人加入了探索太空的旅途,這是人類往宇宙邁進的一大步,也是因為這是打響了人類真正探索宇宙、揭開宇宙神秘面紗的開始,所以將這一年定為紀元一年。

紀元308年,因為人們的熱情乃至瘋狂的探索,宇宙已經不再是那無比神秘的存在了,但是伴隨着宇宙旅行的技術強化和人們的探索而帶來的是什麼呢?